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魂:凤凰代言人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四章:猫蛇之首

  战前的预警已经传遍全城,智希尔的宣战也已告知别国,这不光是属于拉圭尔的危机,更是全世界的危机。有了西都战役的教训,安全局等方面在迎接战事的准备工作上有了更多经验。可即便行动处的人马派驻在全城各处、全副武装,路上还是会出现市民,他们仍旧一脸安然,对即将到来的灾难漠不关心。

  今天值班的是凡希所在的第三调查组,由于凡希的特殊身份,雷佐没有将他们派遣到远处,而是与安全局隔着一条街的广场上。

  “这些人的胆子比我们还大,都快要打仗了,还在外面溜达。真让人不省心。”小泽娜厌恶地望着那些行人,声音低沉。

  香缪揉了揉她的双马尾,笑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可能他们必须出行,也可能对灾难已经麻木。而我们,只要做好本分以内的事就够了。”

  凡希朝两百米外的另一组调查队员挥了挥手,回想着这些多年未见的老同事的名字。他看着前方,对盖尤斯问道:“你入职多久了?盖尤斯”

  盖尤斯望着天空,傻愣愣地想了想,“大概有四年了。怎么了?”

  “香缪和我是同级生,同一天通过了测试。先不说小泽娜,你和香缪为什么还没发烧?”凡希的话语中带着些玩笑的口气。

  “决魂吗?说实话,我很羡慕你们决魂者。虽说现在人们逐渐产生了抗体,那种降低病变死亡率的药物也被研发出来了,可我还是想继续当个普通人类。万一哪天我发烧了,吃点药扛了过去,变成了决魂者,那就只能接受现实了。”

  凡希拍了拍他的肩头,“成为决魂者不光是对力量的提升。在这个时期,有能力保护好自己和身边的人才是最重要的。做不做普通人,不能完全凭自己的意愿。这是天灾赐给人类的武器,我还是希望你们有能力保护好自己。毕竟……我可不想再失去任何人。”

  安全局的黑色军用车停在了几人面前,乔吉娅从后车厢里钻了出来,来到凡希面前,“事发突然,你们现在赶去一处化工厂,世海副局在那里等你们。这里由我带班。”

  几人面面相觑,翻看着手机里刚刚收到的消息,纷纷上了车。

  凡希走在几人之后,正当他一只脚踏入车厢时,回头向四处张望的乔吉娅低声说道:“的卢回来了。”

  警惕着周围的乔吉娅一瞬间傻了眼,她看着远去的几人,流下了喜悦的泪水。

  遭到袭击的化工厂位于左门南部地区,是一家有政府特察组驻扎在内的重要化工部门。今早闯入的歹徒杀害了车间内所有工人,抢走了大批桶装甲苯。

  这起事件立即被列为特大案件,政府特察组以及安全局都在第一时间派人前往现场,现在只差凡希一人。

  “世海前辈——”凡希等人瞅了瞅世海身边那些不认识的家伙,来到工厂大门处。

  世海向凡希介绍道:“这位是政府特察组一组队长,杨振荣。这位是凡希,之前提到的那位。”

  面前这个梳着三七分背头、带着眼镜、和凡希一样西装革履的男人,正是大名鼎鼎的杨振荣。凡希对他早有耳闻,却未料想到会在这种场合与他碰面。

  两人握手后,杨振荣直奔了主题:“化工厂失窃的是甲苯,我们初步猜测,对方窃取这些甲苯是为了在战事中用制作炸药或其他武器。这是车间内监控拍下的一幕——”他将手里的全息屏幕递给凡希。

  监控画面里的车间流水线正常运作着。突然间,一道紫色椭圆形传送门凭空出现,从中跳出数十个灵藤,在迅速杀害工人后,利索地搬运着装有甲苯的塑料桶,就连履带上正在加装的半成品也一并窃走,从来时的传送门中消失不见。

  派驻在工厂内的政府特察组成员闻讯赶到现场,负责窃取目标的灵藤们早就没了身影,但那道传送门仍留在半空中。

  此时,传送门中走出一个身形修长且高壮的白袍男人,手里举着的微小物体反射着阳光。凡希可以确定,那是一枚硬币状的东西。

  盖尤斯盯着屏幕,向杨振荣发问:“你们的人平时出任务都是这个速度吗……”

  杨振荣对他不理不睬,按下暂停键后,指着那个发光的物体问凡希:“这东西,你很眼熟吧。”凡希的身份和秘密早已被杨振荣得知,没有任何人向他透露,而是靠他自己的调查得来的。

  “这个白衣人的身份可以查证吗?”香缪问道。

  “没有结果。”世海答道。

  监控画面再次播放时,男人攥紧了银币,靛青色的烟状光絮瞬间萦绕全身,在左肩上汇聚成蛇头状,在右肩上汇聚成猫头状,随后两个动物首消失不见,男人看了看双臂,检视着自己的身体,似乎已经完成了变身过程。

  接下来的画面,就是整个特察组被打得落花流水的惨状,男人毫不费力地收拾完这群人后,走出了监控视野。半分钟后,车间办公室的监控再次拍到了他,他在办公室内的桌前驻足,随后立刻走出房间,从来时的传送门离开了现场。传送门紧闭后消失在空中,车间内只剩下机器的轰鸣。

  “安全局隐瞒了你能够使用类似银币的真相,我代表政府特察组,理应控制住你。可你任职的几年间表现出色,没有黑料。不想去特察组大楼坐坐的话,就必须协助我破案,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杨振荣推了推眼镜,语气十分干脆。

  凡希没有生气,只是有些不爽,“你在威胁我?”

