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越了,然后是养女灭神的废神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3章,神赐

  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也许是长久以来的压力,也许是迫切需要的能力,柳素月还是没有选择向系统者的发送警报信息。

  换了一身干净的校服后,下楼到客厅,看着躺在沙发上的梅良伈神色有些复杂,但也很快收拾好情绪走上前。

  正在研究自己新能力的梅良伈注意到了她,挪了挪位置,示意她坐过来。

  但柳素月默默坐在了离他远些的小沙发,依然是那副披头散发的模样,遮挡住脸庞。

  “长得挺漂亮的啊,别老挡着吗。”

  梅良伈期待地劝说,但只得到了头发后冰冷的视线,于是只能耸耸肩接着道。

  “我也不清楚其他神明什么称呼,但追杀我的白袍人们好像叫我废神,而当时那群白袍人就在你要带我出去的白塔前站着,所以我就选择了赐福你,隐藏了自己。”

  柳素月没想到他会主动说出,短暂惊讶后还是说道:“从未有过神明会追杀神明的事情,各个神明的称呼也都各不相同,那些白袍人,是机械教的规则信徒,名为系统者,械二城也是属于机械教的教派范围内。”

  “嘶,嗯?教派范围是什么,没有国家吗,我看这城市发展还不错啊。”

  “有重大贡献的神明会拥有专门的神赐点,方便异能者去考核,国家还是有的,只是械二城算不上什么大城市,拥有的异空间也不大小,并且也只会出怒鬼这种很难狩猎的妖兽,所以基本等于机械教自治城市,只需要遵守国家政策,负责治安什么的。”

  柳素月一边回忆着那位坏脾气老师有事没事骂两句神明中的信息,一边整理语句说给梅良伈听,毕竟这些东西她也很少能接触,更多的人都是习以为常了。

  梅良伈也能大概理解这种情况,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教皇确实有几个师呗。

  “那神赐你了解多少,别看我,我虽然确实给了你神赐,但那个你就理解为是我的本能动作。”

  瞅着梅良伈无赖般的摊手,柳素月有些后悔就没让系统者过来把他抓走,但话都说到这了,真把他抓走了,自己也讨不到好就是了,向未知人物传递信息是能定罪的,在别的城市也许会宽容些,但指望系统者他们网开一面,还不如相信明天魔兽全都消失了,想到这的柳素月眼中闪过一丝恨意,也不知是针对谁的。

  “神赐我清楚的也不多,械二城虽然一直有神赐点,但通过考核的并不多,几年来也只有一位,只知道能让被赐福者的异能加强。”柳素月说着,又有些不确定道,“也有听说是附加,神明本身的神格会和对方的异能融合,如果真是这样,并且你真的是神明神赐了我,我的异能应该会有变化。”

  “所以,你的异能是?”

  梅良伈顺着她的说辞问道,却见柳素月好像抿了抿嘴,反问道:“你的神格是什么。”

  “唔……”

  见到梅良伈支支吾吾的反应,让柳素月越发后悔自己的选择。

  “怎么说呢,我给你演示一下吧,方便你理解。”

  说着梅良伈拿起桌上的一叠纸,好像是柳素月复印的试卷,然后就这样放在手上。

  “我觉得这些纸会杀了我。”

  抽象的话语落下,试卷就消失了。

  “我好想要刚刚消失的纸啊。”

  棒读般的语气下,试卷又重新出现。

  做完这两个动作,梅良伈看向柳素月,轻声道:“你要杀了我。”

  话音刚落,原先坐在沙发上的梅良伈就消失不见,在梅良伈的视角里自己正飘在空中,也变成了那种没有触感的状态,下方的柳素月紧张的四处张望着。

  过了一会儿,才重新看见梅良伈的柳素月无比震惊,她是不相信梅良伈说的那几句话有什么用,她震惊的是梅良伈竟然真的能控制物品消失,结合他自己也是如此,有可能还能控制生物,虽说新闻中说已经开发出了拥有类似储物空间的物品,但也从来没有真正的实物出现过。

  而异能虽说种类繁多,但能觉醒的人本就少,所以哪怕到现在也没听过有人的本质异能就有这样的功能,真的有此类功能的大多数都是被神赐过的,梅良伈也不像是这类人,那他真的是神明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大概就是这样,如果我强烈认为对我有害,就会让它消失,是人就是自己消失,想要出现同样强烈需要就行了,虽然还不清楚别人看不看见到我,但应该是不能让没有消失过的东西再出现。”

  柳素月轻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道:“我的异能,是夜视,而且只有二阶,没什么其他特殊的,就是附近越黑我看得越清楚,但我的身体素质还算不错,这也是我还没被强制退学的原因,你也不用加设定了,无论是为了你的追杀,还是我的复仇,我们俩都需要互相配合。”

  “好帅的异能!”梅良伈发自内心的赞叹道,当初自己要是有这个能力,也不至于晚上上错床,引发的多次惨痛经历。

  柳素月愣了一下,也不知道怎么回复他这真诚的称赞,沉默着将视线看向另一边。

  “不过,我真的是要自己强烈认为哦,没骗你的。”

  接着出现的话语让柳素月两眼微眯,忍不住吐槽道:“你是说,你可以让自己认为几张试卷会杀了你?”

