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前十日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回忆之日

  天才刚蒙蒙亮,寒彻就已经在提前设置好的闹钟的唤醒下,缓缓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匆匆地洗漱完之后,寒彻便来到了客厅,正好碰见同样早起的沈念。

  看见早起的儿子,沈念好像看见太阳打从西边出来似的,用一种发现新大陆似的眼光打量着寒彻。因为每次放双休的周末,寒彻都会疯狂打游戏打到很晚才睡觉,第二天不睡到自然醒都不可能会起来。

  “妈,我想出去转一转,早餐也不在家里吃了,直接在外面解决。”寒彻轻声说道。

  他怕吵醒了寒烬和寒调。特别是寒调,之前为了赶在寒彻生日前画好小说封面,她一连几天都在赶工,大大压缩了自己的睡眠时间,可把她累坏了。昨晚一沾到床就开始呼呼大睡,连三十多度的高温都无法阻挡,最后是也是寒彻帮她开了空调并盖好了空调被,让她有个舒服的补觉。

  “好,虽然现在车不多,但那你也要注意安全。”沈念叮嘱道。

  “知道了,我先出门了。”寒彻挥手便告别了沈念,踏出了家门口。

  来到清晨的大街上,寒彻尽情地呼吸清新的空气,他只觉得一阵心旷神怡。

  今天是末日来临前的最后一天,他想好好转转这个世界,即使他的记忆也会随之消亡,但他仍然想要将其铭刻在心,作为自己曾经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深刻记忆。

  当然,殇旧依旧陪在他的身边。

  “你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有多少?”寒彻对着殇旧说,在外人看来,他正对着空气自说自话。

  “我在接手地球的考核任务之前,有对你们的世界进行过基本的了解。比如你们的历史、现代科技、生态状况等等。”

  直到现在寒彻才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和殇旧互动过了,因为自己最近只顾着改变自己和享受新生活,不知不觉中有点冷落她。

  不过殇旧却没有因此而表现出什么不耐烦的,表情始终平淡如水,而且一如既往地为自己拍照记录生活。

  “那我们随便走走吧。”

  “嗯。”

  太阳已经渐渐升了起来,两人在树影斑驳的公园小路上渐行渐远。

  把整个公园都绕了一遍之后,寒彻看了一眼手机,上面显示现在是七点三十四分。

  “要不要一起去吃早餐?”

  “好。”

  两人走进了一家早餐店,此时的殇旧已经解除隐身状态。

  两人刚走进店里,便吸引了几乎全场人的目光。

  一个目光灼灼、样貌不凡。

  一个淡然如水、仙气飘飘。

  这种俊男美女的CP搭配有谁看见了会不磕呢?觉得他们是般配情侣的言论也开始油然而生。

  寒彻一看见人们的反应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了,但他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而殇旧更是内心毫无波澜,好像一个毫无感情的机器人一样。

  两人面前的圆形餐桌上放着许多食物。

  有肠粉、馄饨、煎饺和葱油饼,仅仅只是看着都很能唤醒人体内的馋魔。

  “好吃吗?”

  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寒彻询问了一下殇旧。他想看看对方对于自己这些低级生命惯常吃的食物是什么评价。

  “很可口。”小口小口地吃完一个馄饨后,殇旧给出了自己的评价。

  简单地解决完早餐后,两人离开了早餐店。

  “你这些天拍了很多照片吧?”

  “是的。基本上每一张都有你。”

  “那里面一定没有你吧?”寒彻的话有点意味深长。

  殇旧看着他的眼睛,没有说话。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那双清澈的灰眸,他觉得像是在审视镜中的自己……

  “这位大哥,可以麻烦你帮我们两个拍下照片吗?”

  面对寒彻的请求,这位戴着墨镜的打扮极为潮流的酷哥爽快地答应了。

  在把相机还给寒彻时,那位酷哥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你那小女友长得可真是漂亮啊,拍照的时候我都集中不了注意力了。”

  两人来到了一家照相馆。

  寒彻拿出手中的相机,对老板说:“帮我把里面所有的照片都洗出来吧!而且我今天之内就要拿到。”

  此时,这个相机里面已经多了一些有关于殇旧的照片。

  付了钱之后,老板给的答复是七小时之后就可以来拿了。

  而现在的时间是九点四十八分。

  稍微看了一下自己的零花钱余额,即使知道这个世界很快就会灭亡,他的钱留得再多也没用,但他也还是会不可避免地感到有点肉疼,因为这次真的是大出血了。

  回到家里便是家人们的调侃。

  “儿子,听你妈说你今天起得贼早,就为了出门转转?”

