神奇动物的旅行日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继续的征程

  镇子中的一处饭店,赵莹莹尴尬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对面慢条斯理吃着各种摆的很精致的不知名食物的徐懿。

  终于,憋不住了开口说道:“徐懿啊,虽然我理解有些人可能会有些异食癖但是……”视线扫过桌子上一盘盘精致的菜肴:“但是这一桌子的杂草、带血丝的肉、还有那个看着就会掉san值的诡异东西都是些啥啊!”

  徐懿一挑眉头,看向坐立不安的赵莹莹,起身说到:“其实我也吃不惯这些,但是架不住这东西卖的就是很火,不是很理解。”

  说着仰头喊了一声:“老板!”

  穿着一身黑西装,踩着黑皮鞋的老板着急忙慌的来到两人面前,点头哈腰的说着:“别别别,咱可担不起徐先生的这一声老板。徐先生需要些什么?是菜不合口味吗?”

  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桌上基本没动的菜之后,转身冲着厨房喊:“厨师!怎么做菜的?”

  徐懿抬手拍了拍老板的肩膀:“你骂人家干嘛?你把这些撤下去,来点花生毛豆,拌个凉菜。来瓶二锅头。”

  转头看向赵莹莹:“莹莹吃什么?”

  赵莹莹挠了挠脸颊:“老板,咱这边都有啥啊?有馒头咸菜吗?”

  老板:“……啊?”

  ……

  杨秀英家中,风信子看着卡萨布兰卡:“刚才你消失的一会儿,怎么回事?”

  卡萨布兰卡伸了伸翅膀,懒洋洋的回答:“没什么,跟我爸唠了会儿。”转头看向无力的躺在躺椅上的杨秀英:“倒是你,如果有什么问题就提前说,我还能给你送个终。”

  杨秀英乐虚弱的笑了几声:“不用担心我,我没什么大问题。没了这因果,说不准我还能多活几年呢。”

  见杨秀英没什么大碍,卡萨布兰卡便走出了房间,风信子向杨秀英告别后便跟上了卡萨布兰卡。

  路上,风信子探头问道:“要不要改变一下行程?”

  空中的卡萨布兰卡降低身形:“改变啥行程?就算咱现在到了不夜城又能怎么样?两个没有战斗力的小喽喽,一个病弱的未成年小姑娘,给人家餐桌上添几道菜?”

  风信子翻了个白眼没有回应,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溜达着,看着周围热闹的人群。

  阳光照耀着街道,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灿烂幸福的笑容,也许就像是镇子里的人说的,村中央的那座庙真的有两位神仙吧。

  继续走了没几步,卡萨布兰卡嘎嘎的叫了起来:“黑猫黑猫!你注意点啊!咱家莹莹要被小白脸拐跑了!”

  风信子皱着脸抬头看向卡萨布兰卡:“你要不要听听你在说什么?”

  卡萨布兰卡扑棱着翅膀继续喊着:“你看前面你看前面!”

  风信子摇了摇头,看向前方。不远处看到了徐懿和赵莹莹两人有说有笑的迎面走来,赵莹莹一愣,转头便看到了风信子和卡萨布兰卡。

  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向着风信子跑来,高高的举着双手,跑到风信子面前,将风信子连同阳光一起抱起。

  徐懿笑着看向卡萨布兰卡:“刚才我可听到你编排我了哦。”

  卡萨布兰卡嘎嘎叫着落在赵莹莹肩头,歪着头打量着徐懿。

  “问题不大!既然你听到了那就不算数了!对了小家伙!要一起去旅行吗?”卡萨布兰卡问着徐懿。

  徐懿也歪了下头,看着卡萨布兰卡:“不去。我要是去了你是不是还要说我对莹莹图谋不轨?”

  “好好好!你小子还会预判是吧!”卡萨布兰卡摇头晃脑的说着,抖了抖身子,认真的看向徐懿:“玩归玩闹归闹,你真的不打算跟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吗?”

  徐懿淡淡的笑着:“不了,我安安稳稳的在这里呆一辈子就好”

  卡萨布兰卡啧啧两声:“行,那我们可走了嗷!”

