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侦手札之归途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四章

  黎淮假意和对面疑似“X”的家伙拉扯了几句,便通过了“她”的好友。

  黎淮继续与疑似“X”互发着信息,进行着一场在不知情人士眼中尽显暧昧的拉扯。

  黎淮在聊天途中对对面的账号进行了信息监测,将截下来的信息流发往技术部门,意图能发现“X”的现实信息和所在地址。

  很遗憾,这个账号的ip地址依旧显示为海外地区,具体信息不可查。

  “果然是你啊。”与当初调查“绵绵云”账号时一模一样的情况,让黎淮确定了对面就是凶手“X”。

  “哥,我们时间来得及吗?”徐阳秋看着黎淮结束了与“X”的聊天,有点担心不能赶在剩下的四天将“X”引出来,抓捕归案。

  “只要按照计划执行下去,就没有问题。”黎淮知道想要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将“X”抓捕归案很难,但是现在他是计划的核心执行人,为了不打击徐阳秋和慕宛凝的士气,他只能肯定地,不带一丝犹豫地回答这个问题。

  “你们觉不觉得,林语母亲那边的问询记录,有点不对劲?”黎淮他们这几天除了在网上布置陷阱外,还抽空去和林语母亲确认了关于唐婉婉的相关信息,以及她对于林语的看法。

  “确实,她太紧张了,特别是我们提到林语的时候。”慕宛凝接上了黎淮的话,“而且,她似乎对唐婉婉,不太上心?”

  她回忆起当时通过电话与林语母亲交流的过程,皱了皱眉头。

  “原来你们也这么觉得的吗?”徐阳秋也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明明唐婉婉的抑郁症都那么严重了,她居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她才会变成这样的!”

  【“婉婉抑郁的原因?我不太清楚。”

  “可能是那孩子本来就比较敏感,抗压能力不行,所以才会遇到一点压力就要死要活的。”

  “真是的,净给人填麻烦。”】

  徐阳秋回忆起当时林语母亲,同时也是唐婉婉的妈妈说出的话语,不由得感到一阵无力与对唐婉婉的怜悯。

  “哥,我觉得林语母亲应该知道点什么,我们问到林语的时候,她的状态,实在是太不自然了。”

  “是啊,我打算去一趟B市了,你们要一起去吗?”黎淮问着其他两人的意见。

  “当然。”慕宛凝和徐阳秋异口同声地说道。

  黎淮他们在下午时分,到达了林语母亲居住的地方,三人来到了门前,敲了敲门。

  “你好,”开门的是一个穿着家居服,头发有些凌乱,眼尾有着深刻的皱纹的中年女性。

  黎淮看着她,和那些资料上的照片相对比,知道她就是林语的母亲。

  中年女性疑惑地打量着黎淮一行人,对他们出现在自己门口的事情感到奇怪并且警惕。

  “你好,我们是C市警局的,这次来是想详细地了解一些问题。”

  林语母亲在听到黎淮声音的瞬间,便回想起来自己在几天前接到的那个电话。

  “你好你好,我一定好好配合,”她的神情变得紧张且不自在,她侧过身子,将门完全打开,“请进请进,随便坐。”

  黎淮三人进到屋内,发现沙发上还有一个看着年龄不大的男性坐在沙发上。

  “这是小辉,我的儿子。”林语母亲向黎淮他们介绍着,她回过头看着那个男孩,“这是C市来的警官,快,和人家问个好。”

  那个男孩似乎没反应过来,愣愣地和黎淮他们互相问好后,气氛便安静了下来。

  黎淮观察着屋内的布置,房子的墙壁有些裂痕和墙皮剥落的痕迹。墙面上较矮的地方有些明显清除过,但是清除不掉的涂鸦。反映出这间房子已经被人居住了许久,也见证了淘气的孩童一点点长大的过程。

  家具显然已经使用很久了,上面留下了难以忽视的岁月的痕迹。地板十分干净,物品的放置也十分有序。可以看出房子主人经济不太富裕,但是十分勤快,经常整理家务。

  “警官们,请喝水。”林语母亲将倒了白开水的杯子递给黎淮他们,顺势坐到了她儿子旁边的位置。

  黎淮与徐阳秋,慕宛凝对视了一眼,他将水杯放在了桌子上。

  “我想了解一下,林语刚上大学时,有遇到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黎淮以林语作为开头,因为黎淮推理出林语并不是凶手“X”,因此林语母亲并不清楚林语现在已经作为犯罪嫌疑人被拘留在警局中,她以为林语只是卷进一场严重的事件。

  “这个啊,我不太清楚,那时候我和她没有什么接触,”林语母亲尴尬地笑了笑,“不过应该没有吧,我没有听到她那时候有遇到什么事情。”

  黎淮对于林语母亲的回答并不感到意外,毕竟来之前他已经知道林语和她母亲从父母离婚之后就没怎么接触了。

  黎淮又接着问了她关于林语的各种事情,哪怕是几天前已经问过的问题,黎淮又重新问了一遍。

  慕宛凝疑惑地看着黎淮重复地问着已经调查出来的问题,虽然面上一片淡定,但是她悄悄和徐阳秋通过眼神交流,都在疑惑黎淮想干什么。

  两人互换了半天眼神,最后得出结论,黎淮这么做,铁定有他的道理。

  黎淮一边问着问题,一边观察着林语母亲的神色,随着问题及时间的推进,林语母亲似乎意识到了林语遇到的事情可能比她想象的更加严重。

  她回答着黎淮提出的问题,慢慢地变得焦虑。

  黎淮假装没有注意到她那犹豫且欲言又止的表情,将话题拐到了林语生父的身上。

  “林语的父亲,好像在出狱不久,就意外溺水身亡了,这件事您有印象吗?”

  “有,当时是他死后好几天,我才听到的消息。”林语母亲脸上有点不好。

  “那他的身后事,是谁安排的呢?”黎淮接着询问着她。

  “是林语安排的。”林语母亲沉默了一会,她补充道:“当时我知道的时候,他已经被火化下葬了,所以......”

  “他生前似乎有赌博的习惯,肯定给你们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吧?”黎淮观察着她的反应。

  “是啊,那些追债的人天天上门威胁我们还钱,当时......”林语母亲回忆起了那时的场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那个,林语她是不是...”她终于忍不住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她对林语的担忧溢于言表。

  黎淮给旁边的两人递了一个眼神,示意该他们打配合了。

  “我们会尽力调查,证明林语女士是清白的!”徐阳秋语气坚定,向林语母亲保证道。

  “对,保护每一个公民的权益是我们的职责所在。”慕宛凝接上了徐阳秋的话,也侧面让林语母亲明白了林语现在的处境比她想象的更加糟糕。

天青云寂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