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后我成了配角的白月光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19末世养人鱼(十)

  数枪落在女人身上,使她微微后退了一步。

  易桢的头与脖子几乎只有一丝皮肉的连接,诡异地耷拉在肩上,粘稠的血液流了满身。

  迟因不断射击女人的同一个部位,才终于见了血。但那不是女人的弱点,她的力量似乎毫无损耗,只是低头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然后是类似孩童笑声的抽泣。

  迟因咬紧牙关,看了易桢摇摇欲坠的尸体一眼:“你们快走!我殿后。”

  易葡就在此时意味不明的笑了。

  迟因和班比诺同时转头,看到她的身后,皆是瞳孔一缩:“易葡!”

  那是一个高出易葡一个头的男人,头部和双臂都不是人类的样子,闪着金属的寒光。

  而下一秒,想象中的易葡被袭击却并没有发生,男人的双臂和头部都渐渐回归人类。

  那颗脑袋上的毛乱糟糟地翘起来,嘴角勾着一尘不变的弧度。

  他指了指重新挂回脖子上的耳机,吹了声欠揍的口哨:“护颈。”

  易葡抬起双手,指间黑色的卡牌笼上一层金色的光圈,上面绘着几个简单的图案,依稀能够辨认出绵羊的形态。

  她笑起来,那双一向平静的眸子染上易桢贯有的傲气,与他更加相像起来。

  “这算是,回答你咯。”

  ###

  “快!这边!”

  易桢跑在最前面,灵活地在小道间穿梭:“越小的地方她越进不来,抓紧!”

  太阳一点点沉下去,坠入地底。

  小巷里年久失修的电灯失去供电,忽明忽暗地闪烁了几下,然后归为黑暗。

  “雾变大了。今晚怎么没有月亮。”易葡渐渐体力不支,勉强跟在队尾,“我现在向后看已经看不见她了,她是没跟上吗?还是……”

  紧紧跟随的怪物消失,变成未知的恐惧。

  “月亮……”迟因猛得瞪大双眼,用力拉住前方的易桢,“都停下!”

  两三人宽的小巷,墙中伸出来的树枝在黑夜变成怪异的影子,像一只只纤长的手臂在热切地为迷路之人引路。

  沙沙沙。

  四个迥异的影子缓缓抬起头。

  巷子两边的店铺与人家大约三人高,而此时,就在距离易桢两步远的屋顶,一双手搭在上面,其上面容被雾笼罩。

  巨大的雾中身影向下低了一点头,把正好遮挡住的月亮露出来。

  那张姣好的容颜就在月亮下,纯黑的长发披散,从屋顶上垂落下来,有一些像是被生硬地拽下,牵连下一片血淋淋的头皮。

  那张脸扯出一个大弧度的微笑,一张面皮轻飘飘地飘落下来。

  内里的脸严重腐烂,有几处凝成脏污的血块,一只眼睛被挖空,爬满蠕虫。

  蠕虫扭动了一下,顺着她的面颊向下爬。

  女人感受到了蠕虫的爬动,愤怒地尖啸起来,巨大的声浪使他们的耳朵开始渗血。

  女人的脸整个探出来,出现在巷子顶,脖子拉得很长,几乎要横跨三人宽的小巷。

  她的脸一点点伸下来,要去够那张飘落在地上的脸皮。

  毫无疑问,一旦她贴回那张面皮,她就会扼杀巷子里的其余四人。

  哗啦。

  几步外的卷帘门被用力拉开,一张陌生的面孔探出来,焦急地喊:“快进来!快!”

  嘭。

  卷帘门从内关上,一个中年女人快速贴上一张符纸,口中念念有词。

  呼。

  有人吹亮了一盏油灯。

  迟因五人借着油灯昏暗的光亮环顾四周。

一友白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