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魔人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1章 救赎之音.3

  维伽特在这座宁静的神殿里待了不少时日,这对浑浑噩噩流浪近乎一年的他来说,简直不要太惬意。

  在这里,他很自由,芙席琳娜神殿的教条管不住他,所以他总能睡饱之后再去食堂,尽管偶尔会因赶不上饭点而被迫去河里抓鱼吃,但那里的鱼儿特别肥美,他也很喜欢。所以大多数情况下,维伽特总会打着饱嗝,跑到神殿外,顺着那条主路一直走到外围的花园,看看蓝天白云,听听鸟儿歌唱。

  当然,与年轻的女祭司们打招呼也是维伽特最喜欢的事情。这些祭司很年轻,有的还只是小女孩。她们散播种子,喂养鸡群。但无论她们在做些什么,只要维伽特出现在她们的身旁,她们总会笑着向维伽特问好。维伽特很喜欢这样的氛围,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多久没有被这么友善的对待过了。他回想起自己的童年,几乎就是在谩骂与嘲笑中度过的,后来回到凯利德辅后,倒是在老头子、父亲以及父亲学生的关照下,不至于变成一个自卑懦弱的人。但直到一年前,当他鼓起勇气再度下山时,却发现自己依旧没能拜托厌恶人群的心理,所以尽量绕着城镇赶路,这倒是让维伽特吃了不少的苦头。

  女孩们来来往往,手里捧着又厚又重的书籍。这里虽然是信仰芙席琳娜这位丰收与农场女神的神殿,但这里也是真正广为人知、声名卓著的女子学院,几乎所有女子,无论贫富贵贱都可以到此学习。所以这里从不缺少女祭司,她们从四面八方涌来,甚至从极其遥远的地区。在这里她们必须上午听课,下午也要不停读书。她们这么做倒不是为了成就什么功名利禄,而是活着。当她们离开时,去其他神殿担当预言者,成为村庄产婆或医治孩童妇女医师,最不济参加教团,化身流浪传教士,教师或家庭教师。这些都足够让她们混到一口面包吃。而她们要做的,就只是记住所需的知识,足以应付每个随机事件就可以了。

  维伽特最终来到了花园的尽头,转过身,透过掩映在高耸林立的石柱内的女神像,陷入了沉思。实际上,每一个种族中,都有一位独特而神秘的女性,包括矮人的巴巴鲁鲁,精灵的安妮·索菲妮,甚至地狱恶魔中的锈金娜,她们是丰收的象征,是农场和庭院的守护者,更是爱和婚姻的见证人。这些女性在不同的文化和传统中有着不同的名字和形象,但她们的信仰最终都汇集到了一位女神身上——芙席琳娜。

  有位流浪诗人曾写过一本名为《伟大的母神》中就提到过这位女神。她的形象被刻画得温柔而庄重,矗立在古老村庄的神庙中心,她的目光永远注视着信徒们,给予他们力量和希望。每当分娩的女人痛苦地大呼小叫时,她们除了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会献身给那些愚蠢的男人外,她们还会默默祈祷,祈求芙席琳娜的协助。她们相信,只有芙席琳娜才能保佑母子平安,让生命得以延续;每当丰收季节到来时,整个村庄都沉浸在欢乐的氛围中。神庙前,人们跳舞、唱歌,献上最珍贵的祭品,感谢芙席琳娜的恩赐;每当夜幕降临,城镇中的大病初愈人们会围坐在火炉前,讲述着关于芙席琳娜的故事,赞扬芙席琳娜的治愈。

  随着时间的推移,芙席琳娜的信仰逐渐传播并赢得了广泛的认同。这本书在其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她的追随者和资助者遍布整个大陆,他们深信只要芙席琳娜在他们身边,就能带来丰收的喜悦和幸福的恩赐。

  这本书其实在维伽特很小时候就读过,但由于他并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也不知道什么是母爱,所以并不能对这位诗人的描述感同身受。包括现在也是。

  “维伽特。”

  “金……你认识我?”

  “是金莫娜。”

  女孩十分的不高兴,撇过头,不愿意多看一眼柯温特人。

  “我向你道歉。”维伽特微微俯身,行了一个礼。

  “不够!”

