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驿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五 姐姐,弟弟

  梦里。

  郭尚杰在我远远的左前方,阿姐在我远远的右前方。他们都是我记忆中的样子,都很年轻。

  他们都在看着我。

  我向他们走过去,他们也向我走过来。

  我不停地走着,可是我慢慢发现,好像我和他们之间的距离一直没有改变,我和他们之间没有变得更近。

  “你们快过来呀!”我着急了,跑起来要奔向他们。

  他们也奔向我,可是,我们之间的距离仍然没有丝点靠近。我更加着急了,加快了脚步,几乎要飞起来一样,直到我气喘吁吁,他们也气喘吁吁。

  “你们倒是快过来呀——”我有些呜咽了。

  我在床上急出一身汗,终于惊醒了过来。梦里他们的脸是那么的真实,虽然我如何努力靠近他们,也没办法接近一点,但是我却见到了很久以来,不同于照片上他们再也不会变化的脸庞,我很知足。

  可是,思念一旦在梦里有了些许浮现,就再也不会停止。往后的几天,我都如此梦到他们。每次都是我惊醒才作罢。

  我开始有点厌恶这个地方了。在这个世界,想要的东西弹指可得,让我深信我将在这里无忧无虑。可是几天的梦下来,这个世界却不回应我的思念,即使在梦里,它也不能让我如愿。

  而我在梦里,与他们的距离越来越遥远,我跟他们越跑越远,就像我们一同成长,最后却到达了彼此无法跨越的鸿沟——天人两隔。

  我被惊醒得越来越频繁,直到有一天,我身心俱疲地坐在床上,脑子里不断重现梦中不断出现的场景,只是这一次,我只能看见两个模糊的黑点了。

  我不敢再睡觉了,我害怕继续睡下去,他们就永远消失了。我害怕我要是继续梦到他们,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孤孤茫茫地在梦里游走,没有他们给我指引梦里前进的方向了。

  “噔——噔——”门口突然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这么深的夜,是谁会来敲门?我深深的疑惑,我猜测是不是郭尚杰来找我了,因为他的信中,并没有说他要什么时候离开这里,也许永远都不会离开这里。

  这样子猜测的时候,我心里还有些小小的欣喜,算是小小的慰藉。只是这种无端的设想,连我都觉得有点可笑,只好停止了。但无论如何,此时的敲门声,将我从惊惧的梦里拉回来了。

  “谁呀,谁在敲门?”我提起声音,向门外喊去。声音有些不自然,在发抖,好像力气在梦里用完了似的。

  “是我,李依伊。”门外传来了李依伊的声音。

  李依伊?她这个时候来我这里干什么?

  “来了来了,你等一等……”

  我给李依伊开了门,她依然是那一袭长裙。

  “这么晚了,你来这里干什么?有急事找我?”我向李依伊发问,“来来来,先到里面坐下吧。”

  “无事不登三宝殿嘛,来了肯定有事。”李依伊坐下后,说,“不过你也别紧张,对你来说不是什么急事,但是对我就是很急的事了。我来,就是负责缓解一下你在这里紧张焦急的情绪的。作为你的引行者,帮助你适应这里是我的责任,要是让你一直这样下去,我可是要被问责的。”

  “哦,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我不知道怎么说,“我”字拖长了一会。

  “当然是我可以窥探你的梦境啦,”李依伊笑着说,“开个玩笑,呵呵呵。我虽然不知道你怎么回事,但是我还是能知道你最近一直被某个梦困扰,就是想来看看能不能帮上你。”

  “帮我?”我叹了叹气,因为我知道有些事旁人是帮不上的,要是帮得上忙,郭尚杰也不会那么早就离开人世了,“你帮不了的。”

  “说说看嘛,”李依伊像是打趣,又带着真诚,或许还夹着关切,“我在这里五十年了,也许我有办法帮你呢?”

