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判诸天:我重构诡异世界!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 穷追不舍

  郎君本君的身体陡然一僵。

  女声缱绻又低哑在谢道吾耳畔重复着,像是空谷里吹来的冷风,幽幽地贴在他背脊上。

  浑身近乎被汗水湿透了,冰冷的衣物粘黏在皮肉上,令他几乎提不起半点力气

  他紧张地钉着内室,锁定着那女鬼的行动。

  她起身,摇晃着金莲小步,朝他款款走来。

  一步步,绣花鞋按在地面上,踩出无声又轻快的调子。

  “郎君呀,你喝酒回来了吗?”

  谢道吾心脏猛然一牵,他屏住呼吸,没有搭话。

  那女鬼也不恼,红盖头下,猩红的嘴唇扯开,哼唱出一截断续的催促。

  “郎君,快进来歇歇罢?”

  空气随着话落骤然凝滞下去。

  噗通,噗通,心脏疯狂凿动,谢道吾觉得自己几乎能听到天地间的一切声响。

  血流在血管中穿行,风声在庭院内扫弄。

  偶有桑叶卷落,落在低洼的水渠里,令他本就冰凉的身躯,愈发瑟然。

  呼吸停顿又断续,眼前,那张猩红到刺目的盖头被风突兀地掀起——

  女鬼那张腐烂肿胀的脸漏了出来。

  眼白覆满青翳,视线空洞又疯狂轮转着。

  她在找寻些什么!

  果然,他闭口不答的做法是正确的!那女鬼方才在刻意诈他!!

  看来,在副本初期,她的掌控范围暂时只在洞房内。

  谢道吾狠狠松了口气,才发现掌心都浸满了细汗。

  有闷沉沉的嗡鸣声从掌心下头传来。

  青年扬着大背头,迟疑地瞅着他,声音听起来有些郁闷,“哥们,能放开我说话不?”

  闻言,谢道吾松开掌心,身体依旧警惕的绷着。

  不过……他觉得有些奇怪,便问那青年:“你,没听见什么声音吗?”

  “没啊。嗳,难道这门里有啥东西咩?让我康康,让我康康!”

  说着,他垫起脚尖,企图越过谢道吾肩头,往门内瞅。

  随着他张望的动作,‘嘻——’原本消停下的女音再次低低笑了起来。

  “郎君呀,你还真淘气。想和我玩迷藏呢?”

  谢道吾深吸一口气,原本松开的掌心‘啪’的一声重新拍回大背头脸上。

  他低声道:“喂,不想死的话,别看。”

  “哦哦。”

  掌心下,青年呐呐地嘀咕着,“话说回来,我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啊。兄弟你……”

  谢道吾没理会他,按在他嘴巴上的手掌更加用力了些。

  想了想,决定赶快离开是非之地要紧。

  于是,谢道吾一脚踹拢那木门,又连拖带拽地将背头青年拖到庭院桑树下。

  还没等他喘上半口气,便见那背头青年拿指责的目光看他。

  “喂,我说兄弟,你既发现异常,怎么能不去一探究竟?”

  哈?说的什么鬼话??

  谢道吾有些无语:“不知道这里是那儿吗?”

  “知道啊。生存类型副本嘛。”

  大背头怂了怂肩,语气轻松,“论坛上分析了,这种副本,掌握的线索越多,活的越久。而且我哥说……”

  “等等。”他似忽然反应过来什么,凝目探究地打量着他。

  “兄弟,你也是新手玩家吧?”

  “不然呢?”谢道吾挑眉。

  “那你难道没看过怪谈副本新手必读守则?呐,就系统内置玩家论坛,置顶的那个。”

  闻言,谢道吾微微愣住,他在脑海里翻了翻,一片空白,倒真没找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等等,论坛,系统?

  那青年看不见异常,该不会是因为……

  一个猜测从心中缓缓浮现出来。

  他瞥了眼自己磨损起球的袖口,声音忽然低下去,有些局促地说:“系统?我怎么没…”

  这话一出,年轻人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哎,刚才就该想到了。

  虽然他衣着齐整干净,但细看之下,总透出一股劣质的味道。

  穿的是普通的,没有任何属性的衣服。

  应该是下城区的人吧?

