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溪往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一章 过年

  新媳妇过门要知道婆家过日子的规矩,更要知道婆家过年过节的规矩。今年谷家的日子过得虽然紧巴,没多少钱办置年货,也没杀得起年猪,但谷德升还是想过一个规规矩矩的大年,好让老四媳妇知道家里过年的规矩。在腊月二十三小年早饭桌上,谷德升对全家人说:“按照咱们家的老规矩,从今天开始就算过年了。今年咱们家过个穷年,但规矩不能少,一会儿吃完饭老四到我那屋里把年纸单子打出来,其余的人各回各屋打扫房子。”然后又对大儿媳妇谷佟氏说:“老大家的,老四家的头年来,她有什么不明白的事你多告诉告诉她。”谷佟氏爽快地答应了。

  谷振河拿着笔墨纸砚到东厢房大爷屋里,按照大爷说的把过年所需要买的年货一一写在草纸上,写完又念一遍,谷德升听完后把年纸单子交给谷德有去买。家里的其他人都回屋去打扫房间,谷田氏问谷佟氏:“大嫂,怎么非得今天打扫房子?”谷佟氏回答说:“怕灶王爷说咱们家埋汰。灶王爷今天上天言事,把咱们家大事小情都得向玉皇大帝报告,家里干净埋汰他也说,所以在他走之前咱们得把房子打扫干净。”谷田氏又问:“扫完房子还干什么?”谷佟氏说:“哎呀那要干的可多了!我告诉你一套嗑: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写对子;二十五,扫院土;二十六,烀猪肉;二十七,杀小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装升斗;三十晚上坐一宿;大年初一可街走。”谷田氏问:“二十三怎么糖瓜粘呢?”谷佟氏说:“到晚上你就知道了。”

  晚上天黑后,谷德升到厨房灶王爷灶王奶奶牌位前磕头烧香,然后用糖块抹抹他们画像的嘴,再把画像揭下来在灶坑前烧化,一边烧一边嘴里叨咕:“灶王爷,本性张,骑着马,挎着枪,手提善恶罐,上天见玉皇,好事多多说,坏事少张扬。”同时烧的还有高粱杆扎的梯子、小马和公鸡。谷佟氏告诉谷田氏:“这回你知道了吧!糖瓜粘就是用糖块把灶王爷的嘴粘住。灶王爷要到玉皇大帝那里报告咱们家一年做的好事和坏事,用糖块粘住了他的嘴,他就只说好事不说坏事啦。今天晚上他就要上天,从咱们家走时得从灶坑爬进去,再从烟囱爬出来。梯子、小马和公鸡各有用处,他得用梯子登上天,再骑马到南天门,人家南天门得听见公鸡叫才能开门,他带着公鸡就是为了叫开南天门。”谷田氏说:“这灶王爷上天一趟可真不容易!本来干的就不是什么好活,蹲在灶台上成天烟熏火燎的,还得爬炕洞子,怪不得他的脸那么黑哪。”谷佟氏说:“干啥都不容易,你没听说过有的事比登天还难吗!”谷田氏问:“灶王爷姓张吗?”谷佟氏答:“那我可就不知道了。”

  转眼到了腊月二十八,谷德升和谷德有核计家里过年还差什么东西。谷德有说:“年纸单子上的东西我都办置得差不多了,就差鱼没买。上次我拿着年纸单子到大家沟林家铺子打年纸包的时候看见鱼不太相应,就没要,不行的话我明天再去赶一次集。”谷德升说:“行,明天你再去赶一趟穷棒子集,咱们家过年没有鱼不行。”第二天谷德有到大家沟集市上还真找到了卖鱼的,而且价钱还很便宜。卖鱼的人说:“二十九来赶集的人都是穷棒子,人家有钱的人家早就把年货办置齐了,只有咱们这些没钱的穷棒子才在今天来赶集。穷棒子就得帮穷棒子,这鱼你给我钱我就卖。”谷德升看谷德有买回了鱼,需要买的年货基本上齐了,再加上家有的东西,年嚼骨不差啥了,他的脸上露出了笑模样。