  “那你想要什么?”

  “亲我一口。”

  “公主殿下,”维伽特再行礼,“请问我们这儿的公主们都特别的热情奔放,还是说有着逢人便爱的传统?”

  “大胆,你敢这样对一位罗亚塞希的公主说话,你不想活了!”

  “我只是好奇。”

  “坏人!”金莫娜哼了一声,“我们这没有这样的肮脏传统。”

  “那为什么非要我亲你呢?”

  “因为这是你的荣耀,你以后可以拿来炫耀的事。你不知道,只要我离开这座神殿,就会有数不尽的骑士与王子挤破头皮也要……”

  “那为什么不去找他们呢?”维伽特轻声打断了她的话语。

  “你,你敢打断我!”金莫娜有些抓狂,“你懂什么?公主就该爱上牧羊人,懂么,那才是爱情。”

  “那是毒药。”维伽特冷冷道,“再者说我是驱魔人,不是牧羊人。”

  “有区别吗!”

  金莫娜盯着对方的眼睛,深黑色的,里面空空的,连倒影的光也没有。

  “他有一堆羊,可以绵绵叫;我有一身伤,可以让我叫。”

  随后两人对视了好一会。金莫娜率先移开了视线:

  “好,你不愿意也可以,陪我走走。”

  “去哪?哪里都可以,只要不是神殿内就可以。”

  “你不怕我是坏人。”

  金莫娜转过身,笑嘻嘻的做了个鬼脸,“好啊,大坏人,快跟上我。”

  维伽特看着她,心里突然有了股说不清的感觉。

  路上,金莫娜一直在喋喋不休,好像一只欢快的小鸟,蹦蹦跳跳不知疲倦。维伽特也不觉得烦,便跟着他一直走上了一座小山坡。那儿视野很好,可以俯瞰大部分的花园景色。

  “所以你的意思是,那只猪是你的好友?”

  维伽特终于有机会插上话了。

  “是蹦蹦,他有名字。当然,我不否定他是我的朋友,但我也不会肯定他就是我的朋友,我总感觉他接近我也是为了某种目的。”

  女孩熟练的坐靠在了一颗大树旁。看起来她经常到这里来赏景。

  “所以,为什么呢?为什么要搞砸宴会。”

  “我讨厌父亲为我挑选的王子骑士,他们看上去很虚伪,背地里对着我的画像挑三拣四,明面上都要把我夸上天了。我讨厌他们,也讨厌父亲,因为他把我当成了政治联姻的筹码。”

  “所以怎样的人不虚伪?”

  “牧羊人。”

  “能告诉我到底是谁告诉你,与牧羊人在一起就会拥有爱情的吗?”维伽特有些无奈的挠了挠头。

  “我的姐姐。”她的声音软了下来。

  “难怪。”

  “你什么意思,我的姐姐最爱我。”

  “当然,她最爱你。但倘若你知道嫁给王子们你一定会后悔,但是嫁给牧羊人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不知道你还会不会认为她爱你。”

  “你够了!”金莫娜大吼着,站起身子,指着维伽特,“所以这个世界所有人都是坏人吗?”

  “不是,但当你的生活从天上的云朵里掉到满是泥粪的山沟里时,我想你们之间注定有人会变成坏人。毕竟你不是圣母,也不是堕天使,是人。”

  “你!你!你!”

  金莫娜指着维伽特,全身都在颤抖,红着眼睛,落泪了。

  “我恨你。”

  说完,这位公主就跑到另一颗树旁,偷偷的抹起了眼泪。而维伽特则一直盯着不远处的风景,一动不动,但是心里莫名的有些烦躁。

  微风轻抚绿茵地,红日偏向西山。金莫娜最终还是坐回到了维伽特身旁,低着头,小声问道,“那这个世界有爱情吗,你能告诉我什么是爱情吗?”

  “我不知道,但是我曾经在旅途中遇见过一对情人,我想,他们的故事,应该会给你一些启发。”

  维伽特脱口而出,声音也很轻,但是语速很快,像是准备了许久的陈词,在心中念过了无数次。

  “我要听。”

  “好。”

骁北裘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