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史杂谈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资治通鉴周卷(二)

  非有桀、纣之暴,汤、武之仁,人归之,天命之,君臣之分,当守节伏死而已矣。

  面对这句话,我想到了很多东西。

  司马光的思想还不是非常的顽固。

  在面对,国君无道,百姓水深火热,社会秩序受到严重破坏时,不是抱残守缺守着无道之君不放,而是审时度势,如果有汤,武这样的人君,那弃暗投明也不为过。

  尽管有人对司马光这两句话提出了批判,

  一方面觉得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无法界定到底到没到桀,纣的暴虐程度,那位人君到没到,汤武的水平。

  另一方面还认为,就像子贡说的那样:“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桀,纣真的那么残暴吗?诚然成王败寇,很多是非功过,不好评说,也没有足够的史料去佐证桀纣没那么残暴。

  我觉得这种观点挺奇葩的,仁不仁,暴不暴是靠故纸堆去判断吗?

  读书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明辨是非,看人看事吗?拿史书上记载的仁君,暴君来判断,是非仁,是否暴。这就陷入了本本主义,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仁不仁,暴不暴,自己切身去感受,切身去领会,走出去多看,多读,多观察。

  诚然,走出去感受会有风险,也可以看走眼,但不出去躲在家中,躲在坞堡里,只能保护的了自己一时,要做大事,还是要出去看看。

石州节度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