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御兽收集图鉴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10.青旅

  棠幼梨感到很奇怪,她现在才想到一个问题,如果说桃花乡,也就是她脚下居住的这个村子已经在她出生以前就毁灭了的话,在后来这里被封锁的情况下,居住在这里的村民是哪里来的呢?

  一大堆比这更宏大的事情接连冲击着她的大脑,以至于她现在才安静下来想到这个问题。

  “我也不能总叫你书吧?要不你给自己起个名?”棠幼梨把书从脑袋上拿下来了,尝试能否从它那里查找到什么消息。

  “嗯,青旅吧,叫我青旅。”很像一位饱经沧桑但还会给每一个来访者烤牛奶小饼干的老太太的声音,嗓音带着时光沉淀下的优雅和花果、牛奶、蜂蜜和阳光下带着花香的空气所有东西混合起来的气息。

  很温暖,好像忽然想到了很多委屈的事情,有点想哭。

  棠幼梨吸了吸鼻子,努力让自己的注意力放回到名字上。

  “情侣?好奇怪哦。”

  “是青旅,青涩的旅人。”青旅最后一句话大概意有所指,但棠幼梨权当她只是在介绍自己名字里那两个字。

  “青旅奶奶知道这里是发生了什么问题吗?”

  “你为什么认为我会知道呢?”

  青旅没有立刻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将答案问题抛回到棠幼梨身上。

  “青旅奶奶在那个脑子发瘟不清醒的该死老头放在箱子里留给我的,这里又大概率是他干的坏事,我觉得您会知道。”棠幼梨解释着。

  “你父亲嘛?很可惜,我不是他留给你的物品,他给你的除了你以外什么都没有。”青旅翻了翻书页,接着说:“所以你也不必因为获得了他的馈赠而感到歉疚。”

  棠幼梨抬起头看了看天,使劲吸了吸鼻子,努力想憋住眼泪,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听到青旅的话都很想哭,这种感觉大概很类似朋友们嘴里小时候摔破了膝盖没哭却在家长安慰的时候哭的格外大声的时刻。

  “好啦,想哭就哭嘛,你又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爱与恨本身就是一个矛盾而难解的问题。”

  得到了安慰的棠幼梨偏偏把眼泪吞进了肚子里,她才不为爱哭泣,如果她天生没能得到足够她回想时感到温暖的爱,那她也可以在后天去拥抱很多爱。

  朋友、宠物、师长、游戏,这世界上的爱从来不止一种,而棠幼梨认为自己获得的已经足够多了。

  她有两个毛团子,以后可能还会有更多,他们的爱赤诚而无保留,除了偶尔会让人血压升高以外没有任何缺点,哦对,偶尔还有点臭臭。

  “你不去安慰一下?”青色的大号毛球朝站在佚梦身边,看着底下安抚好了自己的棠幼梨。

  “你怎么不去?”佚梦把手伸进毛团子把白色的羊脑袋提溜出来,“如果你还想走到那个层次就别和那只死羊学,起源只需要一只青羊,而你不是。”

  “我知道我知道,但毕竟我有一部分来源于它,自然也带一点它的习惯,在改啦在改啦。”青羊很自然的跳过了关于棠幼梨的话题。

  话音落下,他们又陷入了沉默。

  地上的棠幼梨依旧在和青旅碎碎叨叨。

  “您真的不知道这里的情况吗?就没有神识什么的,外放一下就能知道外界情况的那个东西?”

  “我只是一本书而已,最多算是一个功能有点多的辅助工具,不要总把小说的故事带入到现实。”

  “可是小说真的能帮人打破思维困局,比如说……我猜现在这个桃花乡是那个异世界内的一部分对不对?”

  棠幼梨背着手昂起了头,表情像一只骄傲的小猫。

  “你怎么猜到的?我以为你最多会猜到暗宇宙的映射呢。”

  青旅悬浮在她身边有些不理解的询问。

  “暗宇宙?”棠幼梨捕捉到了青旅话中的新名词。

  “佚梦还没跟你讲?那就代表你暂时不需要接触到这个概念,不要在意,以后会知道的。”

  棠幼梨闻言哦了一声背着手眨了眨眼睛。

  “你不告诉我?嘿嘿,那我也不告诉你我是怎么猜到的。”

  青旅书页哗啦啦作响,青羊和佚梦站在半空中看着棠幼梨哼着小曲一蹦一跳的往村子里走。

  “她真不怕我一生气宰了她吗?毕竟所谓的盟约根本就还没签订。”青羊扭头看向佚梦。

  佚梦轻笑一声,开口道:“小姑娘聪明着呢,你以为她不知道盟约还没签订?你以为她真就那么傻白甜谁来都信任?”

