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拥有了一切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七章 常想一二,不思八九。

  等徐乐他们回到槎城已经是几天后了。

  徐母见徐乐黑了一大截好不心疼。“玩得开心吗?”,徐母问。

  “开心。”徐乐说。

  高考成绩出来了,考生们纷纷开始填报志愿。

  他们几人的成绩都不错。

  可能是蝴蝶效应吧,梁文卿这次和徐乐报的是同一所大学,就是槎城A大。

  徐乐这次没有听父母的建议报了当下热门的计算机专业,而是报考了法学专业。

  哈哈,没错,上辈子是个社畜的徐乐内心其实有个当律师的梦想。

  徐乐想当律师也不是毫无根据的。因为随着依法治国成为国家的基本方略,法律在生活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但上辈子顾虑太多,也太听话,最终还是报了计算机。

  重活一世,徐乐不会让自己的人生再留下遗憾。

  毕竟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徐乐不会拿人生打赌。

  关浩做了个上辈子相同的选择,报考了隔壁韶城J大,依旧是金融专业。

  徐乐在得知这个消息时沉默了——一股无力感席卷而来。

  ……

  三人在填报完志愿后又聚在了一起。

  关浩马上就要去韶城了,三人一起吃顿饭。

  吃到最后,难免有点不舍,梁文卿都喝的晕乎乎的。

  他像个老母亲一样给关浩说到那边要怎样怎样,什么照顾好自己之类的。

  关浩酒量比梁文卿好些,这时还算是清醒。

  徐乐为了照顾二人,所以喝的少一点,但还是微微上脸了。

  “到那边常联系,有什么事就找我”。

  徐乐停顿了一下再次说:“多长几个心眼,不要太轻信陌生人了”。

  关浩笑着说:“好,好,不就在隔壁吗,瞧你们两个今天这是怎么了”。

  关浩说着说着,最后也醉了。

  蝉鸣作响,街边的路灯散发着昏黄的光晕。

  城市灯火阑珊,三人互相搀扶着往回走。

  不时传来一阵笑声。

  “感觉这一刻像梦一般不真实。”徐乐看着远处的道路心想。

  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但要常想一二,不思八九。

  ……

  暑假很快就到了尾端。在开学前,祝薇羽和徐乐见了次面。

  地点依旧是在湖边。

  这天天气不错,走在路上有凉风吹着。

  二人见面后边散步边聊天。

  徐乐问祝薇羽在哪所大学,祝薇羽说是A大。

  祝薇羽问:“那你呢”?

  “也是A大。”徐乐说。

  但二人的专业有所不同。

  祝薇羽停下了,面对着徐乐小心的说:“现在我可以追你了吗”?

  徐乐一愣神,看着祝薇羽,光线照在祝薇羽的脸上,给她添加了一层柔和的滤镜。

  清澈的瞳孔认真的注视着徐乐。

  “好。”徐乐答应了。

  他在面对祝薇羽时有一种奇特的感觉。

  原因不外乎就是他上辈子从未见过祝薇羽。

  所以徐乐对祝薇羽一直保持着好奇。

  听见肯定回答的祝薇羽忍不住甜甜的笑了。

  徐乐霎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他还没遇到过如此纯情且喜欢他的女孩,所以一瞬间有些不知所措。

  时间慢慢来到黄昏,金光倒映在湖面上,天际好像慢慢远去。

  最后,二人分别了。

  临走时祝薇羽朝着徐乐笑着说:“那咱们到大学不见不散哦”。

  徐乐傻傻的说了个“好”。

  等回到家后徐母已经做好饭了。

  徐母见徐乐回来后赶紧就叫徐乐去洗手吃饭。

  吃过饭后,徐乐在客厅坐着。

  徐父徐母本质上其实都是宠着徐乐的。

  所以在徐乐报了其他专业后也没再多说什么。

  在开学报道前一晚,徐母单独和徐乐说了些话。

  徐母絮叨地说:“我们建议你报的专业是因为它在当下比较火热”。

  “我们总想着为你计划好人生,想让你顺顺利利的”。

  “你有自主的想法是很好的,只怪我们以前忽略。”徐母说。

  徐乐轻轻抱了一下徐母。

  ……

  一些心结解开,徐乐心情畅快很多。

  报道这天徐父把徐乐送到了学校门口,学校有帮忙新生报道的志愿者。

  很多家长也都不进去了。

  徐父临走时给了徐乐一个信封,给完就走了。

  学校门口人头攒动,徐父的身影很快淹没于人群中。

  很快就有志愿者上前帮徐乐主动提行李。

  是个高个子男生。

  男生是个自来熟,一边走一边给徐乐介绍学校。

  他问徐乐是学什么专业的,徐乐说:“法学。”

  男生笑了一下,说:“终于遇到同专业的学弟了”。

  “你叫我廖学长就好”。

  等两人到宿舍时已经是累的在喘气了。

  但徐乐还是先从背包里拿出一瓶水递给了廖学长。

  然后自己才开始喝水。

  廖学长又和他交代了一些事便走了。

  徐乐选了个下铺,他们这个宿舍是凑出来的。

  虽然是六人间但其实只住了四个人。

  徐乐和一个人刚好从他们班余出来了,剩下两个人是一个专业。

  徐乐身上出了汗很不舒服,他先去澡堂洗了个澡。

  回来时其他三人也都到了。

  几人互相介绍了一下便再没有说话了。

  等到吃晚饭时,梁文卿和徐乐一起去了餐厅。

  二人简单的吃了饭后就在学校里晃悠。

  他们学校占地面积还挺大的,说到这,徐乐又忍不住想到了几十年之后的地是多贵多贵。

  没办法,任何很钱有关的事都能引起他的注意。

  世人并不是爱财,只是他们都深知一个道理: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它却是万万不能的。

  所以很多身在底层的人拼了命的赚钱,并不是因为贪爱。

  而是要给老婆孩子,给养育他的父母。

  但他们大概率一辈子也赚不到顶尖人赚的一毫毛。

  这就是人生,这就是老天给的现实。

  但那些底层的人短暂的一生连灿烂都算不上,他们都在艰难求生。

  他们又做错了什么?

  ……

  思绪又远了。

  梁文卿看徐乐突然不说话了,就问:“乐哥,怎么了?”。

  徐乐回过神来说:“没事”。

  暑假已经过去了,梁文卿没有出任何意外。

  徐乐不知道是他是躲过了灾难还是延迟了灾难。

  总之,现在还得多关注梁文卿。

  徐乐偏要改变梁文卿的命运。

  重活一世,他就是要让梁文卿活着!

槎城江渡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