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想做二代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一章 董事会

  所有命运馈赠的礼物,都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如果可以选择,陈清都宁可不要这份礼物。

  似乎每年的高考都下着下雨,不知是在哀叹、还是在悲鸣。

  林子夜架着雨伞,将陈清都送进了医院。

  那一张白布下面,是陈清都日思夜想的父亲。

  陈清平脸色发白,紧闭的双眼告示着陈清都,他再也醒不来的事实。

  “陈总吩咐我,他的遗体先不要转移。”

  “他知道,见不到他的最后一面,你是会很遗憾的。”

  “他很抱歉,以这样的形式见你最后一面。”

  “但,高考是你的人生中最重要的关卡,作为父亲他并不想影响你。”

  父爱,如山。

  此时的陈清都双目通红,却怎么也流不出一颗眼泪。

  因为陈清平生前早就安排好了一切,所以葬礼在翌日便如期举行。

  “一鞠躬。”

  “二鞠躬。”

  “三鞠躬——家属谢礼。”

  陈清都呆滞地鞠着躬,脑袋里一片空白,似乎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这两日,他就像一具行尸走肉地躯壳,木讷地执行着作为陈家唯一后代的一切工作。

  秦枫拍了拍他的肩膀,似乎想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又缓缓闭上。

  十八岁前,陈清都的世界很小,小到甚至只能看见自己的父亲。

  而此刻,他的世界已然崩塌。

  更外层的世界,涌入了无数的陌生人。

  “陈公子,节哀。”

  “清都,会过去的……”

  偌大的场面,焦点都集中在那唯一的青年上。

  无数的社会名流、达官贵人,都见证着陈清都登上王座。

  成为这A市顶级企业阳光集团——

  唯一的王。

  不少人都觉得,自此陈清都将掌握亿万财富,俯视众生,会有无尽辉煌的未来。

  只有那孤零零的男孩,还不停回首。

  望着他那慈祥的父亲。

  一周后,阳光集团董事会上。

  一位长发乌黑,神色认真的女子正托着一本鲜红封面的笔记本。

  她叫徐依容,是阳光集团的秘书部部长。

  徐依容朗声道:

  “本次董事会主要议题为阳光集团空缺的行政总裁一职是否有选取上任的必要,如若有,人选是谁?”

  “那必然是陈公子,作为陈清平先生的继承人,我想不到不选他的理由。”

  如果陈清都也在这里的话,那一定对这个中年男子很是熟悉,这正是同住真光园的邻居之一——秦枫,而他还有另外一层身份,阳光集团的人事总监。

  “我不觉得清都能胜任这个位置,他甚至还未满十八岁。”

  这次说话的,是一位头发稀疏,肥头大耳的油腻中年男子,他叫智博,是阳光集团的财务总监,掌握着阳光集团的经济命脉。

  “父业子承,自古便是永恒不变的真理,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况且能力都是要培养的,只有坐上这个位置,清都才能以最快的速度成长起来。”秦枫反驳道。

  闻言,智博轻轻一笑,并未多言,此前的话已经阐述清楚了他的想法。

  又一位男子开始发言,这是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人,带着个圆框眼睛,看起来就很有学究气息。

  他说道:“阳光集团并不只是姓陈的,而是在场诸位的,如果陈清都有能力,那我不介意给他一个机会,但我想,作为销售总监的林子夜会比他更合适。”

  林子夜似乎被他吓了一跳,连忙道:“张叔,这可要不得,陈总的产业自然是要让清都来继承的。”

  “哼,迂腐至极。”一旁,沉默了好一会的智博说道。

  “我看,你们是居心不良吧。”秦枫也不甘示弱地说道。

  正当众人僵持不下时,会议室的门缓缓被推开。

  两位礼仪动作优雅,正伸手有请着那青年男子进来。

  “清都!”

  “陈公子。”

  今天的陈清都穿着一身藏蓝色的西装,剪裁恰到好处,挺直的腰杆使得他流露出一股超然的气质。

  “大家好。”

  边说着,陈清都坐到了那无人敢坐的主席位上。

  “请继续。”

  刚还议论纷纷的众人,此刻却烟熄鼓平。

  见大家都不说话,陈清都朝徐依容的方向问道:“容姐,今天的议题是什么。”

  徐依容像是一个毫无感情的机器人一般,又把议题念了一遍。

  神色如常的陈清都,没人能从他的脸上读出些什么。

  众人似乎在他的脸上,看到了往日陈清平的样子。

  “既然大家对这个位置有意见,那今天就把这件事给说清楚,博叔,你先说吧。”

  对于陈清都的特别关照,智博有些诧异,但毕竟是阳光集团的高层,很快便娓娓道出了自己的意见,只不过相较之前,听起来更能入耳了一些:

  “清都啊,对于你的能力,博叔是不担心的。”

  “但是呢,你这才刚刚高中毕业,对于公司很多事情你都不上手,我建议,先让林子夜替你几年,等你大学毕业了,便把公司交还给你,凡事都有个过渡的过程嘛,你说是不是?”

  闻言,陈清都只是笑笑:

  “那子夜哥是怎么想的呢?”

  林子夜正着脸色,说道:“这事不妥,怎么也轮不到我来坐行政总裁这一位置,我觉得还是由清都来坐比较合理。”

  陈清都还是笑着点点头,又侧首问道:

  “张叔觉得呢?”

  陈清都一连问了三个人,自己却不发表任何意见,让在场的众人摸不清他的深浅。

  圆框眼镜后的小眼睛微微眯起,张明伟的手往后一伸,身后的助理便给他递来了一份协议。

  “我跟智博的意见大差不差,我认为,这个阶段清都的首要任务还是学习,对于公司的工作还是先放一放,这一份股权代理协议,我想你可以先看一看。”

  “我想,就算你跟我们见得不多、不相信我们,但对于你如长兄般的林子夜还是信得过的吧。”

  见状,一直沉默的秦枫终是把持不住了,要说些什么:

  “清……”

  陈清都摆了摆手,接过那份所谓的代理协议。

  协议很长,内容很多,但大致的意思还是很明了的。

  陈清都继承自陈清平的阳光集团35%的股份,将由林子夜代理,在22岁前也就是陈清都大学毕业前都维持这个代理状态。

  荒唐至极!

  在场的所有董事,都分别持有着5%-35%不等的阳光集团的股份,如若给出陈清都这35%的股份,阳光集团将成为其他人的一言堂,与陈清都再无半分关系。

  四年?

  不用四年,只要一年,就能把一家公司给掏空。

  要知道,阳光集团并未上市,所有的股份都掌握在在场的这群人手里。

  谁拿的股权多,谁就能主宰整个阳光集团。

是个少爷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