  “嗯,真的,至于为什么就算了吧,那个涉及到我为数不多还有的记忆,总得给我留点隐私吧。”梅良伈举起手投降,装作可怜兮兮道。

  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柳素月也不好再追究了,毕竟自己也有很多事梅良伈问起都不会回答。

  “那么,现在,已知我的能力是受到生命危险隐藏物品或者自己,强烈需求便会显现,再加上你的夜视,会出现什么呢。”

  带着这样的疑问,两人开始了研究,然后在这座偏僻的区域,时不时就会响起男人诡异的喘气声。

  天色渐黑,梅良伈叹着气喊道:“为什么,你使用异能,我要跟着消耗啊!”然后一头栽向柳素月,两人躺在沙发上不再动弹。

  但柳素月还是有些女生的矜持,默默给了躺在自己腿上的梅良伈一脚,两人一下午的实验成果就两。

  一,自己现在使用异能,不知为何持续时间变长了,原先只有大概十分钟左右,现在能一次性到半个小时;二,放的越久,梅良伈越累。

  以及,梅良伈肯定不是什么正经人,每次累了都要拼着最后的力气倒在自己身上。

  虽然自己还是有消耗,只是比起以前确实好了很多,伸手将头发移开,汗水沾着它们在脸上也不太舒服。

  但还是,有些失望啊,柳素月轻微地叹了口气,混在脱力的喘息声中,现在倒是能明白为什么,神赐都说需要考核,看来也有相配的原因啊。

  被一脚踹下地的梅良伈仰着头,正看着上面柳素月的脸,有些愣了神。

  许久后,恢复差不多的柳素月站起身,随口问道。

  “你要吃点什么吗,不过也没什么可选的就是了,虽然神赐后变化并不大,但应该也是神格异能不匹配的原因吧,总之,谢谢你了。”

  再怎么说,梅良伈也算是没有怨言的陪着一下午,柳素月清楚那种累到极致后的虚脱,低头时注意到梅良伈眼光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再结合刚刚他能看到的,脸红了红,又有些无语,学校的校服有什么好看的,除了方便运动外一直都被诟病太丑,还要求只要在校异能学生,在外面都只能穿这个。

  “真漂亮啊。”

  直白的话语使得柳素月刚张开的嘴巴闭上,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来到了厨房处用不剩多少材料认真做了顿饭菜,过去自己一直只用做一个人的,也都只是草草煮一煮。

  将饭菜端上桌,已经恢复了些力气的梅良伈也已经爬起走来,坐下后朝柳素月笑道。

  “看着不错啊,哦对了,建议你去照照镜子。”

  柳素月疑问了一瞬,然后马上反应了过来,冲向了洗浴间,在那面镜子里,自己额头上的伤痕已经消失不见,颤抖着伸出手,她现在也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异能会增强了,耳边响起温柔地声音。

  “月月…抱歉啊,没能保护好你……”

  回忆中的女子用手轻摸着自己的脸,声音虚弱,带着歉意和悲伤朝她说着,女孩的哭声与周遭的嘈杂混在一起,没有激起一丝波澜,来往匆忙的白袍人,不断逃跑的人群,远处的恐怖吼叫,带着漫天的火光构成了记忆的画面。

  梅良伈夹起饭菜,满足地吃着,耳边传来女生轻微的哭泣声,看了看自己脑海中系统再次更新的信息。

  “谢素月,女,18岁,能力:灭神神格(一阶待激活:二阶妖核),已神赐:废神(2%)。”

  “可不是什么都没有改变啊。”

  许久后才走出的谢素月脸色十分平静,但眼中还残留的红丝证明刚刚不是梅良伈幻听了,已经将头发扎起的她看上去也更加冷傲。

  “谢谢…”谢素月认真地想要鞠躬道谢,被梅良伈抬手阻止,毕竟只是去了个疤,倒是没想到谢素月会这么郑重,完全不在意的随口问道。

  “不用不用,二阶妖核是什么,能从前面追咱俩的那个什么二阶怒兽身上拿到吗。”

  谢素月虽然也对梅良伈的常识缺少有一定了解了,但没想到连这个都忘记了,不过既然忘记了他又是从哪知道的妖核,坐下后也没发出疑问,开始向梅良伈科普道。

  “确实是可以,但二阶怒兽也很难找到,我也是无意间惊动了那只,而且我们应该也打不过,市场上倒是有卖,你很需要吗。”