  年三十早上和往年一样早早吃饭,吃的是粳米饭代替大米饭,菜也和往年差不多。吃完早饭后谷佟氏领着两个兄弟媳妇做供菜,她们把白菜帮切成段片几刀放到水缸里,过一会儿白菜帮就支楞出花样,把煮熟的猪肉切成薄薄的片,把粉条泡软乎了,利用扒出的白菜芯,加上早饭留出的鲫鱼,搭配出四个有讲究的菜,再点上花花绿绿的颜色,和荞麦面蒸的小猪头摆在一起,共五个菜,代表五福,这样一桌精美绝伦的供菜就做成了。荞麦面的小猪头是谷德升做的,样子惟妙惟肖,蒸出来后和煮熟的猪头差不多。谷田氏笑着说:“这小猪头真好看,颜色和荞麦面馒头也搭。”谷佟氏说:“好年头这猪头都是真的,先上供再冻起来留到二月二吃,今年咱们家不是没杀猪吗,只好用个假的,馒头也应该是白面的,但不敢用,用白面就是经济犯,这才用的荞面。”

  上午家里男人把祖宗牌位请出来供在谷八奶奶屋北墙前的高桌上,高桌上铺黄表纸,四角各压一串铜钱,牌位上方和两侧分别贴着横批和对联,是谷振河写的,内容和往年一样,牌位前摆放供品和酒盅,供品前摆放一个香炉和一对烛台,香炉里装满高粱,插三柱大香,烛台上各插一只描金盘龙的大红蜡烛,为防倾倒,每个烛台上还各套着一吊铜钱。摆好供桌,谷德有领两个孩子去上坟,家里其他人在院子里搭天地牌位,竖灯笼杆,贴门对、春联、挂钱。等谷德有他们上坟回来,家里马上敞开院门和后院北屋房门,放几个双响子,把供桌上的香烛烧酒点着,算是演示了一遍祖宗回家过年的祭奠。

  下午太阳偏西的时候全家人吃年三十下午饭,这顿饭要尽可能的好,表示一家人在即将过去的一年里的美好和富足,也预示下一年的日子会过得更加美好。全家人欢天喜地,说着吉祥话,尽情享受平时难得吃到的饭菜。老哥仨和大一点的晚辈喝着烧酒,说着一年里的丰收和喜悦,谷德升说了一下家里的收支状况,结论是有盈余。小一点的孩子比赛着喝谷德升酿的黄酒,谷八奶奶劝儿媳妇、孙媳妇也都喝一点,谷佟氏说:“还真不能多喝,饭后还有很多活要忙呢。”

  饭后女人们张罗包年夜饺子。谷佟氏告诉谷田氏,包饺子要捏褶子,不能捏光边的‘和尚头’,要不然来年的日子就过秃了,摆饺子也不能转圈摆,防止以后的日子走‘死门子’。又拿出几枚铜钱包到饺子里,告诉谷田氏:“谁要是吃到铜钱一年都有钱花。”

  谷德升搬出来鞭炮铺送来的鞭炮,仔细查看有没有断线断焾的地方,又拿出来几个瓶瓶罐罐,按照“一硝二磺三木炭”的比例配出火药来,自己做了一些大炮仗编到鞭挂中。谷田氏偷偷问谷佟氏:“大老爷子这是干啥?”谷佟氏回答:“他是害怕放鞭炮的时候断焾,断焾了他心里膈应,另外加入一些大炮仗能放出来十响一咕咚的响声,省着过日子平平淡淡的,一咕咚就是一个好日子。”

  到了外边天上三星升起的时候,谷杨氏到厨房煮接神饺子,谷德升领着大孙子打着灯笼到院外十字路口去接神。爷孙两个人跪地烧纸,嘴里叨咕着:“各位祖宗,跟我们回家过年吧!”烧完纸起身往回走,引领祖宗回家,到家门口时家人早已打开大门,众人一起簇拥着祖宗来到后院北屋供桌上各自就位。家人点上香、蜡烛、烧酒,谷杨氏把刚刚煮好的饺子热气腾腾端到供桌上。谷八奶奶被搀扶着下地给祖宗磕头,然后是谷德升等众人依着辈分给祖宗磕头。谷德升说:“各位祖宗一路辛苦,现在到家了,都好好歇一歇,吃好喝好。”然后又对家人说:“祖宗回家过年,你们都俏没声的,别影响祖宗休息。”

