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拥有了一切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章 藏拙

  徐乐这次是和大哥一起前往皮山路四十一号的。

  原因嘛,徐乐凭着那稚嫩的脸在老板娘那获得了好感。

  大哥不好驳了老板娘的面子。

  于是在老板娘的助力下,大哥同意与徐乐一起去。

  但在快到皮山路四十一号时,大哥要和徐乐分开走。

  因为大哥要先去把货拿过来。

  那些成品玉石大哥不可能随身带着。

  大多商贩都把玉石放在自己放心的地方。

  那里有专人看守,监守自盗?

  这不可能,在这民风淳朴的时候,做这种事无异于毁了自己的生意。

  而且看守的人大多是当地人,一般是不会让外地人看守的。

  所以商贩们很放心把货物放在那里。

  徐乐今天来的挺早。

  这时,商贩们零零散散的还没来起。

  徐乐就先转悠着,边转边看路边的摊子。

  等徐乐转了一圈后大哥也来了。

  徐乐热情的想要帮大哥一起整理货物。

  大哥说:“不用”。

  “这人的防备心也太重了吧。”徐乐心想。

  不过徐乐还是锲而不舍,这可是发挥了他当社畜时纠缠客户的执着精神。

  这时候市场上的人也渐渐多起来了。

  这时,有个皮肤暗沉,脸色发黄的人来到了大哥的摊子前。

  他眼神飘忽,在摊子上挑挑拣拣。

  徐乐直觉这人不对劲,于是多留了个心眼。

  果然,那人趁大哥回头的功夫,手快的将一块玉石滑进了自己的袖子。

  要不是徐乐一直盯着他,也看不到他的小动作。

  那人再装了装样子准备走时,徐乐不动声色的把人拦了下来。

  大哥带有疑惑的看了看徐乐,但并没有说什么。

  因为玉石的贵重性,在这儿的玉石市场都会有几个专门安保的人。

  这是当地人自发的活动。

  这会儿,已经有人注意到了徐乐这儿的不对劲。

  在远处暗暗观察着。

  徐乐笑眯眯的对那人说:“这位顾客,把钱付再走了吧。”

  那人还想狡辩,徐乐把他胳膊猛地一拽,再一甩,一块玉从那人的袖子里掉了出来。

  徐乐眼疾手快的把玉给接住了。

  看来这人是惯犯了,偷的还是品质上乘的一块羊脂玉。

  安保的人见状直接上来,先是对大哥表示了歉意,然后又感谢徐乐。

  “这没什么。”徐乐摆摆手说道。

  年轻版大哥这时候终于愿意搭理徐乐了。

  大哥说:“谢谢。”

  虽然只有两个字,但徐乐开心啊,这不就是迈向成功的第一步嘛。

  ……

  想要让一个陌生人在短时间内对自己去掉防备,装傻是必不可少的。

  徐乐在面对大哥时会不自觉把那股子学生劲流露出来。

  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也是“智慧的低调实践”。

  没办法,重来一世,徐乐必须谨慎再谨慎。

  ……

  今天已经是到这里的第三天了。他们在这里最多超不过两周就要回去。

  因为采购只是第一步,后面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徐乐和许多商贩交涉过后,他了解到皮山路这边的市场更多是以贩卖零散的成品玉石为主。

  只有少部分人在卖玉石原料。

  玉石原料主要还是在巴扎市场那边多一点。

  下午,徐乐和大哥——容左,一起回了旅馆。

  徐乐把人的名称做了升级——容大哥,一路上找到机会就和容左搭话。

  然而容左依旧很冷漠,仿佛下午说谢谢的人不是他一样。

  容左把车停放在了旅馆的门口。

  老板娘见两人一起回来了。朝着容左说了一句XJ话,看见徐乐疑惑的表情。

  老板娘反应过来,朝着徐乐说:“你们两个人还真像对兄弟呢。”

  面对老板娘的说法,徐乐不感答应,容左是什么人?徐乐是什么什么人。

  说到底,还是两人现在的差距太大了。

  没想到容左朝老板淡淡一笑,又说了一句徐乐听不懂的XJ话。

  在容左说完后,老板娘又笑着看了看徐乐。

  显然容左和老板娘是认识的,二人明显很熟悉。

  容左看起来也不像本地人啊,难道他经常在XJ这边吗?徐乐心里猜想。

  晚上吃饭时老板娘问二人明天还一起走吗,徐乐摇了摇头说:“不了”。

  “明天我要去巴扎市场。”

  “巴扎市场哦,那离这里比那边近,也挺方便的”。

  容左没说话。

  旅馆里只有几张桌子,除了他和容左这一桌,另外还有三桌人。

  一桌应该是一对夫妻,还有一桌看着像是来这边旅游的学生。

  最后一桌人有点意思,是两个年轻男人。

  看样子好像是亲兄弟,他们说着南方方言,声音不太大。

  徐乐侧耳倾听,零星的捕捉到几个词语,原料、市场还有幸好,再清楚的徐乐就听不到了。

  不过徐乐猜测这两个人也是来采购原石的。

  果然,第二日一早徐乐就在店门口碰见了那两兄弟。

  两人和徐乐的目的地一样,巴扎市场离这儿不远,三人结伴走过去,也就半个小时。

  在路上,通过聊天徐乐得知两人确实是对亲兄弟。

  分别叫许兆森与许兆霖,前者是老大,后者是老二。

  二人一直从事着玉石生意,兄弟俩每年都会来XJ采购玉石。

  不过今年的玉石产量比较低,兄弟二人也没打算采购太多。

  至于徐乐为什么知道这些信息还是多亏了这副十八岁的皮囊。

  学生气让两兄弟当下戒心,侃侃而谈了许多。

  徐乐得寸进尺的问:“那二位大哥知道有哪些实在的原石商家吗?”

  二人迟疑了一下。

  徐乐继续说:“这次来XJ想带着特色回去,成品的玉石没意思,我想挑一些原石回去。”

  “自己亲自开”,也算有点成就感。

  二人放下疑虑,边走边说:“那你就跟着我们一起走吧。”

  弟弟许兆霖明显性子活跃些,一边走,一边和徐乐聊天。

  哥哥许兆森话少偏沉稳。

  巴扎市场不像皮山路那边都是用小摊子摆放的货物。

  由于这边大多是卖原石的,商贩大部分都有自己的店,用来放置原石。

  有的店门口会支起来一个小摊子放一些体积较小的原石。

  兄弟二人带着徐乐走到一处店门口说:“就是这儿了”。

  店铺不大,店门口也没个正式的店名。

  徐乐走进去,里边却别有洞天。

  老板看见许兆森和许兆霖两兄弟,热情的说:“呦,二位今年来啦。”

  弟弟许兆霖朝着店主笑着点头说是。

  ……

槎城江渡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