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驿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八 短暂的相处

  我躺在床上,眼角的阵阵不轻不重的灼痛。疼痛虽然是六岁的身体的,但是我还是能感觉到它。

  现在不是沉浸在这伤口的时候,我尝试控制着“不属于我”的身体,很庆幸,身体听我的。

  我慢慢起身,低着头循着姐姐的哭泣声走过去。突然“砰”一声,有什么东西摔在地上。

  是李依伊给我的兔子,两只长长的耳朵摔掉了,变成了一只无耳兔。

  我只好赶忙捡起来李依伊给我的兔子,还有它的两只耳朵。然后朝姐姐那边走过去。

  姐姐环抱着自己,蹲在墙边。

  “姐姐……”我低着声说,“姐姐,对不起……”。

  我低着头站着,姐姐抱着自己蹲坐着。

  然后我也蹲了下去,轻轻抓着姐姐的胳膊,又说了一句“对不起”。

  姐姐没理我,还是埋着头。

  “对不起,弟弟,我把你摔了。”姐姐偷偷抬起眼睛,怯怯地说,“你眼睛还好吧?”

  “没事了,姐姐,已经不疼了。”我的鼻子突然酸了一下,一滴眼泪滑出眼眶。

  眼角还在泛疼,但是抵不过我看见姐姐难过受伤的难受。

  要是我小时候也能这么懂事就好了,那样就不会常常惹得姐姐不开心。

  “不疼了就好。”姐姐吸了一下鼻涕,拿出手摸了摸包在眼角的纱布的下沿。

  “姐姐,以后我们不骑脖子了。”我坚定地说出这句话。

  我和姐姐就在那呆着,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才能让姐姐心情好一点。而姐姐还在时不时吸鼻涕,我知道是姐姐还在被委屈笼罩。

  慢慢地,姐姐吸鼻涕频率变少了,眼角也没有新鲜的泪水淌下来。留有的,是一双哭得清澈的眼睛,眼瞳如同躺在清河下的黑色鹅卵石,正在左转悠一下、右转悠一下。

  我知道姐姐心情慢慢好转了。但是心里的委屈应该没有消失,它可能只是深深埋藏在心里,在以后又遭受莫名的委屈时,连同它一起奔涌出来。

  但是我不知道怎么打消掉姐姐心里的委屈,委屈是不能积压的。

  “姐姐,这个兔子给你。”

  我拿出了空空的口袋里仅有的一只无耳兔子。我其实不确定失去了这个兔子,只靠两个兔耳朵还能不能联系上李依伊,但是此时对于我来说,身上只有这个可爱的兔子,除此以外,我没有什么东西。

  如果不能联系李依伊,我可能就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去我的魂驿里安歇。

  但是不重要了,如果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那我在这个世界,做一个乖弟弟,不让姐姐操心也是好的。

  “这个是……兔子?”姐姐犹疑了一下,“它的耳朵呢?为什么它没有耳朵啊?好可怜的兔子。”

  姐姐虽然这样说,但是兔子在她手里翻腾了几下,姐姐也笑了起来,“其实没有耳朵也挺可爱的,你说是吧?”

  “是挺可爱的。”我不知道姐姐在问我还是问兔子。

  “我在问兔子啦,没问你!”

  看起来,姐姐好得差不多了,都有力气打趣了。

  我也不安的、愧疚的心也放松了一些,这件事应该可以放一段落了。

  明天是星期天,我应该还是在养伤,不能活蹦乱跳。医生也说了不要到处乱跑,碰到伤口就不好了。

  不出意外,我就应该在家呆一天了,呆一整个周星期天,然后趴在桌子前写作业。

  晚上睡觉前,我还在担心爸爸继续责骂姐姐,但是没有发生。妈妈在姐姐睡觉前,好像还去安慰了一下姐姐,我不太确定妈妈去了没,但是她是跟我这么说的,说她去哄一下姐姐。

  “喔喔喔——”

  不知道谁家的鸡打鸣了,我也被吵醒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昨天我睡得并不踏实。

  “还痛吗?”妈妈摸着我的头问我。

  “不痛了。”我摇摇头。

  “不痛了就好,但是今天也不要出去乱跑,不要又磕到了。”妈妈叮嘱我。

  “好,不出去跑。”

  然后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吃早餐,氛围怪怪的,姐姐不敢直视爸爸,我也不敢说话,怕激起爸爸的火。只有妈妈一直在说着各种话调和气氛。

  “关煦!”吃完早饭,我刚打开书包,拿出作业要写,突然门外传来声音,一个脑袋探进来,“关煦在吗?”