  “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闲情雅致,会主动去看风景。”

  而沈念则有点忧心忡忡,儿子的表现那么反常,该不会是去干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吧?!比如他是个隐藏海王,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还不知足,出去和别的女孩鬼混。

  当然,这些话沈念一句也没有说出来,全部都咽在了肚子里。

  “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想去外面取写作素材,因为我睡觉时突发了灵感。”

  听见寒彻的回答,几人也暂时放下了心里的疑惑。

  “唉,又输了,看着手机屏幕上大大的“失败”两个字,寒调显得有点气馁。

  “哥带你赢回来,别忘了你哥可是一个游戏高手!”

  “好!”寒调惊喜地说。

  接下来的几局游戏对局,他们都大获全胜。这一是因为有寒彻这种厉害得就像是一个BUG的高手存在,二是因为在寒彻的指点下,寒调的技术也大有长进,一改自己之前人形提款机和拖油瓶的姿态。

  沈念在放用餐工具进消毒柜里时,不小心摔碎了一个碗,她刚想去拿清洁工具清理碗的碎片时,寒彻已经拿着扫把和垃圾铲来到她面前。

  “让我来帮你吧!”

  “好。”看着态度坚决的寒彻,沈念面带微笑地说。

  “唉,脖子真酸,这都是最近加班加出来的祸。”正使用笔记本电脑打字的寒烬忍不住抱怨道。

  这时,寒彻来到他身后,开始帮寒烬按摩。

  尽管有点意外,但寒烬还是很享受的。

  “你觉得怎么样?”

  “很舒服。”

  “那就好。”

  “直说吧,有什么事情想要求我?”

  “我这次并没有什么事情要求你,我只是想这么做而已。”

  “听到你说的话,老爸感到很欣慰!”

  回到自己的房间,寒彻掏出手机,在游戏里大杀四方,战了个酣畅淋漓。

  也许是因为临近末日,多加了个拼命不留遗憾的BUFF,这次他终于打上了王者段位,要知道他之前已经在星耀段位徘徊很久了。

  至少在死前圆梦了,寒彻望着窗外的夕阳。这是这个世界最后的一次落日。

  在吃晚饭时,寒彻的话明显变多了,和家人谈天说地,和之前那个沉默寡言的他相比,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吃完晚饭,寒彻再次出门了。

  本来他还想去看看陌染的,但她发消息说今天他们全家都要去赴宴席,所以不在家。

  看着陌染最后发来的那条信息,寒彻叹了一口气,一种不可名状的悲伤涌上心头。

  “下次再来吧,那时我父母也在,他们一直说想要见见你。”

  “好,下一次我一定会来的。”

  寒彻感到鼻子有点酸,终究还是带着泪光打出了这句不可能兑现的诺言。

  他这次出门主要是为了把这段短暂崭新生活的存在见证取走。

  在去照相馆的路上,已经解除隐身的殇旧寸步不离地陪着他。

  两人在街角的一间便利店前看见几台游戏机。

  寒彻回想起自己小时候还没有接触过手机游戏时,玩的大多是这种街机游戏。

  此时那里空空如也,一个玩的人也没有。

  这并不奇怪,在如今这个手机游戏已经称霸游戏市场的时代,这种曾经有过辉煌时期的街机游戏也不可避免地走向了末落。

  “你能陪我打几局吗?”

  “可以。”殇旧不假思索地回答。

  她无缝衔接般的回复速度令寒彻有点小小的意外。

  在便利店用现金换取了几枚游戏币之后,两人便投币进游戏机里开始了游戏。

  寒彻选择的游戏是拳皇,这款格斗游戏时至今日仍旧有着不低的热度。

  在选角时,寒彻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橘右京,而殇旧则挑选了神乐千鹤。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自诩为游戏王者的寒彻竟然接连败北,输到他都有点怀疑人生了。