  前院杨大姐家的几个孩子跑到后院来看热闹,谷佟氏对两个妯娌说:“小孩子来行,但得看住大姐夫别让他来,不能让姑爷看见咱们家祖宗,省着以后他和大姐打仗好骂咱们祖宗啦。”谷田氏问:“刚才祖宗路过前院时他不是已经看到了吗?”谷田氏说:“他看到了祖宗人但不知道祖宗名,他要是看到了祖宗牌位上的名,以后就好指名道姓骂咱们祖宗啦。”

  祖宗回家后,谷家老哥仨就在谷八奶奶屋里陪着祖宗,轮流着给祖宗上香倒茶。有小孩子穿着新鞋啪嗒啪嗒跑进屋,谷德升就虎着脸哼一声,吓得小孩子又啪嗒啪嗒跑走了。约摸到了三更天,谷德有到外面看了看天,回屋对大哥说:“大哥,三星快到中天了,准备发纸吧。”谷德升就招呼家人发纸,男人们到屋外准备发纸,女人们烧火煮饺子。

  男人们在屋外挂好鞭炮,在院子中间烧起一堆篝火,把祖宗供桌抬到天地牌位前,分头到院门口、马棚、鸡窝、猪圈、毛楼前烧纸。谷杨氏把先煮好的八个饺子扔进火堆里,男人们就开始燃放鞭炮,噼噼啪啪响声过后,家人们都到天地牌位前磕头。之后家里几个代表抬着供桌到关帝庙去烧香。关帝庙已经有不少人家在等着烧香,大家要等到关家烧完后才能一起进庙烧香。烧完香后大家互相拜年。

  谷佟氏带着两个妯娌在屋里煮饺子。她告诉谷田氏:“等一会儿饺子从锅底浮起来要说起来了,这样咱们家以后的日子就能过起来,看见饺子破了不能说破了,要说挣了。”谷田氏说:“大嫂,咱们家的说道可真多,我在娘家时也有一些说道,可没这么多。”谷佟氏说:“各家有各家的规矩,咱们这些当媳妇的进了哪家门就得随哪家的规矩。咱们家是没有小小子,这要是有小小子还得爬到柜盖上蹦三下,喊‘日子蹦高了!’你快点生个儿子吧!”

  吃饺子前全家拜年,先是谷德升给谷八奶奶磕头问好,然后是谷杨氏给谷八奶奶磕头问好,再然后就是谷德有、谷刘氏给谷八奶奶、谷德升、谷杨氏磕头问好,以此类推,每个人都给比自己辈分大的人磕头问好。轮到谷田氏磕头时,长辈们都给她赏钱,谷八奶奶说:“赏钱只给新媳妇,其他人没有。”全家人开始吃饺子,吃到铜钱的人都兴高采烈,庄子没有吃到铜钱,别人吃完都撂筷了她也不撂筷,吃着吃着哭起来。谷佟氏偷偷对谷田氏说:“你把你吃到的铜钱塞到饺子里端给她,这大过年的可别让她哭,多不吉利。”谷田氏把一枚铜钱偷偷塞进饺子里端给庄子,庄子吃到铜钱后咧嘴笑了。

  初一早晨吃完饭,谷佟氏和谷唐氏来找谷田氏到下沟曲二姑家去拜年。谷佟氏说:“别的人家咱们就不去了,就到老曲二姑家拜个年得了,正月十五你还得到人家去躲灯呢。”她们一起去了曲二姑家。这曲二姑不是谷八奶奶的亲闺女,是谷八奶奶认的干闺女。谷八奶奶的二闺女没出门子就死了,那时曲二姑刚好嫁到下沟曲家,机缘巧合和谷八奶奶认识了。谷八奶奶见她和自己的二闺女长得连像,就对她格外亲,曲二姑也是刚离开自己的亲娘,正是想娘的时候,就认谷八奶奶作干娘。论起年龄来她比张大姑小,比李三姑大,正好顶了二闺女的缺。干娘俩一个村住着,你来我往处得不比亲娘俩差,谷家的其他人也拿她当亲人一样对待。

