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侦手札之归途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八章

  洁白厚重的的云朵遮盖住了那广阔苍茫的天空,慢悠悠地飘落下来的雪白的,绒绒点点的雪,如同一朵朵珍袖的蒲公英一般,由上至下地,在大地上盛开着。

  林语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洁白轻盈的雪花落在她那乌黑的发上,落在她纤长的睫毛上,为她添上了一笔清冷的色彩。

  此刻,她犹如那白雪化形的精灵一般,无喜无悲,美丽且易碎。

  “哈——”林语向冻的通红的手呼出一口热气,趁着温暖还未散去,快速摩擦着双手,为自己带来一丝暖意。

  但她的衣服太过于单薄,以至于抵抗不了冬日的寒风。林语感觉寒冷慢慢渗透进了她的骨里,让她不由自主地发着抖。而那一点点摩擦生热带来的温暖很快就消散在了风中。

  但是哪怕外面如此寒冷,林语也暂时不想回到那能遮风挡雨的家。

  家里这几天都有好几个虎背熊腰的壮汉拍打着她们家的门,威胁着她们替那进了监狱的人渣还债。

  邻居们也害怕着那些催债人,哪怕那些壮汉叫嚣威胁的声音再大,踢门的声音有多恐怖,他们都紧紧锁住了自己的家门,仿佛全部不在家一般。

  待到那些催债人终于累了,离开时。他们又像是瞬间恢复了听觉一般,投诉着林语一家带来了多少多少噪音,她们有多么的扰民。

  甚至他们还当面对着林语她们说着,让她们搬出去。好笑的是,就在他滔滔不绝地挤兑着林语母女的时候,楼下传来了那些催债人的声音。

  他突然脸色苍白,如同被掐住了脖子一般,吐不出一个字。

  他,以及现场围观的其他邻居,默契地,不带一丝犹豫地,全部都冲回了自己的家里,迅速地锁上了房门,原本如同菜市场一般热闹的楼道,瞬间只留下了林语母女两人。

  林语紧张地拉着自己的妈妈回了家,将门窗全部反锁住。她等待着催债人熟悉的威胁打砸声,她对那些邻居明知道她们家的情况,却还让她们搬出去送死的行为感到愤怒,又对他们那胆小怕事,欺软怕硬的本质感到可笑。

  “小语,我们要怎么办啊?难不成就要一直这样躲躲藏藏下去吗?”林语听着妈妈那满是哭腔,害怕被催债人听到,所以死死压低的声音。

  林语并不是一个被动的人,相反,她在之前就有去收集那些催债人放的贷款的不合法的证据,以及他们催债过程中发生的,已经触及法律的相关事件。

  林语将这些她辛辛苦苦收集起来的证据仔细整理好,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交给了警局。

  她按照流程,配合着警局的调查。林语在警察接过她带来的证据时,感觉压在自己心头的大石头总算落了地,她终于可以和自己的妈妈一起,走向自己的新生。

  林语满怀期待地等待着正义再一次将邪恶制裁,难耐地数着日子,她期盼着那些催债人和机构被警察逮捕的那一天。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林语和她的母亲依旧还在被威胁着。她察觉到了不对劲,在她提供了一个较为完整的证据链之后,警察不可能那么多天还没有行动,那些催债人完全没有受到影响。

  林语再一次到了警局,向他们询问是有什么变故,才现在的没有行动。

  她面前的警察支支吾吾,将话题东扯西扯,就是不正面回答她的问题。

  就在她还要继续追问下去时,另一位年长的警察将她劝离了那里,他对她说:

  “有些事情,注定是没有办法有结果的。”

  林语好像明白了什么,但又不敢去明白。这种希望就在眼前,就在距离他一步之遥,触手可及时,突然脚下一空,坠入深渊的感觉让她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绝望。

  她又将那些证据爆料给了报社和媒体,但是却没有激起一点水花。仿佛有人在那些舆论刚刚萌芽之时,就将它掐灭了。

  在催债人和邻居,以及黯淡无光的未来的压迫下,林语妈妈的精神出了问题,她会莫名其妙地大笑,哭泣,甚至做出一些伤害自己的行为。

  林语任由着冷风吹在自己的身上,不再做试图取暖的无用功。她借着寒冷让自己的头脑从无尽的焦虑和绝望中抽离出片刻,去思考其他破局的方法。

  林语绞尽脑汁地,在脑海中罗列出各个哪怕只有一丝希望的方案。

  她按照方案推演可能的发展和结果,然而越推演,越绝望,越明白想要脱离目前的处境几乎是不可能的。

  林语感觉自己脚下受到了一股阻力,进而失去了平衡。

  失重带来的惊慌将林语从繁复的思绪中抽离出来,她迅速调整了自己的姿势,才免于摔倒在地上的惨剧。

  林语环顾四周,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在到了一座桥上。而刚刚差点让自己摔到的,正是一个被雪覆盖住了的小石头。

  林语走近桥边,看着那广阔无波,倒映着天上云彩的江面。仿佛那美丽的景色吸引住了一般,她跨过大桥的护栏,直勾勾地看着那深不见底的水面。

  好累啊,如果跳下去的话,一定会很轻松吧。

  脑海中的声音不断诱惑着林语,她对于跳下去的行为蠢蠢欲动。

  但是,我走了,妈妈怎么办呢?

  对妈妈的担忧将林语从渴望解脱的状态中拉了回来。紧接而来的,压迫着她的现实中的苦难又让她感到溺水一般的窒息。

  甚至不行,就和他们同归于尽吧。

  林语自暴自弃地想着,她知道,除了将自己完全豁出去,以性命为赌注,在一个万众瞩目,隆重的场合,于众目睽睽之下,用那些证据下一场“雪”,点缀以自己生命的红,这一场景才会真正让警动起来。

  这样的话,那些人就纠缠不了妈妈了。我的妈妈,也一定会走向那美好的新生!

  哪怕我不能亲眼见证她的幸福,哪怕我再也不能参与其中,但只要她能拥有那些明亮和温暖,就足以抵过我一切的一切。

  我爱你,妈妈。

天青云寂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