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重生了谁还做猎头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章 婷婷玉立的母猪

  翌日,周六。

  一边还留着重生过来的喜悦,一边却是对岁月流淌的感伤。

  所有金诚今天醒来的格外早些。看了眼手机,也才六点半,此刻隔壁的李彦安也起来了,隔着墙壁,也能传来王阿姨催促他洗漱的声音。

  “原来今天是去学校不是去公司的。”

  金诚恍然,以前公司的时候9点上班,一般都是晚睡晚起。后面的日子倒是需要早起晚睡,倒是有些不适应。

  刷牙、洗脸,吹头发,起床三步走,杜荣伟已经早早在楼下等待。

  “诚哥,平日里面都是小日本磨磨蹭蹭,今天你怎么也偷懒。”

  “就好,就好。”

  听见杜荣伟的催促,金诚也加快了手脚。

  片刻之后,金诚,李彦安、杜荣伟三人便晃晃悠悠迈向学校。路过早餐店的时候,顺便还买了一份2块钱到酱香饼和5毛前一杯的豆浆。

  到了学校也快7点半,平日这个时候,其实早已经是叽叽喳喳的读书声,但是今天是周六,学校一般都是以自习为主。,读书的声音自然少了些。

  金诚的打算,花一个上午的时间把物理高端,然后再准备复习数学,最后进攻压力比较大的化学生物。

  期间同桌的杜荣伟还过来请教几道物理题,已经复习七七八八的金诚很轻松的给他讲了一道题目的3种解法。

  没有办法,物理学这种没有用的天赋就是这么强。在杜荣伟面前,轻轻松松装了一手。

  “不就是物理强一点嘛,有本事英语也能信手拈来。”杜荣伟虽然学会了,可是看着金诚贱贱点样子,撇嘴道。

  稍后便是无聊的做题,对答案,做题。

  杜荣伟有时飘来几句闲谈。

  “殷中贴吧最新出来的帖子,校园十大风云人物高小飞第33次深情表白再次被拒。”

  这个风云排行榜其实也没什么标准,并不是谁成绩好什么的就是可以上的,这种排行榜靠的就是人气和名声。

  比如朱婷上榜并不是因为她是文科第一,而是因为长的漂亮成为学校公认的校花。而高小飞上榜不是因为他是体育生、篮球打的好,而是因为每一次都是失败的告白全校皆知。

  金诚对于这些花边新闻比并没有兴趣,他这个阶段最在意的只有学习。这种强烈的学习欲望是在经过学历的歧视之后更为明显。虽然这一次有日语这一大bug技能,但是生物化学却落后的更多。

  而且校花嘛,也就那样!倒不是朱婷不漂亮,主要还是她太小了。

  而且金诚还记得小惠的样子。就算找女朋友,也得是成熟的女性。朱婷虽然是校花,但是在他眼里,还不如小兰老师有味道。

  三十岁的人的审美自然不是十七八的岁的人那样。

  “鹅鹅鹅,我怎么会怎么想,罪过罪过。”

  ~~

  “金诚,到办公室来一趟。”

  做题的金诚被一句话惊醒,抬头一看,便是小兰老师。

  老师找学生谈话再正常不过了,不过昨天是已经不是和小兰老师深入沟通了吗,怎么今天又来。金诚心里暗暗嘀咕。

  小兰老师依旧靠在办公椅上。

  “金诚同学,你昨天给得电话是不是假的,昨晚和今天老师打了4通电话,也没接通?”

  金诚这才想起来,昨晚回去捣鼓手机的时候确实有2通未接电话,原来是小兰老师。但是不能让你小兰老师发现其中秘密。

  殷中的规定,走读生是不能一个人租房的,要是发现不仅会有校领导的一顿批评,估计还得搬回8人一间的猪窝。金诚只能敷衍,“我爸可能这几天工作忙,晚上回去我和他注意一下或者明天回个电话。”

  听到金诚这样回答,小兰老师没有过多纠结,她今日来找金诚主要还是为了安徽省中学生外语大赛。

  小兰老师打开抽屉,拿出了那张外语大赛的报名表递给金诚。

  “金诚,你的日语水平老师觉得还不错,这有个省级的外语大赛,老师希望你能够代表殷中参加。”

  “外语大赛!有什么奖励?”

