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魂:凤凰代言人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二章:敌袭

  三人站在路灯的微光下,四周昏暗寂静。如果可以,凡希一定会第一时间带着KZ逃离这里。可他不了解智希尔,不敢轻举妄动。虽然从遇袭到现在都没有一辆车经过,也没有行人在附近,但在马路上开打,无疑会对建筑造成巨大损害,他可不想去办公室里签署赔偿协议。

  “凡希,我们怎么办……”KZ从他身后探出半个脑袋,生气地盯着那个丑陋的黑衣男。

  “别怕,我在这。”凡希的右手藏在口袋里,手心里攥着一丝蓝色决魂的焰气,随时准备爆发。

  “是那枚硬币吗?你尽管使出全力,好让我这个被封印了七年的老骨头活动活动筋骨。”智希尔歪着脑袋远远地喊着,他到底是狂妄还是自信,凡希也分辨不出。

  “是吗……可惜对付你,完全不需。既然你已经从牢里出来了,而救你出来的人还逍遥法外,想必你一定没有再被抓回去的顾虑。可否告诉我,对方是谁?和托你来杀我的人是同一个人吗?”

  “将死之人就少说废话了。”

  凡希晃了晃脑袋,轻声说了句“找死”,猛烈的蓝色焰气瞬间燃起,发出炸裂的声响,刹那间包裹全身。通体闪着蓝光的他手上握着一根光棒,那光棒大约有一米长。

  初次见识过蓝色决魂的KZ被惊得连连后退,再次望向智希尔时,她已拿出一把机械反曲弓,随时支援凡希。

  凡希用另一只手握住光棒,在其上迅速朝着一个方向摩擦,那动作像是将刀剑拔出刀鞘,手中火星四溅,光棒变成了光刀。

  智希尔一反常态,因为与蓝色决魂者交手的次数少之又少,他立马变得警觉起来。黑色的决魂蔓延在身上,刺状的焰气向外迸发着,一股煞人的寒气从他身上溢出,翻涌在地面。

  智希尔很清楚,自己的任务已经失败了,他佯装的自信没能逼迫凡希使用银币力量。若自己无法在凡希的使者状态将他打败,自己无论如何都抢不到那枚银币。命令他袭击凡希的人曾经告诫过,在未经银币主人许可的情况下触碰银币,会有致命的危险。只有在使用状态杀了银币的使用者,才能从他体内剥离银币。

  “果然被将尘(RainDust)猜到了,心理博弈方面,你果然是高手。”

  智希尔忽闪身影,迎面就是一记重拳。凡希手里的光刀幻化成了圆盾,稳稳地接下了这一击。圆盾又变换成了短刀,他一招一式地将智希尔逼退至后。

  智希尔用肘臂抵挡住了每一击,但凡希训练有素的短刀格斗术让他无法完全应接,露出了破绽。凡希借此机会迎面一脚,将智希尔踹出几米远,距离拉开后,那把短刀再次变回长刀,狠狠刺向智希尔的胸口。

  只听“叮”的一声,光刀断成两截,智希尔胸口的黑色血肉迅速组成肉盾,结结实实地防住了凡希的攻击。

  一声轻蔑的嗤笑后,智希尔纵身跳起,立在了路灯之上,“再会了,准备好迎接末日吧。”他突然放开嗓音,疯狂地叫喊道:“凡希!这是来自白衣党将尘的问候!”

  智希尔手中的决魂焰气凝聚在掌心,形成半人高的黑色球体。

  凡希面露恐慌,下意识地念出了“决灵”二字,随后跃身翻滚,抓起地上的头盔扑向KZ。

  高速旋转的黑色决灵被智希尔大力丢出。一道白光后,四周大地震颤,炮弹般的轰响回荡在上空。

  光芒和余波散尽后,地面的巨坑中只留下滚滚浓烟,路灯上的智希尔也已消失不见。坑外的凡希正举着残缺的光盾,另一只手按着KZ脑袋上的头盔,将她再次护在怀中。

  KZ没有发愣,将头盔丢在一旁后,检查着凡希的伤势。

  “我没事……”

  凡希吐出一口鲜血,身上的蓝色决魂已无力维持,连同手上的光盾一并消失。他趴倒在地上,耳边响起KZ渐渐模糊的呼声。

  KZ的唇齿打着寒战,她跪在昏厥的凡希身边,无助又绝望。颤抖的双手在口袋里寻找着手机,明明已经摸到,却怎么也掏不出来。

  一股熟悉的感觉出现在了背后,她没有任何理由、只是全凭直觉,猛然回首。白发男人正站在她身后,面无表情。

  “的卢……”

  的卢轻抚KZ的一只手,那镇定的目光让她不再战栗。注视着的卢抱起凡希后,KZ本能地用颤音说:“你一定要救他……”

  的卢感受着凡希的气息,发现他只是暂时昏了过去,并无生命危险。他回头向KZ问道:“你为什么想救他?”

  KZ犹豫片刻,答道:“他是你的朋友。”

  “不,对你而言,你为什么要救他?”

  “他……他也是我的朋友,是最重要的人。”

  的卢让KZ揪住自己的衣袖,随后说:“我只能带你去茶馆,没法直接去医院。那之后,就全靠你了。”

  在地下室初遇KZ时,的卢就已经在抓住她脖子的那一刻留下印记。KZ的右手中指指甲上留有菱形的乳白色印记,借着这个印记,将特定的人传送到特定的地点,这便是的卢的“空间者”能力。

  再次睁眼时,KZ已经来到了茶馆的地下室,凡希正躺在地上,而的卢已不见踪影。

  ……

  半昏半醒的凡希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那人正和西瓦冷交谈着。

  “没有危险了,只是轻微脑震荡,让他住个一两天就够了。”

  黑色卷发的男人穿着一身白外套,手里拿着一张表,没过一会便离开了病房。

  “凡希!”床边的KZ紧握着凡希的右手,眼里有些泪光。

  看着茶馆里的一行人和自己的队员,凡希傻笑了一声,“刚才那是岩崎岩凯吗……”

  西瓦冷点点头,示意他不要乱动。

  “是他就好。回来以后,见了这么多人,唯独没去拜访他。”

  特米诺看了一眼KZ,随后问道:“是谁送你们回到地下室的?我们挨个问了KZ,可她就是不说。”

  “是……”凡希看向病房门口,“门外有局里的人吗?”

  西瓦冷摇摇头,让他放心。

  放心继续说道:“是的卢。他回来了。抱歉,我担心今后的局面难以应对,便把他叫了过来。”

  西瓦冷终于开口:“你好好休息。KZ已经说了遇袭的具体过程,我会转告给雷佐。”他把房间里的人叫了出来,只留下了KZ。

  “谢谢你……是我不好,让你骑车走小路回家。如果我们开车走大路,就不会在那么偏僻的地方被伏击了。至少,在大路上,离茶馆近。可以及时逃脱,可以……可以……”

  凡希捏了捏KZ沾有泪痕的脸蛋,温柔一笑。

安袖风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