  赵莹莹:“啊?这么快?”

  风信子笑了两声,拍了拍赵莹莹:“别听他瞎说,怎么着也得多待几天啊,旅游嘛,当然要玩的开心了再走。”

  “好耶!”赵莹莹开心的搓着风信子的脑袋。

  徐懿看着被赵莹莹抱在怀里“蹂躏”的风信子,轻咳两声:“咳咳,那这几天我作为东道主,就负责你们的饮食起居问题吧,顺便带着你们四处转转体会一下平顶山镇的风土人情。”

  “好诶!”

  ……

  几日后。

  平顶山镇的列车站台,徐懿站在边上看着列车上的三道身影,带着淡淡的笑容挥着手。

  他最终还是没有一起出去旅行

  赵莹莹趴在窗户上拍着玻璃告着别。

  风信子爬在旁边的座位上,扒拉着徐懿送的大包小包的东西,有些疑惑的问:“徐懿真的不一起走吗?”

  卡萨布兰卡站在座位前的桌子上啄着花生,漫不经心的回着:“人家家大业大的,还有个老妈,怎么可能走嘛。诶我说你真不吃点吗?这花生是针不戳诶!”

  风信子摇了摇头,看向窗外开始慢慢向着身后拉远的平顶山镇。徐懿仍站在站台旁,手里拎着一个黄色的酒葫芦,拔开塞子仰头吨吨吨就是几大口。

  “嘿!人不大,酒瘾不小!那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应该劝他少喝点,最好戒了。”卡萨布兰卡回头刚好看到了这一幕,絮絮叨叨的吐槽着。

  赵莹莹抱起风信子揉着脑袋,风信子眯着眼睛看着窗外:“人喝酒的理由总是不一样的,这东西的好坏,可就看喝的人的心情了。”

  站台旁,徐懿看着渐行渐远的列车,嘴角的笑容逐渐消失,闷头再次灌了一大口酒,思绪逐渐飘远,他感觉莹莹和曾经的自己很像,心里也涌出过和她们一起去旅行的冲动。

  但是……

  终究还是放不下徐月,放不下杨秀英,也放不下那座曾经的辉煌仙山。

  “所以啊,人们总是要习惯遇见,习惯离别。”

  低头看了眼手中的酒葫芦,嘴角扬起笑容:“哈……是个好东西。”

  在站台呆了不知多久,直到太阳逐渐落下山头,徐懿才拎着酒葫芦晃晃悠悠的向着平顶山走去。

  到了山脚,在一座破旧的木屋前停下了脚步,坐在门口的石桌前,酒葫芦放在石桌上双手撑着下巴,静静地看着平顶山。

  不知过了多久,徐懿站起身,进屋端出了一块小小的蛋糕放在石桌上,拿起塑料刀对着蛋糕以一个极其诡异的角度将蛋糕一刀切了三块。

  “呀,忘了点蜡烛许愿了。问题不大,我自己就是仙了,现在许也来得及。”

  点上蜡烛,徐懿双手合十,对着扭曲的蛋糕虔诚的许着愿:“希望妈妈,小黄和小灰,每天都能像过生日一样开心!”

  张开双眼,安静的夜晚只有昆虫的鸣叫声,轻柔的微风悄悄将蜡烛吹灭。

  蛋糕被整齐的分成了四份,放在石桌的边缘。

  徐懿再次灌了一大口酒,看向平顶山上的树林,风从树叶的缝隙溜走,树叶响起的沙沙声像是挽留,像是告别。

  昆虫的鸣叫一阵阵响着,唱着不知名的合唱。

  “以后,也许我也会出去看看。等我找到莫里斯……”

  石桌上的蛋糕变成了三块,嘴角还挂着奶油的徐懿晃晃悠悠的拎着酒葫芦向着远处走去,身后的房屋和平顶山逐渐隐没在黑夜中。

  抿了口酒,大声的笑着唱着:“漫山遍野的野花开~呦~小小的娃子~踩着月光上了(liao)山诶~”

460ms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