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死了,能别来打扰我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九章 因为后来发现,伤心也没用

  “江清辞!江清辞!”

  老屋后,戴康叫了江清辞两声。

  奇怪,刚才好像听到有脚步,怎么没看到人呢?

  “清辞呢?”王梅也绕到老屋后面。

  屋里没人,但江清辞的书包还在,而且碗筷也是新洗好的。

  王梅觉得自己儿子在故意躲着她。

  戴康摇摇头。

  “没看到。”

  王梅眼眶微红,她今天去了沐城二中门口等着自己儿子。

  却一直没有等到。

  索性就直接到枫叶村。

  早上张茂才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并没有跟她说江清辞翻墙离校这件事。

  张茂才对于王梅的印象并不好。

  高一的时候他就是江清辞的班主任。

  那时候张茂才通过曹建德的老爸了解到江清辞的家庭环境。

  当时他去拜访过王梅跟江峰。

  结果得出一个结论——这两人愧为人母、人父。

  “怎么办呢?”王梅带着哭腔。

  戴康看了一眼那栋高楼。

  “里面好像有人,要不要进去问问?”

  王梅抹了一下眼泪。

  这栋楼她自然知道,建在枫叶村很多年了。

  一直以来都没人住。

  今天楼下那道铁门被打开,应该是这户人家搬了过来。

  王梅走过去铁门面前,虽然门是开着的,但她还是敲了敲门。

  从里面走出一个女孩,王梅先是一惊。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长得这么漂亮的女孩,一双干净的眼眸,如雨后的蓝天般。

  让人看了就会忍不住生出一股怜惜。

  “你...你好,请问你有看到一个男孩吗?年纪大概跟你差不多,他是我儿子。”

  王梅说道。

  许柚可微微抿起红唇。

  “..没..没有...”

  她本来就有点怕生,说话容易结巴,而且很少撒谎。

  现在当着两个人的面撒谎,更加结巴了。

  “麻烦你回忆一下好不好,他对我真的很重要!”

  王梅带着哭腔,往前走了两步。

  许柚可连忙倒退两步,结结巴巴道;

  “没有....真的...真的没有看到....没有....”

  戴康急忙拉住王梅。

  “不好意思,我爱人心里着急,我们去别的地方再找找吧,这个村不大。”

  王梅意识到自己吓到许柚可,带着歉意道:

  “不好意思。”

  “没...没关系...”许柚可绷着一张小脸道。

  等王梅跟戴康走后。

  她将铁门关上。

  回头看着一直站在大厅偷听的江清辞。

  “走了.....”

  江清辞点点头,他脸色并不好看。

  江清辞心里冷笑。

  何必呢?

  何必现在过来假装一副关心自己的样子。

  假惺惺的关心他不需要。

  迟到的亲情他更不需要。

  江清辞看向女孩,他笑了笑。

  “谢谢。”

  “不...不客气...”

  许柚可说道,她顿了顿,深吸一口气。

  “从....从四楼天台可以看到他们走了没有....”

  这里是枫叶村最高的一栋楼。

  可以看清整个枫叶村的情况。

  “我们...去看看....当然了,你不喜欢也可以不去....”

  社恐又有点憨憨的女孩声音越来越小。

  江清辞是她十七年来说话最多的陌生人。

  男孩点点头。

  “好!谢谢!”

  许柚可脸上浮现出一抹浅浅的微笑,右边脸上还有一个浅浅的小梨涡,可以装得下让人微醺的佳酿。

  爬楼梯的时候,许柚可走在前面,江清辞走在后面。

  许柚可白色的裙摆缓缓摇动,江清辞连忙低下头看楼梯。

  人家女孩刚帮了自己,不能占别人便宜。

  楼梯很新,似乎有人打扫过。

  客厅的家具也都是新的。

  江清辞没想到这栋楼的主人居然是新来的转校生。

  “...到...到了...”

  许柚可说道。

  江清辞点点头,他想了想。

  “我有个小建议。”

  “什么?”许柚可问道。

  “就是下次你穿裙子的时候,最好让男士走在前面。”

  女孩脸上浮现出一抹羞红,其实她刚才走到一半就发现了这个问题。

  不过她偷偷回头看到的时候。

  发现江清辞眼睛一直在看着楼梯。

  “噢.....”

  打开通往天台的铁门。

  当江清辞看到天台的布置时,顿时一愣,这确定是天台而不是某个城市公园?

  水泥地上铺着柔软的草皮,分不清种类的花将四周摆满,中间是一个夏威夷风的棚子,还有一个英伦风的秋千。

  就在江清辞犹豫要不要脱鞋的时候。

  许柚可朝他招招手。

  “过来这里!”