  谷家三个小妯娌到曲二姑家拜完年回来刚好遇上孙家的秧歌队来拜年。孙家的秧歌队清一色都是自家人,穿着花花绿绿的秧歌服,脚下踩着高跷,手里拿着彩扇,队里包头的、斗丑的、傻公子、大老蒯一应俱全。秧歌队锣鼓喧天在院子里扭了一圈,谷德升给了赏钱后离开了。谷佟氏说:“这办秧歌队的都是村里好不错的人家,一是家里人多角色全,二是家里能买得起服装道具,最主要的是在村子里有面子,到谁家谁家都得给赏钱。”

  谷田氏跟着两个大伯嫂子家里家外跑了一天没干什么活,她心里空落落的,说:“这一天啥也没干!”谷佟氏说:“这几天不能干活,大正月里干活不好。从正月初一到初十,每天都管一样东西,你要是在这天干活就对这样东西不好。一鸡二鸭、猫三狗四、猪五羊六、人七马八、九果十蔬,初一初二干活鸡鸭不下蛋,初三初四干活猫不抓耗子狗不看家,初五初六干活猪羊不长膘,初七干活人愿意长病,初八干活马不拉车,初九初十干活树不结果菜不长叶。这十天里初七最重要,人都不愿意长病,人们怕这一天管不住自己干活就吃面条把自己手脚捆住。初九初十这两天也很重要,人活着不能没有吃的,所以人们就规定这两天也不能干活,特别是不能做针线活,做针线活针就把花芯扎坏了,当然就结不出果长不出叶来。”

  一家人呆到初二晚上,也是到了天上三星升起的时候,谷杨氏开始煮送神饺子。饺子煮熟后端到供桌上,谷德升点燃香烛烧酒,集合全家人给祖宗磕头,待祖宗吃饱喝足后打开屋门、院门,从供桌前烧纸一路烧到大门外接神的地方,如同送别客人一样说着路滑慢走、等过年再回来之类的话送走了祖宗。

  正月初三姑爷可以到老丈人家去了,谷田氏领着女婿回娘家串门。田家热情招待小夫妻俩,由于是新婚第一年回家串新门,老丈母娘怕新姑爷吃饭装假,特意在晚上睡觉前给他加了一顿饭。谷家这边张二姐两口子回到了娘家,杨大姐两口子也来到了后院。大家呆在一起没事就玩了起来,女人们凑在一起欻嘎拉哈,杨大姐夫、谷振洋、张二姐夫、谷振海四个人打起了天九。杨大姐夫愿开玩笑,一边打天九一边和小舅子媳妇说一些没正形的话。谷唐氏说:“大姐夫,你等十五那天的!”四个人打天九一开始赢苞米粒,后来变成赢一分钱的。振洋出牌慢,还总出错牌,谷德升在后面看了几把,把儿子撵下来自己上来打。但今天这个位置太背,他上来打也还是输,他忍着气总算把三十二把牌打完,就把牌一推说:“不玩了,我牙有点疼。”杨大姐夫偷偷对其他几个人说:“老头怕过年输钱,这是输上火啦。”

  转眼到了正月十三,谷刘氏对谷田氏说:“咱们家有规矩,十四、十五、十六这三天新媳妇得出去躲灯,你就去下沟老曲二姑家吧,他们明天来接你。”谷田氏说:“东厢房我大嫂说正月十五躲灯,怎么十四、十六还得躲呀?”谷刘氏说:“十五是躲老公公,十四是躲大爷公公,十六是躲叔公公,都说不躲灯妨公公,你要是就躲十五不躲那两天,人家好挑理啦。”谷田氏说:“那我上下沟我大姨家去躲吧,在她们家也看不到咱们家的灯。”谷刘氏说:“那不行,必须得在婆家亲戚家躲,不能在娘家亲戚家躲。”

  正月十四晚饭后天还没有黑,谷德有对谷振洋说:“老大,你领两个人去上坟送灯,今天预灯你们去就行了,明天正灯我和你们去。”振洋领着振河和作祐去送灯,他们带着一些荞麦面蒸的灯碗、棉花条做的灯芯和半瓶豆油到祖坟地,从辈分最高的祖宗开始,每块坟前点燃一盏灯。第二天更早些时候,谷德有就领着几个子侄辈去送灯,从家里走的时候又带了几个灯碗和一瓶豆油,防备昨天的灯碗被野兽吃了或被人拿走。他们送完灯回到家的时候,家里人正等着他们放花,村子里不少人也来到谷家等着看花。谷德升拿出年前鞭炮铺送来的烟花燃放。之后又撒灯,就是用洋油拌谷秕子一堆堆撒在院里院外人经常活动的地方,然后挨堆点燃。女人们各自回屋端着油灯在犄角旮旯晃耗子眼,一边晃一边念叨:“晃晃耗子眼,一晃瞎一年。”

