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焉?终焉!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开端

  天城一处小房内,一个身穿青袍的青年坐在椅子上,好似在思考着什么。

  他叫独九孤,此刻,他在思考一个他来到这个世界后一直以来都在思考的问题:“我是谁?我身处何处?我来自何方?”

  为什么他会思考这些问题呢?因为,他自从出现在这个世界,就是20岁,。好像是谁在之前替他活了20年一样。

  他不禁好奇。

  而他脑海中对这个世界的记忆以及自身的记忆,就只有两个:“一个是他叫独九孤,一个是他所处一个无名的修仙世界,此地分为五大域,他在荒域中一个叫天城的地方。”其余的,他一概不知。

  但他感觉到,他好似并不属于这个世界,而这个世界又与他息息相关一样。这是个未知的谜。

  他又不禁好奇。

  已知(我个人认为),面对一个未知的谜,想要揭破它神秘的面纱,就要主动向前,去直面它,而独九孤也是这样想的。

  但他就不。

  毕竟,谁又不想躺平摆烂呢?

  于是,每天起来,他就开始种菜,过农家生活,悠哉悠哉,摆了起来。

  这种生活直到了“它”的出现。

  那天,天城的天空上方乌云密布,白昼如夜,整个城内外都人心惶惶,所有但凡会些术法的修仙者都戒备了起来-----因为,天城之所以得名,是因为这里的天气变化同时象征着荒域的事态变化,这么多年来,天城几本上是万里无云,天空一片晴朗,这是荒域无事发生的征兆。而今天却如此样貌,荒域肯定得出事。

  一时间,荒域内外人心惶惶,所有的人都生怕什么变故来了,自己无法躲避。

  可怕的一天终于来了。

  “咚咚咚!”一天夜里,独孤九家的大门被人敲响,一个人用苍老的嗓音高声喊道:“孤九子!快来开门啊!救命啊!”这个声音嘶哑,又显得很惊慌。

  “来了!”独九孤听到了,心头不禁一颤---因为,在天城生活了几年,只有住在他家的旁边的厉大嫂这样喊他。他赶紧来到门前,把门打开了。

  “厉大嫂,怎么了?为何来敲门?”开了门,他发现厉大嫂一脸惊恐,忍不住问到,“你没事吧?”“哎呀!先不管了,我们先进去吧!”大嫂轻声到。

  独九孤见状,点点头,让开门和厉大嫂走了进去。

  “厉大嫂,外面怎么了?刚才你那样惊慌,难道变故来了?”独九孤进了门后,又向厉大娘询问道。“是的,这变故突然就来了,我都来不及反应,街上就出现了一群怪物”她显得惊魂未定。

  “怪物?什么样的怪物?”他讯问到。“是一种会杀人的怪物,修仙者都很难杀死。”厉大娘缓缓到,“我亲眼看到了‘它’杀人!不过,‘它’的长相我没看清楚。”

  独九孤看向了大娘的眼睛,从她那充满惊恐的目光,他看出了她没撒谎。她的目光证明,变故真的来了!

  “咚咚咚!”又传来了敲门声,力道之大,根本不是人能敲出的。这只能说明---“它”来了!

孤奏一曲长歌 · 作家说

初次创稿,不喜勿喷。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