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判诸天:我重构诡异世界!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章 女新娘

  “嘻嘻嘻……”

  诡异的女声贴在耳畔轻拂,幽冷的气息一股股打着旋儿地往脖里钻。

  谢道吾猛地打了个机灵,睁开眼,恰好,撞上一张面容模糊的脸。

  脸悬在他头顶,不足半尺。青白肿胀面皮贴近,猩红的嘴唇咧至耳根,漏出里头细密森寒的牙齿来。

  一股朽断的气息随之弥漫,即便他努力屏住呼吸,也差点儿被那恶臭的气息熏得撅过去。

  ……这是,在做梦吧??

  是的吧?

  指尖一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地在大腿上一拧!

  嘶,不是梦!!

  他脸上顶着的,当真是一只女鬼!

  好在,女鬼没有什么额外反应。

  垂下的发丝密密地遮住她的眼,猩红翘起的嘴唇维持着一成不变的弧度。

  青白起皱的面皮抹出一层死灰,沉默地悬在满室烛火中。

  谢道吾并不敢多看,绷紧身体,一点点地往床外蹭去。

  远些,再远些,对,就这样,慢慢来,深呼吸。

  他缓慢又谨慎地挪动着,身体正悬出半壁,忽然,一声刺耳的唢呐声从远处过!

  伴随着女声幽幽呢喃低语:“着红妆,穿嫁裳,出嫁到邻旁,嘻嘻嘻……”

  紧接着,咔哒咔哒,像是机器不停旋动后,突然卡顿的噪音。

  女声也变得略微不耐烦:“嘻,唢呐吹响,曲声绵长,喜堂呐,嘻嘻,在中央。”

  尾音砸落,谢道吾瞳孔赫然一缩!

  他看见——

  女鬼脖子扭断,以诡异的角度旋吊阻挡在他的退路上。

  漆黑细密的头发散开,漏出一双杏眼来。

  没有瞳仁,眼白泛着死青色,定定地望着他。

  没半点犹豫,他直接抓住眼前唯一能够着的东西,狠狠往下一扯!

  一条血红色纱幔散开,女鬼脑袋被兜头裹住。

  她愣了会儿,而后,嘴唇陡然裂开,发出一阵森然快意的笑。

  “嘻嘻嘻。”

  “嘻嘻……”

  “嘻嘻,郎君啊,你要去哪?”

  妈的,我是你爸爸!

  谢道吾脸上飞过一丝戾气。

  他紧紧拢住帐幔,指尖凉到发麻。

  而那女鬼,却顶着满头红纱,不缓不慢地匀速朝他挪来。

  逼近,再逼近。

  满身腐烂味儿化作一根根铁钎,探入谢道吾躯体内,不断勾弄,撕扯着他的神经。

  不管了,直接拼了!

  谢道吾深吸一口气,身子半躬着蓄力,对准那半张腐烂的脸,正要踹去时!

  青白的面皮骤然刹停在他额前,嬉笑声一颗颗从森寒的齿间滑出。

  【嘻嘻嘻,Surprise!这是给新手准备的见面礼哦!】

  欢迎您,新手玩家 stwqm3707(Cc)!】

  【下一场诡异怪谈即将开始,是否开启新手教程?】

  谢道吾:……

  这诡异教程还真特么恶趣味…等等,怪谈,玩家,新手教程?

  什么玩意儿,这是在哪里?

  不…他,他是谁?

  想不起来,记忆深处仿佛被封了一层毛玻璃。

  玻璃上水雾重重,越想擦拭干净,却越是模糊不清。

  随着探寻深入,脑袋开始团团发胀,像是有什么尖锐的物体扣进头颅,不断翻搅着脑浆。

  他急忙切断思绪,开口道:“开启教程。”

  【叮!开启成功!】

  先前活泼的女音变得毫无起伏,与此同时,一股奇异的阴冷感漫入脑海里。

  谢道吾不由地打了个冷颤,自动开始消化起系统灌输的游戏常识——

  公元3000年,世界被诡异侵蚀,被怪谈盘踞。

  仿佛和人类达成了什么‘对赌协议’,诡异将会不定向地抽取玩家进入怪谈副本。

  玩家需根据每个副本的独特设定,进行逃生、解密、拯救等多元任务的挑战。

  若是完美通关,则可彻底消除该怪谈,并获得各类超额奖励。

  即便只是完成主线任务,成功逃脱怪谈世界的魔爪,也能收获一笔不菲的积分。

  这些积分,在怪谈世界里便是万能的货币。可交易,可劫掠,更可系统商城中,兑换多种珍贵道具。

  ……

  【叮!检测到玩家信息接收完毕,即将载入副本。】

  没给谢道吾多余的思索时间,一方淡青色的屏幕,女声催命似地播报着——

  【副本载入中…叮,完毕!】

  【副本名称:福顺小镇

  副本模式:多玩家生存本

  背景介绍:

  你是一名大学生,因着盛夏炎热,便和相熟的同学们相约着打算旅行避暑。

  恰好,你们收到了一张来自学校旅行社团的传单。

  传单设计的简约大气,正面蓝天碧水,村落隐于翠山碧临间,仅有四个大字用隶书写着:福灵村。

  翻过背面来看,上面介绍着旅行的各色体验项目并价目表。

  特色民俗活动——100

  农耕文化体验——200

  传统节庆活动——300

  祈福仪式体验——500

  ……

  因着价格委实便宜,且能体验到田园野趣。于是,你们共同决定,去福灵小镇游玩!

  副本主线任务:暂无,成功存活即可!

  注:此为存活副本,存活人数越多,奖励越丰厚!

  副本等级:E级】

  话落,机械尾音在狭小的空间中反复回荡。

  女鬼泛着青灰色的眼眶转向他,满室烛光莫名地跳了下。

  谢道吾轻轻一颤,凭着脑海里残存的经验,问她:“没有什么人物面板啥的吗?”

  很奇怪,虽然记忆一片空白,但生活常识、固有知识什么的都还存在。

  特别是以前在小说里看到的内容,一转念间,就被他理顺之后,问了出来。

  “嘻嘻,暂时还没有哦。”

  暂时,是指什么?难道新手暂时还不配得到系统辅助吗?

  还是说,这个生存本相当于一个选拔本,只有存活到一定时间,获得了足够积分,才能兑换系统?

  实在太奇怪了。谢道吾拧了眉,在脑海里飞速整理几个问题,正想开口问时,那女鬼却突然将头扭了回去。

  裂至耳根的嘴巴再次扯开,一开一合,淡淡吐着倒计时:“十…九。”

  我敲你妈的!!!不讲武德!

  没在这个问题上耗费时间,谢道吾立刻支起身子,飞速打量起四周。

  一片鲜红入目。

  透过散落的纱幔,谢道吾见着外头一张红木桌,有两支龙凤缠绕的蜡烛在上头灼灼烧着。

  各色瓜果堆得像小山一样,红色的‘囍’字歪歪扭扭地盖在上头。

  一间喜堂?那么新娘想必就是刚才那只,嘴唇抹得红艳艳的女鬼?

  所以,所以,他在副本中的身份设定,还真就是那倒霉透顶的新郎官啊!

  思及此,谢道吾猛地一个机灵,顿觉寒气覆上他背脊,一寸寸往骨头里钻。

  等等,他是新郎,新娘是鬼…那么,若是倒计时结束,副本开始,他还没有走出新房,那他的结局……

  不再多想。

  他避开脑袋,急急下床,奔到雕花门前,使劲地摇动门框。

  簌簌粉灰掉落,几近断裂木门上,朽龙衔着凤尾,看似随时能够洞开,却坚挺着纹丝不动。

  摇了三秒,谢道吾忽然一怔。

  似想到什么,他忽然扭过脖子,往回看去!

  果然,那猩红的拔步床上。

  新娘摇着一支绣花鞋,一点一点地折起身子。

  纱影重重叠叠从她身上滑过,漏出一张肿胀腐烂的脸。

  眼白惨青,牙齿细细密密刺开,涎水滴答答黏在上头,看起来分外渗人。

  不对,开门的方式不对!

  谢道吾心头重重一跳,他瞳孔缩紧,望向女鬼那张,不断阖动的嘴。

  “五……四。”

  机械音一点点逼近,时间正一点点紧扼他的喉咙。

  心跳声愈发簇急,谢道吾几乎可以听见血液穿过四肢百骸,不断撞击耳膜的声音。

  噗通,噗通,视线视线定格在红木桌上。

  瓜果依旧满满地堆叠着,‘囍’字端正的挂着,像是两只撑开的眼。

  而果盘与果盘夹缝处,似乎掖着块鲜红的东西?

  等等,新娘,洞房,吉果,这诡异副本里的布置,也遵循着基本传统。

  所以,有一点极其不谐之处——

  他本应该早就发现,却被游戏刻意模糊。

  那就是,新娘,没有盖头!

  谢道吾提步上前,直接扯出那块红绸。

  盖头握在手上,像是一块凝固的鲜血,在手心里汩汩涌动。

  另有凹凸不平的触感压在指尖,像是龙凤盘旋的骨架?

  根本来不及思索了!

  只听‘啪嗒’一声。

  绣花鞋压在地面上,女鬼嘴里倒计时的尾音拉长,正要动作时——

  谢道吾一个抬手,携住龙凤盖头,猛地往那长发上一甩!

