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重生了谁还做猎头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章 宝藏学生

  回到座位,杜荣伟早已恭贺多时,两张眼睛瞪得像个铜铃。

  “你和朱婷什么时候认识的?

  “你们是什么关系?”

  “手上拿的是什么?”

  一连三问,像是吃了枪子一样,突突出来。

  “能有什么关系,一没牵手,二没亲嘴,清清白白,你可莫瞎说,传出来什么新闻对校花可不好。”金诚看着惊措的杜荣伟,故意这么说到,气气他。

  果真,杜荣伟听到之后,想象力充分发挥,“牵嘴!亲手!你、你、你,我.....”

  “那你手中的是什么?”好一会杜荣伟才平静下来,淡淡的说到。

  “校刊,喜欢就给你了。”金诚把手中的《平天湖》递过去。

  若是上一世他绝不会这么随意,他定是要自己先瞧一瞧的,毕竟文艺青年看到自己的文字正式刊登出来都是极为自豪的,这也算是对文艺青年的水平的承认。

  文人相轻就是这样,读书人之间谁都瞧不起谁,这时候要是有一位行业内的大家站出来夸赞,被夸的自然获得更高的地位。

  出版就是一种夸赞。

  少年情怀总是诗,可是金诚不是。这份自豪感当初就体验过一次,没必要为同一件事兴奋两次,特别是件小事。

  杜荣伟抢过崭新的校刊,随便翻看了几页,“咦,这不是学校刊印的吗?每个班级只有一本,朱婷为什么会送你?”

  像这种校刊一般都是班级的公共资产,都是班长保管,绝不会拿来送人的。杜荣伟有些好奇,更是在意“朱婷”和“送”这个两个字上面了。

  “快说实话”

  “有可能她觉得我长得比较帅,暗恋我吧!”

  “你是说朱婷的眼睛瞎了吗?”接着杜荣伟又上下打量了一下金诚。

  “要是其他理由,我还真信了,你这模样,要脸蛋没脸蛋,要肌肉没肌肉,要是换做我这英俊的脸,说不定还可以。”

  杜荣伟显然是信金诚的忽绉绉,他还算是知道金诚的,加上李彦安,都快睡在一起三个人,有什么不知道的。

  只不过他就是有些愤愤不平,朱婷,男生心中的白月光,为什么会和眼前这个渣渣有联系。

  暮色降临,校园也都静逸了下来,对面鹏举楼是高三学生的教学楼,灯火通明,想来都是为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场考试在努力。

  我也应该为九八五而努力了。金诚便不在与杜荣伟说笑,自觉的投入学习之中。

  殷中一般是7点到8点半是晚课,8点50到10点是自习。不过像今日这样的统一的期中考试的时间,就不会有晚课。学校的要求也好,老师的责任也罢,所有的老师都希望最快的时间完成阅卷的重大任务。

  “咚咚咚”

  “诚哥,小兰老师在办公室找你。”说话的是班长徐华,他叩了叩金诚书桌说到。

  徐华是老师的御用秘书,他这个时候一般都是在协助老师阅卷。现在找他,金诚有种坏坏的感觉。

  小兰老师的办公室就在这楼层的中间部分。牡之楼的格局,男女卫生间分开在教学楼东西2侧,4个班级2个办公室依次排开。

  走进办公室,目前的只有小兰老师。

  “小...兰老师好。”

  兰老师没有立即答应,而是把手中的一份试卷统计完之后,打上111的分数,才放下圆珠笔,然后抿了口柠檬茶,才缓缓抬起头。

  “金诚,你喝酒了?”

  “我没喝酒,我只是喝了些饮料,成分也就是水和麦子发酵的溶液而已。”

  “......”

  “先不说这事,你是不是喜欢英语还是故意的?”

  “平时英语还能考个80分,你看看现在?”小兰老师拿出那张画满叉叉的英语试卷。

  “以前作文还能自己写,现在是装都不装了,直接抄阅读理解了吧。”

  “金诚,你的数学物理不差,认真保持还是能考个二本的。”

  “......”

