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驿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七 “姐姐,对不起”

  李依伊怎么睡着了,坐着也能睡着,真是不一般。

  我有点害怕,虽然月光能照进来,教室也算半个亮堂堂。只好继续在那喃喃自语,缓解心中的恐惧。我也不敢抬头,不敢四处张望,就低着头自说自话。

  终于,我看见地板渐渐亮起来,抬起头,阳光已经洒在李依伊肩头。我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李依伊也没有收到惊吓,稍微缓了一下就恢复精神了。

  “什么嘛,说到底还是我守夜。”我假装有点生气。

  “那真是谢谢你,我的黑夜骑士。”李依伊笑了一声。

  “今天该说正事了,”我说,“之前也没问你,你要怎么让我见到他们?”

  “这个嘛,我有个办法能让你回到过去。”李依伊凑到我的耳朵边,“你看见那个黑板了吗?你也上去写一句。然后我就能把你送回去。”

  “啊?就这么简单?”我不禁怀疑李依伊的法子有没有用,“你不会在耍我吧姐姐。”

  “耍你干嘛,我答应了的事,就没有骗人的。”

  “那好,我去写。”我也只好相信李依伊,站起来就要往讲台那边走过去。

  “诶,等等……我还没说完呢……”李依伊拿出一只石膏做的兔子雕像,“拿好,这是我的一个随身物件,可爱吧?你也给我你一个东西吧,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互相联络,也能知道对方那边的情况。”

  “可是我好像没带什么东西。”我真是的,一个东西也没带。

  “啊——你抓我头发干嘛!”我喊出来,被李依伊抓头发确实有点痛。

  “诶,就用你的头发吧,一根可不够,要是丢了怎么办,多抓几根。”李依伊一脸坏笑,“三根,三根应该不为难你吧。”

  然后李依伊就把我的放在她随身携带的小包里。

  “行了,你放心去吧。这里有什么事我帮你应付就好了。”

  “好,那我就去了。”

  我走到黑板前面,写下“关煦回来看看,20……”,还没等我写完日期,就看到眼前一阵模糊。

  “诶,我还没写日期呢!”

  我慌慌张张回头,模模糊糊看见李依伊摇手,嘴里好像在说,“笨蛋,下次记得先写日期,再见……”

  我听不太清,但大意好像如此。这个李依伊,都要分别了还在骂我!

  我来不及纠结李依伊骂我,因为我眼前越来越模糊,光亮越来越强,刺得我睁不开眼睛,我只能闭着眼拿起手挡住,等到我闭着的眼睛缓了过来,李依伊已经不见了。

  李依伊不见了,我突然有点不舍。李依伊对我来说,绝对是位好姐姐。

  我看着讲台下,课桌椅整整齐齐,窗户也都紧闭着,连黑板上的字也没了,但是没有一个学生,突然,我看见黑板右侧写着:

  英语周末作业:

   U3单词 5+3……

  “现在是周末,难怪没有学生。”我有点兴奋,因为万一要是有人我不适应怎么办。

  我飞奔下楼,循着记忆往家里跑。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快往家里跑,可能第一时间只想回阔别已久的家吧。

  我快速跑出教学楼,等跑到学校门口,看到大门紧闭,我停住了。我有点好奇,我现在是人还是“鬼”,于是我试着触摸紧闭的门,手指果不其然摸不到就穿过去了。

  虽然这在我的意料之中,但说实话,我有点失望。我回到了这里,有机会与他们再见一面,但是也只是能见到他们。

  我的私心在作祟,我想要是能变成这个时空的我,尽力改变过去,也许将来就不会留那么多遗憾了。

  我突然感到我的想法很自私,内心稍作挣扎,将不该有的想法拉了回来。

  我直接穿过学校大门,然后又有点不舍,又走进去,反反复复走了几次,确定我只是一个魂魄后,才终于死心。

  我想的是,今天先去家里,看看我的姐姐,然后再去看看郭尚杰。这样就很满足了。

  但是,我既然都到这里了,那就多看看一些记忆中的人吧。只看姐姐和郭尚杰,未免有些可惜了。

  我到了家门口,就看见我骑在姐姐脖子上。我摸了摸我右眼右上角的疤,没记错的话,我这个疤就是在这个时候留下的。

  骑在姐姐脖子上的我,现在六岁,姐姐现在九岁。

  其实我以前都不知道我眼角的疤是怎么来的,有一天我问起姐姐,姐姐跟我说是我小时候非要玩骑脖子,骑上去了后又不想下来,她最后实在太累了,一不小心就把我摔下来,导致眼角留疤了。

  姐姐是这么告诉我,但是我真的已经不记得有这一回事了,所以对于这一段事情的记忆,是姐姐强加给我的,所以我以前也就当做这件事确实是这样发生的。

  “弟弟,我们休息一下好不好?”

