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灵的记事本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复苏

  6月10日,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记录,我于6号到达昆仑墟,山峰拔地而起,高耸入云,半山腰上陈列着许多楼阁。离山峰越近越能感受到它的召唤,这些天涌现的记忆开始慢慢交会,我在对片段读取之后,描绘的应该是阳星消失的那段远古历史,现代阳星考古学家所能发现生命最早的生命痕迹是在38亿年前,而我的记忆告诉我,在这之前阳星曾存在着更远古更发达的时代。

  一切听起来是如此虚幻,我迫切地想知道真相,隐约有道声音告诉我,昆仑墟里有这一切的答案。如今我的身体已经不能支撑返程,距离昆仑墟越近我能感觉身体的力量越大,起初只是拥有强大的力气,而今我能感觉到风雨雷电皆在我挥手之间。列如我现在手里汇聚的蓝色光团,能轻易碎石熔铁。我现在没有能力将这一切告诉世人了,随着力量越来越强,我的身体正处于破碎的边缘,这股力量仿佛能吸食我的血肉,踏上昆仑墟起我的身体越来越干枯,距离山顶越近血肉消逝的速度越快。

  我曾试图调动身体的力量,一旦发力便会伴随着骨骼碎裂的声音,这股力量并不属于我,它只是栖息在我身体里的寄生虫。

  到达这里的第一天,苏醒的是一段特殊的记忆,那个经常出现在我梦境的女子应该是远古时代某个种族的公主或者圣女。她的身边一直跟随着一个身披银色胸甲的男子,不知来历,仿佛很久之前就一直默默走在女子身后,不敢上去搭话,女子每次回头他都会远远躲开。就这样小心翼翼跟随女子走过无数山川荒漠,江河大川。

  画面闪烁,下一段是女子生机消散的记忆,在一座古朴的祭坛,女子安详的躺在中央,脸色苍白,鲜血从后背顺着祭台流入大地。太阳化作血月,烈火灼烧大地化为般若地狱带走一切生命,唯独男子独立与世间,迈着踉跄的步伐走向祭坛将女子拥入怀中。

  前面的记忆并不连续,似乎被人一分为二,但之后的记忆却是格外清晰,因为后面的记忆都是以我的身份发生的。天地间重新诞生出生命,人类还没有步入文明社会,诞生之处,人类开始有了野心、嫉妒和仇恨,彼此之间开始了无休止的战争。天穹,一道身影虚幻的身影注视着大地,随着人类不断发展,自私、欲望等劣性在慢慢消失。开始诞生出族群、部落。步入石器时代,岁月变迁人口逐渐增多逐渐走向王朝。

  直到阳星诞生了第一个王朝“夏”,我如同一张白纸试着走进人类社会,试着去了解人类为什么会哭泣、为什么会自相残杀。因为我没有实体而受到人类的排斥,无数人举着火把对我进行永无休止的追杀,甚至两个携手同程的人将我堵在山洞而后刀剑相向,期间流了很多血死了很多人,他们向上天祷告祈求神灵带走霍乱世间的恶魔。

  久而久之,我开始对人类失望,厌倦,而后飞向月亮开始长达四千多年的沉眠。

  直到耳边炮火声将我惊醒,我顺着声音飞去,大地破碎,断肢残躯四处抛散,累累尸骸堆积成山。到处是倒塌的房屋,哭泣的妇女儿童。浓烟遮蔽天空,鲜血染红大地。

  此后的几年年我不停在世间流浪,在战火里游离,直到战争结束。

  这日,我飘到一个村庄,看到许多人饿得皮松骨瘦,明明存放着许多粮食,树上的皮地下的根都吃完了却不去取粮食吃。大多家里都有五六口人,多的甚至有十几口。许多孩子吃不起,身体变得畸形,有的大人将自己孩子转送他人,有的将孩子变卖成钱财。脸上写满不舍与悲伤,将孩子送到他人手里带走。

  我不明白人为什么要在自相矛盾里挣扎,心里诞生了再次入世的想法。但我的样貌不被人类接受,他们叫我“诡啊”。见到我的人都吓得跑走,甚至有的因惊吓过度而亡。

  直到这天,我看到一对年轻夫妇,大概十九二十岁的年纪,女子挺着大肚子,手里提着沉重的木桶给猪喂食。突然女子脚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身下流出一缕鲜红。

  顾不上身体的疼痛,女子死死捂着独自跑到邻家,叫来邻居帮忙通知家人。等到家人回来将妇女送到社区,女子已经陷入晕厥。门口,家人正焦急的等待着,突然,紧闭的房门打开。里面的医生摇了摇头说道:“大人可以保住,但是孩子……我们尽力了”。

  两个老人听闻后直接瘫软在地上。

  我的视线望去,床上女子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肚中孩子意识消散,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或许这是我入世的机会。我将灵魂融入妇女肚中的孩子,但人类的身体过于弱小,无法承受我庞大的记忆和力量,于是我将所有封存,化为最纯净的灵体,化为孩子的灵魂。

  阳星175年,我出生了,因为肉体受到过创伤,所以我生来比别人孱弱,一般孩子出生有八九斤左右,而我刚出生只有六斤。

  就这样,我用云明的身体踏入人类社会,与他们一起玩耍,一起读书。但我的灵魂不属于这具身体,所以以前的记忆时常以做梦的方式出现。如今,这片天地开始出现变化,冥冥之中有股力量想要将我唤醒,而这就是我来到昆仑墟的原因。

  我在登顶昆仑墟时,就感到下面有东西在呼唤我,顺着声音前行,我来到一处密室,说是密室,却像个大堂一般,数百平方大小,十几根两人环抱的柱子撑起整片空间,周围石壁镶嵌着五颜六色的宝石,正中央是一个五六米高的祭坛。

  我缓缓走上祭坛,一副两米长一米宽的水晶棺摆放在中央。边上,一樽石象将头深深埋在双臂之间,静静趴在水晶棺上。

  我走上前,轻抚了一下水晶棺。里面躺着一个秀美绝俗的女子,肤如凝脂,白里透红,雪白的头发随意洒落在肩上。

  这是,我梦境里的那个女子。虽然外貌有些许改变,但那张美的惊心动魄的脸确深深刻印在我的心里。

  看向一旁的石像,有一股莫名的熟悉感,我把手搭在石像的肩上,一切的一切都在脑海浮现。

  原来,我们竟是同一个人,只是我永远只能做一个替代品,而你才是真正的活着。

  我从石像那里要了一天的时间,在这短短的二十五年里我早已变成了一个真正的人。此时的我如同厉鬼模样,我不能带着这副模样回家,也不知道怎么与母亲道别,我将故事记录在记事本里。他会将记事本交到母亲手里,这是我此生唯一恳求他的事。

十月摘瓜 · 作家说

练习2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