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可以控制进度条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进度条

  即将入秋的五点半还是太早,天空中还涂着一抹灰色,所谓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二人早早的就来到了学校习剑场。

  洛城仙门一中六个气势磅礴的鎏金的大字挂在校门之上。

  二人天赋较好,皆是入了筑基,学费全免。

  仙门一中是不看年纪的,只要你有天赋,哪怕你是小孩老人,都可以入学,修行六年后便面临着大考,如今两人已经入学五年了。

  “刘元,你看这朝阳好好看哦!”细白的手指指向能正在爬升的太阳。

  “没你好看,快练剑。”

  敷衍是一门艺术,技术活,练好敷衍的口技还是很有用的。

  桃木剑在空中划过,呜呜作响,这副身体已经练了十多年的剑了,早已形成了肌肉记忆,就在剑气涌动的时候。

  青色的长条出现在桃木剑上,青色长条即将满条,大概有个十分之一左右的空白区域,但与以往不同的是,上面有一个加号。

  神念一动,加号消失。

  “进度条点数:0”机械声音再一次出现。

  随着声音的出现,青色的光芒自刘元全身冒出,那桃木剑上也皆是青光环绕,随着刘元每挥出一剑,青光就气势渐强。

  “原来是这么用的”刘元看着手中泛着青绿光的桃木剑。

  刘元修习的是《青木剑诀》顾选择的是桃木剑,修习的是一个生机之意,绵绵不断之能。

  “刘元,你剑法突破青木三境了?”

  刘清梦亮闪闪的眼睛盯着刘元,很是高兴。

  “叫哥,都叫你抓紧练剑”

  “略!”

  少女清纯的脸蛋上赫然出现了一张鬼脸。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勤奋的人,也不缺天才。然而二者兼备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就在青光泛起之时,练剑场不远处一身着青衣的女子朝刘元这边看来,青色道袍上绣着木字,也仅仅是看了一眼,随后便不再关注。

  青色的剑光在空中炸开,朝周边蔓延,像极了极光。

  刘元只是筑基中期,按道理《青木剑诀》是绝不可能突破第三境的。一境练气,二境筑基,三境金丹……

  “刘元,你是怎么突破的?”刘清梦脸上挂满了问号。

  “其实我是天才,你信吗?”刘元带着些许玩笑话的语气。

  二人在场边又对练了一会,刘清梦又是被虐的一天,更别提刘元剑法更上一层楼。

  青春期的男孩总是荷尔蒙涌动,期间有不秀着肌肉的男高想要搭讪刘清梦。

  少年你很勇啊!那么拔剑吧!

  剑法刚突破的刘元皆是一剑挑之,什么黄毛鬼火?刘元这中登岂能容忍自家白菜被猪拱?鬼火给你砸烂了。

  半个时辰后,天已经大明。场中也已经站满了人,等待着元婴大剑修的到来。

  仙门一中仅凭一剑就足以立足洛城。

  学好了剑就能入剑宗,这是洛城仙门一中的格言。

  元婴修士的登场可谓是朴实无华,高等修士已经不需要“秀肌肉”来证明自己。一柄剑条落到场中,白色的剑身上站着一白衣男子。

  脚下的剑条落入手中,画画般在场中勾勒,剑光舞动,神韵俱佳。

  周边的学生们也学着舞剑,只是生涩木讷。唯有几人有模有样的能跟上场中的剑修。

  显然刘元不是那几个,但刘清梦就是几人之一,刘清梦这丫头的剑术天赋简直可怕,几乎能复刻场中大剑修的所有剑招,只是境界和剑法没跟上,打不过刘元。

  剑术和剑法是相辅相成的两个极端,剑术讲究的是一招一式,而剑法讲求的更多的是一种意境,一种境界。

  也许是剑术更上一层楼的关系,往日里完全看不懂学不会的剑术,刘元可以勉强看得清那么一招两式。

  就在刘元以为自己又行了的时候,那独属于学渣的困倦感有袭上心头,果断停止了观摩,坐在原地打坐,时不时欣赏一下舞剑的刘清梦。

  场中央的大剑修,循环“播放”了三次,约莫两个时辰,终于停下打工的一天,掐点打卡上下班,社畜是这样的,元婴修士也不能例外。

  “刘元,我要累死了,我要喝水水。”

  刘清梦喘着粗气,小脸红扑扑的。

  不耐烦的从包里掏出水杯和毛巾丢给刘清梦。

  “等我突破到筑基后期,和你一个境界的时候,虐死你。”

  “好好好,你还是歇会吧!”

  不过十一点左右,随着剑师的离场,原本还挤满的练剑场,瞬间一空。

  少年时的时光是美好的,那些心里的不自由,终会在生活的柴米油盐下变成一种奢求。

  学校哪里是“牢笼”?,其实更像是理想国,只是好多人都被自己的内心的小九九扰乱了心思,急切的想要逃离。

  二人趁着修行,简单的解决了午饭,其实对于筑基修士来说,吃饭并补充不了什么能量了,只是酸甜苦辣更像是一剂良药,调节枯燥的修行。

  正阳当空,身后合抱粗壮的大树的绿荫就是最好的庇护了。

  二人在绿荫下打坐,群树上柔顺的枝条在秋风里摇曳,不时的沙沙作响。

  大多数修者在午后都不会再回到练剑场。

  青春是匆忙了,时间匆忙,人也匆忙,总有些事在学生眼里是比学业优先的。

  “哥,再和我练会呗!”

  刘清梦结束了打坐,站起身来,伸展僵硬的身体,剑条挂腰,漫妙身姿,绿荫树下。

  “怎么,又欠虐了?”

  少女轻哼,此后无声。

  没等刘元站起身来,少女手中银白色的长剑乍现银光朝刘元冲来。

  刘元顺手接过青色的剑光将木剑包裹完全,以免被那条白光横腰斩断。

  刘清梦的剑招在刘元眼中是极快的,很快就手忙脚乱了,但我刘元唯一力破之。

  青色的剑气冲天而起,在拆掉刘清梦一剑后,大力出奇迹,木剑劈在铁剑上,哪怕刘清梦已然剑术小成了,但一力降十会、

  刘清梦手中长剑微微颤抖着,随即飞来出去,狠狠的扎在身边那棵遮阳的大树上。

  大树:你礼貌吗?

  少女跃起将剑拔出,直冲而下,你见过一招从天而降的剑术吗?

  刘元刚要闪身,但冥冥之中他感觉这一件像是锁定了自己,就像是游戏里的锁定技,躲不掉的那种。

  卧槽!小女子不讲武德,耗子尾汁。

  就在刘元想着对策的时候。

  手里木剑别过铁剑,但只在一瞬,木剑飞出又直直的扎在那遮阳的大树上!

  树:……

十甫寸233 · 作家说

爸爸们,求推荐票和和加书架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