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死了,能别来打扰我吗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章 虽然只是短暂的朋友

  江清辞一愣。

  其实他也有点饿了。

  “点外卖吗?”江清辞问道。

  他打算点个外卖,作为报答许柚可同学的收留之情。

  许柚可摇摇头。

  “不点。”

  “为什么?”江清辞问道。

  “外卖都是调料包。”许柚可郑重其事道。

  她小脸写满认真,对于她来说,吃饭可是天大的事情,马虎不得!

  江清辞想想也是。

  “那家里有菜吗?”

  许柚可点点头。

  “..有..有的,管家给我买了...不过我不会做饭...”

  “那管家呢?”

  “被我赶跑了。”许柚可说道。

  江清辞:“....为什么?”

  许柚可低下小脑袋,腮帮子微微鼓起。

  “她是爸爸派过来监视我的。”

  原来是这样,这就是有钱人家的烦恼吗?

  江清辞起身道:

  “那行吧,今晚这顿饭我做。”

  许柚可眼睛一亮,露出一个憨憨的笑容。

  “真的吗?”

  江清辞点点头。

  “真的,先去看看管家给你买了什么吧。”

  两人下楼后,江清辞打开一楼的冰箱。

  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这个应该是燕窝,那个应该是在电视上才看到过的灵芝,这个似乎是鱼翅...

  关键是这么宝贵的食材都放在冰箱里。

  他回头看向许柚可。

  “请问..有亲民一点的食材吗?我怕的手艺玷污了这些食材。”

  许柚可红着小脸,她指了指最下面。

  “最下面的格子应该有。”

  江清辞打开最下面的格子,有鸡蛋、青菜、肉。

  他笑道;

  “就用这个了,你有什么忌口的吗?”

  许柚可摇摇头。

  “...没有,我很好养的。”

  这是什么话?

  江清辞眯眼笑了笑,他更加确定眼前这个女孩就是一个小憨憨。

  “行吧,去客厅等着吧,别进厨房了,油烟重。”

  “噢...”许柚可老老实实地走出厨房,不给江清辞添乱。

  厨房里,江清辞捋起袖子。

  淘米、洗菜、切肉。

  这些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

  客厅里,许柚可偷偷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脸上浮现出一抹若隐若现的笑容。

  江清辞跟其他人似乎不太一样,从小到大,她一直生活在赞美声中。

  那些所谓的朋友都是带着目的成为她朋友的。

  许柚可很反感,但是江清辞,他似乎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世而对她区别对待。

  饭菜的香味很快弥散在客厅里。

  许柚可看着厨房的影子有些呆,片刻后,意识到自己看了对方许久的许柚可低下脑袋,不再去看江清辞,脸颊微微泛红。

  不知道过了多久。

  “差不多可以吃了。”江清辞说道。

  “我来盛饭!”

  许柚可自告奋勇,主要是她觉得自己一个人就这么看着不太好。

  江清辞倒也没有什么意见。

  很快,桌子上摆着煎鸡蛋、炒青菜、酱油炒肉、肉片汤。

  许柚可眨了眨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江清辞。

  “这些都是你自己做的吗?”

  “难不成你还看到别人帮我?”江清辞反问。

  许柚可憨憨笑了笑。

  “是哦....”

  江清辞做的都是家常菜,他原以为像许柚可这种大小姐会只吃一点。

  结果没想到许柚可真的跟她说的那样,吃得津津有味,她没有骗江清辞,许柚可确实很好养。

  性格一点也不像娇贵的大小姐。

  吃过饭后,江清辞顺手把碗洗了。

  到了四楼,见到自己屋子的灯还亮着。

  王梅跟戴康都在屋里,江清辞一声不吭地下楼。

  此时此刻,在老屋里。

  王梅坐在江清辞的卧室,她看着墙皮脱落的墙壁。

  吱呀摇晃的木床,老旧的家具。

  跟戴小勇的房间比起来,江清辞这个卧室可以用简陋来形容。

  以前她怎么就没去注意呢?

  江清辞从来没有跟她提起过想要住好一点的房子,从来没有。

  他都是那么听话。

  房间里没有空调,沐城的夏天温度一直很高。

  王梅看着放在墙角的一台老风扇,忍不住落泪。

  “他可能出去住了,我们也回去吧。”戴康说道。

  “我不回去!要回你回!”王梅带着哭腔道。

  “我要在这里等我儿子回来!”

  戴康长出一口气。

  “小勇也是你儿子!”

  “我知道!”王梅厉声道,“可是你看到这个卧室了吗?清辞住的房间就是这个条件!我们小勇呢?他的卧室都是精心装修过的!”

  “清辞...他连一台空调都没有....”

  戴康默不作声,他承认,他确实对江清辞不好。

  而且,自己妻子之前对江清辞的态度,也是受了他的影响。

  王梅咬牙道;

  “我就住在这里!等着他回来,他书包还在这里,肯定会回来的!”

  戴康不好再说什么。

  “行吧,我先出去给你打包一份吃的。”

  戴康离开后,王梅坐在江清辞卧室里发呆。

  她想到了今天早上的电话,眼泪再也止不住。

  江清辞,他说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

  .....

  入夜,江清辞第四次从四楼下来。

  王梅还在他的卧室。

  这让他有点心烦意乱。

  “...这是你的被子跟枕头...”许柚可说道。

  她穿着一身粉色的草莓熊睡衣,粉色的小拖鞋,头发湿漉漉的,小脸粉扑扑的,应该是刚洗完澡。

  江清辞则在王梅来之前就已经洗完澡了。

  “谢谢。”江清辞接过许柚可的杯子跟枕头。

  被子枕头传来淡淡的香味。

  江清辞微微愣了愣。

  “这是..你的被子枕头?”

  许柚可点点头。

  “..嗯...我的...”

  “那你呢?”

  现在是初夏,但到了夜间温度又会下降。

  昼夜温差让人很容易感冒。

  “...我...我盖自己的衣服就行。”许柚可说道。

  “这不像话,你拿着。”江清辞吧被子枕头还了回去。

  “我将就一晚就行。”他走回客厅的沙发。

  虽然其他房间都空着,但只有两个房间有床,而且是挨在一起的。

  其中一个便是许柚可的卧室,另外一个应该就是那位管家的。

  而且都在三楼,江清辞觉得自己睡三楼不合适。

  “...不..不行!你会着凉的。”许柚可坚持道。

  “听我的!”江清辞颇为霸道。

  “...噢..那好吧。”许柚可将小脸埋进被子里,有些沮丧。

  江清辞有些直男道:

  “为什么我觉得你有点沮丧?”

  许柚可支支吾吾的。

  “因为...我觉得你没把我当朋友...”

  不是,我们啥时候成朋友了?顶多了就是同学,有一饭之恩的同学。

  不过,江清辞还是说道:

  “我们就是朋友啊!”

  许柚可眼眸微微一亮。

  “真的吗?”

  江清辞笑了笑。

  “真的,就是朋友。”

  女孩眼眸似乎有着小星星,布林布林的。

  虽然只是短暂的朋友,男孩心说。

章于戈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