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卷夜夜谈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埋儿

  隆州素以雨水丰沛著,然连岁大旱,百姓饥馑,殍死者众。隆州有村,名曰慈孝,以孝行远播。村中有郭氏,主人郭大,有妻有子,并有老母,家室和顺。

  因旱灾频仍,郭家生计维艰,常食不果腹。郭大与其妻甚孝,每食必先奉母,待母食毕,方与子共餐。郭母亦爱孙如命,惟恐其馁,常分己食以饲之。

  郭大见家境日蹙,甚感悲愤,然无计可施。一日,睹母分食与子,悟家中实难养众口。乃与妻密议曰:“今家中无米,日食皆搜刮而来,母复分食与子,长此以往,恐皆饿死。”妻闻之,默然泣下。郭大亦拭泪而言:“子可再有,母唯一也。我家实难负荷,欲送子去。”妻曰:“将何之?今无活路,孰肯收留?”郭大沉吟良久,终决然低声谓妻曰:“此时势,子不可留也。”妻唯泣而不语。

  翌日,郭大告妻母曰:“昨闻人言,东山有果可充饥,欲带子往采之。”妻闻之,色甚凝重,默无一言。郭母亦殷殷嘱咐,须加意安全。

  郭大携子至东山,谓子曰:“汝于此寻果树,吾往南寻之。”子诺之,郭大乃趁机遁去。

  郭大归家已是入夜,母询子何在?郭大哭诉子失于山中,寻之终日无果。母闻之惊骇欲绝,亟欲往寻。妻哭曰:“母足不便,吾往寻之。”郭大以夜黑难行为由阻之,妻坚执不从,哭而奔去。

  于是郭大持火与妻同赴东山寻子,夜色朦胧,妻呼之不应。寻之竟夜,终无所获。及天明,妻终于山崖下沟中得子,子已遍体鳞伤,气息全无,似是坠崖而亡。妻悲痛欲绝,几欲晕厥;郭大亦泪流满面,手足无措。久之,二人始回神,将亡子负至山上,折枝掘坑葬之,相扶携归家。

  归家之后,见郭母守于门扉,盼子归而未见其影,即潸然泪下。当妻挥泪如雨,细述子之不幸,郭母闻之,哀嚎一声,顿时昏厥于地。

  郭母晕厥,经宿仍未苏醒,妻亦悲痛欲绝,几欲病倒,卧床难起。郭大孤身侍立于床侧,默然无语,唯有热泪长流。终因心力交瘁,体力难支,依床而坐,不觉晕厥。

  久之,郭大忽醒,觉身处东山,时值正午,不知何以至此。欲归而迷路,于慌乱中奋力奔走,至一山坡之上,立崖边下望,欲寻归路。突感有物推之,遂坠崖而下,恐惧中大呼:“父亲!救我!”轰鸣之中,掉下山崖底,顿失知觉。

  及郭大复苏,启目四顾,漆黑一片,似有重物压身,欲动不能。欲呼而口中涌入土物,塞其喉咙,乃知土味。然土之入喉,使眼上之土稍散,于缝隙中见一熟识之颜,乃其母也!郭大睹母,亦见己状,欲呼而无声。心急且惧,频眨其目,望母能觉。忽见母首微转,神光凝滞,知其已觉己之示意。郭大欲再示意,然母怔怔视之,神情惶恐。正僵持间,忽有土物飞来,覆于郭大之眼,遂不能见物。又归寂静,身上重压愈甚,郭大终失知觉。

有了土豆顿顿香 · 作家说

此事源于古传,吾览之,甚感惊骇,心如刀割。非惟惊其行,更痛其父母之当时情愫。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