  江清辞点点头,一起跟许柚可趴在一边的围墙上。

  从天台看下去,可以看得清整个枫叶村。

  房屋坐落、大街小巷看得一清二楚。

  西边是一片枫叶林,枫叶郁郁葱葱,到了秋天会是火红色的一片。

  “在那里...”许柚可伸出小手指指了指楼下的王梅跟戴康。

  他们正挨家挨户地找江清辞。

  枫叶村现在满打满算五户人家。

  算上新来的邻居许柚可确实是五户。

  其他三户住在东边,都是空巢老人,平时跟江清辞很少有往来。

  爷爷去世后,就几乎没有往来了。

  江清辞看着王梅寻找自己的身影,他转过身,靠着栏杆坐下,神情淡漠。

  “..你..你也不喜欢爸爸妈妈吗?”

  许柚可问道。

  她现在没有一开始那么紧张。

  “也?”江清辞看了她一眼。

  许柚可也靠着围墙坐下,双手抱住裙子往前捋。

  围墙铺满塑胶,有刺激穴位的小刺。

  女孩低着小脑袋,眼眸有说不出的黯淡。

  “嗯...我也不喜欢爸爸,还有阿姨...”

  江清辞听明白了,或者说他再清楚不过这种感觉。

  他笑了笑。

  “看来我们有个共同点。”

  许柚可看向他,眨眨眼。

  江清辞解释道:

  “那个男的是我后爸,当然,我也有一个后妈。”

  “...噢...对不起,让你想起不好的事情...”许柚可说道。

  江清辞摇摇头。

  “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习惯了就好了。”

  只见许柚可嘟着小脸,眼睛看着自己的方头小皮鞋。

  “看出你还没习惯。”江清辞说道。

  许柚可嗯了一声。

  “...我不想他们离婚的....但是我阻止不了...”

  江清辞将后脑勺靠在身后的塑胶上。

  用于按摩的小刺刺扎着头皮,竟然有种说不出的舒服。

  “我也阻止不了,这种事怎么可能让一个小孩子阻止呢?他们离婚的时候压根没有想过你。”

  江清辞想起自己八岁的时候。

  那时候他能做到的只有--哭。

  小孩子便是这样,哭着要玩具,哭着要零食,哭着不让自己的父母离婚。

  可是那时候,江清辞就已经知道,哭,是没用的。

  许柚可偏过脑袋,看着这位好人同学。

  “你当时伤心吗?”

  江清辞点点头。

  “伤心。”

  说不伤心是假的。

  “不过后来就不伤心了。”

  “...为什么?”许柚可不解道。

  江清辞脸上浮现出一抹无奈的笑。

  “因为后来发现,伤心也没用。”

  “...嗯...”许柚可点点头。

  江清辞看了一眼新同学,笑了笑。

  “刚才你为什么说要救我的?”

  他想到刚才许柚可紧绷着小脸下楼梯的样子。

  许柚可抿着红唇,小声道:

  “因为..我也有相同经历...当时我爸爸离婚后,也曾这样找过我,但是我不想见他....”

  江清辞点点头。

  虽然原因不同,但经历差不多。

  风吹过,江清辞能闻得到女孩身上淡淡的洗发水的味道。

  两人默默地靠着围墙坐着,不知道过了多久。

  江清辞才缓缓起身。

  “我看看他们走了没?”

  许柚可也起身,两人双手扒着围墙。

  半蹲着,露出半个脑袋。

  动作出奇一致。

  许柚可指了指那辆白色本田。

  “还在....”

  江清辞皱着眉头。

  怎么还不走?

  这是要赖在自己家吗?

  “...怎么办?”许柚可问道。

  江清辞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这栋楼只有一个门,而且刚好对着老屋的后窗。

  “我翻墙从后面出去,然后找曹建德....就是今天那个自来熟的小矮子留宿一晚。”

  许柚可知道曹建德。

  她提醒道:

  “..可是围墙很高,家里没有梯子....”

  江清辞进来的时候也看到了,踩着椅子肯定是够不到的。

  许柚可犹豫了一下。

  “...要不...你今晚就在这里...你你你..你不要误会,这里房间很多,你可以睡别的房间...”

  江清辞想了想,这倒是个办法。

  而且出去找曹建德的话,估计曹建德老爸会联系老张。

  自己万一被老张带到王梅那里怎么办。

  “好,谢谢。”

  江清辞也不扭捏。

  “咕噜咕噜....”

  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

  江清辞看着许柚可。

  女孩脸颊浮现出一抹迷人的红晕,她捂着自己的小肚子。

  “..有点....有点饿了....”

章于戈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