  那么,他刚才只想着逃命,不主动去查探线索的举动,就很正常了。

  哎,这些连活着都困难的,可怜人呐。

  思及此,青年眼底不由地透出一股同情。

  他再次望向那紧紧合拢的木门,重重地叹了口气。

  也无法和见识浅薄的下城区的人计较,只能清清嗓子,开始给谢道吾简单地科普起来——

  “你知道的吧?咱们所在的世界被诡异入侵,我们需要主动或被动的进入副本,清除污染源,获得积分奖励,以天外之物抗衡。”

  谢道吾点点头,表示自己清楚这点。

  大背头青年继续开口:“辅助系统呢,顾名思义,拥有各种辅助功能的智能机器。

  它不仅可以统计玩家怪谈进程中的各项基础数据,更拥有背包,商城,论坛,黑市等多种功能,是每名玩家刷本必备的道具。”

  “你是下层区居民,不知道也属正常。唔,让我想想,低级辅助系统,一般撑过这个副本,就可以直接购买了。”

  明白了,下城区居民没有得知这些消的渠道息。

  一旦被动抽取进入副本,大半都是直接沦为炮灰。

  可,对抗天外来物是全人类的事儿,为什么上层区的人,连这类基础消息都不愿共享?

  谢道吾揉了揉鼻梁,脑袋诡异地开始发胀。

  仿佛有什么东西一瞬间塞入脑海中,又如水蒸气般,诡异地消散。

  身体右臂连接肩颈处,也同时迸发出撕裂般的疼痛。

  那里仿佛是切着一条横贯的刀伤?

  刀伤像是骤然开裂,牵连着伤口筋肉神经质地跳动着。

  其实,他醒来时,就感到左臂的异样了,当时根本没功夫去管它。

  嘶,可是现在,怎么这样疼?

  谢道吾试探性地旋了旋肩膀,温热濡湿的液体浸湿衣物。

  他连忙侧身避了避,以挡住背头青年的视线。

  “喂,喂,我说哥们,你,你别这副模样啊。大,大不了这个本,你跟着我,我带你飞!”

  这下层区哥们的状态看起来糟糕极了。

  他一张脸惨白,背脊后抵,斜靠在桑树上,像是在拼命地忍耐些什么。

  嗐,别被他吓破胆了吧?他也没说什么啊。

  下层区的居民还当真脆弱啊。

  青年心有戚戚:“哥,哥们,你踏马别,别死了啊!我走了小半里地,好不容易才遇见个活人玩家…嘿,你到底咋样,高低给我‘吱’一声呗!”

  “吱。”

  谢道吾扯唇应了声。

  还有心玩笑?那应该是没事了。

  青年皱成一团的眉眼轻轻舒展开来:“那咱们走吧?”

  “去哪?”谢道吾有些莫名。

  右肩处的伤口,扯痛感愈发剧烈,像是一块坚硬的寒冰切进皮肉里,鲜血凝结成冰粒淤在颈窝里,欲坠不坠的。

  与此同时,心脏处传来一股诡异又温暖地热流。

  “去探探刚才的异样啊。”

  背头青年理所当然道,“生存本嘛,就应该趁着前期还没上难度时,好好找找线索。”

  “对咯,最关键的一点差点忘了说!”青年捋了捋自己光滑的额发,“积分奖励是和副本解锁度程度挂钩,咱们快点行动吧,兄弟?”

  谢道吾十动然拒,不仅是因为肩膀的伤口严重影响了他思绪,也不仅是胸口那愈发滚烫的气旋。

  咳咳,最最关键的是——贸然行动,违背了他的基本原则。

  年轻人啊,宁苟勿莽,宁苟勿莽。

  思及此,他摸了摸灼热胸口,有些腼腆地说道:“不瞒哥们,我不太舒…”

  ‘服’字还没说完,他身体忽然一僵。

  背部又什么窸窸窣窣的碎感传来。

  先是凸起的一粒锥子,然后一张圆形的球体蠕动着挣扎拱出。

  像是桑树树干上自带的疙瘩,又或许是……

  不会吧?这该不会是?

