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魔人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7章 论罪价码.5

  五

  维伽特最后一次越过溪流的阻隔,凝视着对岸的百花园。园内炊烟袅袅,烟尘弥漫,百姓忙碌的身影穿梭其中,他们为了生活不停地劳作,一片宁静与祥和,似乎园外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与他们无关。维伽特在想,倘若没有那件丑闻的发生,或许这里无疑是一个完美的世外桃源。然而,现在的问题是,去揭穿真相还有意义吗?村里的人们已经与巴梅一家划清了界限,只留下了几座废弃的茅屋和拆剩的篱笆。人们尽可能地将房子建的远,几乎要挤到果园的外围去了。每当浅蓝色的晨光出现,新建的茅屋就只剩下扭曲的轮廓了。

  在一片桦树林旁的小溪处。老猎户早已来到这里,他跪在地上,双手合十,神情虔诚地向林子祭拜着什么。二人把活的牛羊交给老猎户后,就闲逛了起来。

  “这里就是商队遭遇袭击的地方,”马卡汀指着一处发黑大片干涸血迹,“当时有几匹马在这里喝水,几个商人把货车停在不远处,”他的目光落在地上的血迹上,

  驱魔人俯下身子,看着地上的血迹,皱着眉,开口道:“全死了?。”

  马卡汀说,“是的,而且尸体全不见了。”

  这时,几个在天空下移动的黑点吸引了维伽特的注意。是乌鸦。它们缓缓地围成一圈向下俯冲,随后再四散飞开,快速扇动着翅膀。

  “你感受到了吗?马卡汀”他说,“我觉得鸟群停留在那里不是没有意义的。”

  “是黑魔法,”马卡汀抬起头说,“但也可能是别的什么。我只希望那是一头死鹿?”

  周围开始起风了,原本晴朗的天空变得愈发昏暗。整个桦木林看上去十分的躁动不安。有什么东西,在林间苏醒了。

  老猎户突然大呼道:“吾主,吾主,请原谅我们吧。”他话音未落,一道藤蔓突然从地底飙射而出,在维伽特还未反应之际,就将老猎户连同牛羊掳走了。

  二人面面相觑,眼中满是震惊和不解。

  “快追!”马卡汀大喊一声,率先冲进了桦树林。维伽特紧随其后。

  穿过桦树林,他们便到了一片荒芜的林间空地,植物的根茎和枝干遍布其中,像地狱中魔鬼伸出的触须。乌鸦们被不速之客吓了一跳,四散飞开,只留下一片嘶哑的悲鸣。

  维伽特立刻看到了第一具尸体——那白色羊皮夹克和蓝色裙子在黑色土地上十分显眼。而在另一具尸体旁边,三只瘦弱的狼蹲坐在那里,见到二人出现后,逃走了。老猎户则靠在一个挂有牛头的树上,双眼无神的盯着尸体,身体直打哆嗦。牛羊不见了踪影。

  维伽特抬头仰望,茂密的林间树叶交织在一起,遮挡了天空,不见一丝光亮。他微微皱眉,这片森林比他想象中要更加诡异。

  他看向马卡汀,催促道,“这里交给我,你带老猎户回去。”

  马卡汀犹豫了一下,“你,拿上这个。”他再次将腰间的细剑递给维伽特。

  “不需要。”维伽特微微一笑。

  “可是……”马卡汀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被维伽特打断了。

  “我说过,我有办法。”

  马卡汀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决定相信他。他蹲下身子,将老猎户背在背上,然后向森林外走去。维伽特则独自向森林深处走去。

  林间小路蜿蜒曲折,似乎在刻意避开人的视野。驱魔人沿着这些小路行进,能感受到越发浓厚的黑魔法气息,周围的光线也愈发暗淡。

  行进的过程中,只能听到他脚下踩在枯叶和泥土上的沙沙声。每当风向改变,墨色的林间都会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啸声,声音交织在一起,仿佛在召唤着什么,让人心生厌烦。那段路程其实并不遥远,但给柯温特人的感觉却像是走了一年。

