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度视角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36章 情人节里的光与暗03

  “待命中,各单位……”

  “所有居民,立即关灯,远……”

  喇叭中的呼吁与耳机中的通信没有停歇无曾中断的诉说着事态的严重性。不知道多少人奔波于街道小巷之中,也算不清有多少人遇难。

  那个失去丈夫的女人虽然有着交流的能力,但也只限于一种职业性的习惯本能。她可以说话,说话的内容也有着逻辑,但是眼中的无助与肢体的僵硬表明对方已经处理不了任何的事物。3岁的孩童一样的呀呀私语,手足无措。

  家中的家长变成了孩童,家中的孩童变成了木头。

  家长的悲痛,孩子的灾难。

  家长歇斯底里的哭泣,孩子茫然无措的矗立。

  “乾妮迪。来看血迹的分布。”

  “像是被会飞的攻城锤迎面的撞击。”乾妮迪顺着血迹的铺展开来的方向用手指隔空触摸着血液。手指似乎还能感受到血液的温度正在一步步的流失。

  “背后!”乾妮迪悚然的扭转了视线透过阳台看向了对面的建筑群。身体不由自主的震颤了一下。

  “嗨!夫人,危险没有解除。现在立刻带着自己的孩子回到卧室!”佑谦大声命令道。

  “看看这空中四处随意搭建的索桥。真是一个天然的猎场”

  “巡查组准备就位!可疑地点已经确定,香舍街9号15搂1508室。开始准备进入……噢~~我操,草!”耳机实时播报。

  “bang~”

  就在佑谦与乾妮迪还在安抚人员和分析现场时,对面楼房中其中一个房间如同烟花一般爆炸了。

  “佑谦!”乾妮迪愣了。这哪是什么街头上的犯罪,或者什么谋杀。这是袭击!

  “草~乾妮迪。走!过去!”

  “屋顶弓弩手,待命中。如果再次发生爆炸,请提前通知可疑人员动向。”

  “新可疑地点已经确定,香舍街9号15搂1501室。”

  “爆炸地点确定无可疑人员出现,无可疑人员出现!再次重复!爆炸地点附近无可疑人员出现!”

  “各小组注意!暂停行动!各小组注意……”

  耳机中的声音在爆炸声中出现了短暂的混乱!

  乾妮迪有节奏小跑着。

  刚才在高楼之中,她一步一层楼梯跨越而下。可是正等她全力以赴时突然佑谦喊着了她的脚步“在协同合作的时候,请你保持必要的体力,拥有持久的作战觉悟。不要第一线还没到,自己就先交代了!不要一拳打出全身的力气”。“我等你”是对面直接从十楼直接跳下时对自己的问候。

  “长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不是长官。叫我佑谦就好。宗教?自杀?袭击?帮派?党同伐异?无预谋?你只需要查,而不是问我为什么。”

  “是!长官,我们现在去哪?”

  “正前方!香舍街9号15搂1508室,注意头顶!”

  乾妮迪跟随着佑谦向那座愈来愈有压迫感的高耸建筑慢慢靠近。视线愈加往上愈加感到巨物的压迫感。

  15楼其中一个窗户被大火吞噬着,黑色的浓烟随着被炸开的墙体被吸出了户外,翻滚而上掩盖了15层以上的建筑轮廓。高涨的红色火焰参杂了金色,像是舌头一样穿过破碎的墙体随风灵活的舔舐着建筑的表面。炙热的温度烤灼着空气扭曲变形,1508室的窗口成了地狱恶魔的血盆大口,烧毁的框架在大火中噼噼啪啪的落下好似恶魔的口水。

  “所有人快跑!快跑!马上离开大楼!这边”

  “这边!对没错!这边走~”

  有着制服的巡查人员拿着喇叭疏散着人群。

  “嗨!都不准离开!给我停在这里!听见了没有?”乾妮迪拔出钢剑指向慌乱逃窜的人群。”

  “你有什么毛病?大楼起火了!快疏散人群!”巡查人员急忙过来制止了乾妮迪的举动。

  “万一恐怖袭击者还在人群之中呢?”乾妮迪不为所动。

  “万一人家要把整座村庄夷为平地呢。抓一个还是救一群?快疏散人群!嗨~站住!这里不是你个巡防人员该来的地方!一群没有人性的杂种。出去!要不我以妨碍办公拘捕你!现在给我滚出去!”

  “你…噢~”

  乾妮迪的刚要准备让对方尝尝苦头的时候,就感觉到身体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给拽飞了起来。当她回头时就看见佑谦一只手拉着自己的胳膊,一只手翻翻停停的在一堆小本本中找着什么。

  “共协督导组”

  “我不管你什么组不组的,先救人!”