  他是?我好奇地看出去。

  是郭尚杰!是尚杰来找我玩了。我的整个心都被吊起来了,好久不见的朋友。

  “哎,是尚杰啊!”妈妈接了郭尚杰的话,“关煦受伤了,今天不能和你出去耍了。”

  “尚杰,我在这。”我朝郭尚杰大喊,想他招手。

  “阿姨,我不跟关煦出去玩,我看看他。”郭尚杰礼貌地回我妈妈。

  “诶,那好,关煦在那边呢,”妈妈指了指我的方向,脸转到我这边,“关煦,你同学来找你了。”

  “妈,我听到了。”我兴奋地喊着。

  郭尚杰几乎跑着到我这边。

  “你眼睛怎么了?”

  “摔了,没什么事。”

  “没事就好。”郭尚杰盯着纱布看,“本来我找你,是要带你去摘水果的。现在你去不了了,一会我自己去吧。”

  “不,我要去。”我漏出一丝坏笑,“我跟我妈说我去你家写作业就好了。”

  “那就这样说定了。”郭尚杰压着十分低的声音,眼角还偷偷瞄向我妈妈。

  我匆匆忙忙把刚拿出来的拼音作业本塞回书包里,背起书包。

  “妈,我去尚杰家写作业。”

  “写作业就好,不要出去乱跑啊。”妈妈还是有些担心地嘱咐。

  “知道了。”我提高了声音,就怕妈妈听不见。

  走出门,心里坦坦荡荡的,根本就没把妈妈的话放在心里。

  我们还是先去了郭尚杰家里,书包一放,就往外跑。

  以我现在的理智,是要先写完作业再去玩的,但是,我必须依从我六岁的身体。

  贪玩的六岁。

  “摘什么水果?去哪摘?”我问郭尚杰。

  “桑葚,你听过吗?桑葚!就在我外婆家,院子有两棵棵桑葚树,不高,我们都能摘到。”

  “没听过,好吃吗?”我装作不知道,因为我知道的话,也要说不知道。

  “好吃,肯定好吃,不好吃你打我!”

  “我才不打你,不好吃你就帮我写作业。”我心里想着,不管好不好吃,我都说不好吃就是了。想着想着就发出了奸计得逞的笑声。

  “噫,你是不是要耍赖?”

  “耍赖?耍什么赖?”

  “到时候你一直说不好吃怎么办?那我岂不是就要帮你写作业了。”

  “肯定不会的,你放心吧。”看到计谋被识破,我只好口是心非地说。

  我们到了郭尚杰外婆家里,打了声招呼就往那两棵桑葚走过去。

  确实长得矮矮的,可能才种下不久,但是却能结果了。

  黑黑紫紫的桑葚果,伸手就摘到了,我摘了一颗,跟着郭尚杰,把果子放在衣角擦一擦就吃了。

  “啊,呸呸呸,好酸!”郭尚杰才嚼了两下,就吐了出来,“完了,这下要帮你写作业了。”

  “挺好吃的呀,酸酸甜甜的。”我实话实说,因为酸味正是我的心头好,“作业你就不用帮我写了。你看,我诚实吧?”

  “这可是你说的!”郭尚杰听到我说好吃,松了一口气,像是自己的作业也不用写了一样,挺起了幼小的腰杆,“作业你就自己写吧。”

  “本来也是我自己写。诶,可以让我带点桑葚回家吗?”

  “应该可以吧,我去问问我外婆。”

  郭尚杰拽着我就往她外婆家里走。

  “外婆,我同学说这个桑葚好吃,可以让他带一点回去吗?”