  最终,他停下了。那儿是黑魔法最浓郁的地方。他安静的站在那儿,眼睛中再次燃烧起火焰漩涡,这让他能够看清楚黑暗中的一切。

  随着维伽特的到来,那儿的风停了,落叶也不见了,空气安静的可怕。可这份安宁却没有持续太久,藤蔓刮擦树干的声音,逐渐响起,尽管很微弱,可驱魔人还是听到了。有什么东西在靠近。

  遮盖地面的枯叶开始隆起,随后“唰”的一声飘扬起。维伽特反应迅速,转身格挡,却还是被粗壮的藤蔓抽飞了出去,最终落在了一片沼泽之中。

  维伽特小心翼翼的爬起来。他的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他注视着前方不断从地里拔高涌现的百余根藤曼,摸了摸再一次亮起的心脏,无声的笑了。

  “看来,那支商队只损失几匹马和几个人,显然是一种幸运,”他喃喃道,“聪明的家伙,没吃饱,摆两具尸体,是为了勾引我来,好让你饱餐一顿吗?”

  没人回应他,只有骇人而疯狂的嚎叫声,在暗无天日的林间撕扯着黑暗,令周围的一切为之摇晃。那道声音飘忽不定,升降不一。驱魔人无法确认嚎叫声离此有多远。

  他拖着步子,走出水面,脸上没有任何慌张的神情,反而在兴奋。尽管他的左手已经麻木,不知是否因为刚刚用手抵挡藤蔓抽打的缘故。

  驱魔人本打算利用这短暂的时间,恢复一些体力,然而对方显然并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地面再度震颤,维伽特面色一紧,向后跃去。一只由各种泛黄骨架组成的巨爪,挤压在藤蔓之间,破土而出,其掌心还悬挂着一只巨大鹿首的头骨。爪尖贴着他的胸口,伸向天空。

  “鹿首魔?”维伽特冷笑道。他的身体不知是兴奋还是恐惧,颤抖了起来。“不对!一堆骨头而已。”

  刚一落地,身后就突然传来了一阵冷意。一只类似鳄鱼的藤蔓生物从地底冲出,张开大嘴,露出如匕首般锐利的尖牙,伴随着“咔嚓”一声,咬合在一起,如同石子撞击的声音。维伽特向一旁跃去,再次与危险擦身而过。

  随着他的再度落脚,鹿首骨爪迅速拍下。柯温特人赶忙向后跃去,却被一根细长的藤蔓拽住了脚踝,等到挣脱开来,为时已晚,爪尖划过胸膛与腹部,留下了一道如小腿般粗细的惊人伤口。

  维伽特滚落一旁,喘着粗气,注视着两个大家伙。他的伤口没有血液流出,反而在迅速愈合。

  他露出恶狠狠的笑容,“很好,畜生,就这么做,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好吗。”

  驱魔人眼中的漩涡在加速。恐惧与愤怒会让他体内的那个它苏醒。他将手伸入怀中,掏出了蓝宝石银链。此刻它还在绽放光芒,在黑暗中十分耀眼。

  不知是因为蓝光,还是因为驱魔人的血液,此刻那只巨大的鹿首骨爪迅速腐烂、灼烧并分崩离析,轰然倒塌,散落一地。那只藤曼鳄鱼也栽进了黑泥里。

  维伽特皱着眉,“你在害怕?”他把项链塞进靴子里。下一刻,他的心脏剧烈跳动,那种心悸的感觉尽管他有所准备,还是让他一时间难以接受,“不……不可能,你怎……么……会……啊!”

