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动物的旅行日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青梅竹马

  阳光明媚的正午,一处偏远地区的小镇子中迎来了两位新生的婴儿。

  女孩名叫郝明月,男孩叫张文远。

  一身黑袍的大祭司对着两户人家认真的交代着:“这两个孩子一定要按照我们说的方法培养,等成熟时,不夜城自会派人来收取。”

  “是。”

  ……

  阳光幼儿园中,郝明月和一大帮小孩子疯跑着。张文远静静地坐在窗边,手里捧着一本《电磁通论》,旁边放着厚厚的一摞书,依稀可见上面写着时间简史、上帝掷骰子吗。

  老师皱着一张脸看了眼张文远,换上温暖的笑容来到张文远旁边:“文远啊……不跟小朋友们一起玩吗?”看了眼张文远手中和旁边的书,笑容有些维持不住:“文远啊……这些书怎么样啊?”

  张文远抬头看了眼面前的老师,老师是一位女性。无名指上的戒指闪闪发光。

  “还行。”张文远打了个哈欠随意回应着。看了眼面前老师手中的连环画,有些无奈的开口说着:“老师啊……那个连环画我真看不下去,别推了别推了。”

  老师并没有在意张文远满脸的挣扎,坐到张文远旁边打开手中的连环画讲了起来。

  张文远生无可恋的仰面朝天听着哄小孩的故事。

  外面乱糟糟的声音传来,老师抬头看向窗外,原来是小丫头们踢毽子把毽子踢到树梢上了。

  站起身准备出去帮忙时,看到了郝明月的身影,眼角抽了抽又坐了下来。

  只见郝明月后退几步,哒哒哒跑起来一跃而起,双脚脚尖点在墙上,竟是在墙上跑了起来。

  跑到高处时一个翻身,脚尖勾住毽子在空中转了一圈,嘴里喊着:“倒挂金钩!”

  砰一声响,郝明月稳稳的落回地面,一抬腿,随着毽子上铜钱碰撞的声音响起,毽子高高飞起,稳稳的落在郝明月的手掌。

  屋内,张文远笑着摇了摇头,继续看着手中的《电磁通论》,老师肉眼可见的从紧张状态放松了下来。

  一天时间很快过去。

  幼儿园门口,张文远和郝明月看着小朋友们陆陆续续被接走,看了眼快要落下的太阳。

  陪在两人旁边的老师开口:“老师帮你们送回去吧?”

  张文远眯起眼睛想了一下:“可以。”

  ……

  家门前,老师笑眯眯的向两人挥着手:“明天见了~记得要早睡早起哦。”

  张文远淡淡的点了点头,郝明月元气满满的回应着:“好!老师可不能当懒虫哦!”

  老师笑着回到车上,车子发动,迎着夕阳渐渐远去。

  两人转身看向熄着灯的两户人家,张文远拉起郝明月的手悄悄的走到窗边蹲下。

  郝明月疑惑的看着张文远,准备问什么的时候被张文远捂住了嘴:“嘘……”张文远压低着声音:“你就没觉得不对劲吗?为什么他们……算了,你是笨蛋。静静听着就好。”

  郝明月撇了撇嘴,吐着舌头朝张文远做了个鬼脸,但还是安安静静的蹲在窗边。

  张文远从口袋掏出两个中间连着丝线的一次性纸杯,一个扣在自己耳朵旁,一个压在了窗户上不起眼的角落。

  屋内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果实……不行,……成熟……”

  张文远皱着眉头,在脑海中过了一遍所有和两家有关系的人,可以确定,这个声音张文远并没有听到过。

  另一道显得卑微的女声响起,张文远听出来那是自己母亲的声音:“……是。效果还是……”

  “砰!”

  窗户上一声响吓得张文远一激灵,郝明月却是在声音响起之前便拉着张文远缩在了窗户下。

  抬头看向被打开的窗户,一道披着黑袍的身影探出窗外,张文远一惊,坏了!东西没来得及收!

  旁边的郝明月轻轻戳了戳张文远的胳膊,张文远扭头看去,那两个连着丝线的纸杯静静的躺在郝明月手上。

  张文远竖起大拇指,郝明月咧着嘴傻笑着。

  不多时,一无所获的人影缩回屋内,声音清晰的穿过没有关闭的窗户,传入两人耳中:“你跟我一起出去看看,如果是外人,我会灭口。如果是果实,那只能提前收割了。”

  “是。”

  张文远眯起眼睛,嘴里咬着右手大拇指思考着:“果实……”

  贴到郝明月耳边,用细微的声音说着:“三秒,街道,走。”