  一阵心灵鸡汤的教育足足持续了二十分钟。不过见过各种职场领导PUA,这些话早就听腻了。金诚毫无听下去的想法,眼神飘离,好几次还不小心瞄到了小兰老师的事业线。

  兰老师是第一次带班主任,而且这个班级也将会是她第一个毕业班,所以对学生的管理也就格外的细致一点,当凡有进步空间的,她都要进行一番思想教育。

  学生靠的是管教,成年人靠的是自觉。金诚他自己已经有了明确的追求,还有成年人的自律。对于兰老师的敦敦教诲之语,感觉甚是无聊。算了,我摊牌了。

  “小兰老师,我高考不想考英语了。”

  “嗯,我知道你高考不考英语,鹅鹅鹅,你高考不打算考英语了!”兰如君立马站了起来,穿上高跟鞋的她才勉强与金诚一样高,两眼平视着这个学生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金诚同学,拿学习开玩笑可不好,就算你把学英语单的时间来学理科又你怎么样,你理综数学能考满分吗?你父母电话呢?”

  “兰老师,我高考外语准备考日语。”

  “日语,高考日语?你会?”

  “上手的死(日语)。”

  “考过日语证书吗?”

  “没”

  “那你先日语自我介绍一下吧。”

  “......”

  这种即兴发言自然难不倒金诚,他便用流利的关东口腔做了十分钟的自我介绍一下,其中用了好几个高级语法和词汇。

  眼前的小兰老师又是吃惊,又是欢喜,“嗯,还不错,你日语和谁学的。”

  “寒暑假自己报辅导班学的。”

  “好了,英语考试的事情老师不就不追究了,不过,就算你日语还不错,英语课手也不能睡觉,英语考试也不能这么糊弄老师,还有,学校禁止酗酒,你父母电话多少?”

  “老师,我没喝酒,我喝得真是饮料。不信就让我高考英语考0分。”

  “金诚,老师知道你日语好,不过你不要太骄傲,快点电话。”

  “xxxxxx”

  “好了,你就先回去吧。”

  小兰老师在司机电话薄上记下了一串数字,并且备注了13班金诚家长。

  打发完金诚之后,兰老师有些开心,打开抽屉,拿出一张暗安徽省中学生外语大赛报名表,略带思考。

  “小兰子,在想什么呢,”开口的是吴老师,也是金诚高一的地理老师。

  “你记得我们班上的金诚同学吗”

  “知道呀,听我老公说过,他的物理很不错,我老公挺喜欢他的,不过他偏科偏的严重,人还有些木纳腼腆,不爱说话。”

  “吴老师,我发现我挖掘到了一枚宝藏学生。我今天意外发现他日语非常不错,高考日语他至少是可以拿135+的高分。”

  “日语,你大学第二语言不也是修的日语吗?好好指导一下,你们班不得又有一个好大学生了。”

  “是的,我准备让他们报名省的外语大赛,如果能获奖的话,高考还有额外的加分,他现在的成绩大概在二本左右,日语替代英语,总分至少能五十多分,一本不是没有问题。

  殷中本科的升学率虽然是70%,补过很多是靠复读班和尖子班的支撑的,且大多数都是二本、三本。如今遇到一个一本的苗子,班主任小兰老师自然格物关注。

  小兰老师的打算金诚是全然不知的。现在的他回到教室,就看到部分同学传阅《平天湖》这本校刊。

  校园的生活本就枯燥,偶尔有一些不平凡的事情大家都喜欢跟风,金诚的文学发表在校刊的事便在班级传开了。

  上一世如此,这一世,也是如此。金诚并没有放在心上。

  他翻出厚厚的笔记本,这是他重高一就开始的笔记,因为重生忘记了物理学的很多细节和公式,所有他打算系统的复习一下物理知识。

  位移是描述物理位置变化的物理量,具有大小和方向,位移的方向指的是初位置指向末位置。

  匀变速运动的位移公式:x =v0t+1 /2· at^2。

  这也不难嘛,本来就是物理好手的他,又比别人多学了6年物理,现在复兴起来,不说多简单,只能说洒洒水的事。

  晚自习,金诚仅仅花了2个小时的时间就把高一上学期得物理搞定,剩下来的时间就复习数学。

  数学的难度还是有些难度,毕竟他不像物理有固定的模型。且数学不是把书本上的公式记下来就能考高分,数学很考验一个学生的计算和思维能力。并且殷中平时的数学题要比高考难一点。

