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平之火枪开局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三章 密牢比剑

  当下黑白子在前引路,秃笔翁和丹青生相陪,林平之一行前往黄钟公处。

  一如林平之所想,一行人从黄钟公内室进入,通过地道,此后又过了四道门,约莫在地下穿行数十丈,终于见到一扇铁门,铁门上有个尺许见方的洞孔。

  黄钟公对着那方孔朗声道:“任先生,黄钟公四兄弟拜访你来啦。”但里面无人答应。

  黄钟公又道:“任先生,我们久疏拜候,甚是歉仄,今日特来告知一件大事。”室内一个浓重的声音骂道:“去你妈的大事小事!有狗屁就放,如没屁放,快给我滚得远远地!”

  黄钟公道:“先前我们只道当今之世,剑法之高,自以任先生为第一,岂知大谬不然。今日有一人来到梅庄,我们四兄弟固然不是他的敌手,任先生的剑法和他一比,那也是有如小巫见大巫了。”

  那人哈哈大笑,说道:“你们四个狗杂种斗不过人家,便激他来和我比剑,想我替你们四个混蛋料理这个强敌,是不是?哈哈,打的倒是如意算盘,只可惜我十多年不动剑,剑法早已忘得干干净净了。操你奶奶的王八羔子,夹着尾巴快给我滚罢。”

  秃笔翁在一旁道:“大哥,任先生决不是此人的敌手。那人说梅庄之中无人胜得过他,这句话原是不错的。咱们不用跟任先生多说了。”

  那姓任的喝道:“你激我有甚么用?姓任的难道还能为你们这四个小杂种办事?”

  秃笔翁道:“此人剑法出自嵩山,但是又打破藩篱,不同凡俗。任先生多年不动剑法,想来于剑法一道是不在行的。”

  丹青生道:“二哥说的不错,当年任先生纵横武林,从未听说过使用过什么剑法,想来是他的剑法羞于见人!”

  那姓任的不怒反笑,说道:“四个臭混蛋给人家逼得走投无路,无可奈何,这才想到来求老夫出手。操你奶奶,老夫要是中了你们的诡计,那也不姓任了。”

  黄钟公叹了口气,道:“风兄弟,这位任先生孤居在此,想是心气已消,不复当年豪情,此时胆量好比妇人,是我们看错人了。这剑不用比了,我们承认你是当世剑法第一便是。”

  林平之听得心头一笑,嘴里回道:“大庄主说的不错,我怎会和妇人一般的人动手比剑!刚好,四庄主的酒我还没喝够,咱们先回去吧!”秃笔翁,丹青生听到他如此说,心中一喜!

  里面那人,闻听众人将其比作女子,心里气急,明知是计,也忍不住大声道:“兀那小子,满嘴胡言。”又向黄钟公道:“就隧了你等愿望,赶紧让这人进来比剑!”

  黄钟公上前,从怀中取出一枚钥匙,在铁门的锁孔中转了几转,退在一旁,黑白子走上前去,从怀中取出一枚钥匙,在另一个锁孔中转了几转。然后秃笔翁和丹青生分别各出钥匙,插入锁孔转动。

  丹青生转过了钥匙后,拉住铁门摇了几摇,运劲向内一推,只听得叽叽格格一阵响,铁门向内开了数寸。铁门一开,丹青生随即向后跃开。黄钟公等三人同时跃退丈许。

  丹青生走上前来,将两柄木剑递了给林平之。林平之拿在左手之中。秃笔翁道:“兄弟,你拿盏油灯进去。”从墙壁上取下一盏油灯。

  林平之伸右手接了,走入室中。只见那囚室不过丈许见方,靠墙一榻,榻上坐着一人,长须垂至胸前,胡子满脸,再也瞧不清他的面容,头发须眉都是深黑之色,全无斑白。

  他躬身说道:“晚辈今日有幸拜见任老前辈,还望多加指教。”那人笑道:“不用客气,你来解我寂寞,可多谢你啦。”林平之道:“不敢。这盖灯放在榻上罢?”那人道:“好!”却不伸手来接。

  林平之当下走到榻前,放下油灯,随手将一团纸团和硬物轻轻塞在那人手中——却是西湖上商议后向问天早备好的。

  那人微微一怔,接过纸团,朗声说道:“喂,你们四个家伙,进不进来观战?”黄钟公道:“地势狭隘,容身不下。”那人道:“好!小朋友,带上了门。”

  林平之道:“是!”转身将铁门推上了。那人站起身来,身上发出一阵轻微的呛啷之声,似是一根根细小的铁链自行碰撞作声。他伸出右手,从林平之手中接过一柄木剑,叹道:“老夫十余年不动兵刃,不知当年所学的剑法还记不记得。”

  林平之见他手腕上套着个铁圈,圈上连着铁链通到身后墙壁之上,再看他另一只手和双足,也都有铁链和身后墙壁相连,一瞥眼间,见四壁青油油地发出闪光,原来四周墙壁均是钢铁所铸,心想他手足上的链子和铐镣想必也都是纯钢之物,否则这链子不粗,难以系住他这等武学高人。那人将木剑在空中虚劈一剑,这一剑自上而下,只不过移动了两尺光景,但斗室中竟然嗡嗡之声大作。林平之赞道:“老前辈,好深厚的功力!”

  那人转过身去,林平之隐约见到他已打开纸团,见到所裹的硬物,在阅读纸上的字迹。

  林平之退了一步,将脑袋挡住铁门上的方孔,使得外边四人瞧不见那人的情状。那人将铁链弄得当当发声,身子微微发颤,似是读到纸上的字后极是激动,但片刻之间,便转过身来,眼中陡然精光大盛,说道:“小朋友,我双手虽然行动不便,未必便胜不了你!”林平之道:“晚辈末学后进,自不是前辈的对手。”那人道:“年轻人不必自谦,现下便向我试试。”林平之道:“晚辈放肆。”挺剑向那人刺去。

  那人赞道:“很好!”木剑斜刺林平之左胸,守中带攻,攻中有守,乃是一招攻守兼备的凌厉剑法。

  黑白子在方孔中向内观看,一见之下,忍不住大声叫道:“好剑法!”那人笑道:“今日算你们四个家伙运气,叫你们大开眼界。”

  便在此时,林平之第二剑早已刺到。那人木剑挥转,指向林平之右肩,仍是守中带攻、攻中有守的妙着。林平之一凛,只觉来剑中竟无半分破绽,难以仗剑直入,制其要害,只得横剑一封,剑尖斜指,含有刺向对方小腹之意,也是守中有攻。那人笑道:“此招极妙。”当即回剑旁掠。

  二人你一剑来,我一剑去,霎时间拆了二十余招,两柄木剑始终未曾碰过一碰。林平之眼见对方剑法变化繁复无比,自己自从“华山悟剑”以来,从未遇到过如此强敌,对方剑法中也并非没有破绽,只是招数变幻无方,无法攻其瑕隙。

牛虎马狗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