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瑞尔收容所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04 血披风

  道尔看着眼前的镶嵌着铁链巨剑陷入了沉思,这是研究院的工作人员通过上次科伦丁带回来的骆驼碎肉研究出来的武器,据说对付收容体有奇效。

  这把巨剑被研究院称之为祥子,据说用这把剑斩中生物的话会使该生物迅速衰老,就如同之前被那些骆驼们抓住的受害者一样。

  道尔背上了巨剑,他顿时感觉到整个生活的压力向他的背部袭来,几乎压的他喘不过来气。他的学历在凉秋还算的上不错,但是事到如今却只能干这些危险过头的杂活。不说工作稳定吧,至少可以保证有命赚钱没命花。

  但道尔也明白,生活的压力能压垮每一个人的肩膀,却也让每一个人都百折不挠。

  自从上次所有安保人员全体失踪以后,研究院的各位正在加紧制作安保人员中。在凉秋,克隆人仍然是个敏感话题,于是研究院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先复制每一个安保人员的记忆(除了科伦丁)用以保留,然后分别克隆出人体各部分器官,再用一个可以进行肉体完美连接的收容体进行组合,最后再植入记忆,安保人员就这样被高效地制作出来。当然这种做法事先争得了每一位安保人员的同意,毕竟有钱拿谁不要啊。

  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恢复原来的规模也是天方夜谭,目前布瑞尔收容所就10个保安。

  “咣当。”手推车的声音在走廊中响起,这是道尔今天的运输工作——一滩红色的液体。

  哪怕隔着一个罐子那恶臭难闻的血腥味也浸入了道尔的鼻子中。

  如今他距离交接人员在的地点就差一个走廊了,科伦丁正在走廊的尽头等他。

  “嗯……你知道你运的不是一个空玻璃罐吧?”

  “啊?”道尔疑惑地朝着手推车看了一眼,那里确实只有一个空罐子,红色的液体已经不见了。

  科伦丁用手死死摁着太阳穴,几乎要把手插进去了,自从他当上保安队长(鉴于上次在金主面前的出色表现他被升职了,但由于安保人员人数不足需要他把别人的活补上所以只是有了个更加名正言顺的理由让他多干活而已)以后就没碰上过一次顺心事……不,是他走进这个收容所以来就没发生过一次顺心事。

  他明白发生这种事情也不是道尔的错,这些收容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些收容体连他也没办法左右。

  “行了咱先……”

  “轰隆!”

  一声巨大轰鸣声伴随着整个收容所的震动打断了科伦丁,两个人连站都站不稳,直接倒在地上拼命用手捂着脑袋。

  过了好一会儿,当耳鸣声与不适感逐渐散去,科伦丁才看见手环的通讯显示正在冒着红灯。

  “喂,朱莉,怎么回事?”

  ——————

  “什么叫一辆地铁撞进了收容所?这附近也没地铁站啊!”

  “行了,我知道了。”科伦丁挂断了联络电话,转头看向道尔,“先别管那破血旺了,咱先去救人。”

  一阵阵的哀嚎翻腾在收容所内,熏人的黑烟吞噬着周围的一切。两个逆行的身影像一把长刀划破了四散奔逃的人潮。

  有三个收容体的牢房被地铁撞破了,分别是楚霸王,鲤鱼,还有一个叫真人的收容体。

  不过这三个收容体中只有楚霸王一个人完全没有出逃的意向。此时的他已经脱下了他那笨重的铠甲,换上了凉秋这边的卫衣和运动裤,正坐在地上悠闲的吃着汉堡。

  “情况怎么样?”

  楚霸王挠了挠头,望着那熊熊燃烧的地铁车头,说道,“我之前进去过里面,本想看看有没有伤员,但那里面……情况有点异常。里面太干净了,别说伤者,里面简直就像没有发生过车祸一样。”

  拽开那地铁的车门,那洁白一片的车厢暴露在两人的视野中的那一刹那,两人立刻就明白了楚霸王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里面的确十分干净,整洁的就像刚刚在车间组装好,正要投放使用的新车厢一样。因为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所以出奇的,科伦丁能在他的位置直接看到最末尾的车厢的状况。

  但与楚霸王所说的不同的是,在那末尾的车厢坐着一个活人。

  那人看起来是凉秋人,长的分外的俊朗,一股子凉秋高材生的气质。他正悠闲地坐在地铁的爱心座椅上看着书。

  听到两个人的脚步声向自己逼近,那人把手中的书轻轻一合,优雅的站了起来。

  只是这悠哉的态度看的科伦丁火气分外的大。

  “久仰大名,科伦丁先生。鄙人名叫帕里斯。”

  “幸存者和那两个收容体在哪里?”科伦丁没有理会帕里斯的奉承,开门见山地问道。

  老实说他有些担心,毕竟收容体偶尔在收容所到处乱蹿可以说是收容所监管不力,但如果收容体从收容所跑出去去霍霍平民百姓的话那可就是该以死谢罪的事了。

  “请别担心,科伦丁先生。幸存者们都没事,我把他们都传送到离这里最近的医院里了,相信他们会得到妥善的治疗的。”

  “那个被你们称作鲤鱼的收容体现在正在安详地在鄙人的鱼缸里休憩,而至于那个被你们叫作真人的收容体……他的情况有点特殊。”

  “少打马虎眼,直接说咋回事。”

  “我送他回璇玑了。”

  科伦丁和道尔互相看了一眼,这可是一件大事。

  “他是璇玑来的?”

  “没错,他是璇玑人,自当该送回璇玑。而至于那条鲤鱼,也该由我送回去。不过得在治好它以后。”

  “它得什么病了?”

  “它的脊椎不知被谁给拿走了。”帕里斯饶有趣味地看了一眼科伦丁手中的鱼骨刀。

  “别想我还回去,还给它我可就没兵器了。”

  “哦?”帕里斯不解地问道,“那您身上披着的那件齐格飞的龙血披风是怎么回事?”

  “什么披风?”

  帕里斯打了一个响指,刹那间,鲜红的血液从科伦丁的脖颈处喷泄而出,但它却在空中凝而不散,形成了一件正好到科伦丁腰处的短披风。

  “这毛血旺什么时候跑我身上的?!”

  收容体简介:

  该收容体在环境温度为37℃以上时呈现为液态,在外观上看类似于人体血液。但经检测,该血液的成分类似于龙血。

  在37℃以下时,该收容体会浓缩固化成类似于披风状态下的固体,并且会与周围物体产生类似血管状的连接。后经实验证实,若周边物体为活物,则与周边物体发生连接后,周边物体会成为类似人体器官的各组成部分。(切记千万要防止其与人类接触!)

  经实验发现血披风在血液状态下具有某种抗血凝效应,或许可以考虑将其研究用于医疗领域。

雷霆霹雳震霭雾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