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御兽收集图鉴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09.金手指上线

  “然后你就回来了?”佚梦摸了摸下巴,看着棠幼梨如同捣蒜一样的脑袋,思考了片刻。

  “把书再给我看看。”棠幼梨乖巧的放开怀抱,下一秒书就消失在了空气里。

  佚梦自己端详着被她放在眼前的这一本书。

  本来她以为这只是一个得到了遗赠后修炼到一定极端走上了自己道路的修炼者跟据那件物品所制作的一个低级的仿制品。

  但现在看来不是如此。

  棕色的硬质书皮上以金线描边刻图,夸张的花体文字刻印在书封的最上端,下面留着一个被层层圆圈隐没在深处只能看到一角的门,书页很厚里面一片空白,放在手上有种沉甸甸的重量。

  “致伴随着青羊的旅人。”

  佚梦解析出了那段文字的含义,心神震动但疑惑却更深。

  这本书只用两个用处,第一个就是佚梦之前告知棠幼梨的作为御兽的生活空间,只是需要自己进行布置。

  第二个……佚梦戳了戳之前还没出现在书脊上的眼睛图案,将它从书上彻底抹去。

  献祭一个灵魂,打开通往该灵魂所属世界的一道单向缝隙。

  这东西并不是具备唯一性的宝贝,但毕竟也是融合了三种具备秘法的东西,不具备唯一性但也同样数量稀少,向来只与大气运之人互相成就。

  佚梦看了看在废墟里四处溜达没心没肺试图找到自家崽子的棠幼梨内心满是骄傲,虽然现在得到这东西的因果是欠大发了,但有这东西在棠幼梨未来的发展也会稍显顺利一些。

  “这本书,是一个大人物所制作的一件,你可以理解为是炼金物品,他在这个炼金物品里遗留了一些小手段用来监测所有者会用这本书干什么。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个:接受它并接受生活在监视下的生活。第二个:不接受。”

  书悬浮在棠幼梨面前,浮夸的花体字和刻印在她眼中不断旋转成一双眼睛,一双属于研究者的眼睛,带着探究、严谨、理性的智慧光辉。

  他向棠幼梨伸出了手,仿佛是在做邀请。

  “我不接受。”没东西可抱的棠幼梨抱起了一块砖,蹙着眉抓在怀里揉捏。

  “好吧,那你拒绝后我还有两个选择。第一:我由我出手彻底抹除他的小手段,这件东西从此以后就彻底属于你,但同时你会欠下一笔巨额的因果债务。第二:还是由我出手彻底抹除他的小手段,这件东西还是由你所有,但同时不会欠下债务。”

  “这当然选一啊。”棠幼梨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为什么?免费的不香吗?”

  棠幼梨轻嗤了一声接着说。

  “这年头鬼都知道免费的才是最贵的,咋?你俩是天生的圣人?普度我这个众生来了?怎么可能,神仙救人还要点信仰呢,你培养我肯定是因为培养我有用处,他不要我的债肯定是他对我有所企图,有债就先欠债又不是还不上,没必要赔上自己。”

  佚梦眼睛微微眯起,她就知道会是这样。

  悬浮在空气里的书啪的一声拍碎了棠幼梨怀里的搬砖,然后挤进了她的怀里。

  “契约吧。”棠幼梨听到佚梦在她耳边呼出的声音,这回真是在耳边,一股股凉气吹到她的耳垂上又向下扩散到脖子,硬生生激得棠幼梨在阳光下打了个寒噤。

  “那个眼睛?”

  “我早就弄掉了,刚才是一点吓唬你的小把戏。”

  “你早知道我会这么选?”棠幼梨发了发狠心拽掉了一根食指上的倒创刺,……有点疼但没冒血,棠幼梨在心里疼的直嘶嘶,脸上像是面瘫一样没半点表情。

  “我当然知道啊,你是被我选中的人欸,怎么可能会做出别的选择呢?我带过这么多…呃…你在干嘛?”佚梦看着棠幼梨拔倒创刺的行为,感觉这可以登上人类迷惑行为大赏榜首。

  还是说她和这个世界脱节太久了,在进行一些重大事件的时刻要先拔倒创刺以彰显自己的重视?

  虽然可以长得很像人类,但她好像还是没办法理解人类的一些行为。

  “滴血认主啊,我没有银针什么的又有点怕疼,那就只有拔倒创刺等它出血盖上面喽。”棠幼梨看似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我没说要滴血认主啊,而且拔倒创刺不是会更疼的吗?”

  果然还是没办法理解人类的一些行为啊。

  看着棠幼梨对着自己刚揪出点小血珠的中指舔来舔去,佚梦只觉得未来好像一眼就能看到头。

  “契约实际上是一个互相认可的过程,这本书被制作出来的时间大概很长了,甚至有很大的可能是第一版,契约办法也很简单,你和它互相认可就可以了。”

  佚梦说完又补充了一句。

  “它刚才已经认可你了,现在只需要你也认可它就行了。”

  “怎么认可?”

  “还能怎么认可?”

  “我,此方世界的天命之子,饱受命运折磨的勇者,穿行世界的时空旅人……”

  “可以了,下次别玩这种又尬又中二的东西。”随着厚重的硬皮书砸中脑袋的沉闷声响同时响起的还有佚梦被折腾出满身鸡皮疙瘩的颤抖声音。

  “认可只是需要让它感受到你的意志,你的理想、你的决心,当你们达成同频那么就算是契约成功,契约成功会让你们出现联结,这种联结并不紧密,不以任何一方为上位也不让任何一方做下位,它会约束你们双方的行为,直到你们其中一方对最初的誓约产生了背叛与偏离。”

  和棠幼梨以前看小说里知道的滴血认主有很大的差别,更像是一个平等契约或者说盟约,一旦一方出现偏移那么这个紧密又松散的联盟就会顷刻垮塌。

  棠幼梨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很快被佚梦打断。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这种契约认可比你和你老婆,哦,不是,你老公的婚姻誓约都牢固。”

  “我一根线都比那个婚礼誓词牢固啊喂!”

  棠幼梨一发大沉默术硬生生给佚梦搞禁言了。

  确实啊,这年头一阵麻绳都比那个婚礼誓词牢固啊。

  “反正就是以后你们没办法对任何人说出彼此的真实情报,也没办法直接或间接伤害彼此,在目标达成以前你们拥有无限发掘契约的潜力……”

  “现在我要去拜访一位老朋友,剩下的就需要你自己摸索了。”

  说完这样一段话佚梦就再也没有发出声音,悄悄离去。

  棠幼梨看着腕骨上暗淡的星星,想到自己在两天之内接受到的大量消息,充满野心想要引发灵气复苏的父亲,下落不明的母亲,完全痛苦的过去,此方世界与彼方世界,白鹿灵珠与浆丛黑犬这对奇怪的姐弟,神秘的离魂族,隐藏着无数瑰奇故事的异世界,契约和完全属于她的金手指。

  生活真好啊。

  棠幼梨在阳光下伸了个懒腰,并不在乎仍旧拍在她脑袋上的书,该去找家人了。

  不知道棠岁乐和棠岁福这姐弟俩跑哪疯玩去了,到现在也不知道回家。

陈梦旧岁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