  “乾妮迪。现在需要的是你的眼睛和脑子。不要随便付诸行动。”

  “你俩赶快让开,要干嘛的赶紧干嘛去!大家请有序离开大楼,不要拥挤,避免踩踏…”巡查人员拿着喇叭在看到佑谦的证件后就不再搭理俩人。

  佑谦不再废话抓着乾妮迪的胳膊侧着身体逆向人群朝事发点走去。

  乾妮迪没有去挣拽自己的胳膊,老实的跟在对方的身后。

  对方側着身子单手拉着自己又用半边的身子破开从楼上如潮水一样涌来的人群。他的胸膛就那样随便的展开着没有任何防范。只要自己想做,现在大概有9成把握,自己就可以用手里的钢剑直接刺穿对方的胸膛。

  周围的住房如那林中的一颗颗大树,人们就像大难临头各自飞的鸟儿们,他们惶恐,他们不安,他们放弃了家中的一切资产为了保命。看那一双双哭泣的眼睛,一张张呼喊的大嘴,他们为丢失的东西而哭泣而呐喊。乾妮迪内心嘲讽的憋不住想笑。

  面对爆炸,前面这位魔鬼敞开了胸膛,义无反顾的向着最危险的地方前行,虽然他同时强行的拽着自己。

  他没有任何的忧郁,他也没有顾虑自己!回头看看,原来,不止他一个人违反了常识,一群从自行车上跳下来的男人与女人争先恐后的加入了逆流,默默的跟随着他的身影,加入了自己的身后。有的人拼挤出了全力,挤着人群,挤着自己开辟了新的逆流。

  “哈~”乾妮迪在拥挤的人群中昂了下脖子,蠕动了下嘴唇,顺着对方的牵引踏过一阶又一阶的台阶。

  “快~快~快~速度。人群不要拥挤,保持距离,有序撤离,避免踩踏…”

  “这座大楼从4楼起才有多余的备用通道,现在只有这么一条通道…”

  “保持队形,不要拥挤…”

  周围的巡查人员每到一层就自动的分出了两人拿着喇叭喊话。

  随着楼层的变高楼上的居民越来越少,楼道陷入了安静与黑暗。

  13搂。

  随着脚步的一步步上抬,烟尘也是一步步的越加浓厚。起初烟尘像一张毯子悬挂在头顶,接着烟尘像是倒挂的湖泊淹没了一切。

  氧气在烟尘的湖泊之中一点点的下沉。

  烟尘的颗粒随着乾妮迪的呼吸进入了她的肺部。

  氧气随着烟尘的吸入被挤出了体外。

  “咳~咳咳~”乾妮迪开始了咳嗽。

  “啊~咳~咳咳~”越是呼吸越是咳嗽。

  14搂

  乾妮迪不知为何,她忘记了周遭一切,她只想去判断事发地是否留下了任何线索!对于聪明人来说一切都是那么不可理喻。

  乾妮迪是个精锐的战士兼侦查人员。在第一次与佑谦见面的时候,乾妮迪在知道打不过对面的时候,她没有投降,而是想要伺机找到哪怕一丝的可能也要与之性命相搏。

  15搂

  “前面两位公职人员。这里是“共协攻坚队”。请让开道路。”

  乾妮迪双眼被烟熏的红了眼眶,泪水止不住的在眼眶中打转。她扶着墙壁慢慢行走,顺着声音向后看去。

  从来没有见过的装束,虽然也是一身全黑,可从料子的摩擦声中可以听出材质的坚韧性。从头到脚的全方面覆盖,除了眼睛没有任何皮肤的表露。膝盖与胸部有着一层盔甲一样的防护但不是自己认知中的任何材质。脑袋上带着同样材质的头盔,头盔里面好像还添加了填充物。他们手上没有拿着钢剑,而是一只棍子一样东西,棍子最前面还发着光。

  “嗯呵~嗯呵~”乾妮迪拄着墙角艰难的喘着气。

  “共协攻坚队”除了脚步声以外再没有发出任何杂声的从自己身边闯过。每个人的身体都比外面的人强壮了不知多少。

  在乾妮迪眼中,他们在通过墙角越过自己的时候,有秩序的一个个分散开来,左一个又一个的贴着走廊的墙壁屈膝斜靠,手中的武器以奇怪的姿势指向了1508室的房门。接着队尾的两人在队友严阵以待的准备就绪后才慢慢的行动,两人提着攻城锥一样的队形靠近了1508室门口。

  “咚~”攻城锥怼飞了门板。

  “轰~”1508室里残留的火焰因为门板的飞离,空气的流通,使得房间再一次剧烈的轰燃,头顶的烟尘随着空气的流动开始倒流。

  “消防队开始进入!掩护!”

  乾妮迪睁大了眼睛看着几个人抱着管子冲进的火场。她听着空中的声音看着眼前的场景产生了一丝困惑——无武装人员先行进入?