  我虽然不抱希望,但是还是向李依伊详实说了我做的梦,因为我需要一个人可以给我倾诉,我无力再继续承受这些,我活着的时候已经承受足够久了。

  “原来是这样啊。”李依伊好像有些吃惊,“看来你很想念你姐姐和郭尚杰,真是一个多情的人呢。”

  “不过不管怎么说,作为你的引行者,呃……还作为你半个阿姐,”李依伊继续说,“我还是有办法的。”

  我心里一阵震动,感觉好像抓到一丝希望,急忙问李依伊:

  “'阿姐',你真的能帮我吗,你真的能让我见到他们吗?”

  “呵呵,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能不能变年轻点的模样再叫我姐啊?”李依伊突然笑了起来。

  “可以,当然可以!”我快速接过李依伊的话,我之前猜测李依伊二十五岁上下的样子,于是我变成了二十二岁的我,因为姐姐关熙,就是大我三岁,我接着说,“可以吗?现在这个样子,叫你一声阿姐可以吗?”

  “呵呵,可以的。这样算起来,以后你就是我半个弟弟了。”李依伊似乎很开心,“我倒是有办法让你再见到他们两个。只是,事情都有代价……”

  “代价,什么代价,不管什么代价我都可以接受。”我脱口而出,没有经过任何思考,我只知道我想要见到他们。

  “代价,就是如果被上面的人发现了,你就会被强制驱赶,被迫去下一世,然后你就再也没有机会想起他们。如果你还没在这里,在这个类似天堂的地方待够的话,是得不偿失的哦。你确定你真要这么做吗?”

  “我确定,请你让我见到他们。阿姐,我真的想见到他们。”我向李依伊投射出祈求的目光。

  “你啊,果然是感情的动物。”李依伊接过我的话,“那我这个新认的姐姐呢?你这样我可是很伤心的哦。”

  我不知道怎么接话,因为我的急切,反而像是在利用李依伊,不对,是利用我的阿姐。我沉默着。

  “呵呵,逗你玩的啦,我的弟弟。”李依伊看出我的窘迫,缓解尴尬地说,“哪有姐姐不愿意帮弟弟的呢?如果你做好决定的话,身为你的姐姐,我没有理由不帮你。”

  “谢……谢谢你,姐姐。”我试探地说出“姐姐”两个字。

  “诶,这才是你现在该有的嘛,我才不管你活了几岁,你现在二十二岁的模样,就不用拘束地叫我啦。”李依伊听到我叫她“姐姐”,好像很开心的样子,“既然都这样了,那我就帮帮你吧,我亲爱的弟弟。”

  “好,那就麻烦你了,姐姐。”我内心一阵欣喜,虽然说这话的时候,我还觉得我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但是当我想到我现在是二十二岁的模样,就全然无所谓了。

  “哎,你又来,跟姐姐不用这么客气!”李依伊说,“现在的话,你想见到他们,那你还记得你曾经和他们生活过的地方吗?你得带我去那里,我才有办法让你见到他们。”

  一起生活过的地方?我脑子在努力回响,想得出神,看到院子里那棵高大的木棉树。

  “想到了,我想到了!姐姐,我想到了,那是我们从小长大的地方,我知道那里怎么走!”我激动地对李依伊说。

  “行,那你要什么时候出发呢,弟弟。”

  “明天一早天亮就走吧,”我说,“不,姐姐,我们现在就走吧!”

  “呵呵,那还是明天吧,”李依伊轻轻地笑着对我说,“现在你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平复一下心情吧。我就先走了,看你这副兴奋的模样,一点也没有七十多岁的沉稳。”

  “我现在才二十二岁啊,姐姐,哪里有七十多岁!”我好像开始适应二十二岁的我了,说话就像跟李依伊撒娇一样,“那我就去睡觉啦,等你明天过来。你一定要记得啊姐姐。”我一边走一边说,一边送她到门口。

  “好好好,不会忘的,明天就是明天。倒是你,别睡过头了。”

  目送李依伊走远后,我照了照镜子,心里想着,年轻的“我”的模样,好像并没有像之前那样难以接受了。

  洗了把脸,我就回去睡觉了。依然梦见了姐姐关熙和郭尚杰。

  但是他们就在我的眼前,虽然没有说一句话。

  这是一个梦乡里香甜的夜晚。

初名李子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