  不要想了!谢道吾蓦然打断自己丰富的脑补。

  干脆咬着牙,直接转头去看——

  妈的,果然!

  那桑树树干打皱皲裂,黑褐色的树干上,一张人脸无声地嵌在里头。

  它青白肿胀的脸已经完全和树干融合在一起。

  所有五官皆蒙上一层粗糙的质感,没有瞳仁的眼眶咕噜噜旋转着,似乎在找寻着什么。

  一个呼吸间,那张脸便锁定了她的目标。

  嘴唇窸窣扯开,哼唱起那首诡谲的童谣。

  “郎君呀,嘻嘻嘻,可让我找到你了。”

  “啊啊啊,妈耶,这啥鬼玩意儿,退退退!”

  两种不同的嗓音骤然在谢道吾耳畔炸响。

  嬉笑着的是鬼新娘,比鬼新娘还要尖锐万分的暴鸣声,是来自几乎崩溃了的大背头。

  只见他僵硬地定格在原地,似乎不知道该如何行动。

  本来退到十米开外的谢道吾:……

  不是,他家人只管给积分,给经验,不教他如何调理心态,是吧?

  谢道吾顶着新娘鬼渗人的视线,一个箭步上前,猛地将大背头拖开。

  耳侧女声愈发凄厉,如泣如诉地哼唱着,紧紧地,紧紧地缠绕着他。

  与此同时,那好端端掐在树里的鬼脸,突然探出!

  它没能离开树干,脸皮拉扯着树干,扯开一条圆柱状的弹性物体。

  像是女鬼被无限拉长的脖子。

  ‘脖子’朝他们逃脱的方向延展而来,眼见着要切入他的心窝!

  谢道吾猛地压下身子!

  呲溜,脖颈险险地从他肩头擦过。

  那道原本开裂的伤口,像是被勾破的气球,鲜血汩汩涌出。

  鲜血沿着肩头颗颗滑落。

  而胸口处,那原本滚烫的灼烧感,燎得愈发炽烈。

  谢道吾蹙眉,按了按急促跳动的心脏。

  尽量稳住声线,低声问那大背头:“哥们,你哥给你转什么道具没?”

  “哦哦,有有有!”

  大背头哆嗦着苍白的嘴唇,从胸口拉出一大团花花绿绿的东西,不要命地往女鬼方向上甩。

  熏黄的符箓,黧黑的十字架,团团相连的大蒜,狰狞的狗牙…

  最后,甚至掏出两把泛着红光的桃木剑,一把强塞给他,另一把紧紧横在身前。

  呦呵,这小子还怪有家底的。怪不得胆子小,也敢直接提议去莽。

  很显然,没有什么问题是氪金解决不……才怪!

  那脖子仅仅被花花绿绿的光团阻挡一瞬。

  而后,脖颈蓦然往上一抬。

  只见它扑簌簌抖开上头的灰烬,阴郁又暗沉的眼,重新锁定向他。

  “哥,哥们。”大背头声音抖得不像话,“不,不太对劲儿。我哥说,他给我的道具,能够克制低级本里一切鬼怪。”

  “除,除了……”

  “除了副本BOSS。”谢道吾没好气地帮他补充完整。

  等等,如果说,新娘女鬼是BOSS,为什么在一开始。她就直接锁定他?

  论理,他是下层区来的,身无长物,也没有记忆,她能图些个什么?

  除非……

  谢道吾怔了下。

  肩头撕裂的伤口生生作疼,鲜血汩汩流出,蔓延至心口。

  仿佛心口上,放置了颗明亮的火炭。

  鲜血,灼热,心口,该不会…他身上也揣着什么宝物吧!!

  是他的金手指吗??

  没半点犹豫,他直接握住大背头,拔腿就跑!

作家a7fMap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