  新娘诡异地动作骤然停止。

  她机械地理了理衣裙,端正地坐在床边。

  青白的手紧紧绞住衣裙,倒真像是一名羞怯的新嫁娘。

  “零。游戏开始。”

  与此同时,她机械的音调变得婉转柔和:“咦,夫君傻站着做什么?良辰正好,你我不如早些安歇罢?”

  安歇?安歇个屁!

  不过呢,按照刚才危机推测,鬼怪也需得遵循某种内在逻辑——也就是不能任意夺人性命。

  既然他扮演了新郎官,受了内在规则保护,人物就万万不能够ooc!

  想了想,谢道吾从以前看过的小说中拼凑了些词句,笑应道:“娘子请稍待,前头有好些宾客等着喝酒呢,我先去招待一二。”

  那新娘却道:“夫君,都是乡里乡亲的,没这么多规矩。为了咱们村的香火,更该早些安置了才是。”

  鬼才和你睡觉嘞!

  谢道吾打了个哈哈,反问道:“娘子倒不怕他们闹洞房了?”

  “……那,夫君,你早些回来哦。”

  这句话说得怪怪的。

  柔媚的音调仿佛沉冷一瞬,又恢复成正常的腔调。

  谢道吾笑着应了,犹豫了会儿,从桌上顺来几个瓜果,塞在女鬼手里。

  “劳娘子久候,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绣着龙凤的红盖头点了点。

  尖利的指甲嵌入橘子里,却没有半点汁水迸溅出来。

  谢道吾眉头一皱,视线探寻似地往下一晃。

  不料,那把柔媚的好嗓子却忽然催促:“夫君,快去吧。记得,要早些回来哦。”

  话落,吱呀一声。

  朽断的龙凤门,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推开。

  门口乍明,雪青色的天光渗透进来,像是一格明亮的逃生路口。

  谢道吾稳住飞速凿动的心脏,别了新娘,走到门口,探出半个身子,小心翼翼往外查探。

  外头是一个小小的四合院。

  庭院狭窄幽邃,中间耸立一棵极其高大的桑树。枝干扭曲斜出,将天空切割成一块块压抑的深蓝。

  看样子才下过雨,天色依旧是闷沉的青色。

  院中残留着积水几许,倒映着高高大大的堂屋。乍一看去,像是墓碑高耸环抱,紧紧将人捆锁在里头。

  这时,一阵慌乱的脚步响起,一个白衫黑裤的年轻人从斜旁拐角处冲了出来。

  他约莫二十岁左右模样,梳着不符合年龄的大背头,眉眼紧张地皱成一团。

  见到他,他先是防备地绷紧身体。

  迅速打量他几眼后,眼睛噌的一下亮起,试探地问道:“哥,你也是玩家吗?”

  没等谢道吾回答,他垮下肩膀,大大地吐了口气:“终于看见个活人嘞。哥哎,你不知道我那个倒霉的哟。”

  “天杀的!我竟然刷新在峡谷里!都还没准备好嘞,妈耶,那石头崖壁竟忽然拧开了张嘴,给我发布任务…真个吓死人了!”

  他一边向谢道吾嘟囔着,一边毫不客气地搭上了他的肩膀,显得熟络异常,好似多年的老友。

  对于送上门的情报,谢道吾向来是来者不拒。

  可是…

  他眉梢微动,侧眼瞟了眼内室,只见那绣花鞋摇摇晃晃,似乎随时要晃出来。

  他立刻抬高音量,佯装生气道:“我说兄弟,你好没规矩!怎么喝喜酒,喝到人洞房里来了?”

  “喜酒?哪来的喜酒,没见着啊…噶?”对方显然有些摸不着头脑。

  嘿,这家伙。

  谢道吾急忙伸出手掌,堵住了那人的大嘴巴。

  “你是不是喝醉了?”他又把声音拔高了一截,同时不忘偷偷向内堂里瞥了一眼。

  还好,新娘女鬼似乎被他的话给安抚住了,重新坐回了床边。

  她双手交叠平放在喜服上,盖头略略倾斜,露出那张猩红的嘴唇。

  只是嘴唇不断开阖,裹着模糊不清的涎水,仿佛在喃些个什么。

  根本不用他往下思考,因为,下一秒,呢喃声贴在他耳畔,骤然拉大——

  “着红妆,穿嫁裳,出嫁到邻旁。

  唢呐吹响,曲声绵长,喜堂呐,在中央。

  在中央,红烛摇曳影成双。

  却不见吾郎。

  心儿慌张,脚步儿忙忙。

  郎君啊,在何方?嘻嘻,郎君啊,你何处藏?”

  “嘻嘻,郎君,我好像看见,你咯?”

作家a7fMap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