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魔人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0章 救赎之音.2

  他从梦中醒来,睁开眼。屋外天空晴朗,阳光正好,将空中漂浮着微小的尘埃送进了方形玻璃窗,照进屋内。他偏过头,看见了一个女孩。

  她坐在窗户旁,打理着散发着茉莉清香的秀发。两只眼睛又大又蓝,像是两颗迷人的蓝宝石,正在专注自己纤细的手指。在清晨迷蒙的光线中,女孩肌肤光滑似缎,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她感受到了他那股陌生的注视,转头看向了他。但是眼中却带着浓浓的笑意。

  他不明白她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他坐起身,当看到自己一丝不挂时,他似乎知晓了缘由。他伸出手,从一旁拽过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腹部与大腿。

  “等等……”女孩叫住了他。

  “怎么了?”

  “我还没看够呢。”

  他微微皱眉,没把这句话放心上。

  “你是谁?”

  “金莫娜·安鲁拉维克·邦特斯·叶卡林奇。”

  “不认识。”他摇了摇头。

  她很生气,掐着腰,撅着嘴,娇嗔道,“哼,连罗亚塞希的公主都不认识,你知不知道你犯了什么罪?!”

  “罗亚塞希……你不是出嫁了吗?”他顿了顿,“哦,我记起来了,被一只猪搞砸了。”

  “你,你,可恶!”说完,女孩就摔门而去。

  紧接着,屋外就传来一声责怪的声音:“金莫娜,要矜持,你是贵族,不是市井平民,你这样谁还敢娶你。”

  房门打开,一个又矮又胖的修女走了进来。她赤裸的脚踝踩踏着地板,发出吱呀的响动。

  “维伽特,对吗?”她的声音很温柔,和刚刚的训斥态度截然相反。

  “是的。”他点点头,“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惹那个女孩生气的。希望你不会为此事生气——数落她。”

  “没关系,维伽特,”修女将药瓶放在桌上,“金莫娜的脾气就这样,她必须改。你不必为此而担心。公主就该有公主的矜持模样,不然维利弗泰的王子们怎么敢娶她?就连邋里邋遢的骑士都不一定会惯着她的脾气。”

  柯温特人点点头,然后问道,“那么你是?”

  “哦,天哪,芙席琳娜在上,请原谅我。”修女在面前比划着,然后一脸歉意的看向维伽特,“对不起,我没有介绍我自己,我是茉梅尼,这座神殿的大祭司,也是你的治疗者。你可以称呼我为大祭司,或者直呼我的名字,但不要像修女们一样,喊我妈妈就好了。”

  “好的,额……茉梅尼。”

  “我在,孩子。来,让我看看你的伤势。别,不用下来,你坐着就好,我只需要检查一下你的胸口,以及你的左手。”

  她坐到床边,瞥了一眼柯温特人已经愈合的胸口后,就抓起了他的左手。来回按捏着,敲击着。维伽特这时也注意到自己原本萎缩的肌肉,近乎全部复原了。手指间原本僵硬的地方,现在也好多了。

  “我能不能冒昧的问一下,我是如何来到这里的?”维伽特问。

  “你不记得了吗?”茉梅尼看了一眼对方的眼睛,“是马卡汀伯爵,他把你送来了。”

  “伯爵?他不是一个副指挥官吗?”

  “你在说什么胡话。我知道你跟他关系好,我从他的言行举止里就能判断出,但是你不能随便乱说话。这里还好只有我在,倘若帝国内的人在,你的这句话就该判刑了。因为那是侮辱,蔑视王权职位,懂么?”

  维伽特不动声色的点点头,心里却是莫名的不舒服。

  “真是不可思议,你体内寄生的这个家伙,竟然能让你拥有这般惊人的修复能力。”

  维伽特赶忙收回自己的左手,并眯起眼睛,警惕的看着茉梅尼。

  “哦,别这样,孩子。既然伯爵选择我,就意味着我不会像别人一样,对你们抱有任何偏见。”她起身走向桌子,“我只负责救人,至于他是强盗,还是骑士,我都不在乎。有时候这些东西都不是我们可以随意定判的,是上位者,是王室贵族,懂么?”

  茉梅尼回到床边时,手里已经多出了一个绿色的瓶子,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苦味,像是甘草混杂着少量桉树的味道。维伽特依旧盯着大祭司。

  “其实我认识你的父亲格林。我这么说没错吧,听伯爵说你总是将他的老师称为父亲。而且我还认识阿梅拉那个老头,听说那是你的老师,我不太清楚,但是既然我认识,就说明我知道你到底是什么。”

  维伽特半信半疑的靠了过去。

  “别担心,我既然救活你了,你还需要担心我伤害你吗?我可不会法术。”

  他点点头,将手再度递给了茉梅尼。

  茉梅尼冲着维伽特左手念叨了一句话,不知道是咒语还是祈祷,然后就开始把绿瓶中的药涂抹在了他的肌肤上。

  “听说你被维哈里的人造太阳照伤了。”

  “是,是的。”

  “我就说那个东西不好,一群怪老头总是觉得要做些什么显摆一下。就像是一群会求偶的老狗,你懂么,非要在尾巴上装上孔雀的尾巴。到头来呢,害人害己。听说维利弗泰几乎每年都要花费大笔价钱进行人工降雨,真是苦了百姓。当然,这个东西对你来说还不错,至少你的身体内的那个家伙,应该是决定和你生活在一起了。”

  “什么意思?”

  “意思是,你体内的这个家伙,不再像以前一样,妄图逃离你的身体。”

  “可是我在不久前,还看见他要夺取我的……”

  “它又不是冲你来的,如果我猜得没错,估计是有只妖灵钻到你的身体里了,占了它的地盘。所以他才会勃然大怒。”

  维伽特捂了捂脸,叹息道,“你夸张了,说的就好像我的身体就是天然的容器,恶魔的家园一样。”

  “一点也不夸张。”女祭司从腰间拽出一小包亚麻布绷带,动作十分迅速。“你是我见过最完美的容器,比未经人事的处女还要好。”

  “这……”

  茉梅尼动作娴熟的为他包扎好。

  “我可以离开了吗。”维伽特抬起裹得严实的手臂,冰冰凉凉的,感觉很奇特。

  “不可以。”

  “为什么?”

  “你为你还没痊愈,你知道你来的时候是怎样的吗?半个身子都萎缩到只剩下皮了。身体大部分已经碳化了,但那根本不是烧焦导致的,而是它干的。”

  茉梅尼指了指对方的左手。

  “我的手?”

  “是你体内的恶魔,它就住在你的左手。”

  维伽特再度打量着自己的左手,十分的难以置信。

  “它就在那,小心点,别惹毛了它。知道为什么你会特别消瘦苍白吗?不是那道光导致的,确切说是因为那个所谓的灼耀之盘的照射,让它已经和你成为一体了。现在你只要记住,你现在要供养两个生命,一个是你,一个是大胃王,也就是它。”

  “可是我,没有感觉啊?”

  “当然没有,它又不连着你的神经,你要是整天喂它鸟肝拌水鬼脑,不久后它就要把你身上的肌肉脂肪吸干了。”

  “这么严重?”

  “当然,倘若你喂饱它了,你会比别人更强壮,同理,喂不饱,比别人消瘦的更快。”

  “原来如此。”

  “好了,别再发楞了,赶快穿上衣服。”茉梅尼从床底取出几件衬衫衣裤,“去食堂吃饭,多吃些,试着让自己感觉饱腹。当然,我觉得这得让我付出一个月的存粮,芙席琳娜在上,保佑他吧。”

  说完,茉梅尼就里离开了。

骁北裘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