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动物的旅行日记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行动准备,事情败露

  次日清晨,郝明月和张文远站在门前向父母挥着手告着别,这幼儿园还是要去的。

  路上,张文远确定没人跟着之后对郝明月说:“你去学校,到时候老师问起来你就说我肚子疼上厕所去了。”

  郝明月点了点头,便独自向着幼儿园走去,张文远转身绕了个大圈再次回到了家门前。

  看了眼窗子,黑袍人赫然在场,张文远转身到小巷子的垃圾桶前,把纸屑扒拉开翻出一堆零零散散的小物件。

  完整的锡纸,纸杯,铜丝,木块,还有玩具弓箭上的小吸盘。

  悄悄摸回窗下,将吸盘贴在窗户的角落连上铜丝,一堆零散的东西在张文远手下逐渐拼成一个留声机,收音的纸杯用胶带粘上了铜丝。

  “虽然效果肯定不好,但是勉强能用用。”张文远想着,从口袋掏出一面碎裂的镜片照向屋内。

  因为四周无人的缘故,屋内的人说话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张文远通过镜片看着他们的口型,一手抓着留声机的摇杆控制着刻录的速度,铜丝能看到明显的震动,平整的锡纸逐渐出现一道道纹路。

  时间不长,屋内的人交谈完毕,张文远已经记下了所有谈话时的口型,后面留声机放声的时候会有用。

  迅速收起所有物件跑到垃圾桶旁,将锡纸小心翼翼的存放好,再次将留声机拆的零零散散扔进垃圾桶用碎纸屑压在最底下。猫着身子向着幼儿园跑去。

  幼儿园中,郝明月看到张文远过来,便转身不经意的挡住了老师的视线。

  不多时,老师看到张文远从厕所出来,关切的上千问到:“文远,吃坏肚子了吗?”

  张文远摇了摇头,静静地坐回窗边看起了书。

  老师叹了口气也没再说什么。

  中午,老师带着一大帮小孩子进入午休室,小朋友们都乖乖躺到了自己的床上。张文远将被子和枕头折叠在一起,看起来就像是人在里面睡着一样。

  观察了一下老师和小朋友们的状况,看到都睡着了之后拉着郝明月悄悄摸到了广播室。

  从身上各种意想不到的地方摸出一堆零零散散的零件组装在了一起,赫然是一台简陋的留声机!

  小心翼翼的掀起衣服,有着道道刻痕的锡纸平整的铺在背部,让郝明月帮忙取下之后装在了留声机上。

  紧紧的关好门窗,将音响单独拆下连接到留声机的放声口,将窗帘拉上塞进窗户的缝隙防止声音扩散。

  一切准备就绪,郝明月扶着话筒慢慢的摇着摇杆,张文远蹲在音响旁回忆着口型和现在的声音对比着。

  “……他们马上小学,也就是说果实要成熟了。但是不夜城在另一处也有着计划,所以需要你先拖住他们。”

  “是。但是大概需要多久?张文远太聪明了……我怕他已经发现了真相。”

  “不必担心,他再聪明也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而且他是属于不夜城的果实……他逃不掉的。等我们解决了银月狼王便会回过头来收割果实,到时候可别让我们失望。”

  “是。”

  声音结束,郝明月看着紧紧皱着眉头的张文远,没有开始,默默的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好之后坐到了张文远身边。

  张文远深吸一口气缓缓睁开双眼:“不会错了,所谓的果实就是我们两个。你身上发生的那些事情,还有我的特殊能力都是他们所想要的。只是他们现在还没有精力来找我们,银月狼王……我们得找到它!”

  郝明月紧紧的抓着张文远的手,有些害怕的看着他:“我们……会被抓走?为什么要找那个什么狼王?我们跑了不就好了?”

  感受着手心的温度,张文远紧紧的皱着眉头:“听他们话里的意思,银月狼王有和他们对抗的能力,但是估计撑不了多久。来抓我们的人估计不多,我们可以甩掉来抓我们的人,然后去帮银月狼王,和它一起把那帮人打回去!”

  转头看了眼通过窗帘照射在屋内的光,抿了抿嘴:“但是估计这几天那所谓的“父母”会开始限制我们的行动了,所以我们得趁现在抓紧一切时间为逃走做准备。”

  ……

  午休室的床上,郝明月闭着眼睛,却是睡不着,惴惴不安的看向旁边属于张文远的空荡荡的床铺。

  张文远已经离开了幼儿园,在隐秘的角落中躲避着所有人的视线查看着地形。

  在垃圾桶中或各种垃圾场翻找着各种物品。

  时间匆匆而过,浑身脏兮兮的张文远回到了幼儿园,而午休时间也刚好结束,老师们正在轻声的叫孩子们起床。

  不知何时睡着的郝明月被老师叫醒,坐在床上揉了揉眼睛,偷偷的扫了眼周围,张文远还是没在……

  回到教室,郝明月看到了张文远安安静静的坐在窗边看着书,哒哒哒几步跑过去紧紧的抱住张文远,在他耳边小声的说着:“你吓死我了,别再一个人离开这么久了好吗?”

