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侦手札之归途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五章

  林语母亲的神情更加不安,她的手紧紧绞着身上的衣角,她张了张口,还未来得及说出想说的话,坐在她旁边的男生突然将手中的杯子重重地放在了桌子上,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声响。

  林语母亲被这个声音吓了一跳,惊疑地转头看向她儿子。

  “林语她是不是杀人了?”那个男生,也就是唐辉问着黎淮他们,语气激动,“我就知道她迟早会犯事,她就是个精神不正常的疯子!”

  唐辉激动地控诉着他眼中林语所有不正常的地方,这一刻,他感觉自己仿佛成为了一个先知的智者,自己过去的“预言”此刻成为了现实。

  “她是不是已经进监狱里了?”唐辉说着说着,那被肾上素刺激得发热的头脑慢慢冷静了下来,他想起了一些关乎自己利益的事情。

  “林语她自己干的事情,可和我们没关系!”他向黎淮他们申明道。

  “她和我们不是一家人,有什么事情也不会连累到我们的,对吧?”唐辉试图向黎淮他们寻求认同。

  黎淮笑了笑,没有接他的话。

  “我这边想要了解一下,为何您在林语高中时才和您前夫离婚,而您却有两个才比林语小几岁且与林语父方血缘不同的孩子呢?”黎淮在看到调查文件中,唐婉婉和唐辉的血缘鉴定显示,他们确实是林语母亲与现任丈夫的孩子。

  林语母亲的脸色发白,她咬紧了自己的嘴唇,似乎明白这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唐辉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不再追问黎淮他们,暂时安静了下来。

  黎淮静静等待着林语母亲,也不去催促她回答自己的问题,让她能整理好自己的语言,做好心理建设。

  “他们是我在上一段婚姻时私下和现在的老公生下来的。”林语母亲的声音低哑,她缓缓说起来当时的经历。

  “那时候,我前夫他天天赌博,不去工作,家里的钱基本都被他赌光了。”林语母亲苦笑,“男人但凡赌博,那也基本都会喝酒。喝了酒,自然也就会把自己遇到的气宣泄在无法反抗的家属身上。”

  她感觉自己回到了当初那个令人绝望的时光,那个向自己承诺会一直保护自己,不让自己受到一点伤害的男人,每天都会带着一身让人窒息的酒气回家,对着自己拳打脚踢,自己不断哀嚎着求饶的声音,只会让那些暴力来得更加激烈。

  那些担惊受怕的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哪怕自己的女儿会挡在自己面前,也不能让她从这种煎熬中解脱出去。

  直到某一天——

  “那天,我因为伤口发炎发了高烧,昏倒在了路边,是他带我去了医院,忙前忙后地照顾我,”林语母亲回想起了当时她一睁开眼睛,就是他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的身影,不由得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

  “他也发现了我身上的伤口,问我需不需要帮忙报警,但是我拒绝了。”

  林语母亲有点嘲讽地冷笑了一声,“毕竟警察来了,也只会因为是家务事,调解一下就没有后续了,报警只会让我受到的家暴变本加厉。”

  黎淮对于她的说法无可反驳,毕竟清官难断家务事,对于家暴的案子,在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出来之前,确实是以调解为主。

  “可以多相信一下警察的,保护每一个公民的安全是我们的职责。”慕宛凝为林语母亲的遭遇感到同情,同时也忍不住为警察正名。

  徐阳秋则静静地坐在旁边,没有参与发言,他目光涣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后来我们又遇到了几次,这一来二去的,慢慢地也就熟悉起来了。”林语母亲继续讲述着,“对我来说,那时候的他,就像是一束光,让我不至于溺死在那黑暗中。”

  “那么,我后来会喜欢上他也很正常,幸运的是,他也正好喜欢我。”

  “那为什么你当时不和前夫离婚呢?”慕宛凝为此感到疑惑,明明都两情相悦了,为什么林语母亲不脱离那个泥潭去追求幸福呢?

  “如果真的那么简单就好了,”林语母亲叹了一口气,“如果我当时和他提离婚,以那个人的性格,恐怕现在你们就见不到我了。”

  当时林语父亲已经沉迷赌博不可自拔,酒精又使他的精神进一步迈入深渊,他的脾气一日比一日暴躁,行为也越来越不可控。

  林语母亲清楚地知道,果然她提成离婚,对于他是一个巨大的刺激,绝对会导致林语父亲做出一些后果不堪设想的事情。

  “再后来,婉婉和辉儿也逐渐出生了,”林语母亲话锋一转,继续述说着那段经历,“最后,因为一件事,林语爸爸入狱了,我也因此能和他顺利离婚,组建了属于我的家庭。”

  慕宛凝听完林语母亲的叙述,感觉有哪里不太对劲,但是又找不出来哪里出现了异常。

  “那林语呢?”徐阳秋的声音悠悠地传来,他语气轻缓地问道:“你的新家没有林语,你不要她了吗?”

  慕宛凝恍然大悟,在林语母亲后来的规划中,林语从来没有出现过,林语母亲没有提起过她哪怕一句。

  慕宛凝将视线转向了黎淮,发现他神情自若,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

  ‘不会就我没有听出来哪里不对吧?’慕宛凝绷住了自己的那副冰山美人的脸,做出一副自己也早有预料的样子。她将视线转移到了林语母亲的身上,想要知道她对林语的态度与看法。

  “我没有!”林语母亲反应激烈,她快速地反驳着徐阳秋,不知是以为自己受到质疑而感到冒犯,还是因为被戳中心思感到心虚。

  “她自己不喜欢和陌生人待在一起,才没有过来和我们一起生活的!如果她过来,我们也会很欢迎她的。”林语母亲说着她没有和林语一起生活的理由。

  “而且在她成年之前,我都有给她生活费,我怎么会不要她!”在向黎淮他们解释的同时,她也慢慢说服了自己,仿佛自己真的很关心林语一般。

天青云寂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