  “可以,要多少就带多少。”郭尚杰的外婆笑着说,“尚杰他外公也就拿来泡点酒,家里也没人爱吃这个酸不溜秋的东西。”

  于是我收获了半袋塑料袋的桑葚果,沉甸甸的。

  离开尚杰外婆家时,尚杰外婆塞给他两块钱。

  两块钱可不得了,这两块钱让我们挥霍了一个下午,我们买了不少三无辣条,就在小卖店附近吃完。

  郭尚杰让我跟他一起吃,他说带回家一定会被她妈妈骂,然后扔掉。我深以为然,就帮他分担了。

  我们回到了郭尚杰家里,已经下午四点钟了,我们拿出作业写了一会,没写完我就要回去了。因为我总得写一点,妈妈问起来的时候才好敷衍过去。

  回到家,妈妈看我提着桑葚果,急忙问我是不是偷摘人家的,我解释了一下,妈妈才松了口气。

  我看妈妈没问我作业的事,就拿了几颗去洗了一下,跑过去送给姐姐吃。

  姐姐正在写自己的作业,我看了一下,应该是才开始写,她应该又帮隔壁老婶洗衣服了。

  我从小就疑惑为什么姐姐要怎么做,直到现在也想不明白。我也问过姐姐,姐姐也只是说顺手帮忙。

  所以姐姐一直在附近的人里落了个好口碑,都夸她善良,经常向我妈妈夸赞生了一个好女儿。

  姐姐吃了我的桑葚,跟郭尚杰一个反应。

  “好酸啊,关煦,你是不是要害我!”

  姐姐好像有点生气,但应该是装的。

  “怎么你们都不喜欢吃酸的?明明很好吃啊。”我当着姐姐的面吃了一个。

  “那就都给你吃吧。”姐姐把我洗的几个桑葚都喂给我了。

  等到我搞定作业,都到了要睡觉的时候了,但是不得不说,好像还真有点累。可能因为我也是这个身体的主人的原因吧。

  半夜的时候,我梦到六岁的我走在茫茫大雾里,惊醒了过来,好奇怪的梦,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阿姐……”我拿出兔子耳朵,轻轻呼喊,“阿姐,你能听到吗?”

  “听到了。”兔子耳朵传来李依伊的声音,“正好我也有事要找你。”

  “那我先说吧,我做了一个梦,梦到现在的我走在迷雾里。”我压着声音,怕吵醒家里睡觉的人,“这是不是什么不好的预兆?”

  李依伊沉默了,看来我的想法可能是对的,也许这就是不好的预兆。

  “喂,阿姐,听得到吗?”我试探着问。

  “噢,听到了。”李依伊好像被惊醒了一样,“关煦,你听我说,这个梦它可能不是梦,而是一个事实。”

  “事实?”我满脸疑惑,“可是我在我的房间里睡觉啊,这里也没有起雾……”

  “不不,我的意思是,”李依伊打断了我,“你现在那个世界的你,由于被你抢夺了身体的控制权,现在正躲在你身体的某个角落,漫无目的地走着。”

  “这么严重吗?”我吓了一跳,大声叫了出来。

  我听到门外有脚步声,我心里有点害怕,盯着门看,原来是妈妈。

  “关煦……关煦……”妈妈走到我床边,轻轻呼唤我的名字。

  我紧闭双眼,嘴里胡乱说着一些词语。

  “原来是做梦。”妈妈轻轻说了一句,摸了摸我的手就离开了。

  “是的,所以,你不能一直占着那个身体。”李依伊说,“不然,等你离开的时候,那个世界的你,就会像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梦一样,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你赶紧帮我离开这里吧。”我虽然有点不舍,但理智告诉我我必须得离开这个身体。

  “你试着自己离开吧,你只要想着离开那个身体,你就可以出来了。”

  “好,我试试。”

  果然,我就像灵魂出窍了一样,这感觉就像我在医院病房里死去一样,没什么防备,我就离开了躯体。

  我看着六岁的我在床上安详地睡着,心里踏实了一点。

  “阿姐,我出来了。”

  “你现在可以回来吗?”

  “回去?”我不知道李依伊为什么突然要我回去。

  “对,回来,有事要跟你说。”

  我虽然还没想明白,但是李依伊让我回去,应该是有她的道理的。

  “行,阿姐,那你帮我回去吧。”

  说完这句话,我眼前的景象就像被送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一样,不断模糊。

  我要回到原来的世界了,就是如此的突然,一点准备都没有。我甚至还没从见到关熙和郭尚杰的兴奋中走出来,就回到了原来的世界。

初名李子 · 作家说

为爱发电的感觉也挺不错的。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