  接下来是家里人互相打花脸。谷德升领着两个弟弟手沾灯灰先给老娘脸上抹一下,说:“娘啊,祛病去灾!”谷八奶奶也分别给他们抹一下说:“儿啊,祛病去灾!”家里的其他人也都来给谷八奶奶抹花脸,然后大家不分老少都互相抹。谷唐氏对谷佟氏说:“走!咱俩到前院去给大姐夫打花脸,他总跟咱们咧大膘,咱们得好好调理调理他。”二人刮了些锅底灰,用豆油拌上抹在白菜根上,来到前院杨大姐家,对坐在炕沿上的杨大强说:“大姐夫,我们来给你打花脸!”杨大强乐呵呵地说:“好啊!你们先给我打,我再给你们打。”谷佟氏趁他不注意上前把他摁倒,杨大强个子小没多大劲,被谷佟氏死死摁住,谷唐氏趁机拿着白菜根在他脸上一顿划拉,杨大强被抹了一头一脸,眼睛被抹得睁不开。这还不算完,谷唐氏见叔伯大姑姐夫睁不开眼睛,就掏出奶子对着他的脸说:“你平时不总说要吃咂儿吗,今天我就让你吃个够!”说完就向他嘴里泚奶。谷唐氏生完孩子不到一年,正是奶水足的时候,挤出的奶水像射箭一样泚到杨大强嘴里,呛得他直打嗝儿喽,等他缓出气来的时候两个小舅子媳妇早已跑到了屋外。他急眼了,跳下地想追她们,杨大姐在后面喊:“人家好心好意来给你打花脸,还给你奶吃,你急什么眼!”

  谷杨氏和谷刘氏找几个邻居一起去‘跑百病’,她们沿着泉溪在冰面上溜达了一圈,回到家的时候感觉身子确实轻快了不少。

  正月十六是残灯,谷家几个小辈到祖坟地去送灯。这天送灯的人家少多了,他们送完灯往回走的时候没有看见像昨天那样的漫山遍野闪闪灯光。

  灯节过后刘老道挑着土篮子上山,他到各个坟前捡荞面灯碗,捡了满满两土篮子挑回庙里。

  过年的最后一天是二月二,这天是龙抬头的日子,谷振洋早早起来招呼弟弟们撒灰囤。他们用柴火灰在院子里撒了几个大圆圈,中间分别放上五谷和铜钱,代表着粮囤和钱囤,又在粮囤和钱囤外边撒上梯子。谷振洋说:“这就是咱们家今年的粮囤和钱囤,你们看有多高,得踩梯子才能上去!”他们又在院子围墙外撒了一圈灰,说是“撒灰引龙”,把龙请来看家护院,保佑全家平平安安。撒这些东西必须得赶在太阳出来前撒完,要不然就不灵了。早饭全家人吃的是荞麦面饺子,还把过年给祖宗上供用的荞麦面猪头也搬上了桌。今天的饺子是谷田氏抢着煮的,她不太会煮,荞麦面饺子也不抗煮,一些饺子被煮成了片汤。谷八奶奶怕新媳妇难为情,就笑着说:“今天的饺子煮的正好!我听说在咱们山东老家那边二月二得吃龙鳞、龙耳和龙头,今天面片是龙鳞,饺子是龙耳,猪头是龙头,外边还有龙给我们看家护院,我们吃的是龙用的是龙,今年就借着龙气把日子过起来!”全家人听了都笑起来。晚饭后谷八奶奶点燃一炷香,把全家人叫过来挨个熏手、脚、耳、鼻、口,她说:“把百虫都熏跑啦,今年咱们全家人一年百病不生!”

