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意不顺意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失败宿主与没用系统

  嘶,好疼……

  孙顺意在迷迷糊糊中,感到腰间一阵钝痛。

  这里……是哪?

  我不是喝醉了吗?

  我的腰怎么这么疼?

  在孙顺意一阵疑惑中,脑海中响起一个声音。

  【系统载入中……】

  【载入成功!】

  是个冰冷的机械音,还夹着几声杂音。

  我……你是谁?

  那机械音并没有理她,只是冰冷冷的继续说着。

  【检测到宿主身体机能持续迅速下降,已替宿主削减痛感,请宿主尽快寻求救治】

  孙顺意尽力忍着腰间的疼痛,睁开眼,却只看得到一片血红。

  这系统一点也不靠谱,说好削减痛感的。

  她的腰腹上的痛感不亚于被一把大刀砍过,每一次呼吸都带动着神经的颤抖。

  “这样活不了吧?”

  “可不是吗?你见过谁被压成这样还能活着的?”

  嘈杂的声音在耳畔响着,正当楚桉困惑之时,系统弹了出来。

  是一块电子屏幕,上面正展现着孙顺意现在的情况——只不过是俯视图,

  这就是掏心掏肺吗?

  她莫名冒出这个想法。

  在看到现场状况时,她才明白这系统到底有多良心。

  屏幕中她爬在地上,腰腹上是一道道车辙的痕迹,腰腹因为过度挤导致破裂,内脏流了一地,还有许多肉糜被车轮带到远处。

  不是,我都被碾成这样了,还有求助的必要吗?

  【系统真心希望每一任宿主可以健康生活下去,请宿主不要放弃】

  ……

  系统,我的好系统,你帮帮我好不好?

  【可使用300积分进行机体重选】

  用用用,赶紧用!

  【积分不足】

  ???

  你们都不给新手福利吗?

  【宿主可进行借款操作】

  借借借,赶紧借!

  紧接着,系统弹出了长长一条的借款条约,孙顺意看都没看,直接点击了确认。

  【借款成功!已打入账户!】

  【正在为宿主重新随机机体……】

  不能自己选吗?

  【此选项为VIP功能】

  ……

  坑爹系统啊!

  【随机成功】

  【正在载入……】

  【载入成功!】

  孙顺意这回可是切切实实体验了一把穿越的感觉——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在一阵眩晕时候猛的切换视角。

  还未等她反应过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

  “顺顺?你还好吗顺顺?”

  腰间钝痛还未来得及消去的孙顺意便看到一个茅草顶,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端着一碗看起来就很苦的药站在床边,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我……”

  “咳咳咳……”

  孙顺意刚开口便被胸口处压抑不住的咳嗽打断,没咳一下,还伴随着剧痛的袭来。

  我这身体就不能好一点吗?

  【机体选择为完全随机的形式】

  你是说是我运气差喽?

  【肯定】

  我肯你个头!

  “好多了,谢谢关照。”

  孙顺意对着老爷爷莞尔一笑,接过药。

  她只抿了一小口,便不再喝,只是把碗端着。那老者却直接跌倒在地。

  “顺顺,对不起顺顺,是爹不好,你原谅爹好不好?”

  ???

  孙顺意满脑袋问号。

  她只不过是在纠结要怎么把这碗苦的发黑的药喝下去啊!

  不顾她的疑问,那老者便自顾自继续说了下去。

  “对不起顺顺……爹不应该这么对你,你原谅爹好不好,你让爹赔命都可以……”

  孙顺意听了半天也没听出个所以然,那老者只是道歉,别的半点都没有透露。

  是时候搬出可以解决穿越者99.9%问题的秘密法宝了!

  【疑问】

  “这里是哪里,我,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你,你是谁!离我远一点!”

  装失忆!

  【……】

  孙顺意将药碗打翻,畏畏缩缩的蜷成一团。

  “顺顺?你不记得我了顺顺?”

  老者似是担心,却又不敢上前,只是站在床边,无助的伸着手。

  孙顺意抱住头,好像不敢看他,却又是不是露出眼睛,带着惶恐的看着老人。

  这演技,太完美了!

  她不要脸的想着。

  若非我前世有演戏功底,不然还真不能演这么真。

  【……】

  显然老者并不吃这一套,连滚带爬跑了出去,还顺便有素质的把门关上了。

  孙顺意打开门,去发现根本拉不动。

  这是怎么回事?

  【封印】

  啥?

  【封印】

  孙顺意的脸色此刻像万花筒一样多彩。

  她以为这个世界只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古代后宫,怎么还带封印?

  【请宿主不要以读者思维判断】

  所以,我要怎么出去?

  【特能】

  所以,我要怎么获得那啥特能?

  【领悟】

  所以,我要怎么领悟?

  系统卡了半刻钟,蹦出来一句。

  【未知】

  ……

  说好系统是金手指的呢?!

  求助失败的孙顺意只能选择自己钻研,将药碗里的药倒在墙角,用碗在地上比划着。

  你说我能不能用它挖出一条隧道逃出去?

  【否定】

  你都没试过,怎么知道不行?

  不信邪的孙顺意把碗往地上一磕……

  碗碎了。

  她满脸震惊的看着那个碗。

  这东西怎么是空心的?!

  还有木碗怎么会碎掉啊喂!

  【此碗为瓷芯木所制】

  瓷芯木?

  系统放出一个页面,大概就是不知道从哪来的百科界面,大致意思就是,瓷芯木所做的物品有与瓷差不多性质。

  所以为什么不能直接用瓷?

  孙顺意蹲在地上,和碗大眼瞪小眼。

  一分钟后……

  蹲不下去的孙顺意在屋里踱步,观察这屋内的设施。

  简陋。

  太简陋了。

  除了一张床,就是一个梳妆台和一面铜镜。

  她站在铜镜前,仔细端详着这幅皮囊。

  标准的御姐长相,颔首间有着难以言说的威压。

  比她上辈子那副皮囊好看了不少。

  欣赏完美女,她又坐在床边复盘了一下。

  昨天晚上喝了点酒,然后晕了,然后穿越了,被车碾了,车主还没素质,不道歉就走了,然后还收获了一个没用的系统,换了一副皮囊……

  不对……

  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她叫孙顺意。

  这没问题。

  问题在于——

  那个自称是我“父亲”的人叫我的称呼,是“顺顺”。

  巧合吗?

  还是……

  一刹那,孙顺意瞳孔猛缩。

  【为了宿主能获得更好的体验,系统自动为宿主修复称呼】

  ……

  你怎么不少说。

  孙顺意刚才的脑子里闪过的无数个“阴谋论”,最后被系统的真诚所击溃。

  下次麻烦说一声好嘛?

  很吓人的好不好!

  【接受建议】

  【监测到有不明高危生物体迅速接近宿主,请注意防备】

  正在和孙顺意闲聊的系统突然冒出一则红色警示,醒目的警告字样与刺耳的铃声振得她脑袋发蒙。

  还未等她有所反应,一阵强风将木门吹裂,无数的木板与木刺就这么直接砸向了孙顺意,将她砸在墙上。

  【警告!】

  【宿主机体遭到损坏】

  她清楚的感受到,腹部被什么定西刺穿了,涓涓热血顺着小腹往下淌,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剧痛。

  该死的,我穿越过来猜不到六个小时啊。

  警报声,打斗声与血管破裂声吵得孙顺意意识模糊,体温随着血液的流失慢慢降低。

  “啧,这里怎么还有个人类……”

电蚊拍拍蚊香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