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统阴阳之你的床上有鬼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吊死鬼

  “鬼啊,快跑”,看到白影,一向胆小的赵刚再也坚持不住,大喊一声扑向我们,我们全都吓破了胆,边怪叫边向后面连滚带爬,但是由于刚才被鬼遮眼,我们迷失了进来的方向,跑了半天还是找不到出路。

  “遭了,我们迷路了。”萧山说。

  “我们不会被困在这里出不去吧,我的方舟,我的二次元老婆,不~”周处怪叫起来。

  “去你妈的,二刺螈能不能私一私。”另一个室友张成骂周处道。

  经过周处这一搞怪,诡异恐惧的气氛被冲淡不少,我沉思了一会:

  “既然我们没有后路,那不如……”

  “你难道要去面对鬼吗?”张成说。

  “我们还有别的出路吗?也许一条路一条路排除可以找到出口,但既然是鬼带我们来的,那为什么不问问他怎么才能把我们放回去呢?”萧山冷静分析道。

  “对啊,既然他们来个请君入瓮,那我就咬钩了,我倒要看看有什么幺蛾子!”我信誓旦旦的说。

  我们顺着哭泣声的方向慢慢摸去,防空洞里蜿蜒曲折,但那个鬼似乎知道我们在靠近,鬼泣声愈来愈大。

  终于,再次见到了这个白影,此时的赵刚已经躲到最后面去了。

  随着距离的靠近,白影的面目也越加清晰。像网上可以搜到的禁图一样,这个白影确实是吊死鬼,他的舌头长长的伸出,一直能垂到下巴。我甚至找不出来他发出哭声的部位。

  “就是你引我们过来?”郭宇厉声喊道,似乎是用强势的声音来压住内心的恐惧。

  “我死的好惨啊,呜呜呜呜呜呜”,虽然吊死鬼舌头在外面,但是他还是能说话,倒也是,都出现鬼怪了我还用什么科学解释呢?

  “去你妈的,又不是我们六个弄死你的,你他妈的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呗,折磨我们干嘛?”郭宇再次说。

  “你有什么未了的心愿需要我们给你完成吗?”我大着胆子说。

  “我出不去了,那天我死后,我的魂魄就被吸进了这里,好疼~”吊死鬼诉说着他的痛苦。

  “我能感觉到这里存在着一个比我强大百倍的魂魄,也许是它把我吸进来,现在还在抽取我身上的鬼气。”

  “不是,它既然比你强大百倍,那他吸取你的鬼气干嘛啊?”郭宇神发言。

  “谁在那?”

  就在我们和吊死鬼对话时,赵刚吼了一声,匆忙对我们说:“刚那个隧道里有黑影闪过。”

  “它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怪叫了几声后,吊死鬼的身影骤然消散,似乎是魂飞魄散了,只见吊死鬼身后闪过一个黑影,似乎是将吊死鬼吸进嘴里了。

  “我嘞个去,怎么回事?狗咬狗了?”郭宇又是神发言。

  “恐怕没有这么简单了。”萧山冷静说。

  黑影将吊死鬼吸完后,体内的煞气似乎达到了顶峰,我能清晰的感受到一股杀气。

  “快跑!它要杀我们。”我大喊一声,匆忙向后面跑去。,大家一拥而散。可令我震惊的是,它不追我室友,只逮着我一个人追,我往哪跑,它就往哪追。

  “我去你妈的,你踏马追我干嘛?”我气急败坏吼着。

  “好,好吃”黑影说着说着还舔了舔嘴唇,像溜猎物一样不慌不忙的追着我,似乎是想等我精疲力尽之后享用。

  “你们快跑,这东西的目标是我,去找人救我。”迫于无奈,我喊了一声。

  “坚持住,爸爸们一定回来救你!”他们一溜烟跑了。

  此时的我还在左拐右拐在隧道里打晃,为了拖延足够的时间等室友们找人来救我。

  突然,眼前出现一堵墙,“我草,死胡同,天要亡我啊。”我索性不跑了,“大哥,你看我已经跑不掉了,能不能让我死的明白,你为什么要吃我啊?”

  “你,你,你好香。”

  “难不成我身上有吸引你的东西?”我慢慢脱下外套,扔到他后面。它没有回头,依旧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似乎是对我有点忌惮,但眼神对于食物的渴望超越了忌惮。

  “大哥,放我一马,我是主播。”随着鬼影越靠越近,我的声音也开始颤抖起来,它的面目随着距离越近变得越清晰,丑陋的嘴脸上满是脓包,两颗滴血的尖牙,活脱脱一副地狱恶鬼的画面。

  “大哥,你是从哪来的,要不要我帮你完成什么心愿啊?”我试探问道。

  “黄,黄泉已枯,酆都,酆都破碎,阴阳乱序,人间炼狱。”恶鬼从嘴里冒出十六个字。

  就在我还在细想这四字箴言什么意思的时候,鬼怪已经走到了我的身前,一双鬼爪正要穿透我脖子的时候。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只见一把剑径直劈向恶鬼,恶鬼一个闪身躲开,剑气差点劈到我。“这位大哥,能不能劈准点,我的命根子差点没了,我张家还指望我传宗接代呢!”

  “滚”

  “好嘞好嘞,大哥您忙,我先撤了嗷。”

  恶鬼看到我想走,连架都不打就开始追我,我哪有恶鬼跑得快呢,没有几步就快被追上,就在恶鬼伸手抓我之时,“蹲下”年轻小哥大喊一声。

  我连忙蹲下,不过由于惯性,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啊啊”只见一股剑气直接把恶鬼的头都砍掉了,恶鬼的身体摇摇晃晃,我赶紧朝旁边一滚,恶鬼的身体落在了地上。

  “谢谢你嗷,大哥贵姓啊?哎呦”我起身就要和小哥套近乎,小哥却抓住我的肩膀朝他身后一推。

  “你干嘛?”我又摔了个狗吃屎。

  “它还没死,中了我那剑后它应该是魂飞魄散,你看它的躯体和头颅还在。”年轻小哥紧握着剑凝重的看着恶鬼。

  “桀桀桀”恶鬼果然还活着,它的身体向前爬着取到自己的头后,将头捧在手心,起身面对着我俩。

  “你先走,看来又得费一番力气了,靠”小哥轻呼一声,只见恶鬼将它手中的头颅甩出,尖爪朝着小哥胸膛抓去。

  “一剑斩魔”小哥紧闭双眼,在恶鬼靠近两米时将手中剑挥出,一股剑气直接将恶鬼身影劈散。

  “不好”小哥似乎想到什么,回头向我看来。

  只见恶鬼的头颅已然凝聚新的身体,原来它用了障眼法,不费吹灰之力它便追上了我。之后我两眼一黑,失去了知觉。

佳思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