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影子:幕后幽灵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七十四章:葬礼

  蔺泽站在林园的大门前踌躇不前,最后坚定了眼神,向园内走去。

  园林的花园里,陈氏安静的坐在小亭里,盯着前方,蔺宛正追着一只蝴蝶,笑声已经穿过走廊向外传去。

  一个身影出现在走廊的尽头缓缓的向这里走来。听着花园内那笑语欢声,来人停了停,恢复了一下情绪,然后步入花园。

  陈氏看着那熟悉的身影脸上露出些许的微笑,往他的身后期许着另一个身影,只是等了良久没有了出现自己想念的身影,“兴许,他还在堡里处理事情。”

  随着蔺泽渐渐靠近,陈氏的目光落在儿子蔺泽的身上,她的眼睛立刻捕捉到了那些细微的变化。蔺泽的面容比以往更加严肃,眉头紧锁,仿佛承载着沉重的心事。

  她注意到儿子的眼神中有着不同寻常的坚毅,但那双曾经充满活力的眼睛现在似乎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忧伤。

  陈氏的目光下移到眼前的蔺泽,注意到蔺泽的头发,她惊讶地发现,儿子的发丝间竟然掺杂着几缕白发,这在年轻的蔺泽身上是前所未有的。

  这些白发如同岁月的痕迹,暗示着蔺泽经历了某种剧烈的情感波动或压力。蔺泽的着装也引起了陈氏的注意。

  他穿着黑色衣物,颜色深沉,这与他平日的风格有所不同,她知道,这不是儿子平常穿着,更像蔺泽为某位长辈守孝的孝衣。

  当蔺泽走进亭子,陈氏看到他的步伐虽然坚定,但那股子力量似乎来自于内心深处的挣扎。

  她能感受到儿子的疲惫,尽管他努力掩饰。蔺泽的每一个动作都显得有些沉重,仿佛每一步都在提醒着他肩上的重担。

  陈氏的心中涌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她知道蔺泽为人,不会轻易穿着这样的衣服。然而,眼前的蔺泽,那不寻常的白发,那沉重的步伐,还有那刻意隐藏的悲伤,都在无声地告诉她,她的丈夫可能遭遇了不幸。

  陈氏的心中充满了担忧和恐惧,心里还抱着一丝侥幸,希望是别的消息

  。“你父亲呢?”声音里掺杂着一丝颤抖。

  蔺泽在也忍不住,泪水一下掉了下来,一下跪了下来哭泣道:“娘是孩子无用,没有好好的保护父亲。”

  在母亲的面前蔺泽卸下了所有的伪装,痛苦流涕。陈氏感到天塌下来了一阵眩晕,最后倒下来。

  “娘!娘……”“哇……”园内一片混乱,哭泣声,呼喊声此起彼伏。房间内,蔺泽看着母亲眼睛愣愣的看着床的上方,静静的守在身旁。

  深夜,园林一片肃穆,陈氏房间内。

  “你父亲走的痛苦吗?最后有没有见到他。”

  “见到了,父亲还让我告诉您他爱你。”

  呜呜,听到蔺泽这样说,陈氏的心都要碎了。她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仿佛要洗去所有的悲伤和痛苦。她紧紧握住蔺泽的手,仿佛要从儿子的身上找到一丝力量和安慰。

  “泽儿,你告诉娘,你父亲走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陈氏的声音颤抖着,她想知道丈夫最后的心愿和遗言。

  蔺泽点点头,泪水再次涌上眼眶:“父亲说,他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多陪陪您和宛儿。他还说,让我们要好好活下去,不要因为他而痛苦。”

  陈氏听后,心中一阵酸楚。她知道丈夫一直以来都是个有担当、有责任感的人,他的离去对整个家族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

  但是,她也明白丈夫的遗愿是希望他们能够坚强、勇敢地面对未来。

  她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然后看向蔺泽:“泽儿,你是家中的顶梁柱,现在你要肩负起家族的重任,让父亲在天堂里也能安心。”

  蔺泽点点头,他明白母亲的意思。虽然心中充满了悲痛和不舍,但他知道现在不是沉溺于悲伤的时候。他要振作起来,为了母亲、为了妹妹、也为了父亲的遗愿而努力。

  ……

  在蔺家堡的公墓,夏季的阳光照耀着这片庄严的土地。公墓占地广阔,墓地随着地形的起伏而延展,绿草如茵,树木葱郁。

  尽管是夏季,但蔺家堡的公墓依旧保持着一份宁静与肃穆,尤其是在为蔺明翔及牺牲的团练队员举行的葬礼上。

  公墓入口处的忠烈祠,是一座宏伟的中式建筑,它不仅是祭祀先烈的圣地,也是蔺家堡私塾学生们的教育场所。

  今天,私塾的学生们在老师的带领下,来到了这里,见证这场庄重的葬礼。

  随着葬礼的进行,枪声在公墓上空回荡,虽然学生们对枪声感到惊颤,但他们的神情却异常肃穆。

  他们自觉地排成整齐的队伍,向墓地行军礼,表达对逝者的敬意。

  唢呐吹响的熄灯号,低沉而庄严,使得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沉浸在哀伤之中。

  蔺泽站在棺旁,目睹着士兵们执行折旗仪式,蔺家堡团练旗被缓缓拆成三角状,象征着对逝者的至高敬意。

  蔺泽将铁血旗交到这个胡巴遗孀的手中,她紧紧抱着这面旗帜,仿佛在拥抱着丈夫的遗志。

  蔺泽的话语虽然颤抖,但充满了力量和敬意,他向遗孀表达了蔺家堡对胡巴的感激之情。

  葬礼结束后,蔺家堡的居民们默默地离开了公墓。

  他们的脚步虽然沉重,但心中却充满了对逝者的怀念和对未来的希望。

  他们知道,蔺家少爷必须继承父亲的遗志,继续带领蔺家堡走向更加繁荣的未来。

  蔺明翔墓前,鞭炮声,纸钱在燃烧,蔺泽往纸堆里撒了一杯酒,火苗窜了起来他左右看了墓地叹了口气:“老爹,你以后不寂寞了,周边都是自家兄弟,有空找王叔几个凑一桌打个麻将,给自己解解寂寞。毕竟累了这么久好好休息一下,有时间我就来看您。”

  “碗碗过来和爹爹说几句话,以后咱们就再也看不到爹爹了,给爹爹道个别。”蔺泽把蔺宛拉到身边。

  “爹爹我昨晚梦见你了.”蔺宛的年龄不大,但是该懂的她都懂了,她不明白死亡是什么,但是她明白,她再也见不到爸爸了,她的眼睛一直是红肿的。

  蔺泽看着墓碑很是认真的道,“老爹,请相信我,妹妹们我会抚养成人,我会教她们做人,我会让她们受最好的教育,过最好的生活,甚至以后她们结婚生子我也会盯着的。”

   “少爷,你快过来。”阿思扶着晕倒在地上的陈氏,急忙招呼蔺泽。

  蔺泽掐着母亲的人中,“大概是伤心过度了,我来背,送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

  他倒是真心的希望陈氏能够大哭一场,这样不至于把什么都压抑在心里,人经不住憋啊,憋的时间长了,会出毛病的。

骑着毛驴去看海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