  “很便宜吗?”既然系统上没写什么种类啊,品质要求,那能方便就方便吧,毕竟自己的能力好像也确实没什么攻击性,靠谢素月的话,她自己说只是身体素质有正常一阶异能的水准,但没有相对应的强化异能辅助,也很难做到独自狩猎。

  “五万…”

  “我们去宰一只吧。”

  梅良伈马上说道,语气坚定,引得谢素月情绪复杂地看向他。

  “其实如果你真的想要,去黑市找找看,应该也有人卖吧,最近异空间里的二阶怒兽出现的频率高了不少,有不少外城的人都赶来狩猎了。”

  “唔,怎么说呢,如果有的话,我应该能有什么办法让你的异能变一变,你先告诉我妖核,怒兽,异空间都是些什么东西吧。”

  柳素月神色里带了些震惊,还能“应该能有”的吗,有些无语地吃了几口饭,想了想还是问道:“你还记得多少东西,我指的是常识性的那种。”

  “唔,你可以理解为我是来自另一个没有妖兽,异能,神明的世界吗。”

  “大概能懂,有些网络小说会写,什么我重生了,妖兽神明都消失了,这种吗。”

  “呃,差不多。”

  “那你忘记的东西也不少啊,这些一时半会讲不清楚的,明天开学我把在学校的课本,拿回来给你看看。”

  说到这,梅良伈也才想起还没告诉柳素月,自己已经成了她的人缚灵,不过好像也确实没试过现行后还是不是。

  “你等一下。”

  柳素月看着梅良伈突然开始后退,直到出了门再看不见他的身影,正疑惑着,头顶突然传来叹息声。

  “好吧,那什么,我不能离你五米以外来着。”

  “……”

  重新坐下后的梅良伈脸色复杂,但也很快收拾好心情继续说道:“问题不大,我跟着你去学校看看,话说我前面有听你要考试?”

  “嗯,桌上的那些卷子就是老师发的历年模拟卷,我今年高三,还要高考,你应该还记得高考是什么吧。”

  回忆起刚刚那些卷子上陌生的题目,梅良伈估计在这个世界自己的很多常识都不能用了,凭空产生的异能,异空间,神明妖兽等等。

  不过梅良伈也不是什么研究狂魔,对他来说前世已经体验的够多了,重生后想着有了个新东西系统玩玩还挺好,结果就直接被送过来了,新的世界与其说怎么生活,有什么目标,梅良伈更倾向于随波逐流吧,处理一下追杀的原因,再加上个临时找的,帮柳素月完成她想要做的事情,虽然感觉都会是很麻烦的事情……

  没听到他回应的柳素月只能一点点来,回忆着以前某人和自己分享的小说情节,对照到梅良伈身上:“现在是四月份,高考分为普通高考和异能高考,普通高考一般在六月份左右举行,考察的也是基础的理论知识。

  异能高考则是会在七月份,但因为异能高考难度很大,每年也都不确定,去年是考题,前年又是异空间试炼,所以大部分人哪怕觉醒了异能,如果在高考前没能达到三阶,都会选择去参加一次普通高考。”

  “哦,所以你们的那个异能怎么升级,喝药水?”

  “差不多,一般来说公认最快的方法就是神赐。”

  察觉到柳素月若有若无的视线,梅良伈选择看着天花板装死。

  “正常的话是用增强剂,增强剂每个月可以根据异能等级去学校领取,但因为异能的释放和个人的各个方面都挂钩,所以如果只是用通常的增强剂也很难有太大用处,这个是我听学校一位从械一城来的老师讲过,他也是械二城,应该说是全世界为数不多拒绝了神赐的人,也有传闻他就是因为这个才被从一城派到这边的。”

  “除去增强剂外,就是针对的训练,强化类和放出类的不断释放就能积累经验,再通过增强剂,数量达到就可以顺利进阶。”

  “但你是特殊系?”

  “嗯,这也算是我还没被退学的原因之一吧,特殊系很难说异能到底怎么锻炼,有一种说法就是妖核,通过适合的妖核也能直接增强异能,所以也不好判断进阶后会有什么变化,不过妖核毕竟也是很珍贵的东西,一阶还能买来试一试,二阶就很难了。”

  柳素月说着也已经吃好了饭,收拾起碗筷最后说道:“这些其实课本才有算完整的描述,毕竟对于我来说都算常识,描述起来总觉得有些奇怪。”

  想到这柳素月好像记着某人和自己吐槽过,学校上面写的这么详细,感觉都能拿着给穿越者看了,梅良伈这种失忆的神明,好像确实和穿越者没什么区别。

有尧雅文文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