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可以控制进度条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章决斗

  修行者是不需要休息,可谓是全年无休,一天不练只有自己知道,三天不练身边的人知道,一周不练,整个学校都知道了。

  没有什么疲倦是睡一觉解决不了的,如果有的话,那就多赖会床。

  考试是所有世界都存在的,学生痛苦的熬着。今天是九月的第一个周六,洛城仙门一中开始了每周一次的决斗。

  决斗是检验水平的唯一标准。

  决斗势必会有赢家和输家,赢家会获得十个积分,积分并不重要,但有积分很重要!每个月积分归零者会被强制退学。

  每个人每个月的起始积分有40点,能在一个月连输四场的,都是“人才”。

  刘元在最初入学的时候连输三场,很遗憾没有步入“人才”的行列。

  往日里的六点钟,除了栖在树上的鸟练剑场上几乎空无一人,但今日却是人满为患。

  不同颜色的剑光不停的在练剑场上闪烁着,临时抱佛脚也许没有用,但好歹有点心理作用。大学时期考试周的刘元太擅长抱佛脚了。

  这题刘元会,光污染,秒了。

  刘元和刘清梦已然开始对练,谁也不知道对手是谁,就像开盲盒一般,只是盲盒里不都是小绵羊,还有大饿狼。

  大剑修一共有三位,今日里也早早的到场。

  “刘元—连山出列。”

  半分惊讶,不过很快接受了事实,这次的决斗由刘元和连山热场。

  走到场中,站在白色圆线内,正对的,一位肌肉虬结的男子拿着一柄巨剑,健身通玄,散发着寒光。

  男子胡茬挂脸,眼神中充斥着猎人猎杀猎物时的凶狠,但凶狠的眼神里还带着些许“智慧”。

  “开始吧!”

  天空半亮,阳光只洒满了半个白圈,阴阳交割,像极了太极,二人皆在阵中。

  连山脚下猛的一登,子弹般弹射着朝刘元冲来,硕大的块头在周边卷起了一阵风。

  右手托起的巨剑自背后抡圆圆月弯刀般劈向刘元。

  寒光砸在刘元的桃木剑上,泛着青光的木剑剑身弯曲,随时可能断裂开来。

  不再硬扛,顺着对方的剑势而下,巨剑砸在地面,乱石飞舞。

  “喝!”

  连山大喝一声,整柄巨剑横过身来猛的朝刘元扫来,原先贴地的桃木剑顺势一挑,剑尖抵在巨剑正中,朝上一扬,横直的巨剑瞬间失去了控制。

  即将脱手时,连山猛的踏在地上,覆盖在持剑手手臂上的长袖瞬间炸开,没有智商的肱二头肌充斥着血液,青筋暴起。

  原本划在半空中的巨剑下撩,砸在桃木剑上,巨力通过两剑传至刘元身上,倒飞出去。

  木剑无锋,剑气为锋,剑气切开地面,不断摩擦,刘元止住了身形。

  其实刘元没有很想赢这一场,毕竟没必要和一个莽夫拼着打,对方要是想要以伤换伤,自己可划不来。

  但他还是想试试自己究竟能做到什么程度,修仙还是太危险了,他现在就想知根知底,看看自己现在的实力究竟怎样。

  桃木剑上已经出现了细微的裂缝,刘元不再留手,两指并拢,划过剑身,红色的桃木剑身瞬间变成青色。

  植物其实是最具有侵略性的生命,这世界上任何一处都有植物的存在,它们不断蔓延生长,在裂缝中探头,连路边被随意踩踏的小草都要抬起头来,朝着太阳。

  当某一天小草长满你长久未回的家院时。

  小草:崽种,直视我。

  虽然最后免不得被铲光,但也霸占过你的院子,什么?你没院子?那没事了。

  没等连山提剑冲向刘元,刘元就高高跃起,剑气自青色的剑身上激发而出。《青木剑诀》修的是意境,没有特意的剑招,只是没一剑里都蕴着绵绵不绝的杀机。

  “莽夫”并不在意刘元的进攻,同为筑基后期,练体的没理由打不过一个看起来弱不经风的人。

  带着轻蔑,连山不紧不慢的抬剑抵挡,满不在乎的站在原地,静待刘元落剑。

  不远处,洛青颖也是笑了,是那种理解连山的笑,半分笑脸,九分半都是同情的笑。

  刘元蓄满力量的一剑斩向连山,木剑斩在巨剑之上,巨剑就和连山想象中的一样,纹丝不动。

  就在连山以为抓住刘元破绽的时候,刚要振剑,结果浑身的力气像是打在棉花上一样,并且足下的地面也在渐渐开裂,剑痕也在周边浮现。

  桃木剑上附着的满青瞬间朝周边蔓延开来,嗡嗡作响,藤蔓般自剑身上蔓延,很快附着在巨剑上,随后炸开。

  巨剑没有碎裂,但剑刃处出现了大大小小的缺口,剑可能没什么事,连山可就不一样了。

  崩出的剑刃大多都扎在连山身上,硕大的身体像是袋子般几乎将飞出的剑刃全部兜住。

  爆炸的冲击波也将连山震飞出去,狠狠的砸在白圈之外。

  “刘元胜!”

  世界太大,天才太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场上的三个大剑修当然可以看出刘元筑基期青木三境,但作为一个向公众公开的功法,几人也没在意,即使它是由洛城城主开创的。

  “给钱给钱”远处洛青颖朝一白衣男子伸手。

  “不是吧!这输了。”男子用手指比对着二人的体型差别。

  “朱瑞,别赖哈!快点。”

  “不就是一万灵石嘛!你急啥。”

  “给你给你”朱瑞从储物戒里掏出一储物袋丢给了洛青颖。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刘元回到了练剑场的边缘地带以躲避众人的目光。

  随着下一场决斗的开始,众人眼光终于又转向场中。

  “哇咔咔,刘元你什么时候那么强了?”

  刘清梦一边给刚下场的刘元捏肩一边问。

  “你哥一直很强好吧!”

  说这话的时候虎口处一直在颤抖,刘元知道如果不是连山硬吃自己这能力条蓄满的剑招的话自己肯定输了,只是谁叫对面的是莽夫呢!

  “也是,我哥最强了!”

  ……

  “一会你轮到你的时候不要逞强,打不过就战术性撤退,懂吗?”

  “知道了,真啰嗦。”

  ……

十甫寸233 · 作家说

爸爸们求推荐票和加书架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