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五百心腹回清朝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11 吃不了兜着走

  乞丐上门讨彩头也是有讲究的。

  假若一家店铺刚开门,有达官贵人来捧场,就证明这家店有背景,那么最好不要上去讨彩头,或者说讨彩头的时候语气要软一点,不能得罪了店家。

  假若一家店铺刚开门的时候,来捧场的都是些普通人,就表明店主没有背景,那么就可以去讨彩头。

  在这群乞丐们的眼里,张易开的只是区区面馆,开门时连鞭炮都不舍得放一挂,又没多少人来捧场,自然就是好欺负的对象,不讨个彩头誓不罢休。

  张易强硬的态度也没有出乎他们的意料,这种店主他们见得多了,还未意识到他们的影响力,等到发现自家店被搞得一点人气都没有的时候,就知道给他们赔礼道歉了。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孟大夫吃完面出了门,看见乞丐们不仅没走,反而是坐在了地上,心里就暗道不妙。

  他对张易道:“后生,你糊涂呀,这些乞丐就是赖皮膏药,你随便给点钱打发走就行了,何必和他们怄气,反倒是误了自家面馆的生意。”

  张易道:“钱我倒是有,但我就是见不惯这种行为。”

  “看不惯还能怎样,难道真的和他们对着干,他们人多,每天来你店门口要饭就可以让你的生意一蹶不振,你还是退一步吧。”

  孟大夫道心想果然是年轻人,年轻气盛,还没被社会磨平棱角,不知道遇事退三分的道理,怕是得撞了南墙才知道后悔。

  张易不认同孟大夫的话,“退是不可能退的,做事要讲究个理字,凭什么我开店就要给他们彩头,难道就因为我比他们有钱吗,但是我的钱难道不是我用双手赚来的吗?”

  孟景瑶也在旁边帮腔道:“我觉得张小哥说得对,凭什么给这群乞丐钱,我每次见到乞丐在新店门口讨彩头,就恨不得把他们打一顿!”

  孟景瑶越说越气,“要不我们报官吧,让官兵来收拾这些乞丐。”

  孟大夫剐了孟景瑶一眼,“官兵不会管这事的。”

  孟景瑶道:“为什么不管,他们挡着小哥做生意,按我说就该抓起来打一顿。”

  孟大夫道:“他们一没偷二没抢,就是坐在门口乞讨,官兵凭什么抓他们,你把官兵找来,不仅解决不了问题,反倒是会激化矛盾。”

  孟大夫年龄大,见的事情多,知道的也比孟景瑶更多。

  孟大夫曾经听在衙门里当小吏的朋友说,曾经官府也抓过一阵乞丐讨彩头的事情,但是却导致那段时间死掉的乞丐大幅度上升,缘由不过是讨彩头本是乞丐为数不多的谋生手段,断了这条财路相当于是将乞丐们往死路上逼。

  官府做事求稳,乞丐死多了对社会影响也不好,便对讨彩头这种事情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没有打架斗殴,那么能不出手就不出手。

  孟大夫还想劝解一二,便看到一群乞丐从街口走来,叹息道:“后生,我劝你还是花钱消灾吧,你看又来了一群乞丐。”

  张易却笑了起来,“孟大夫,那些乞丐可不是来找麻烦的。”

  正说着,那群乞丐就气势汹汹的走到了面馆门口。

  为了避嫌,这群心腹也没和张易打招呼,顺着张易的眼神看到了小铜头,便明白了张易的意思。

  小铜头也懵了,看见又来了一群乞丐,昂着脖子疑惑的道:“哥几个,是不是越界了,这里可是……”

  话还没说完,带头的中队长就一脚踩在了他的脸上。

  “越你大爷,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店,兄弟们,给我打!”

  霎时间,面馆门口就成了全武行,一个中队的心腹拿着打狗棍劈头盖脸的将堵门的乞丐给打的哭爹喊娘。

  这群乞丐也想反抗,可他们不仅人少,也没有张易心腹们的组织度,被打的逃跑的逃跑,跪地求饶的跪地求饶。

  其中小铜头被打的最惨,锃亮的光头成了一个血葫芦,牙齿也被打掉了几颗,身上没有一块好的地方。

  孟大夫哪见过这种阵仗,被惊讶的合不拢嘴,颤巍巍的道:“后生,这是怎么回事?”

  张易道:“孟大夫别忘了,我也当过乞丐,也认识几个乞丐朋友。”

  孟大夫心想张易卖掉家传秘方都要给才认识的乞丐治病,那些乞丐们肯定会记着他的好,现在张易遇到了事情,那些乞丐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打架的动静引来了官兵,暴力的将打架的众人分拆开来。

  带头的是个外委把总,正九品,在这京城里算不得什么大人物,但对于普通百姓而言已经是不可高攀的人物,一出场就震慑了不少人。

  “怎么回事?!”

  外委把总环视一圈之后怒喝道:“来个人给我说说。”

  张易上前道:“这位官爷,是这样的,今天小店才开张,来了两拨乞丐讨彩头,然后两拨乞丐就为谁应该得到彩头而吵了起来,最后竟然打了起来,还好官爷你来得及时,不然不知道还要打多久。”

  说话间,张易还将一锭银子不着痕迹的送到了外委把总的手中。

  外委把总暗中掂量了一下,看向张易的眼色也柔和了许多,对于这件事该怎么处理也有了自己的判断。

  那小铜头听张易这么一说,连忙道:“大人呀,他是在胡说,我们好好的在这街上乞讨,他却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群乞丐,不由分说的把我们打了一顿,大人,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呀。”

  外委把总哼了一声,“人家是本分做生意的,怎么可能找来一群乞丐,这分明就是你们乞丐狗咬狗,我劝你别给我找麻烦,不然的话我让你再挨一顿揍。”

  外委把总不傻,他倒是感觉得出来张易没说实话,但看在银子的面子上,帮他一把也无妨。

  反正是两拨乞丐打架,又没有牵扯到任何一个百姓,这件事情他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谁也不会说他一个不是。

  小铜头还想再说,奈何被不耐烦的外委把总一脚踹开。

  “滚滚滚,老子看见你的样子就来气。”

  外委把总叉着腰,居高临下的看着小铜头,“现在我要去巡街,等我巡街回来要是还看到你在这里,那就不是踹一脚的事了。”

  说完之后看向张易,“这位店家,要是没事我就先走了,祝你生意兴隆。”

  张易也拱拱手,“借官爷吉言,官爷以后要是没事可以来店里坐坐,尝尝我家的手艺。”

  待送走了官兵,张易看向还没离开的小铜头,“怎么还没走,还想被打一顿吗?”

  小铜头脾气还挺倔,“这位东家,我今天算是认栽了,不过这事我算是记下了,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嘞。”

  撂下狠话,小铜头这才一瘸一拐的离开。

  张易当场没什么表示,送走了孟大夫二人,又招呼其他顾客,忙忙碌碌的处理店里的事情,看起来倒是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不过下午收摊的时候,他却找来了李武。

  “吩咐下去,把那个小铜头处理一下。”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既然小铜头摆明了要找自己麻烦,那自己就将麻烦扼杀在摇篮之中。

猫咪打滚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