  维伽特的声音变得低沉而混乱,每一个音节都像是有两个声音在重复。与此同时,林间深处,一个人形黑影扶着树,身体在剧烈颤抖。它挥一挥手,然后天空中便俯冲下大批鸦群,不要命似的撞向了驱魔人。

  溅起的血肉与羽毛,在扬起的尘雾中瞬间被遮掩住了。轰击持续了一会,三只瘦弱的恶狼被吸引了过来,远远的观望着遍地的乌鸦尸体,眼中绽放贪婪的光,却不敢上前。

  当第一轮乌鸦飞过,维伽特的身影在尘雾中浮现了。只不过他的周围却燃起了冒着滚滚黑烟的暗红色火焰。烟与尘埃相互交融,随风扩散。见状,三只狼再度被吓跑了。

  风刮得更猛了。一阵强风将最后一点烟尘吹离了林间,同时拂开了几缕覆盖在柯温特人脸上的黑发。他从火焰中走出,嘴角噙着笑,望了望自己左侧已经干枯到如干尸般的躯体,上面覆盖着黑色的物质,以及薄薄的蓝色鳞片。

  他的握了握因难以弯折而呈鹰爪般的手掌,冷哼一声,毫不在意。他转动着已经彻底化为火焰的双眼,轻而易举的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山神——一只小林精。

  “原来是一只小林精。”黑发恶魔幸灾乐祸地放声大笑着。

  林间再次响起愤怒的咆哮声。维伽特的背后藤曼鳄鱼的身体也开始发生变化。它逐渐与周遭的树木融为一体,最终凝聚成一个人形生物——森精。这个生物脖子上环绕着一圈光滑的叶子,上面分布着如同血管一般的纹路。它的眼睛在黑夜中闪烁着野兽般的红光,令人不寒而栗。

  森精紧盯着维伽特,轻轻一挥手,藤蔓便如被操控般迅速缠绕上驱魔人的身体。这些藤蔓犹如蟒蛇,扭曲着、紧缩着,其上的尖刺不断地刮擦着驱魔人的肌肤。

  维伽特轻而易举的扯断了藤曼。森精紧绷身子,挥舞着巨大的爪子,将要扑向了驱魔人那一刻,后者抬手格挡,一把长约五英尺的黑蓝环首仪刀——伏魔刀,从柯温特人焦黑的左手骨肉中分裂而出。刀身夹杂着地狱中的烈火,一同喷涌而出,点燃了森精的肩膀和脖子。巨大的惯性,也将维伽特撞飞出去,森精也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愤怒的咆哮冲撞断了几根粗壮的树。它在地上扭动着,挣扎起身,控制着所有树枝藤曼扎向维伽特,一时间,整个森林都活了。

  维伽特拔出剑来,昏暗的林间顿时闪烁起骇人的寒光。他轻轻挥舞,那些张牙舞爪的活木纷纷落地,化作了腐烂发臭的大地养分。森精气疯了。它扯下鳄鱼头,狠狠的掷向了维伽特,其尖牙依旧散发着寒芒。

  手起刀落,那颗头如豆腐般被伏魔刀划成了两半。当驱魔人的身影再度出现时,已经朝着躲藏在不远处的小林精冲去。小林精吓坏了,慌忙的遁入黑色林间。与此同时,那只刚刚还凶猛发狂的森精,如泄了气的气球般,迅速枯萎,散架。

  小林精不出百余步,就被维伽特追上了。

  黑暗中,维伽特比对方更加像一个魔物,眼睛里的火,烧的让人难以直视。他步步紧逼,它一退再退。

  “游戏结束了。”维伽特恶狠狠的说。

  可这位山神不会说话,只能拼命摇头。它眼中流着泪水,像是哀求,又或是悲痛。在那一刻,维伽特的心灵仿佛被撕裂,他第一次感觉到莫名的难过,手在颤抖,像是在谴责自己。他试图寻找言语来描述这一刻的心情,但却发现语言在此刻显得如此苍白无力。

  但是这种感觉没有持续太久,他的背后突然传来了某种冰冷的注视。

  他扭过头,看见了一个女孩,她脸色苍白,眼睛猩红,和现在维伽特如出一辙,若非说有什么不同,或许是有无双腿之分。

  眨眼间,对方消失了。随后,林间惊飞了数只鸟儿。

骁北裘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