  年后李九子来谷家串门,大家唠嗑的时候谷佟氏想起了灶王爷姓什么的事,她问李九子:“大姨夫,灶王爷姓啥?”李九子说:“灶王爷姓张,叫张奎,灶王奶奶叫高兰英。”谷佟氏又问:“他是怎么当上的灶王爷?”李九子说:“张奎是殷纣王的一员大将,武王伐纣时把他打死了,姜子牙封神时把他封为灶神,专管人间烟火。人们为了灶坑好烧就把他供在厨房里,叫他灶王爷。因为他常年在灶台上呆着,这户人家不管干什么事都瞒不过他,玉皇大帝就另外给他派了一个活,让他记住这户人家所做的事是好事还是坏事,给他两只罐子,分别叫作善罐和恶罐,好事写个纸条放在善罐里,坏事写个纸条放在恶罐里,每年上天汇报一次。有的人家坏事做得多,记坏事的纸条装满了恶罐,玉皇大帝就知道这家人恶罐满盈了。人们为了让他在玉皇大帝面前多说好话少说坏话,就在他上天前给他嘴抹上糖。他在天上向玉皇大帝汇报七天,小年晚上走,大年晚上回来。”谷唐氏在边上问:“那姜子牙给张奎封了灶神,他自己是什么神?”李九子说:“姜子牙啥神都不是,他封了三百六十五位神,忘了给自己封神,等他想起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位置了,只好当个闲神。过年时他没地方呆,就到处查看,借机监视各位神。家家户户过年都要请财神,人们怕他进屋来吓跑财神,知道他当年是拜灯把财神赵公明拜死的,喜欢灯,就在院子里树起灯笼杆,让他在灯笼杆下呆着,”

  谷唐氏又说:“大姨夫那你接着给我们说一说过年的事呗。”李九子说:“好,那我就给你们说一说过年的事。关于过年的来历有这么一个说法,说是很久很久以前天上有十个太阳,照得大地总是白天没黑夜。太阳总在天上照着,人们热得受不了,就想把太阳弄下几个来。他们找到一个叫后羿的神箭手,射下来九个太阳,其中一个太阳没射死落进了东海,被一个龙女救起来。后来这个太阳和龙女结了婚,生下一个叫夕的孩子。夕刚一出生就是个祸害,它长得青面獠牙尖角利爪,专门吃海里的各种生灵。后来太阳和龙女都死了,只剩下夕流落东海。它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坏,不仅吃海里的生灵,还在天黑后出来到村庄里吃人和牲畜。人们实在忍受不了夕的祸害,就请求玉皇大帝派神仙来除掉它,玉皇大帝派来一个叫年的神仙。年非常勇敢,带着玉皇大帝给的两件宝物‘火符’和‘红绫子’就来到人间。腊月三十晚上,夕又从东海出来祸害人,和年遇个正着,年和夕大战到深夜,夕害怕年那红色的绫子和噼啪作响的火符,就跑回了东海。人们听到年胜利的消息,都兴高采烈地从家中出来迎年、拜年,听说夕害怕红绫子和噼噼啪啪的响声,就把红纸裁成红绫子的形状挂在家门口,烧竹子发出噼啪的响声,从那之后夕就再也不敢出来了。人们为了纪念年打败夕,就把腊月三十这天叫年,把三十晚上叫除夕。以后每到这个时候人们就在家门口贴上红纸燃烧竹子,后来在红纸上写上字就变成了现在的对联,把烧竹子改成放鞭炮。这就是过年的来历。”

  “还有一种关于过年的说法是和岳飞火烧白城有关。当年金国老鞑子侵占中原,把汉人每十家编为一“什”,派一个老鞑子来管理。这些老鞑子在这十户人家里横踢马槽,汉人们对他恨之入骨。老鞑子喜欢酒后耍酒疯,强拉十户人家的男女老少陪他到街上跳舞,他醉得走不稳路,跳起舞来离拉歪斜,一边跳一边还调戏女人。汉人为了防止他调戏女人,就穿花花绿绿的衣服让他分不清男女,或者踩高跷高高在上让他没法动手动脚。这种舞蹈传到今天就是扭大秧歌,秧歌队里的傻公子就是老鞑子。老鞑子不仅调戏秧歌队里的女人,还调戏大街上的女人,女人们就把锅底灰抹在脸上扮丑,后来就成了风俗,男人们也在脸上抹起了锅底灰,这就是正月十五打花脸的来历。岳飞抗击老鞑子,追击老鞑子来到白城,老鞑子据城固守。岳飞发现城里的家鸟都是黑色的,就命令手下士兵大量抓黑家鸟,腊月三十晚上把硫磺球绑在家鸟腿上点燃放飞。腊月三十晚上是月黑头,但白城城里的房子都是白色的,放飞的家鸟奔着白亮亮的房子飞回自己的窝,点燃了城里的房子。顿时白城城里火光冲天,变成了真正的白城,岳飞也借此机会收复了白城。汉人为了纪念这场胜利,就把这天定为过年。我们平时说的‘金兀术,过年哭’指的就是这件事。人们恨透了老鞑子,他们越哭我们汉人越高兴,所以过大年的时候汉人都兴高采烈。”

