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魔婿小心眼,苟得妖女跺脚喊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56章 不服气,一顿收拾

  王浩皱着眉头,仿佛是自言自语道:“确实诡异,难不成有什么存在,相中这个位置,在这里修炼?”

  宗立瑞顿时吓得一个哆嗦,心道:卧——槽——不会吧?

  “宗少,这样吧,还需要麻烦你,派人买半袋糯米,搞三斤黑狗血,两根超半米长黑驴蹄子,记着一定不能少于半米,三斤硫磺,外加五卷保鲜膜过来。还有几种草药,我发你手机上。”王浩看过一些风水道士小说,反正都是那一套,胡乱说一些就行。

  宗立瑞可能也是看过小说或者影视作品,面色肃然,赶紧打电话,派人去办。

  “趁这个时间,宗少,你先去好好洗个澡,洗干净点,一会儿好在你身上涂药画符。”

  宗立瑞吓坏了,根本不敢怠慢,也不敢怀疑,赶紧去洗。

  王浩则躺在床上玩手机游戏。

  大爷的,这个澡,宗立瑞洗了一个多小时,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那是洗了又洗,搓了又搓,连肥皂的用上。

  等宗立瑞洗刷的差不多,穿好衣服,吹干头发,手下人准备东西,也准备的差不多。

  就差马春雨那三百毫升鲜血。

  王浩决定先给宗立瑞按摩一下,让他感受到一点好处,一会儿折腾他的时候,他才会坚信不疑。

  等宗立瑞舒服的直哼哼,浑身大汗淋漓的时候,门外传来敲门声,马春雨的血终于到达。

  “宗少,你先在这里躺一会儿,消消汗。我运功恢复一下体力,刚才内力消耗过度。

  不过,我需要提前跟你说一声。

  待会治疗的时候,如果邪气反击猛烈,那我就需要运功与邪气搏斗,这时候可能会比较疼。

  你可一定要忍住,你忍耐的越久,治疗效果越好。”王浩气喘吁吁,脸色蜡白,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宗立瑞立刻表态道:“你放心吧。王浩,那啥,本少不能让你白受累,你给我发个账号,本少立刻让人给你转五万块奖金。”

  王浩心中呸了一声,堂堂宗少,才五万块,真他娘大方。不过,看在钱的份上,一会儿老子让你少疼五秒钟。

  “多谢宗少。我先去运功,恢复一下内力。”王浩一边说着,一边拿出手机,立刻把银行账号发给宗立瑞,然后走出卧室。

  宗立瑞一愣,心说:卧——槽——这家伙还真是实在人呐,本少就是客气客气,你TM都不知道推脱一下吗?五万块呢,本少自己潇洒不爽吗?

  王浩走出门,看着那三个手下鄙视的眼神,心道:咦?这三个家伙看上去很不爽?看来,老子要求宗少准备材料,倒是让这几个家伙跟着忙东忙西,几乎忙成傻狗。此刻他们心里肯定正在骂老子吧。嘿嘿,这不是送上门了吗?

  “那个啥,你们三个将糯米粉碎,嗯,最好用破壁料理机打碎,加入黑狗血,硫磺搅拌好,备用。记住不能太稀也不能太稠,要有粘性,跟胶水一样就可以。可以适量加水。”王浩不怀好意的吩咐着。

  果然,他们一个个站那里冷笑,一动不动。

  这三个手下,身手还不错,平日里都是跟随宗立瑞,十分神气。这几天听说王浩这个大怨种,绿头龟突然变得很能打,还得到黄总赏识,提拔成助理。这令他们心里十分不屑。

  如今,王浩这个大冤种竟然开始明目张胆的命令他们做事,这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王浩一看就明白他们的想法,笑道:“呵呵,你们三个小比崽子,这是看不起老子?没关系,老子可以理解。不过,老子最近特别喜欢打架,你们既然不服气,那还等什么?来吧?你们是一个一个来,还是一起上?”

  三个人看看宗立瑞所在的卧室,停顿五秒钟,发现宗立瑞没出声阻止。

  这就说明,宗少已经默认。

  王浩也马上明白过来,看来宗立瑞也想试试老子的身手啊,心道:宗立瑞,你大爷的,一会儿老子让你痛苦指数升级,痛苦时间加长十五秒。

  一个五大三粗的彪型大汉冷哼一声道:“哼!就你?瘦猴子一样,也配我们一起上?我……”

  “少废话,老子赶时间,来吧。”王浩毫不客气的打断大汉。

  “槽——”大汉疯了一样冲上来。

  啪——

  “去你大爷的!”

  扑通——

  大汉只觉得眼前一花,竟然被王浩一巴掌打翻在地,一张口,两颗后槽牙带着血沫子吐出来。

  开玩笑,没有修成一阶魔象之前,王浩就能一巴掌打掉张杰一颗门牙。现在修成一阶魔象,实力增长三倍,一个彪形大汉,算个屁!

  剩下两个家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不敢动。他们不傻,彪形大汉的实力摆在那里。没想到在王浩面前,连一招都不敌。

  “呵呵,你们两个想怎么样?想打就一起上,不想打,就赶紧去干活,别墨迹。”王浩冷笑道。

  听到彪形大汉没过一招就惨败,宗立瑞顿时明白,王浩不仅医术高明,他的功夫,确实名不虚传。

  测试到这里已经足够。

  “你们两个是不是不想活了?王浩说的话,就是我的话。一切都按照王浩说的做,别墨迹。”宗立瑞赶紧说道。

  剩下那两个手下如释重负,他们擦擦脑门子上的汗,赶紧说道:“浩哥,对不住,是我们不自量力。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们吧。”

  啪,啪——

  王浩毫不客气,上去就是两个大嘴巴子,不过用力适中,没有掉牙,也没有摔倒。

  宗立瑞听到动静,心中一阵无语。

  王浩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呵,这两个嘴巴子,算是小小惩戒。做错事,就要认罚。你们如果不服气,没关系,我王浩随时欢迎你们来挑战。”

  两个手下苦哈哈捂着脸,一个劲点头道:“不敢,不敢。”

  “那就赶紧干活!”

  两个倒霉蛋手忙脚乱的准备东西。

  “还有你,躺地上装死吗?一巴掌而已,死不了的。滚起来,干活。”

  可怜那彪形大汉满嘴流血,头晕目眩,却不得不赶紧爬起来忙活。

  “一群渣渣,打个架都打的不过瘾。就你们这臭水平,也配贴身保护宗少?我呸!”

  王浩说完,憋着笑,眼神十分凌厉,就盯着三个倒霉蛋看。

  可怜那三个手下,此刻面面相觑,战战兢兢,羞愤欲死,一言不发。

  他们一个个在心里不停地嘀咕着:没天理啊,王浩这混蛋简直就是个恶魔。哪有打爆人家,还一直盯着人家看的?杀人又诛心吗?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强大、诡异、神秘的?

  王浩如猫戏老鼠一般,一直盯着他们,看了二十多秒,这才拿起那个装着马春雨鲜血的血袋走进客房。

昆仑长生酒 · 作家说

这次感冒真的好厉害,我竟然睡了两天三夜!除了吃饭,喝水,上厕所,就是睡觉,昏昏沉沉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