  张文远放下书揉着郝明月的脑袋,小声的回着:“好了好了,我这不是没事嘛。东西都准备的差不多了,等一个机会,我们就一起逃出去。”

  ……

  在张文远和郝明月刚升上小学之后,两人被软禁在了家中。各自的“父母”也不再伪装,死死的盯着两人。

  但他们并没有发现张文远悄悄藏起来的各种小物件。

  日子一天天过去,因为两人无法交流,郝明月坐在房间中抱着腿强忍着泪水:“文远……”

  张文远不断的观察着房间的结构,在脑海中记录着“父母”的行动。

  终于,在某个乌云黑压压的遮蔽天幕的黑夜,张文远找到了机会。

  张文远躺在床上,放轻呼吸,认真的听着外面的动静,在确定他们睡下之后睁开了双眼看向窗外。

  窗户被锁着,想要出去只能砸。

  “轰!隆隆隆……”

  “一……二……三……”

  “轰!隆隆隆……”

  张文远看着窗外,默数着数字。在确定了什么之后,起身趴到门缝处听着外面的动静。

  很安静,他们并没有被雷声吵醒。

  深吸一口气回到床边,掀起床单,墙角的床腿在不起眼等我角落比别的床腿粗了一截。

  张文远伸手拨弄几下,一根结实的木棍出现在张文远手中。用床单将木棍包裹起来走到窗边静静的看着窗外的天空。

  一道闪电划过,短暂的照亮张文远握着木棍的身影,苍白的脸颊有些许狰狞。

  “一……二……三!”

  “砰!”

  张文远抡起棍子狠狠的砸在玻璃上,雷声恰好在木棍接触玻璃时响起,两道声音完美的重叠在一起。

  “轰隆隆的……”

  不等雷声消散,张文远迅速上床收拾好一切闭眼假寐,耳朵听着外面的一切声音。

  “没有异常……”

  张文远没有穿鞋,踮着脚尖走到门口,耳朵贴在门缝:“没有异常……”

  长出一口气,拎起木棍再次走到窗边:“这一次,就是逃出去的时候了!”

  “轰隆隆……”

  风裹挟着大雨从破碎的窗户吹进房屋,但是周围已经没有了张文远的身影。

  另一处房子,郝明月身体颤抖着蹲在墙角,突然一道极其微弱的细小光线一闪而过,在这种天气下,那光线并不会被任何人注意到,但是郝明月知道,张文远来了!

  笑容出现在脸颊,雷声也不再可怕,迅速跑到窗边掏出张文远给她的一根小木棍,对着窗外轻轻一掰,咔吧一声木棍折断,微弱的光线一闪而逝。

  张文远松了口气,奋力提了提硕大的背包,从路边拎起一块半截砖默默的数着。

  在雷声响起前的一秒,张文远奋力扔出了手中的砖块,砖块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飞向玻璃,在砸到玻璃时,雷声恰到好处的响起。

  雷声消散,城市的阴影中多了两道娇小的身影,躲避着所有人的向着远处走去。

  “文远,我们要去哪啊……”

  “别怕,只要我们在一起,哪里都一样!”

  “嗯嗯!”

  “我们去天城吧!只要沾上天城的气息,不夜城就不敢再对我们动手了。”

  “好!都听你的!”

  ……

  窗户破碎的房间中,黑袍人静静的站着,呼啸的风也吹不散房间中低沉的气压:“去把001带来吧。”

  张文远和郝明月的“父母”颤抖着身体:“是……”

  不多时,四人带着一个巨大的铁笼来到了黑袍人面前,黑袍人看着在铁笼中凶恶的发出威胁声的001,轻笑几声。

  ……

  “不对!等等!”张文远拉住了郝明月,嘴里咬着大拇指皱着眉头回头看向身后。

  郝明月有些害怕的紧紧的抓着张文远的衣摆:“怎……怎么了……”

  张文远深吸一口气,抬头看了眼仍下着暴雨的天空:“没办法再保持干燥了,我们上房顶,上房顶爬着慢慢走!”

  郝明月并没有多问,抱起张文远几个起跳便悄无声息的落在房顶,暴雨瞬间将两人浇了个落汤鸡,但张文远松了口气。

  两人就这样在房顶上顶着暴雨慢慢的向着城外走着。

  ……

  “气味断了?”大祭司看着面前转着圈的001,语气有些不可置信:“不可能有人能躲过001的追踪……不对,暴雨……好好好!张文远……你聪明的有些过头了啊……”

460ms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