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越了,然后是养女灭神的废神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2章,废神

  在前面的柳素月突然停下脚步,梅良伈疑惑着询问怎么了,并尝试点击那个发着光的“神赐”二字。

  但她也什么都没说,只是握紧了手上的长剑,继续朝前走去。

  路程不长,一会儿后就来到了白塔前,站在一边的金发女生注意到了她,脸上露出讥讽的表情,声音大了些故意说道。

  “有些人就是不愿意接受现实,跑来送死,还不如早点去做个普通人,免得以后不明不白死在哪只魔兽嘴里。”

  柳素月无视着对方的话语,来到了那几个白袍人前递出一张写着“学生”二字的卡片。

  “这是我的通行卡。”

  一位白袍人接过,在手臂上轻扫过,机械的声音响起。

  “械二城第一高中,特殊一班,柳素月,通行次数:0”

  白袍人用和机械差不多的声音说道:“违背规则私自进入,已经将信息上报。”

  柳素月清楚系统者的决定是改不了的,也没有多说什么,后面的金发女生注意到这边发出了刺耳的笑声。

  “哈哈哈,模考前还被抓到私自进入异空间”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被白袍人统一的注视卡住了,冷哼一声后也不再多言。

  “还有我身后……”柳素月转身指向本该在自己身后的梅良伈,刚想说明情况,却发现对方已经消失不见了。

  白袍人注意到了她的动作,以为她是对金发女生的指控,于是也完善了刚刚未说完的话。

  “违背规则打断通入过程,我们也会将信息上报。”

  引得金发女生看向柳素月的眼神中多了些仇恨,柳素月也没去理会她,只是沉默着走进了塔内。

  塔内的空间不大,只有几根白色的柱子和中间的圆形旋涡门,走进旋涡门后,就来到了一处同样的地点。

  区别是头顶多了个悬挂着的巨大银表,看见银表没有走动,柳素月松了口气的同时也疑惑起梅良伈去哪了。

  不过毕竟只是萍水相逢的关系,也就不再多想,将手上的剑收回,没有剑鞘只能别在腰边,走上了回家的路。

  而此时,飘在她头顶的梅良伈面色沉重,一是这小姑娘一眼能看到脚,贫乏的身躯难怪前面抱着感觉不到多少重量,另一个就是自己好像,似乎,大概成为她的专属神明了。

  “谢素月,女,18岁,能力:灭神神格(封印中),已神赐:废神。”

  脑中简洁的界面平静地就在那里,在自己选择“神赐”后,再也没有其他变化。

  “嘶,原来,废神不是外号吗……”

  梅良伈尝试再次鉴定自己,也依然是能选中,但没有任何其他反应,除了自己能飘起来,其他人看不见外,也没有获得什么特殊能力。

  在进行了某派气功,结印,吟唱,和柳素月无声通话等等一系列实验后,梅良伈确定了自己的现状,大概是鬼吧。

  但那个“神赐”按照字面理解,自己也不该是成为鬼一样的东西吧,无声绝望的叹着气,然后就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前飘去,直到回到柳素月身后。

  “好吧,还是个人缚灵。”

  梅良伈一直秉承着,既然目前能想到的办法都无法解决现状,那就接受吧,于是放开疑惑,开始观察起这座熟悉又奇怪的城市。

  现在正是太阳当头,熟悉的高耸楼房反着光,路边的店铺种类齐全并且整齐排列,走动的人群穿着清凉,好像比前世还清凉,带着探究的态度梅良伈评价道。

  奇怪的是楼上大荧幕广告里的是“能力增强剂-5”,下面人群中心的“买100一号剂概率送五号剂”标牌,路过的有些穿着和柳素月类似服装的年轻人,身上都多多少少有些刀剑之类的危险物品。

  “那是枪吗?”当目光捕捉到一位身材矮小的可爱少女时,梅良伈还是吃惊了些,在她腰间的两把银色手枪,比她的手要大得多。

  冷兵器和热兵器那可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起码按照梅良伈原先世界的观念来看是这样,不过距离那位可爱少女不远处,几个电影保镖模样的人也让梅良伈的观念还是保留了一些。

  同时另一个有意思的点是,柳素月的回头率挺高的,证明她这幅打扮应该还是很少见的,普通人倒还好,只会因为她披头散发的模样看一眼,在看到服装和腰间的长剑后也就收回了目光。