  “鹅,”小兰老师有些惊愕,怎么感觉这个学生貌似没有兴趣,其他学生对于能够参加这样的比赛很是激动。这个家伙怎么就关注奖励,这么功利性。

  “外语大赛的主要目的还是激发学生对于外语的重视和学习星期,也是各个学校之间的教学水平的检测。至于获奖嘛,自然能够有荣誉证书,省级的一等奖二等奖都是高考有加分的。”

  “高考加分,那没问题,保证拿下一等奖。谢谢兰老师给的机会。”金诚很早就知道国家级和一向省类级别的某些比赛获奖者能够高考加分,不过上一世的自己水平自然没有机会,这一次自然欣然答应。

  “你也是先别急着谢,学校里面还有初选,以你的水平应该问题不大,但是正赛里面都是卧虎藏龙,你别大意,殷中到底还是县城的高中,到时候肯定有合肥一中合肥8中这样的省内名校的学生。”

  “兰老师不信我的水平?”

  “毕竟口语是口语,比赛是比赛,比赛考察的不仅仅是语言能力,还有演讲水平,演讲稿的水平。很多学生怯场,结果演讲稿都忘记的大有人在。你在哪这方面的训练太少了,比不上大城市的学生。这个给你,上面是有些日语题,你先刷一刷,还有,每天下午的英语听力也就不要听了,和老师这边训练口语。”

  “老师,我喜欢日语,也喜欢英语呀,日语这么多英语外来词,英语听力还是要听的吧。”

  “你这次英语听力20题就对了3个?能把英语考试考成这样,老师也很佩服你的。距离比赛也就2个星期了。回去准备一下吧,这个报名你填一下”

  “好吧。”

  到底是喜是优呢,虽然有这么个机会,可能会让高考多点额外的分数,可是接下来要被小兰老师每天特训,有种被盯上的感觉。

  金诚回到座位,翻了翻小兰老师给的日语题。大都也就N2大水平,说实话,确实有些简单了,于是被扔在了一边。

  “这是什么鬼东西!”旁边的杜荣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凑过来瞧了瞧。“什么乱七八糟的字!看不懂!”也直接丢在一旁。

  金诚复习完物理,又解了一道解析几何圆锥曲线的题,上午才结束。

  想起早上照镜子的时候,刘海已经遮住了眼睛,明天还要拍照。“小杜,剪头去吧。”

  “剪头发,为什么,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杜荣伟一脸打死我也不会剪头发的样子。虽然他的头发比金诚的还长,前面刘海还专门染成黄色,在杀马特盛行的年代,这倒显得正常,不过现在看来,太没朝气了。

  “去不去,中午的饭我请了。”

  “这可是你说的。”

  “你那狗窝,老母鸡都可以生蛋了。”

  “你懂个屁!”

  金诚、杜荣伟找了家理发店。

  其实殷中学校旁边的发廊,手艺很单一。毕竟地方偏僻,客户只有殷中的学生。可是这些殷中这些学生,毕竟是也是省师范,可不是那些本科升学率个位数的高中能比的。最胆大发型就是杜荣伟这种的长发。

  金诚的要求很简单,剪短就行。毕竟摘下眼镜,他也就看不了。托尼老师一直还问“这个长度可行!”

  金诚只能应答“OK”。

  反正对校园周边的托尼老师不报什么希望,他上一世就体验一下过。不过就算理发师再厉害有什么用,剪头三日丑,他已经深深体会到这个真理。

  结束之后,戴上眼镜,金诚走到镜子眼前,还不错,精神不少。他又拿起梳子,把刘海往后梳了梳,露出俊俏的额头。

  “这样就更成熟了”

  一旁的杜荣伟就不一样了,托尼老师修修剪剪半个钟头,他的头发也就短了一个指头的长度。

  “走,请你吃肉沫茄子盖浇饭。”

  “外加一瓶可乐。”

  “可以。”

  “诚哥,你变了。”

  “昨天请吃饭,今天又请吃饭,你是不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说实话你这样对我好是没有用的,我心中只有朱婷,我和你是不可能的。”

  金诚做出呕心的动作,“你脑子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

  下午本来也是自习,可是老王抢了2节自行课。老王是班级的语文老师,50岁的中年人。

  金诚印象中他是个的中年人,唯一的习惯倒是喜欢占用周六或者政治课讲解一些奇奇怪怪的语文知识。还有就是吹嘘自己的老师是一位诗人,笔名叫流沙河,老王经常自诩是一个正统的有根脚的文人。

  不过现在年轻人已经很少有喜欢占用休息的时间,自然也没有多数人喜欢老王。

  金诚却在班级却因为老王火了一把。本来金诚诗歌发表的事情班上也没有几个人知道,可是老王特意公开强调了一番,这下好了,全班的人都知道了。

  “诚哥,你看殷中贴吧了吗?你出名了,不知道是那个学生把你的诗歌传上去了,不少人跟帖呢。”

  “谁这么无聊。”

  “婷婷玉立的母猪,也不知道是哪个人,但是我想肯定是我个女生,你个闷骚可要好好把握。”

  “多谢,但是我觉得这位亭亭玉立的母猪有可能更适合你。”正经人谁会用这个名字。

冰冷的柠檬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