  姐姐好像有些累了,身体有点颤抖。

  “不行不行,我还要骑!”六岁的我不仅胡闹,脑子还迟钝,居然看不出姐姐现在很累,更过分的是,还在脖子上晃来晃去。

  那段被强加的记忆,现在有画面了。但是我却不想要有这样的画面,与其这样,还不如让它就以文字存在我的记忆里。

  我此刻真的很想夺舍六岁的我,然后赶紧下来,让姐姐好好休息。

  突然,我看见姐姐一个脚步没站稳,要摔倒了,我赶紧跑过去,想要接住,可是,我做不到,我眼睁睁看着姐姐穿过我伸出的手摔倒在地,然后她长长地“啊——”了一声,紧接着传来的,就是六岁的我震耳欲聋的哭声,眼角还淌着血,顺着脸颊流下去。

  “哭什么!”在屋里睡觉的爸爸,被六岁的我突如其来的哭声吵醒,愤声喊着。然后走出门,看见眼角在流血的我,先是抱了起来,用手捂住伤口,就往最近的小诊所跑去。

  小诊所不远,走得快三四分钟就能到,何况爸爸此时是跑着去的。姐姐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跑,但是我看到她的膝盖也蹭出了伤口,手臂也有一些。

  “你跟过来干什么,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爸爸凶狠狠地说,“滚回家呆着去。”

  我对这一切无能为力,我看到了姐姐的害怕,极度的害怕,姐姐不敢跟着了,低着头,泪眼汪汪地慢慢走回家,然后一边哭一边擦眼泪。

  爸爸回了家,就用手臂宽的竹板打了姐姐一顿,姐姐一直在哭着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下次不敢了”等等之类的话。

  我听得心疼,可是我真的想帮却帮不上忙,姐姐当时为什么没有把她被爸爸打的事情也告诉我呢?

  我更加无助了。如果我回到这里,是看着一些事情就在眼前发生,对于坏的事情却无能为力的话,我回来看看他们还有什么意义?尤其是我看到姐姐并没有过错,却还是被父亲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时候。

  我扭头就走,我不忍看下去,我也没有勇气继续看下去了。

  走着走着,我想到李依伊给我的兔子,我记得她说可以用兔子跟它联络。

  “李依伊,阿姐,李依伊,阿姐,你听得到吗?”我从口袋里拿出兔子,对着兔子讲。

  没有回应,李依伊这个骗子,我握着兔子发呆。

  “诶,听到了听到了。”突然从兔子那里传来声音,“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么快就联系我了?”

  “阿姐,我问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我霸占我现在的身体吗?”我有点激动,好像抓到了解决事情的希望。

  “你先别着急,发生什么事了,你告诉我先。”

  我把我看到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李依伊。

  “好,你先别难过。”李依伊安慰着说,“我倒是能让你在的那个时空只有一个你,但是……”

  李依伊停住了,没有往下说。

  “但是什么?”我急着问,“阿姐,你告诉我,但是什么?是我要付出的代价更大是吗?”

  “嗯,是的。”李依伊停顿了一下,“本来让你回到过去,已经是违规的了,如果强行改变过去发生的事,你付出的代价可能会更重。”

  “代价?阿姐,你能告诉我是什么代价吗?”我轻轻发出疑问,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会有什么代价。

  “你强行霸占那个身体,如果被发现,他们就会禁止你回到现在的世界,并且抹去你的存在。抹去你的存在,不是说让你去下一世,而是永永远远都不会有你了。”

  我犹豫了,我承认,我想要改变的,不止眼前姐姐被冤枉的事情,这种事情改变了可能不会被发现,但是我改变的太多事情的话,难保不会被发现。

  我纠结着,我本来就是怀着私心到这里的,我来的时候也想过要改变一些事情的,既然现在到了这里,就应该把握住机会才对。

  “阿姐,我决定了,我要占用我这个世界的身体。我确定要这么做。”

  “好吧,希望你不要后悔。”

  “我不后悔!”

  我突然感觉我被一只强壮的手拉拽着,我看不清四周,直到我发现我躺在床上,右眼角绑着纱布,耳边传来姐姐稀稀拉拉的哭泣声。

  很小声的哭泣声,但是我听到了。

初名李子 · 作家说

“弟弟,做你想做的事吧,希望我也没有后悔帮你。”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