  那些年轻人则会议论几句,有几个距离稍近的梅良伈也凑上去听了听,得到的信息也有些微妙,他们对柳素月的态度说不上好,有人还说她被诅咒了怎么还没被退学。

  唯有那位可爱少女想着要靠近,但也被那几个保镖挡住了,圆脸上透露的担忧一直放在柳素月身上。

  柳素月也好像习惯了这些,一直微低着头,自己走着自己的路。

  数十分钟后,在经过了数个街道,路边人群街道越来越少,高楼也不复存在,出现在边际的是一条连绵的长线。

  “哦,**”看到那些高墙的瞬间梅良伈就爆了粗口,这让他想起了一些“回忆起了被支配的恐惧”等不太好的东西。

  但柳素月也没再靠近,又拐了几个弯,来到一处基本不见人影的地方,门口保安亭里已经布满灰尘,上面的牌匾也已经生锈,里面的房屋看上去都不算小,似乎曾经是一个别墅区,柳素月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其中一间。

  相比于隔壁的杂草疯长,这间明显有被好好清理的痕迹,

  “我回来了。”

  轻声的话语却没有得到回应,柳素月脱好鞋走进,客厅明显有被经常打扫的痕迹,家具并不多,没有垫子的木沙发,一个小桌台,墙边的电视柜上也没有电视,再就是另一边宽大的餐桌,看上去似乎都是些捡来的残次品,都有些小的损坏,但也都被清洗十分干净。

  上楼来到一个房间内,柳素月拉开衣柜从几件颜色平淡家居服中随手拿下一件,将长剑放在整洁的床边,然后走进了浴室内。

  梅良伈在空中看着并未紧闭的浴室门,陷入了沉思,当然,他不是在思考要不要进去看看,毕竟自己是她的“人缚灵”,是迫不得已只能待在她身边。

  可惜这个理由没有说服自己,毕竟还是能有个大概五米左右的自由距离,现在梅良伈思考的是怎么和柳素月联系上,心灵感应肯定是不行了,自己也触碰不到任何东西,这里也有些奇怪的是并非会穿过对方的触碰不到,而是能看见自己碰到了,也知道无法再往前了,但双方就是没有任何反馈。

  难不成从此之后自己就一直是个没有任何人接触的“鬼魂”,等到未来的某一天碰见那个主人公给他当背后老爷爷,想了想这种又绝望又期待的未来,梅良伈还是选择再试试。

  “我是因为选择了神赐才消失了吗,不过这到底是神赐的原因,还是我的能力原因呢。”正想着,系统上突然出现的文字吸引了他的注意。

  “废神神格:待解锁”

  这样看来,自己应该是猜对了,不过也搞不懂到底是什么原因啊,好歹让我能跟柳素月沟通吧。

  在梅良伈哀嚎时,柳素月擦着头发走了出来,抬头的随意一撇,手上的毛巾掉下。

  梅良伈目光看到地上的毛巾再顺着看上去,首先的就是少女被淡蓝衣服包裹住的,瘦弱贫瘠的身躯,除了露出的纤细白洁四肢外也没有其他可观的地方,再是一头乌黑长发带着些水珠,最吸引他的是少女的脸,薄唇挺鼻丹凤眼,虽然还未长开,但冷清的气质已经初见端倪,美中不足的地方是,额头处有一块不小的圆形疤痕,覆盖了小半个额头,直到边缘停在左眼上。

  注意到梅良伈的视线后,柳素月表情从震惊变得慌张,抬起手带上几缕黑发,挡住了额头。

  “你怎么在这里。”

  冰冷的话语带着些颤抖响起,内含着怒火让梅良伈连忙道:“我可以解释,但你如果不听我解释我就继续消失。”

  话语落下,柳素月神情的警惕没有丝毫降低,但也确实选择了沉默,移动脚步来到床边拿上长剑,过程中梅良伈也没有多说话,等她先处于一个能让自己安静的环境。

  前世的抽象经历让梅良伈清楚,阻止事情继续恶化比急着解释更重要,然后要主动提出能让对方改变注意力的话语。

  “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你有可能不太相信,但也请你明白说这些假话对我没什么好处,我是一位被追杀的神明,并且对你进行了神赐。”

  果不其然,柳素月皱起了眉头,带着怀疑的眼神扫了扫梅良伈,梅良伈也自然地看向她,毕竟是身穿,对自己的外貌还是有些自信的。

  “你是被追杀的,神明?据我所知,所有的神明都有记录,而且互相关系虽然有远近之分,但从来没有听说过追杀的情况。”年轻的少女跟着说出了疑问,虽然话语中还是有些带刺。

  “你也说了,是据你所知,你所知的神明是什么。”梅良伈面色平静的看着她,两眼中的深邃让柳素月也有些拿不准,说起了自己知道的事情,给梅良伈接下来怎么编故事提供素材。

  “随着异空间一同出现的一种特殊种族,全族不超过百人,拥有各自不同的神格,神格等同于异能,但等级都不低于五级。神明拥有一种名为赐福的能力,可以将自己的神格认同其他人,以达到对方实力增长的功能……”

