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后我成了配角的白月光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20末世养人鱼(十一)

  迟因五人借着油灯的光亮环顾四周。

  这里看起来像一个杂物店,空间不大,已经容纳了五六个人。

  老人与新人拉开一条泾渭分明的距离,拯救又怀疑。

  举着油灯的男人率先开口:“普通人?”

  似乎是看到长相特别的班比诺,他又改口道:“哦……异能者吧?什么异能?”

  几个老人凑近了一些,只有一个年轻人漠不关心地倚靠在远处的柜子上,样貌与身形因为远离油灯而看不真切。

  没有人回答,他们警惕地互相试探。

  “再僵持下去也没有必要,我们毕竟同为异能者,战线一致,没什么好隐瞒的。”

  可以让时间停滞的男人率先出声打破僵局:“我的异能是调整时间。也就是说,停滞、倒流与未来。同时可以控制一部分人在时间改变时不受影响。”

  “没错。”贴符纸的女人深深看了看黄色的符纸,才转头走近几步,“这位……”

  “叫我陈识就好。”

  “哦,陈先生。陈先生说的对,我们没有恶意,我们应该合作。为表诚意,我们也会告诉你们我们的异能。”

  女人摊开手,手里是被紧攒到变形的一沓符纸,“我叫赵司义,我的祖辈都是干这个的,也不算异能,只能说把符的能力放大了。我刚刚贴的符纸可以一段时间内保证怪物不发现我们——即使怪物太过强大而发现我们,攻破这道门的难度也会提高。”

  为他们开门的是一对双胞胎,长相异域,金发碧眼:“嗨,我是佐伊,这是我哥,乔。我们是澳大利亚混血。我妈……”

  男人估计举灯举累了,轻轻敲了一下佐伊的后脑勺:“说重点。”

  “哦……我的异能是留声机。可以选定附近的一个目标打开留声机,不管是超低音量还是心声,我都能录到哦!另外,我可以把听完后用不着的话语组织成武器,这需要我哥的……”

  “我会说话。”佐伊的后脑勺又受了一敲,委屈地闭嘴缩到一边保护自己的脑袋了。

  “乔。”略高一点的男人朝他们点了点头,“我能掌控水。一般情况下,我会让水悬浮起来,组织成镜子——佐伊可以把录下的带有恶意的——例如‘死’这样的字眼收集下来,但不能攻击实体,需要攻击他们的虚像。”

  “不能用镜子?”

  “可以,但敌人会躲避镜子。我控制水的速度很快,会比他们跑得快。”

  易桢了然地点点头:“明白了。易桢。异能是变成电锯人。在异变的时候,我的身体坚硬且身体素质大幅提升,没有什么东西割不开来。同理,也几乎没有东西可以伤害到我。我比较适合近身快攻。”

  “攻击型啊!好帅!”佐伊崇拜地又靠近几步。

  “易葡,他妹妹。”易葡冷漠地拖着易桢向后退了几步,“我的异能是‘替罪羊’。”

  易葡的异能太过新奇,连远处一直一言不发的男人都看了过来。

  “玩过‘森林进化论’这款桌游吗?里面有很多技能卡牌,我本来想直接一盒抱走,但被阻止了。所以我就选择了这个。它在赌局的能力是替选定的人去死。一天可以使用三次。”

  “我靠!保命符啊!”

  所有人的眼神发起光,热切地含满了希望。

  似乎集结了那么多异能强大的人,他们就能成功结束一切了。

  “张易,该你了。”

  举着油灯的男人突然被cue,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的异能很鸡肋,没什么用……”

  他把油灯搁在地上,灯在一片黑暗中闪烁着明明灭灭的橙黄火苗,他的神色却使场景并不显得诡谲,而是温柔到了极点。

  他缓缓打开一个画着小兔子图案的布袋子,浓烈的温情在那张五官平庸、饱经风霜的脸上,顺着不平的褐黄色沟壑一点点漫开。

  “这个袋子能装下所有东西:武器、食物、水……可以简单看作一个带着不占重量的异空间,需要了可以随时取出。”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这个普通男人在末世来临时选择了一个这样的物品,得到了一个如果没有强有力攻击性队友保护就活不下去的异能。

  但不管怎么说,这对现在这个有多种攻击异能的小队来说,是一个有用的道具。

  迟因平淡地点点头,示意班比诺把两车物资亮出来:“既然如此,就先把这些填进去吧。”

  所有人都惊诧地看向他。

  这个清瘦白皙、相貌好看到雌雄莫辨的青年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就把大量在现今世界里最珍贵的食水等物资交与一群陌生的初识者。

  这样的人,或许是愚蠢而过于相信同类;或许是对自己与自己的团队有极大的自信。

  他显然是后者。

  “喻冥,‘控制灵魂的猎手’。”青年上前一步,一米八的身高站在易桢身边并不凸显,此时却展露出强大的压迫感,又带着娴熟轻快的游刃有余,不至于让同伴感到窒息。

  他歪了歪头,忽略了张易伸过来的手:“啊哈,看来我是这里唯一拥有称号的异能者吗?那真是可惜,因为我在找一个叫做‘异端魔术师’的人,你们见过他吗?”

  “喻冥?”声音从张易背后的黑暗中传来。

  男人悄无声息地走近了人群,样貌一点点在光亮下变得清晰。

  棕色卷发剪短了一些,露出深邃的眉弓部分与含笑的金棕色眼睛。

  他笑起来,两颗尖尖的犬牙若隐若现:“好久不见。”

  猜对了。

  迟因是一个合格的扮演者。

  她眨了眨那双乌黑的眼睛,眼中的喜悦与朦胧雾气交织:“好久不见,人民警察。”

  对方摇了摇头,向她伸出一只戴着洁白手套的手,俊美的脸庞在光影上攀上一丝迁就的无奈:“重新认识一下——牧祁,‘异端魔术师’。也是这支队伍的主攻与队长。”

  “很高兴认识你,我的搭档。”

  烛火不安稳地摇曳,在几张美丽的脸上绘出晚霞之色,分不清诡谲与温馨。

  纯白的手套落在灰暗的地上,修长的五指光裸,与对面的人用力交握。

一友白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