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平之火枪开局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二章 音杀功显威

  如是一番寒暄过后,黄钟公叹道:“我三个兄弟却都败在你的剑下,风少侠的剑术可真是深不可测了。”林平之道:“听闻大庄主亦有一番超凡剑术,想来必有指点之处。“

  黄钟公微令童仆取来一杆玉箫,一架瑶琴,向林平之提议道:“风少侠,你可用玉箫模拟剑法,我则以瑶琴作为兵刃,你看如何?”

  林平之淡然一笑,答道:“这两样乐器都是稀世珍品,若用来互斗,岂不是暴殄天物?咱们不过是借以切磋武功而已。”

  黄钟公含笑点头道:“诚如所言,风少侠,请赐教。”

  林平之抱拳欠身道:“冒犯前辈了,这式‘叠翠浮青’,此乃嵩山剑法中的一招,旨在捕捉对手身形变化,犹如层峦叠翠映照碧波之上,变幻莫测。”

  话音甫落,他手中玉箫凌空虚点,直奔黄钟公肩头至胸口五大要穴。这式剑法在林平之手中施展,似乎更添几分清逸雅致,仿佛山川间的青翠瞬息浮动。

  黄钟公从容应对,身形一侧巧妙避开攻势,右手握琴尾如剑,顺势推向林平之右侧肩头,同时左手轻拂琴弦,几缕悠扬琴音随风荡漾,竟似有形剑气激荡而出,令林平之内息微微动荡,察觉到这必然是那江湖罕见的“七弦无形剑”音杀绝技,林平之立即运起辟邪心法,稳住心神,平抑住了那股波动。

  黑白子深知黄钟公这门功夫非同小可,生怕自己内力受损,便退到室外。

  林平之此时却不慌不忙,玉箫轻柔却又坚定地点向黄钟公肘后空档,若此时黄钟公仍执着攻击自身肩头,其肘后穴位则会暴露在致命一击之下。黄钟公立时手腕翻转,瞬间将瑶琴变为攻防一体的利器,疾势砸向林平之腰部,并借琴身挥动之际再度拨动琴弦,音律交织间暗藏杀机。

  林平之心中暗赞:“这等功夫实属难得一见,须得细加揣摩。”

  于是他并未急于还击,而是静守心神,保持心境宁和,任凭黄钟公如何攻来,只是抓其破绽,适时反击。半刻后后,林平之已然洞悉黄钟公琴音与招式之间的玄妙关系:琴音徐缓,则对应招式亦缓;琴音急促,则出招随之紧凑。但黄钟公却反其道而行,他快速出招之际,琴音却愈发闲适悠扬,以此扰乱对手节奏,使其难以适应。

  黄钟公见林平之不受琴音牵制,每次自己的招式都被对方轻松化解,甚至反过来攻向自己的防御疏漏,不禁心中微凛。遂即在琴上连奏数音,旋律陡然加速。

  林平之领悟到黄钟公这门功夫核心便是打乱敌人的韵律,于是决定以音抗音,凝聚内力于胸肺,嘬起口唇,猛然一声长啸,发出一声震慑人心的狮吼功——“啊!”,刹那间屋内门窗俱颤,威势赫然。只是他内力并非佛门一派,这狮子吼并无阳刚正大之感。

  黄钟公闻此震耳巨响,手底琴音一时滞涩,紧接着琴弦因强大力量冲击接连断裂,砰然作响。

  黑白子闻声赶来,迅速推门入室,见到琴堂之内,黄钟公愕然站立,手中瑶琴七弦尽断,无力地垂挂在琴身两侧。而林平之持箫肃立在一旁,恭敬欠身道:“晚辈失礼了!”这场较量的结果显然已分晓,黄钟公也败在了林平之手下。

  黄钟公坦然一笑,略有苦涩:“的确没想到风少侠还精通‘狮子吼’这般绝技,我输得不冤!”

  黑白子在一旁插话道:“大哥,风少侠实际上并未用剑法取胜!”黄钟公却微微摇首,目光炯炯:“怎么没胜?风少侠初展剑意之时,我已知难敌其锋芒,后续交手仅是强撑而已。”

  林平之见黄钟公挚爱音律,自己后面的谋划有利用黄钟公之处,不如先以曲谱暂且抚慰这位音痴之心,以便将来之事更为顺畅。

  因又向黄钟公道:“大庄主雅号音律,刚才又用这音杀功夫,让在下大开眼界,投桃报李,在下现在去童师兄处把《广陵散》古谱取来,借给大庄主一观如何?“

  黄钟公大喜过望,连连称谢,特意遣黑白子陪同林平之回到客厅。

  林平之当即请向问天拿出《广陵散》古谱,借给黄钟公一观。向问天闻之,爽快答应,将古谱交付给了林平之。林平之托黑白子将这份古谱亲自呈交给黄钟公,黑白子交待丹青生、秃笔翁两位要好生招待贵客,这次手持琴谱离去。林平之则给向问天打个眼色,两人心照不宣,在大厅饮茶不提。

  -----------------

  这边厢,黄钟公随手翻阅说道:“唔,曲子很长啊。”从头自第一页看起,只瞧得片刻,脸上便已变色。他右手翻阅琴谱,左手五根手指在桌上作出挑捻按捺的抚琴姿式,赞道:“妙极!和平中正,却又清绝幽绝。”翻到第二页,看了一会,又赞:“高量雅致,深藏玄机,便这么神游琴韵,片刻之间已然心怀大畅。”

  但是一想到,自己众兄弟比剑并未胜得那左冷禅小师叔风二中,这可难办了。黑白子眼见黄钟公只看到第二页,便已有些神不守舍,只怕他这般看下去,几个时辰也不会完,当下提醒道:“大哥,梅庄之中除却我等,还有一位高手,或可胜得他的剑法……”

  黄钟公一惊道:“嗯,你,你是说那一位?此事万万不可!”黑白子道:“大哥,我已有了主意,咱们只需这般这般,就确保万无一失!“

  黄钟公沉默一会,才道:“或可一试,容我思量一番!”

  -----------------

  眼见半个时辰过去,林平之正心想莫非此行有不妥之处,此时室门推开,黑白子走了进来,向林平之道:“风兄弟,敝庄另有一位朋友,想请教你的剑法。”秃笔翁和丹青生一听此言,惊诧不已,两人恐慌中又带着喜悦互望一眼,心头道:“莫非是那位?”

  向问天问道:“此人是谁?在下并未听闻梅庄除了四位庄主外,另有高手。”

  黑白子道:“此人姓名确实不方便告知。”又向林平之道:“这人脾气古怪得紧,双方都要戴上头罩,只露出一对眼睛才可以比剑。”

  向问天挠挠头道:“何人这般奇怪!风兄弟,你怎么想?不知道这人底细,还要比剑么?”

  林平之道:“四位庄主雅致高量,想来不会阴谋害我!在下若能剑法更进一步,顺着这脾气古怪之人也无妨。那我就走一趟吧!”

  又转向向问天道:“师兄,想这前辈脾气古怪,你我一同前去,恐怕惹得前辈不喜。不如你在这里再饮几杯美酒如何?我去去就来。”

  向问天端起酒杯,咂了一口道:“风师弟,尽管前去,我在这里陪着几样宝贝!”

牛虎马狗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