  “犯不上威胁,我只是有这个权利罢了。”

  看着昂起脑袋的杨振荣,凡希同意了这个要求,独自跟着特察组成员走进工厂,开始了第二轮调查。

  现场惨不忍睹,工人和特察组成员的尸体并未及时撤走,空气中仍然弥散着血腥的气味。由于对方是凭空出现在工厂内部,没有来时行经,也没有撤退路线,整个袭击过程也干净利索,所以现场保留下来的有用线索,可以说是一个都没有。

  凡希俯身检查着被白袍男人杀害的特察组成员,发现尸体上留下的气息的确和自己变身后的气息相吻合。他又回想起男人离开前曾去过车间办公室,正当他朝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时,身后的杨振荣突然叫住他。

  “办公室里都搜遍了,什么也没少,什么也没多。说来奇怪,那家伙只是去里面转了一圈。”

  凡希想了想,还是决定去里面看一看,“我可以去办公室看看吗?”

  得到许可的他独自来到办公室的门前,刚踏入半步,脑中顿时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那声音异常悠远模糊,却又仿佛就在耳边。

  “不久,你就会与我相同,为我所用。如果不是见过光明,我们本可以习惯黑暗……”

  满脸震惊的凡希回头确认着远处杨振荣等人的反应,他们还和刚才一样,正检查着倒地的尸体。这诡异的回声,似乎只有自己能够听见。

  男人留在此地的音讯已经传入了自己的脑中,办公室已经没有必要再踏入。凡希慢慢踱步走向杨振荣,打算装作无事发生。

  调查并未持续多久,现场一无所获,两方人马很快清理了现场,做完了善后处理,离开了工厂。凡希在下班后在安全局侧门处坐上了特察组的车,在特察组大楼里呆了五个小时,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一对一说给了杨振荣。

  回到家时已是午夜时分,别墅的横拉玻璃门被门内的门帘遮挡住,里面忽闪忽隐的灯光照透了前院,打在凡希脸上。

  “这丫头,怎么还没睡觉?”凡希碎碎念地吐槽着,本打算叩响前院的铁门,最后还是决定自己用钥匙进入。

  他缓缓移开玻璃门,轻轻拉开窗帘,眼前的景象和他料想的一样——KZ正抱着靠枕,坐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电视里的电影仍播放着。

  听到动静的KZ朦胧睁眼,这个一身黑的臭男人终于回来了。

  呼的一声,KZ手里的抱枕砸在了凡希脸上,她激动地站了起来,娇声中带着斥责:“你去哪了!我在安全局门口等了两个小时!你电话也不接,害得我只能打车回茶馆,自己骑车回家!”

  凡希抬着双手准备接住下一个可能扔来的抱枕,满脸尴尬和歉意,“抱歉,我被上级叫去问话了,他们屏蔽了我的手机信号……”

  看着委屈的KZ,凡希走到她面前,“如果有下次,我一定提前通知你。今天真的很抱歉。”

  KZ窝着一肚子气,鼓着腮帮子,狠狠地坐在沙发上,“今天真累人。有家公司找我去面试,让我和其他几个人组成乐队。我配合他们的各——种要求,变换自己的打鼓方式、和声节奏、舞台风格。结果忙了一整天,他们居然让我直接回家,什么答复都没有!气死我了!”

  她倒在了凡希身边,枕着凡希的大腿一脸愁容,“你知道累了一整天后,解开内衣扣子是什么感觉吗?一捆晒了一天的稻草,干干脆脆的,突然被人解开,像水流一样流淌,从一捆稻草变成了一小堆稻草。”

  “呃……你想说什么?”

  “我讨厌内衣这种东西!还是流浪的时候自在,每天身上都很舒服。”

  凡希愣了一会,面前这个怪丫头已经烦躁到了疯言疯语的地步,得想办法说点好话,让她好受一些。

  “看不出来,你还能被星探挖掘呢。说不定对方已经决定把你签约下来了。你是怎么被音乐公司找上的?”

  KZ转过脑袋,看着头顶的凡希,“我在网上上传了很多打鼓的视频,没露脸的那种。我有很多粉丝,他们也经常发表一些建议我出道的评论,没想到真的被人找上门了。”

  这个个性十足的姑娘有了些喜悦的神情,凡希看着枕着大腿的她,也分享了自己今天遇到的人和事,“今天被上级叫去谈话,和你被音乐公司面谈的经历很像。对方也是看中了我的能力。只可惜,对方可不是会给你发工资的音乐公司老板。”

  凡希的笑容很僵硬,由于正低头看着KZ,眼袋明显地变大了许多。KZ见状立马从他腿上坐了起来,收起了那副任性,“你今天一定也很累……”

  凡希拍了拍她的脑门,拎起公文包走上二楼,“早点睡觉吧。别放弃这个好机会。成名之后,苟富贵毋相望。”

  KZ傻傻地问道:“什么意思?”

  “中国的一句古话。”

安袖风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