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灵的记事本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寻找张伊莲

  炎国,一间豪华会议室内,长桌上坐满了人,所有炎国高层齐聚其中。

  探测科科长李老起身说道:“最新消息,岛国彻底沉没了,我们通过天眼检测岛上的怪物连同小岛完全消失,找不到一丝踪迹。”

  裁决满脸凝重问道:“是不是山姆国做的,官方雷达之前检测到山姆国的‘BB530’飞行路径,目标正是岛国境内”。

  李老摇了摇头

  “不太可能,‘BB530'虽然威力极大,但还不足以一瞬间摧毁一座岛屿,连同岛上的生命痕迹也全部消失,要做到这一点起码要动用山姆国十分之一的武器库存。如今全球陷入兽潮,山姆国内忧外患更不可能动用如此大规模的武器”。

  “此外,我的助手告诉我,从昆仑墟上下来的人似乎朝着岛国去了,我们有理由怀疑是他做的。就算山姆国有能力杀死岛上所有人,要想将这么大一座击沉也不能做到,如果我们猜想正确,这一切就太可怕了”。

  李老说完,神色肃穆的看着周围,一时会议室里陷入沉默。裁决目光看向首位的统领问道。

  ”统领,你有什么看法,如今我们对昆仑墟一无所知,若他真有这么大的力量,我们不得不考虑怎么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

  近日以来,炎国统领四处走访周边国家商量各地出现怪物的因对之策,如今铁子国和莽罗斯国愿意结盟。山姆国处于观望态度,但是他们却在趁乱大肆收编土地,许多在兽乱中灭国的国家都遭到他们的入侵,美曰“给世界提供一个温暖的家”。

  炎国一直抱以和平态度,若是和平时代列国之间还能维持平衡,如今世界大乱各国都在争夺彼此利益,此时炎国统领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炎国统领温雅却充满威严的声音在会议室响起,刚刚还在议论的众人顿时安静下来。

  “是全从急,除了我们炎国其余国家的情况都不容乐观,之前的报告我回来看了一些,昆仑墟对我国民众还是存在威胁,我建议试着去接触,良则善之,危则灭之”。

  统领的话像是一根定海神针,众人的态度坚定下来。

  “统领,还有一事,昆仑墟下来的人交给我们呢一张照片和一个背包,照片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是一个名叫张伊莲的女子。背包内的东西我们并未查看”。

  说着李老拿出电脑在身后的大屏上放出一个女子的照片,“这就是张伊莲,据调查她祖上三代都是普普通通的农名,目前经营着一家饭馆,并未与昆仑墟有过接触”。

  随即李老又放出一个面容英俊的男子,“这个人是张伊莲唯一的儿子云明,从十多年前她丈夫去世后二人一直相依为命,调查后发现云明的出行记录,最后一次出现就在昆仑墟。如今人已经失踪,我们不得不怀疑云明是否与昆仑墟存在着某种联系”。

  李老说完回到座位,见众人一时拿不下注意,提议道:“我的建议还是先接触张伊莲,不可妄动背包里的东西,那人将东西交给我们,说明并不想与我们交恶。”

  裁决刘镇国率先开口,“我同意李老的意思,或许可以趁着这个机会知道昆仑墟的秘密”。

  “好,大家都没意见就照着李老的意思去做吧”,统领当即决定道。

  “刘老看看是否合适的人选”,统领再度问道。

  “统领,我这边倒是有一个”,李老接过。

  “之前那人将背包交给我部一个女孩,我觉得她就是最好的人选”。

  “那好,还请李老多多费心”,随着话音落下一场会议到此结束。

  事后,李老找来路楠与她说明,路楠自然是一脸不情愿,之前将离虽说没有对她动手,还是在路楠心里留下了不小的阴影,此刻的她活脱像一只受欺负的兔子。

  始终是胳膊拧不过大腿,路楠还是老老实实带人前往云城岩口村,正是云母张伊莲所在的城市。

  自从云明走后的半个月之后,云母给云明打了无数通电话都是无人接听,云明去官方备案之后一直没有得到回应。想起前些天电视节目上的报道,云母顿感天塌了一般。

  往日热闹的餐馆现在也是空空荡荡。

  路楠很快来到岩口村,没有打听多久就找到了云母的餐馆。实在是不需要多费口舌,最近整个村的人都在传云母做的菜苦涩难吃。

  路楠从一个老爷子口中得知,以前云母的手艺在整个村都是数一数二的,自从他家孩子失踪之后云母做的菜又苦又涩。

  还有些抱怨吃了好几年了,一下子不能吃后还有些不习惯。

  路楠带着两男一女来到云氏家常馆,从云明父亲死后,她就给餐馆起名云氏家常馆。

  此时餐馆大门半掩,路楠一进门就看窗边坐着一个眼眶通红面容憔悴的女子。

  听到声响,云母起身问道:“你好,你们吃点什么”。

  路楠摆了摆手“我们不是来吃饭的,是专程来找你的”。

  “我们是官方调查科的,最近有些关于你儿子消息,专程过来告诉你”。

  “什么!”云母急忙上前拉住路楠,“你们找到小明了,他在哪里”。

  路楠看着眼前悲尽极喜的面孔,心里很不是滋味,虽说路楠单身20多年但天下父母心都是一样,此刻路楠以往清冷的眼睛有些微微泛红。

  “张女士你先坐下听我说,我们并没有找到云明,但是他好像有东西落在昆仑墟,有人委托我们带回来”。

  说着路楠拿出一个背包,“这个是云明的背包吧,你先看看吧”。

  云母接过背包,用手温柔的抚摸着。路楠此时听到云母发出轻轻的抽泣,忙安慰道:“张女士,你先别急云明说不定没事儿,这包是他的让我们带回来肯定有事要告诉你,你先看看说不定有消息呢”。

  云母点点头,擦去脸上的泪水。

  打开包裹,里面都是一些云明以前的衣物,云母小心翼翼一一取出整理好。

  拿到一件卫衣时,里面掉出一个本子。云母拿起只见上面写着云明的名字,下面留有云母的电话号码。

  只是这个本子是个密码本,一时云明也打不开。

  路楠看了眼说道:“张女士你可以试试云明的生日,或者他平时喜欢的数字”。

  随后云母先后试了云明的生日号码,毕业日期等都打不开。

  正当云明准备放弃时,想起上次给云明过生的时候。

  那时云明在桌子玩游戏,云母端来一碗长寿面上面放了两个荷包蛋。云明还好奇的问:“今天不吃饭吗?我不太喜欢吃面条”。

  “你今天生日你都忘了,都玩傻了”。

  “是吗今天我生日啊,我都好久没过了,从初中之后我就没过生日了,母亲你生日什么时候,到时候我给你买礼物”。

  之后两年云明去外地上班,云明也没在给云明过生了,但每年云明过生都会收到云明的礼物,上一次送的是一个手镯。

  云母恍然大悟,在本子上输入自己的生日,轻轻一按,果然打开了。

十月摘瓜 · 作家说

练习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