  郝明月站起身,伸手一拉张文远便将他甩到了背上,踮起脚尖几个起跳便到了百米开外的街道阴影中。

  两人深吸一口气,将纸杯撕碎扔进街道的垃圾桶,整理好表情慢悠悠的走出街道。

  对面刚好迎面走出黑袍人和张文远的母亲。

  张文远挥了挥手:“妈,老师见你们一直不去接我们,就把我们送回来了,老师刚走。”

  郝明月蹦蹦跳跳的跑到张文远母亲面前,拉着张母的手晃悠着:“阿姨阿姨!老师可好了!今天还让文远看连环画哩!还给了我好多好多好吃的!”说着看向旁边的黑袍人:“你好啊!是大叔吗!大叔是不是什么超~级厉害的特工啊!我看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

  顺手还比划了几个看着就很中二的动作。

  黑袍人沉默片刻,看着张母摇了摇头,转身便离开了。

  张母脸上带着笑容揉了揉郝明月的脑袋,看向张文远:“我不是让你爸去接你们吗?你们没见到吗?”

  张文远微眯着眼睛,张嘴还没来得及回答,郝明月急吼吼的说着:“没!阿姨真的让叔叔去接我们了?我们在学校门口等了好久好久啊!老师也陪我们站了好久哇!”

  没等郝明月继续说什么,张母便打断了她的话头:“好了好了,待会儿我给他打个电话,问他到底上哪去了,接个孩子都接不好。小明月该回家了哦,不早了。”

  郝明月转身看向张文远,张文远抿了抿嘴:“听话,天不早了,晚睡的话小心有鬼来抓你哦,别半夜都来不及上厕所尿床了。”

  郝明月红着脸跺了跺脚:“坏人!我决定十分钟……不,二十分钟不理你了!”

  张母看着气哄哄转身离开的郝明月,敲了下张文远的脑袋:“你们应该互帮互助,而不是天天欺负人家一小姑娘。”

  “知道了知道了。”

  看着张文远毫无说服力的死人脸,张母谈了口气:“行了,回去早点睡吧。”

  ……

  夜深人静,月黑风高。

  张文远看了眼挂在墙上的钟表,上面显示着时间:十一点二十三。

  走到窗边,本应早就离去的黑袍人却在张文远家底下转着圈,寻找着什么。

  张文远眯着眼睛,啃着右手大拇指静静的看着黑袍人。

  黑袍人时不时的抬头看向张文远所在的窗户。

  但张文远丝毫不慌,在外面亮屋里暗的情况下,外面是看不到里面的。

  终于,黑袍人翻到了对面街道的垃圾桶,从里面翻出了丝线,但是看着蛮桶的纸屑陷入了沉思。

  张文远抿着嘴无声的笑了笑,躺回床上闭目养神。

  时间悄悄流淌而过,很快到了两点。

  张文远睁开双眼,光脚慢慢走到门口,隐隐约约听到父母睡觉的呼噜声,松一口气,将房门打开一条细小的缝隙眯着眼睛向外看去。

  没人,回屋来到窗边眯着眼睛观察着四周,黑袍衣也早已离开。

  悄悄地走出房门,来到了郝明月家门口,从口袋掏出一个小弹弓,对着郝明月家门口的树上射出一颗弹丸。

  鸟雀被惊的飞起,叫着。

  窗户中一道细微的激光灯光柱亮起指向天空,但只有短短的一瞬间,短到让人觉得只是眼花了。

  张文远来到那个窗户边,双手扒住窗台,窗户里深处一双幼小的手臂将张文远拉了进去。

  “怎么了怎么了?那个黑袍是鬼?”郝明月看着张文远,焦急的问着。

  张文远眯着眼睛啃着手指:“不一定,我们没办法确定他们口中的果实是什么,虽然一般情况下来说是指我们两个,但是不能确定,我们需要证据。”

  郝明月抿着嘴:“所以……爸爸妈妈也是鬼吗?毕竟当时你说的是咱俩的暗号……”

  “对。”张文远认真的看着郝明月:“毕竟他们和黑袍鬼走的很近,而且好像是下属的样子,我不确定他们盯上的是你的特殊性还是我的大脑。更大的可能是两者都有……”

  张文远深吸一口气,严肃的看着郝明月,小声的嘱咐着:“之前给你看的鉴定现在你应该知道我不会害你,现在你能相信的只有我,而我能相信的也只有你……等我再仔细查查,了解他们的目的,顺便……规划逃跑路线!”

  黑暗中,张文远的双眼炯炯有神,郝明月紧紧的握着张文远的手。

  手心冒着汗,但郝明月不愿意放开,在这个好像全世界都在让他们去死的地方,张文远是她唯一的光。

  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眼神变得坚定:“好!我听你的,文远……我等你带我,一起逃出去。”

460ms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