  “呵呵”乾妮迪听到了佑谦残忍的笑声。

  “这怪物刚觉得可靠就又开始吓人。”乾妮迪心里想着。

  “安全,全部安全!”进入的共协攻坚小组成员呼喊道。

  乾妮迪咬着牙,剧烈的喘息着。在又一次听到“全部安全”的声音后莽着身子跌跌撞撞的一头扎向了现场。不知哪来的愤怒让她双目张裂的恶狠狠的扫视着现场,双手呲着墙壁挂落了粉尘。

  “乾妮迪。抓住我的胳膊。进去后可不能给墙壁刮灰了”

  “呃~呵儿~”乾妮迪明白了对方的话语。她艰难的推开了墙壁抓住了对方的胳膊。肺部好像鼓风机一样剧烈的起伏。

  “没有尸体,没有任何痕迹。房屋只有有一个空架子。没有家具,没有床椅”攻坚小组告知着信息。

  -----------------

  “氧气~”

  本来应该是窗户的位置现在已经被炸的整体洞开。乾妮迪在看见前方的洞口时,什么都在没有多想的向着洞口行去。

  一根被大火融化成了半截的水泥支柱,颤颤巍巍的卡在洞口的边缘。

  “呃儿~”呼吸的困难让乾妮迪想着尽可能靠近通风口,一根稳定的扶手成了她眼中的救命稻草。

  “啪~”乾妮迪无所顾虑的拄到了半截水泥支柱之上。

  “呃儿~”乾妮迪剧烈的畅快的贪婪的呼吸着风口的新鲜空气,肺部的痛处却没有一丝的减压。反而更加的让她痛苦还有眩晕。

  “乾妮迪。真有你的啊!这都挺过来了!你是我见过为数不多的天赋这么好的战士。我都会时常的嫉妒你。”

  “路人甲组长!你去哪了?你怎么回来了?”乾妮迪欣喜的转过了身子。

  “怎么?不高兴了?哈哈。我带了一个朋友让你看看。你绝对不敢相信这位老朋友居然还活着!”

  “是谁?在哪?”

  “是查克曼!他就在你背后!”

  “查克曼是谁?我背后?我背后什么都没有啊,只有个洞。”乾妮迪迷茫的向身后看去。

  一具没了眼珠,碎了下巴的行尸走肉,正对着乾妮迪的脸大喊道。

  “别停,爬起来,爬起来,拿起手里的武器——女人!”

  -----------------

  “呃儿~呼~”昏迷中的乾妮迪直接从佑谦怀中弹立起了身体。本想大叫,可是肺部的氧气没能允许此次的行为。头晕也是接踵而至。

  “放松~呼气~吸气~放松…”

  “呃儿~”乾妮迪的头很晕。

  “过来!躺地上!给!呼吸!你会没事的!”佑谦拿着呼吸面具罩在了乾妮迪的脸上“感觉好点了没有?”

  “嗯。”乾妮迪由于长时间氧气不足而双眼红肿,脸上也是青筋暴起,脖子通红。

  “你自己先拿着。我去找氧气。很快”

  乾妮迪躺在地面像是抱小熊一样,双手珍惜的捂着脸上的活性炭呼吸面具。双眼直盯盯的看着眼前笔直站立的男子。

  “好~”乾妮迪一句话还没说完,对方已经扭头去寻找氧气去了。自己得半截话语卡在了喉中。

  看着佑谦走后,乾妮迪慢慢的从地面爬了起来。作为战士的她除了必要的睡眠,自己不允许自己长时间的躺在地上而浪费时间。她佝偻身子的站着,血液的上涌再一次冲红了她的眼眶。

  “这里。她没事,就是刚晕了过去。”乾妮迪听到了佑谦的声音。

  “只是晕过去了而已?那就没事!我也长被搞晕过去。你好!女士。我需要给你换一个新的面罩。活性炭的面具对于现在的你帮助不大。”

  “呃儿~谢谢。的确好多了。”乾妮迪带上了新面罩,直起了腰。

  “小心。你起来的太猛了。”医护人员说道。

  “谢谢~呃儿~没事。就是单纯的头晕。我晕迷了多久?”乾妮迪看着佑谦努力的向他走去。

  “单纯的头晕?哼!我说的没事是还死不了。你说的没事是快要死了!”医疗人员用着那独有的看淡生死的态度嘲讽着。

  “啊~”医护人员的嘲讽立马应验!

  乾妮迪发出了脆弱的哼叫瘫软的倒向地面。佑谦赶忙的接住了软的像面条的乾妮迪。

  “哼!还敢走动!你这样下不去15层的楼梯。让她靠墙坐着。”医护人员持续输出。

  医护人员嘲讽人时,真的会让人会感觉到一种菜市场的烟火味。

陇月相依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