  这就是等级压制吗?高级生命就是不一样,方方面面都强得变态。

  结束游戏后,两人继续前行。有两个女孩从他们身边走过,寒彻隐约听见她们在聊新时代书城出新书的话题。

  于是,寒彻临时改变计划,打算去新时代书城逛逛。

  新时代书城是一家享誉全球的书店,到处都有其连锁店。无论是热门新书还是旧时期佳作,几乎都可以在它这里找到,它也因此有着不俗的人气。

  而在当地,就有一间规模较为宏大的新时代书城连锁店。

  换路来到目的地之后,寒彻便来到有着新书上市标识牌的区域开始寻找。最终,他在一个较为显眼的置书区看见了自己的作品。

  之前成功签约之后,寒彻直接把剩余的存稿全部投给了幻梦出版社,让这部《不会笑的我重拾了笑容》刚签约便光速完结,令秦冽都有点膛目结舌。

  看见那片区域只有自己的书是仅剩一本时,寒彻笑了。

  他写的小说内容别人喜不喜欢,他并不知道,但这个唯美的小说封面却很难不是无人不爱。光是冲着这个封面,就会有不少读者愿意掏出钱包。这都得益于自己那文艺双全的妹妹。

  而在书的背面,则印着秦冽看完之后写的推荐语。话语中无不透露出赞赏之意。

  其实自己的作品可以这么快出实体书,很大程度上都要归功于秦冽。

  他不仅签约当天通宵看完自己的作品,而且自己明明昨天晚上才把寒调画好的小说封面发给他,正式将其定为自己作品的实体书封面。而秦冽看了封面后,像打了鸡血一样,连夜帮他印刷出版,所以寒彻才能这么快就与自己作品的实体书见面。

  从书店里走出来之后,寒彻的手里已经多了本自己写的书。

  从本书定价是48元,但由于新书有抢购价,所以只花46元就买到手了。

  抛开内容不论,光这个惊世骇俗的神仙级别的小说封面就已经值这个价格了。

  两人才刚踏上去照相馆的路途没多久,天空就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寒彻没有带伞,看着路灯照耀下的雨幕,寒彻把自己的黑白相间的外衣脱了下来,盖在了殇旧的身上,并系好了衣扣。

  殇旧似乎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口,只是稍微裹紧了披在头和身上的外衣。

  寒彻拉着她的手,加快了去往照相馆的脚步。但雨并没有给他们足够的时间,雨势逐渐变大,终究还是变成了倾盘大雨。

  眼见雨点越来越密集,寒彻拉着殇旧躲到了一家店的屋檐下。

  看着外面的暴雨,寒彻感到有点无奈。

  书本外面有密封的塑料膜,所以并没有被雨淋湿。

  一股蛋糕的香甜气味飘进了寒彻的鼻孔,这时他才发现这是一家蛋糕店。

  他好像想到了什么,拉着殇旧的手就走进了店门。

  “差点忘了,昨天你都一口都没有吃过那个生日蛋糕,现在给你补回来!”

  殇旧没有言语,但瞳孔却骤然放大了。

  看着甜品柜里琳琅满目的各种各样的蛋糕,殇旧青葱似的手指指向了其中的一个,那是一个上面摆放有草莓的三角形草莓味蛋糕。

  寒彻和殇旧面对面地坐在店里的甜品区,外面的雨仍然在哗哗地下,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

  殇旧细细地品尝着眼前的草莓蛋糕,虽然她没有直说它好不好吃,但她眼里透露出的享受的样子已经无声地说明了一切。

  寒彻撕开了书的包装,再把它捧在手里时,发现其意外的厚实。

  纸质还不错,装订得也很好,印刷用的油墨品质也不赖,没有异味,也对人无害。

  打开书本,里面还有随书赠品,比如书签、贴纸、卡片什么的。

  即使他就是这本书的作者,里面的内容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神秘感了,但他还是看得津津有味,这可能是一种自我陶醉的体现。

  过了一会儿,外面的雨停了,寒彻已经大致浏览完自己的作品,殇旧也已经把蛋糕吃得一干二净。

  看见殇旧嘴角残留的奶油,寒彻随手从桌子上的纸巾盒里抽出一张纸巾,然后轻轻擦去了她嘴角上的奶油。

  而正好是这个时候,雨停了。

  寒彻手里拿着一个相片包从照相馆里走出来,里面装着一百多张珍贵的照片。

  作为这家店的大主顾,老板很乐意附赠一个相片包给他。

  回到熟悉的家里,寒彻有点释然。至少自己可以陪着家人一起走向末日。

  沈念正在追着青春影视剧。

  寒调正在用数维板画画。

  寒烬则在看球赛。

  一切看上去都很平常,犹如过去的每一天一样。但寒彻却深知这是毁灭来临前最后的安祥光景。

  来到自己的房间,寒彻锁上门,打开了灯,把照片全部放在书桌上,然后坐在椅子上一张张地看。

  殇旧坐在书桌的一角,犹如一个守护天使,陪伴在他的身旁。

  看着眼前照片里的情景,寒彻的内心百感交集:

  寒调扑在寒彻的怀里,平时看上冷淡的她,现在却哭得像个孩子。

  寒彻陪妹妹寒调一起回家,还给爱吃甜食的她买了一根糖葫芦,寒调傲娇地表示不好吃,但是却一脸享受的样子。对此,寒彻只是露出点无奈的表情。

  陌染与寒彻相互告白,夕阳的余晖照在他们身上,浪漫的氛围瞬间便烘托了出来。

  黄白相间的猫不停地蹭着寒彻的裤腿,亲切之意显而易见,而陌染也在一旁看着。

  在领奖台上,手拿荣誉证书、站在C位的寒彻笑容灿烂,不再是平日里那副冷酷的模样,这是真心的笑意。

  寒彻与秦冽热情地握手,眼中是不可遮掩的欣喜。

  寒彻看着镜中的自己和身上的衣服,眼中尽是纠结之意。

  寒彻与陌染相互交换对方手中的雪糕品尝,由于是间接接吻的原故,两人都显得有点羞涩,但目光却依旧坚定地集中在彼此身上,并没有因此而有丝毫躲闪。

  寒彻正坐在碰碰车上和黄毛青年激战正酣。

  寒彻与陌染脸色发白地坐在过山车上,紧紧牵着彼此的手寻求心理安慰。从照片的视角看,殇旧是一边飞着跟随过山车一边拍摄的。而寒彻那双看似是看空气的眼睛,实际上是在盯着照相机的镜头。

  在跳楼机急速下坠的考验心脏的刺激时刻,寒彻与陌染却在开怀大笑,那都是那个嚎叫的肌肉壮汉引起的,而他也恰好进入了这个带有上帝视角的照相机的镜头里。

  光线不足的黑漆漆的密室里,寒彻和陌染近距离对视,周围则全是在线吃狗粮的打扮骇人的NPC。

  寒彻虽然手里端的是玩具枪,但他的目光狠厉,这令他有种像是一个真正的狙击手那样的气质。

  陌染抱着寒彻刚刚打下来的兔子玩偶,两眼满是惊喜,里面透露出的星光仿佛可以照亮整个黑夜。

  陌染一手抱着兔子玩偶,一手抱着寒彻的胳膊,脸上全是满足的神情,路灯散发着橘黄色的光芒,照耀着愈走愈远的两人。

  寒彻看着面前的题目,感到很疑惑不解。

  陌染认真地批改她刚刚布置给寒彻的作业。

  陌璇给正在学习的两人端茶,还带了一些薯片、威化饼、水果糖之类的小零食。

  寒彻看见自己身上的彩带和闪光纸,才恍然大悟。

  寒彻看着面前的生日礼物,笑意浓重。

  寒彻闭着眼睛,许下自己心底里最真挚的愿望。

  众人一起分蛋糕吃,场面非常热闹。

  寒彻叉着一块芒果,放在自己眼前仔细端详。

  清晨的天空带着点昏暗,太阳还躲在白云后面不肯出来

  一只蝴蝶停留在一朵鲜花上采花蜜。

  一只黑白相间的猫趴在公园的长椅上,姿态懒散。

  寒彻用手夹住了一片落叶。

  殇旧看着白云,有点出神。

  几只蓝色的蝴蝶围绕在殇旧周围,其中一停留在她的指尖。

  寒彻与殇旧站在一起,脸上是一个少见的微笑,殇旧则像普通人拍照时那样,比了个“耶”,但是却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

  ……

  仔细看完所有的照片,寒彻才发现夜已经渐渐深了。

  瞄了一眼时间,确定是晚上九点二十二分,还有不到三小时的时间就要到末日了。

  想到这,寒彻的眼中表现出对这个世界深深的不舍。

  “殇旧,世界毁灭时痛不痛啊?”

  “这取决于末日的方式。”殇旧的回答仍然是如此的迅速。

  “那我们一起等待末日吧,我也想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死的。随便再欣赏一下这个世界的风景。”

  “可以。”

  寒彻静静地坐在椅子上,凝视着夜空,殇旧坐在书桌的一角,凝望着身边那个黑发棕曈的青年。

  月光无声地散落,像是给他们身上披了一层轻纱……

黎夜凌晨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