  话还没说完,就听梅良伈冷哼一声,面露讥色:“还真是可笑的说法,将神格认同其他人?我的那些同族们什么时候有这样的好心。”

  很明显这句话说的没错,柳素月的神情也沉默下来,接着道:“也确实有一种说法是,神明的神赐是有代价的,不仅要成为信徒,而且随着实力的增长,也会越发受到神明的控制,不过流传的范围也只在平民和学生中。但无论如何,他们确实帮助了人族,也多次阻止了兽潮爆发和异空间突变。”

  “这座械二城就是机械之神的管辖之一,你如果是被追杀,还来这里?”冷静下来的柳素月结合记忆,梅良伈不会是看到系统者才失踪吧,眼中的警惕又提了起来。

  “我忘记了。”梅良伈理直气壮地说道,刚打算将编好的“失忆”故事说出。

  就见柳素月默默拿起摆在床边的手机,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快的梅良伈连忙上前,柳素月下意识刺出剑,然后,剑没了。

  梅良伈维持着躲避的动作还未恢复,诧异的看着她空空如也的手,柳素月也愣住了,目光呆滞地看着手上。

  片刻后,柳素月丢下手机,朝梅良伈扑倒在地后,手揪着他的衣领喊道:“我的剑呢!还给我!”

  暴怒的喊声中带着慌张,但没等梅良伈开口,柳素月就打开旁边的柜子,从中拿出一把小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语气也变得突然冷静下来。

  “我不管你是神明还是什么东西,把我的剑还给我。”双眼中散发的冰冷让人不会怀疑她能做到什么程度。

  而此时的梅良伈是什么反应呢,他脸上莫名带了些无奈的笑意,当然不是因为年轻少女骑在身上的那种笑,而是怎么自己老是被漂亮女生压着要死要活的,但不清楚他在想什么的柳素月手上重了几分,压住的脖颈上被切开了一道血痕。

  “别,别急,让我试试。”

  在这种时候,梅良伈声音反而更柔和了些,尝试着回忆那种那迫切需要什么的感觉,现在看来应该不是神赐的原因,刚刚突然的出现,加上剑的消失,让他有了些猜想。

  手掌一翻,消失的长剑就原原本本出现在了那里,柳素月也没有收回手上压着的小刀,用另一只手接过仔细看了看,确认无误后才缓缓起身,回到床边坐下,沉默着看向梅良伈。

  梅良伈摸了摸脖子,笑道:“那什么,我说神明会流血你还相信我吗。”

  柳素月没回应,握紧手上的剑警惕地看着他,刚刚的经历后梅良伈是神明的可能性大增,能凭空让物体消失再出现,这种诡异的能力从未听过有人自然觉醒出来过。

  梅良伈也不太在意,捡起刚刚自己倒下时撞倒的椅子坐下,随手拿起一支笔打开笔盖,猛地朝自己喉咙刺去,让柳素月来不及反应,瞳孔猛地放大,但笔也突然消失不见,在脖子伤口上面都留着墨水的痕迹,下一秒,那只笔又再次出现,笔尖抵住那处墨点。

  接下来的动作也让柳素月更加疑惑,只见梅良伈开始转起笔,然后笔消失又不见,不断重复,像一个拿到新玩具的小孩一样。

  “废神神格:**(枷锁一)”

  看着脑中系统出现的语句,梅良伈满意放下笔,扬着笑脸看向柳素月。

  “多谢了,回到刚刚的话题吧,我确实失去了过去的大部分记忆,醒来后就被莫名其妙追杀,然后遇到了你,给了你神赐,中间其他的信息都是我随口编的,毕竟刚见面有点警惕你也能理解吧。”

  柳素月感觉梅良伈不像是在调侃,一时有些跟不上他的脑回路,长久以来良好的习惯让她开始了复盘。

  首先,自己私自去异空间,遇到了一头二阶怒兽,然后顺手救下了一个人,他自称是掉落者,之后因为能逃脱也有他的帮助,于是选择承担一次处分记录,带他出去,但他到白塔就消失了,自己回家洗漱完他又突然出现,还开始扯什么自己是神明,自己的下意识动手被他把剑抢走,不过也还给了自己,为数不多的交流中一大半是谎话。

  年轻的少女还不是很能管住自己的嘴巴,脱口而出:“你是不是有病啊。”

  梅良伈认真思考良久后蹦出一句:“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我的人,不过好像也算第一个,不过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咱俩的处境,我初来乍到加失忆,如果不是遇见你我连那个白塔都出不去,虽然我也不太清楚你是什么原因,但现在应该也过的不怎么样吧,我大胆猜测一下,你要不是想复仇,要不就是想变强证明什么。”

  犀利的话语让柳素月神情一沉,梅良伈伸出手笑道:“所以不如先看看那个神赐是什么?”

有尧雅文文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