  看着往村长家走的棠幼梨她接着说:“她连我都不信任。”

  “不能吧,你不是当她的面订立了星星誓约吗?那可是星星誓约,起源里最古老最庄严的誓约,是被起源大意志关注的,这都不值得信任?”青羊惊诧的开口。

  “你能跟一只只能活在夏天的蝉讲明白冬天的雪景吗?人家凭什么信你呢,它又没亲眼见过。”

  青羊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她们这些来自界外的生命知道星星誓约的严苛,但受誓人不知道,她们不清楚世界之外到底有多广阔自然也无法理解。

  “怪不得万苗学院那边一直对你们有很大的意见,总说你们自我感动不懂引导,是做样子给人看的。”

  “放屁啊!他们懂引导,就他们懂引导!把我好好的星星拐到坑里事情发生的还少吗?!裴溪禾活着就爱给我添麻烦死了更爱给我添麻烦!死鬼就好好给我呆在命运里啊!!没事出来乱晃什么!”万苗学院四个字像是炸弹的引线,顷刻之间引爆了佚梦的怒火,一通又急又快的输出说的青羊俩眼一闭,耳朵一合,脑袋又缩进了羊毛里。

  这种事情佚梦这位不知道延续了多少代的引导者敢说,她这种大佬跺跺脚都能被波及死的小角色可不敢听,涉及那位的事她可不敢多做置喙,毕竟其作为纪元之始的一位代表,她的学生和粉丝可不少,退一万步讲哪怕是被其中最弱的万苗学院找上门她也是打不过的。

  她就是一本书身后可没人撑腰。

  “行了,看你那点出息,不就是万苗学院吗!”佚梦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锤了一把柔软的羊毛。

  “姐姐,我可是一本书啊,哪有身在起源的书灵不怕万苗学院的,更何况我身上本身也带着万苗学院的印记啊。”声音幽幽的从羊毛里传出来。

  佚梦后知后觉的想到确实是这样,青羊的创造者本人其实也是万苗学院的某一届毕业生来着。

  “那你也算是裴溪禾的半个门生了,这么害怕干嘛?”

  “就是因为有点关系才会害怕啊。”青羊偷偷翻了个白眼腹诽着,跳过了这个话题。

  “既然她都不信我们那为什么还这么肆无忌惮?”青羊的视线也落在棠幼梨身上,看着她接着哼着不知名的小调,脚步有些雀跃的往村长家走。

  “当然是因为利益,她需要我们的助力去对付她的父亲,而同时她也笃定我们需要她。”佚梦说道。

  “她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而来,但她敢肯定我们选中她必然是因为有利可图,在达成目标之前,我们不会和她翻脸,一些不触及我们底线的小动作也不会使我们发怒。”说到这佚梦偷偷笑了一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就比如她之前的神游一定隐藏了一些东西没有告诉我。”

  “她怎么知道我们的底线在哪?说不定现在这样就已经踩在底线上了呢?”青羊不理解为什么有人能这么大胆,又或许是她见识太少?

  “她这不是正在试探着呢嘛,况且人生需要一点莽撞的勇气。”

  听到佚梦的话,青羊沉默了下来,她们就这样跟着棠幼梨的脚步慢慢飘着打算看她究竟如何破解这个秘境。

  在她们考验棠幼梨的时候,棠幼梨也在反向推断她们的信息。

  恰如佚梦推断的那样,棠幼梨的确隐瞒了一小部分内容,她不信任突然出现的佚梦和青旅,即使她们现在的的确确是在给她提供帮助,她走在去村长家的路上,依旧能感知到在在灵魂中轻轻振动发出清音的一串铃兰花样式的金色铃铛。

  虽然不是她希望中的能全方位防护的防御性宝贝,攻击力也低的离谱,但她现在还是拥有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安全感。

  不管桃花乡现在是什么情况,在有了这个金玲兰铃铛,棠幼梨才算是真真正正有了一种世界真的不一样了的真实感。

陈梦旧岁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