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统阴阳之你的床上有鬼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黄泉路

  “张……若……尘,张……若……尘”迷迷糊糊中,我听见有人喊我名字,我突然想到恶鬼和小哥的事,猛然瞪大了眼睛,看到却使我头皮发麻,浑身颤抖:

  天空朦朦胧胧,像是黑色、灰色亦或者说是黄色。没有太阳和月亮。

  “我去,原来传说里的都是真的啊。”我看到一座由铜墙铁壁铸造的巨大的城门,上面刻着鬼门关三个字,“哎呦我去,难不成我已经remake了?”

  “张……若……尘”

  “谁?谁在叫我?”既来之,则安之。我沿着发出声音的方向走去,是鬼门关内发出的。沿着鬼门关一步一步走着,周围都是些迷离的鬼魂,他们似乎浑浑噩噩的四处乱转。

  “不是说地府有鬼差吗?怎么秩序还是这么混乱啊?”怀着巨大的疑惑,我入了鬼门关,有诗云:“鬼门有关口,入关进鬼城,入了鬼门关,难保全身还。”

  鬼门关之后便是八百里黄泉,喊我名字的声音似乎是从黄泉路的尽头传来,据传,八百里黄泉路两旁全是彼岸花,彼岸花花开不见叶,叶生不见花。

  可我却发现,黄泉路两旁没有了彼岸花,有的只是焦黑的土壤和残根败叶.似乎这里之前经历了一场大火,将所有的一切全部焚毁。

  就在我快要走到黄泉路的尽头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铃声,就像寺庙中随风而响的铃铛声一样。

  在听到这阵铃声后,周围迷离游荡的鬼魂似乎是被操纵了一般,不断地朝我所在的地方围过来,无数鬼魂迷迷糊糊的伸开手想要抓住我。

  “马德,老子今天怎么这么点背。”我暗叫不好,不知如何突围出去。

  “跟我走!”

  就在我不知如何突围的时候,离我最近的一个鬼魂突然低声叫我跟他走,我没有太多思考就跟了上去,我难道还有其他选择吗?

  眼见我准备逃跑了,铃铛声突然变得急促,面前的鬼魂也越加暴躁,带路鬼似乎听到了急促的铃铛声,它开始拽着我就往前跑。

  大量鬼魂挡在前面用利爪妄图将我们留下,“怎么办,哥们?”我有点担心带路鬼应付不了。

  “硬闯”带路鬼没有一丝废话,继续拉着我的手径直朝前面的鬼魂撞去,凡是被带路鬼撞到的鬼魂都像是撞到了一块烙铁一样,身上发出呲呲的声音。

  不一会儿,我们便冲出了层层包围圈,我定睛一看,原来我们又返回到了鬼门关。

  “后面还有一群追兵,怎么办呀?”我看着后面追兵的阵势,似乎是不抓住我们誓不罢休。

  “地道,下去。”带路鬼指着前面,貌似是让我先走。

  “哥们,上次让我先走的那个让我来到了这里,你不会让我直接魂飞魄散吧。”我嘴上调侃着,身体却诚实的钻了进去。

  “哥们,你快点来哦”

  “废话!”带路鬼嘴里念念有词,似乎是要放什么大招。

  我钻进地道后,沿着地道一直往前走,接连转了五六个弯后,脚下突然一空:

  “海公牛”

  这个弯道后竟然有一个深洞,我一直向下掉了足足十秒有余。

  “嘭”屁股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幸好不是我真实的肉体,不然我估计会摔成肉泥。

  “我靠,什么情况……什么情况?”我情绪瞬间激动起来,因为映入眼帘的是一模一样的鬼门关,“什么情况?”

  在我正惊叹的时候,“嘭”带路鬼也跳了下来,不过他落地的姿势比较帅,没有像我一样人仰马翻。

  我立马问他“这是什么地方?”

  “鬼门关”

  “我知道是鬼门关,但为什么上面也有一个鬼门关?”

  带路鬼没有跟我废话,径直朝着鬼门关走去。

  “喂喂喂,我问你话呢?”

  突然一股猛烈地罡风刮起,带路鬼慌忙跪倒在地,“启禀神君,人已安全带到。”

  罡风刮完,一黑一白映入我眼帘,白衣服帽子上写着“一见生财”,黑衣服帽子上写着“天下太平”,传说中的黑白无常,我瞪大了眼睛。

  “拜……拜见七爷八爷”我畏畏缩缩的作揖道。

  “免礼”黑无常绷着一张脸,长相凶悍。

  “甭行礼了,有人要见你。”白无常尖锐的声音和长长的舌头使气氛越加诡异。“跟我们走一趟吧,你退下”白无常招了招手。

  带路鬼瞬间消失不见,此时黑无常也抓住我的脖子,同白无常一起施法离开。

  一眨眼功夫,我们便来到了一处宅子,周围有着若干守卫,宅子周围还有若干棵树,似乎是按某种阵法排列。

  “张师,人我们哥俩给你带来了,答应我哥俩的事别忘了。”黑白无常将我扔在宅子外面喊了一声便消失不见。

  一股强大的吸力把我从宅子外吸进了一间房子里,看样式这间应该是书房。书桌后面有个背影。

  “你有三个问题可以问我,我可以选择是否回答你”背影发出了苍老的声音,应该是个老头子。

  “找我什么事?”自从白无常说有人要见我之后我心中就有深深的疑问。

  “你是一把锁,只有你可以关闭一切乱象。”老头回答了却像没回答一样让人摸不着头脑。

  “为什么有两个鬼门关?”这也是我所关注的问题,明明之前已经走过了鬼门关,结果在这里再次见到了鬼门关。

  “酆都大帝消失了,地府各派系斗争不断,一场阴谋之后地府破碎,阴阳乱序,有些人看不过去,就建造了这个小地府暂时用于调和阴阳。”老头似乎有些感慨。

  “我……我死了吗?”虽然极度不甘心,但还是想再确认一次。

  “按照人类生理学来说,一般人这种状态一般是死了,但你不一样,我有能力把你送回去,不过……”老头停顿了一下,面露难色说。

  “需要我做什么吗?”我也不傻,听出了老头的话外音,他应该是要我为他做些什么。

  “你若回去必将陷入更大的险境,从此你的生活将不再安宁,你便再也无法独善其身,因为还有好多好多事需要你去做。”

  老头好像在担心我?“我还没活够呢,再说枯燥乏味的生活我早就过腻了,我早就想像小说主角一样拯救世界!”没细想老头的话,我的脑海中已经充满了拯救世界,走向人生巅峰的画面。

  “罢了,这也是你的命吧!”老头一挥手,我的眼前闪过无数画面,最后实在忍受不住晕了过去……

佳思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