  谷德升问:“那正月十五送灯是怎么回事?”李九子说:“正月十五送灯和你们信佛的人有关。正月十五本来是佛教的燃灯节,这天信佛的人在佛骨舍利前点一盏灯,就是在佛死后火化炼出来的东西前点灯,向佛求福报。后来信佛的人多了,把这个节日传到民间。普通老百姓不知道佛骨舍利是啥东西,以为就是佛的骨头,他们想在佛的骨头前点灯能带来福报,那么在自己先人的骨头前点灯也能带来福报,何况佛的舍利一般人见不着,于是就在正月十五这天晚上到自家先人坟前点一盏灯,这就形成了正月十五上坟送灯的习俗。正月十五这天也自然而然成了民间的一个节日,叫灯节。后来发展到灯节这天不仅要到先人坟前点灯,还要放花给各位先人看。说到这里还有一个正月十五打花脸的说法,就是人们放花不仅引来自家先人回家来观看,同时也引来妖魔鬼怪来观看。妖魔鬼怪看花的同时也看家里的男女老幼,看到喜欢的人就要抓走。人们为了保护家人,就互相抹黑脸扮丑,帮助家人辟邪,这就是正月十五打花脸的另一种说法。但这也带来一个问题,一般家人之间互相抹黑脸没有问题,可要是家里有新媳妇就很不方便,特别是新媳妇和各位公公、大伯子之间,抹吧不好意思,不抹吧不帮家人辟邪说不过去,抹也不是不抹也不是,于是就有人想出来一个办法:让新媳妇出去躲灯,这样就可以避免尴尬。这就是新媳妇躲灯的由来。”

  谷唐氏问:“大姨夫,听你这么说过年是汉人的节令,那满人不过年吗?”李九子说:“满人也过年,满人过年是跟汉人学的。但现在汉人过年有两样东西是跟满人学的,一个是竖灯笼杆,一个是贴挂钱。我刚才说竖灯笼杆是为了让姜子牙过年时有个呆的地方,那是瞎话。实际上竖灯笼杆是从满人的索罗杆变过来的,开始的时候杆上不是挂灯笼,而是挂装粮食的斗。为什么要这样呢?这里有一个故事,说有一年过年老罕王努尔哈赤去给明朝总兵李成梁拜年,李成梁想要害老罕王,多亏了他媳妇李夫人给老罕王通风报信,老罕王骑马逃跑了,在逃跑路上马失前蹄把他摔到悬崖下摔死过去。一群乌鸦落在他身上,乌鸦是吃死人肉的,只往死人身上落,追兵见到这样就以为他死了,便掉头回去了,没想到老罕王又活了过来。满人为了感谢乌鸦救了老罕王,就在过年的时候竖起索罗杆,在上面挂一个装粮食的斗喂乌鸦。后来这索罗杆传到咱们汉人这就越竖越高,不挂装粮食的斗了,改成了挂灯笼,索罗杆就变成了灯笼杆。再有就是门上贴的挂钱,满人叫挂旗,是满人为了表明自家属于哪个旗挂的。满人最开始有四个旗:红、黄、蓝、白旗,后来又增加镶红、镶黄、镶蓝、镶白四旗,过年门上挂什么颜色的旗就表明这家人属于什么旗,而挂几个旗就表明他们家来自于长白山的几道沟。传到汉人这挂旗就变成了挂钱,变成了招财进宝的意思。汉人和满人对过年有些事的说法不一样,规矩也不一样,就是汉人之间的说法规矩也不一样,但不管怎么说都是为了将来的日子越过越好。”

  谷田氏听了姨夫的一番解说,对过年的事明白了不少,她想谷家过年虽然规矩多,过年也比在娘家累,但自己确实多知道了不少事。

山高峰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