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魂:凤凰代言人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三章:命运之城

  看着凡希再次躺下后,KZ走出病房。门外的阿西耶克正双手抱胸靠着墙,他自愿留下来把守着这里,其余人则早已离去。

  KZ坐到了阿西耶克对面的长椅上,两手平放在膝盖处,问道:“你好像对凡希很感兴趣,为什么?”

  阿西耶克没有及时回答,而是看了她几秒,“……我想看到结局,一个与银币使者有关的结局。为此,我愿意和你们一起冒险。”

  KZ实在受不了这个一板一眼的怪男人,转变了话题,“你认识……”她四下张望着,接着低声道:“你认识的卢吗?”

  阿西耶克没有任何犹豫地给予了肯定的回复:“当然认识,六年前杀害政府高官的通缉犯。不过,他是被陷害的。”

  “这你都清楚?那他为什么他能凭空出现、凭空消失?”

  阿西耶克耸耸肩,答道:“你没听过这个传说?自从世界发生了灾变,这个传说就已遍地流传。世间存在着三种人,‘空间者’、‘时间者’、‘意识者’。的卢,就是‘空间者’。”

  KZ满脸不解,身子朝前凑了凑,“既然他们的存在已经被证实,为什么还是传说?”

  阿西耶克摇头道:“没有人愿意相信这个传闻,而亲眼见识过这些家伙的人也没几个。不过很幸运,你就是其中之一。”

  这一传说最早传自于埃及,那是阿西耶克的故乡。他从小就听说过“三者传说”,但和大多数人一样,至今都未能亲眼目睹“三者”的存在。

  时间者能够操控时间;空间者能够瞬间移动;意识者能够控制思想……KZ的两根拇指在手机屏上“嗒嗒嗒”地戳着,将阿西耶克的话记在了备忘录里。

  走廊另一端传来了局促又杂乱的脚步声,听上去有很多人。雷佐为首的一行人火速赶往凡希的病房,西瓦冷也在其中。

  西瓦冷远远地对KZ说道:“KZ,跟雷佐叔叔打招呼。”

  KZ愣了愣,不知道谁是雷佐,只是冲着人群点了点头,挨个问好。

  “嗯。这就是你女儿?”雷佐看了看西瓦冷,想起了他的妻女,随后笑道:“很可爱嘛。”

  这位魁梧高大的大叔从身边经过时,脸上的笑容已消失不见。他吩咐其他人留在门外,然后和西瓦冷走进病房。

  “凡希小子,辛苦你了。”雷佐径直来到床边,语气郑重道:“事情我都听说了,不过现在又有情况发生。智希尔刚才放话,说要攻下整个左门地区。当务之急是转移你,以防再次遇袭,你可不能有闪失。”

  简短的消息却听得凡希头脑发胀,在废墟上拔地而起的新西都城区还没完全建设好,如今左门又要遭到屠城。他狠狠皱眉,泄了一口气。

  智希尔传入安全局情报处的消息确为属实,但消息的内容很不明确。他扬言说要像七年前一样拿下左门城区,除此之外的有用信息一条都没有。安全局方面也没有取得相关情报,何时攻打、从哪里攻打、规模如何,这些都不为所知。

  凡希猛地抬起头,回忆起了一个重要细节,“智希尔消失前提到过一个人的名字——白衣党将尘。”

  雷佐和西瓦冷对视一番,满脸疑惑,显然是KZ在转述时遗漏了这条信息。

  “赶紧回去调查这个人!我要在第一时间看到他的全部信息!”雷佐一声令下,门外的香缪与盖尤斯便全速赶往安全局。

  “白衣党已不再是传说,我们真正的敌人就要快浮出水面。这段时间里无论发生什么,安全局全员必须团结。有劳各位了。”

  凡希不顾劝阻地拆下了绷带,下床向雷佐行了军礼,“加入安全局,就是为了能够效力。今后,如果世界需要我,我会做出和信田一样的抉择。”

  入职前,凡希每天都投递简历,三番五次地来安全局参加考试。看着面前这个步步成长的毛头小子,雷佐回想起了他曾经竭尽全力想要进去安全局的刻苦身影。

  凡希执意出院,然而他在签署出院协议前并未能如愿见到岩崎岩凯。此时的香缪、盖尤斯、小泽娜,以及情报处的所有成员都在全力调查这个叫“将尘”的人,令人无可奈何的是,国际安全局信息库内并无此人的任何信息。

  ……

  门口依稀可辨的身影正是KZ,夕阳的余晖照在她的半张脸上,神色有些焦虑。她双手插兜沉着脑袋,看样子是坐计程车来的。

  “下午好。”

  这冷不丁的问候逗笑了凡希,他拎着公文包,站在KZ面前,“谁惹你不高兴了?”

  KZ撅着嘴,伸出拳头轻轻锤在他的肚子上,嘟囔道:“谁同意你出院的?”

  “医生啊?不然呢。”

  “你是不是把刀架在他脖子上逼他同意的?”

  “噗——”忍不住发笑后,凡希的脸上挂上了那熟悉的温柔,“不用担心,在家里休养也是可以的。”

  白车穿城而出,挤入了拥堵的高架桥。

  副座上的KZ放平椅背,盯着车顶,“要打仗了吗?看你们今天的样子,事情真的很严重。”

  对于一个“出生”只有五年的姑娘,凡希不想给灌输太多。无论是自己繁杂的工作还是即将到来的战事,他只希望KZ不会介入其中。

  凡希将话题转向的卢,他问道:“你能被的卢带回茶馆,说明他已经对你做了标记。”

  “对啊——”说着,KZ抬起右手,“中指指甲上有个小白点,这就是的卢说的印记。你们不是朋友吗?难道你身上没有印记?”

  凡希摇着头。的卢四年前曾提出过在他身上做印记的建议,能够让他在危急时刻赶到,以便帮助凡希。但这个提议被凡希当场拒绝,理由是不想让任何人为他担忧和冒险。但对于的卢在KZ身上留下印记的做法,凡希在心里是赞同的。自己若是保护不了西瓦冷之女,好歹有个第二人选。

  “他是怎么成为空间者的?”

  “一直都是。成年后他才无意间发觉了这个能力,而且只告诉过我一个人。你也得替他保密,除了茶馆里的人,对谁都不能说,尤其是安全局方面。”凡希的语气听上去很严肃,表情倒是很悠哉。

  KZ很想知道关于这些人的一切,无论是凡希还是的卢,在KZ看来他们都有着属于自己的迷人故事。但KZ并没有开口,就像冷爸爸嘱咐过的那样。比起揭开伤疤,她更希望别人也同自己一样,抛却过往,看向未来。

  “今晚回去陪我在家看电影!必须陪我!”

安袖风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