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挺菜的,怎么都管我叫帝国之光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18章:有人打听

  看到江云的瞬间,狱警的面上不由露出了一丝异色,诧异的开口道:“咦?你没事?有个叫杜飞的犯人举报说你被一群犯人堵在货仓里殴打,难道他看错了?”

  “杜飞?”江云内心一暖,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室友竟然找到狱警来救自己。

  虽然说有点好心办坏事的感觉,但至少也是为自己着想。

  不过现在...狱警堵在门外,到让江云面上露出了一丝尴尬之色:“呃...确实是这样的,我被其他人堵在货仓里殴打,过程倒是没有说错...”

  “过程?”

  狱警狐疑的瞥了一眼江云,很快意识到什么,连忙走进仓库之中,第一时间打开了仓库里的灯。

  “呲...”

  仓库灯光亮起,很快仓库中的一切清晰明朗的显露在了狱警们的面前。

  “哎哟...”

  “好疼...”

  “啊...”

  一名名犯人,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痛苦呻吟着,让狱警们一个个傻了眼。

  不仅如此,整个货仓,就像是被什么可怕的力量肆虐了一遍一般,货架伤痕累累,四处都是被打穿的孔洞。

  “于海?!”就在这时,为首一名狱警视线落在了其中伤势最重,身形最魁梧的身影上,顿时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低声开口道。

  于海!

  这可是犯人中的基因战士,是狱警们重点观察的对象。

  可以说在监狱中为霸一方,有不少犯人愿意追随此人。

  这样的大家伙,在监狱中横行霸道,只要没被狱警抓住小尾巴,便是管止不住的存在。

  但现在...于海竟然躺在地上,浑身是血,失去行动能力。

  狱警能感觉到于海还活着,出手之人很有分寸,并没有吓死手给自己招惹麻烦,仅仅是让于海失去战斗能力,外加上疼痛难忍而已。

  那么问题来了...

  究竟是谁出手,将于海给打成这样?

  难道是监狱里其他势力的老大?

  狱警面色凝重,这里很有可能发生了大规模打斗,难道是监狱里的势力争斗?

  等等,好像又不太对劲...

  狱警的视线,很快又落到了江云的身上。

  刚刚推开门,便只看到江云一人走出来来。

  如果是大规模打斗,为什么江云能跟个没事人一样的从货仓之中走出来。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江云!”狱警沉声开口问道:“老实交代!”

  “我交代了啊,警官先生,我被这群人骗到了货仓里,然而发生了围殴事件。”

  江云的面上,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眼神无辜的开口说道。

  你被这群人骗到货仓...

  然后被他们围殴??

  狱警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呻吟的众人,随即又看了看完好无损,一脸轻松的江云。

  ????

  你管这叫别人围殴你?!

  “滴...狱警觉得你在说谎,获取2点天赋点...”

  听到脑海中传来的系统提示音,江云心累。

  咋就不相信我呢?

  确实是围殴事件啊!

  不过是我一个人围殴他们一群,有啥毛病吗?

  “暂时定性为犯人间的群殴事件,现在先把这群人带去包扎一下,江云你跟我来,参与群殴监狱规定要关小黑屋3天!”

  为首的狱警,用不善的眼神看向江云,低声开口说道。

  无论过程如何,甚至结果如何。

  监狱有时候不需要讲求证据。

  当狱警们来到门口,看到货仓里呈现这副模样之后,不管监控能不能看出来货仓发生了什么,货仓里的所有人,都得关禁闭!

  这就是监狱的规矩!

  听到狱警的话之后,江云张了张嘴,想要辩解。

  自己是受害者,是被骗到这里被迫反抗的人,不应该一同被关禁闭。

  就在这个时候,货仓之中响起了一个虚弱,但却坚定的声音:“警官先生,今天确实是我们将江云骗过来,想要围殴江云。”

  “只是技不如人,打不过江云而已。”

  “不用罚他,我们伤好了自己去禁闭就行。”

  听到这个声音后,众人一愣,随即便看到于海颤颤巍巍的支撑着货架,站了起来。

  他视线看向江云,随即低声开口道:“你是机械师,修复出品质更高的机械部件是很正常的,我之前听信别人的教唆,以为你是抢夺减刑名额的关系户,但现在看来,你是依靠自己能力而非关系。”

  “这事是我错了,我认,无需关江云的禁闭!”

  于海低声开口,倒是让江云有些意外。

  他原以为这群犯人都是争狠斗勇,阴险狠毒的混混,但没想到这个于海竟然敢做敢担。

  难怪拥有如此人格魅力,能吸引不少犯人追随于他。

  听到于海的话之后,几名狱警相互对视一眼,随即点了点头:“好,于海,竟然你主动认了,那这事就这样。”

  “给你们一周时间养伤,养好伤了都给我老实关禁闭去!”

  狱警低声开口,很快几名狱警走上前去,或架或扶的带着犯人们前往监狱医务室包扎疗伤。

  为首的狱警深深的看了一眼江云。

  江云...竟然是机械师?

  意外,倒也不算意外。

  也是,这样一位在科技领域上有所建树的天才,不是机械师才让人感到奇怪。

  不过...前些天的时候,自己接触过江云,明明没有在江云的身上感知到任何源能波动啊。

  为何...

  狱警摇了摇头,索性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转身离开了此处。

  ...

  此事就这样过去了,而江云在遭遇此事之后,倒也没有继续看书的兴致,他将书籍归还给图书馆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牢房。

  “卧槽!江云,你回来了!”

  才回到牢房,杜飞便立刻凑到江云面前,上下打量着江云,随即松了一口气:“害,还好我喊狱警喊得及时,不然你今天就要被打了。”

  “我听说你被王贺叫到货仓,就感觉不对劲,果断举报给狱警,幸好你没被打!”

  杜飞笑着开口说道。

  看到杜飞面上松了一口气的神情,江云内心一暖,笑着点了点头:“还行,从来都只有我肛别人,没有别人肛我的,放心吧!”

  经过这件事,江云倒是接纳了杜飞这个狱友,闻言倒也和杜飞打趣了起来。

  “呸,吹什么牛逼,要是狱警去得慢了点,估计你马上就菊花残了。”

  杜飞摇头晃脑,根本不信,只觉得江云在吹牛。

  “滴...获取天赋点+2...”

  “害,吹牛就吹牛吧,无所谓。”

  江云摇头,要让杜飞知道自己已经成为机械师,而且还是二级机械师,估计杜飞会吃惊无比,甚至和自己保持距离。

  基因战士,在这个社会地位尊崇,哪怕基因战士没什么架子,普通人都会下意识的敬畏基因战士。

  正想着,杜飞突然凑到了江云身旁,小声的开口道:“嘿,兄弟,你不是去机械修理车间劳改吗?帮我打听个人!”

再也不喝咖啡了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