  怎么说难度呢。做为过来人,他是知道的。

  学得是和面,平时考试却是做包子。高考却考和面的5种技巧。

  “叮铃铃”

  一阵铃声才打断金诚的思考,终于可以回去了,金诚嘀咕。然后整理一番。

  杜荣伟和李彦安也凑了过来,“快点,晚上回去又写不了几个字。”李彦安催促。

  “小日本,你不写还带作业回去干嘛。”

  “你再叫我外号欠你的50块不还了哈。”

  小日本指的就是李彦安,金诚也不知道他有这个外号,或许他的两撇胡子格外显艳,自从叫开之后,就默认了。

  “小杜,最近有什么好看的小说推荐推荐,”

  “你听说过《诛仙》吗,最近再看,还有《鬼吹灯》,都挺有意思的。

  “诛仙,没怎么听过呀,金诚,你听说过吗。”

  提起书名,金诚便想起车祸前让他足足一年的动漫第二季刚开始开播,现在看不到了,甚是恼火。“《诛仙》吧挺有意思的。”

  “咦,诚哥也看看,我还以为你只看诗词曲赋呢”

  “是啊,诚哥,你不是文艺青年吗?也看这个?”

  “你懂什么叫文艺,我们伟大的毛主席说过,我们的文学发展既要阳春白雪,也要乡里巴人。”

  “得了,别掉书袋了。”

  ……

  三人住的是毓秀园,其实就是自建房。一般都是2楼的小阳房。李彦安合租了整个楼层,其中次卧租给了金诚,主卧则是留给她们自己,而杜荣伟则住在他们对面,给了一条马路。

  “阿姨好”

  “妈,我回来了”

  “彦安和金诚都回来了,这次其中考试怎么样。”王阿姨一听到儿子身音,便立马过来,顺手揽过了李彦安手中的手提袋。

  “考得还好,卷纸不难,试卷还没有出来,成绩暂时不知道。”

  “还好?你哪次不是都说还好,结果哪一次考得好了,带这么多书,也不知道写几个字,你看看,人家金诚,一个人住,学习生活,什么都是自己做的,而且成绩都不错。你再看看你。”

  “妈,那有你这样说的,至少我语文英语一直比金诚高的,金诚今天还被英语老师谈话呢。”

  “可是你总分呢,哪一次比得是金诚?”王阿姨一看到李彦安,总要叨叨几句。而且每次都有带上他。

  没有办法,这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金诚赶紧打开卧室的门,想逃离争斗场。

  还是熟悉布置,熟悉的板床,熟悉的书桌上堆满了诗词曲赋,小说文章,当然,也有一些参考书。窗台的那盆兰花倒是枝繁叶茂,只是略显孤独。还有一部经典的诺基亚的手机。

  金诚缓缓翻开诗歌集子,这应该都是自己以前的作品。

  有些句子是真得不错,现在应该是写不出这么有创造力那么色彩鲜明的句子了,有些句子倒叫人哭笑不得。最后便金诚看到了那一首长诗。

  ......

  总是一群孤独的少年

  踩着岁月

  左一脚、十年

  右一脚、十年

  在梦中哭喊那易逝的春天

  ……

  梦的远方

  早种在那片麦田。

  这应该就是《平天湖》上刊登的那首吧,为赋新词强说愁,不过再那个伤痕文学盛行的年代,高中生能写下勉强了。

  金诚放下诗歌集子,打算鼓捣一下。

  诺基亚,这可是老物件了,虽然现在还是有些时髦。用惯了电容屏,现在用上电阻屏还真不习惯。

  打开手机的确实有个未接电话,“这是谁呀?算了,不管了。”

  金诚在手机上打开百度,输入BOSS,然后点击确认。可是度娘排名第一给出的解释,只是“老板”。

  金诚这才意思到BOSS直聘这个时候应该还没有,这个时候应该是前程无忧。可是这时候还是2g的网络,一个页刷了半天还在转圈圈,便没了耐心,然后洗漱睡觉。

  金诚的想法是上网看看有没有现在能做的兼职,比如日语翻译呀,人力咨询顾问之类的,实在不行,兼职猎头也可以的,不过现在也只能作罢了。

冰冷的柠檬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